开始的时候还好,超市两个部门经理李子川和刘东组织大家将超市的所有入口都封住,超市里也有很多食物,我们等待着救援。

    几个月过去了,救援依然没有到来。

    而超市里被困的四五百人,每天都要吃喝的,所以物资日益减少,矛盾也日渐升起。

    刘东聚集了超市里的一些员工,要把我们这些不属于超市里的人赶出去,这样超市里的物资就可以让他们活的更久。

    而李子川不同意他这么做,认为这样做太不人道了,那时候外面已经都是那些吃人的怪物,出去就等于死啊!

    于是两伙人在超市里先是吵架,后来刘东主动动了手,那场混战,最终以刘东的胜利而告终!

    李子川也没有完全失败,他聚集了四五十个与他意见一样的人,在超市内划分了势力,说如果刘东要赶尽杀绝,他们就拼了!

    刘东也不想弄得鱼死网破,愿意与李子川划分势力,彼此不过界,而超市内的食物也按照六对四的比例来分配,刘东占六成,李子川占四成。

    李子川那边的一群人,大多都是一对对的夫妻,他们之所以愿意在李子川的势力范围内,也因为李子川还能所算是一个正常人,他们可以依附于他一起保护自己的妻子。

    而我这样只带着一个孩子的弱势女人,是没有人保护的。

    刘东和李子川商定,像我这样的没有男人在的女人们,都要归属刘东管理!

    那个时候,我就已经知道他的目的了!

    势力划分后的两个月也还好,我可以分得少量的食物,然后偶尔被李子川的人占点便宜。

    可是慢慢的,救援无期,刘东的行事变得越来越冷酷!

    他首先划定了一些内部队员,然后命令内部队员将所有的年轻女人都控制起来,关在一个房间里。

    之后他让一些老年人和男孩子去一楼,那天我的儿子李晨自己躲在三楼的一个角落里去玩,竟然没有被他们的内部队员发现,躲过了一劫。

    在一楼,刘东带着他的内部队员,将近两百个没有什么反抗之力的老人和孩子赶出了超市!

    用他的话说,留着这些人一点用处也没有,只能占着资源,浪费粮食!

    后来,他们发现了李晨,想把李晨也赶出去。

    我就去求他们,我在刘东面前脱光了衣服,求他放过我的儿子!

    在刘东的笑声中,我被他们一个个的压在身体下面,足足两天的时间,我被那几十个男人......”

    说道这里,刘文娟又痛哭起来,哭了好一阵,才继续说道:

    “后来,他们决定放过我的儿子,是王成提出的,当时我还想或许他还是念一点旧情吧,毕竟以前也是一个公司的同事,而且那时我也对他的确挺好!

    然而,后来我才发现,王成就是一个变态!

    他是刘东比较信任的一个人,他们还结义了什么四兄弟,属于刘东一伙的首脑人物。

    王成常常会将我和李晨关在一个房间里,然后和我做那种事,让李晨看着。

    在做的时候,他会说一些很变态的话,他会问李晨想不想和我做!李晨根本不懂这些,他只是蹲在地上哭!而我听着儿子的哭声,也会哭的更凄惨!

    这一切,似乎都能让王成更加的兴奋,他总是和我做到一半的时候,就离开我的身体,将李晨痛打一顿,然后在返回来继续。

    他会一边压着我的身体,一半笑着对我说打我儿子的感受,他真的是个变态!一个心灵扭曲的人!

    之后,所有的女人都被他们随意的玩弄,根本没有任何防抗的能力。

    李子川他们看着,曾经有几次想出来阻止,但是在刘东的强硬态度下,他退怯了。

    他没有刘东狠,因为刘东是孤家寡人,而李子川那边的人大多带着家眷,他们只求自保,已经没有心思管我们这些女人了!

    地狱一样的生活,一天又一天,似乎遥遥无期,似乎遥遥无期......”

    说道后来,刘文娟的声音越来越低,眼中的泪水却是越流越汹涌。

    而一直听着的秦安,几乎要将手中的钢管掐断了!

    他不仅自嘲的冷笑!看来他还是没有真正的看清楚人性是什么东西!竟然可以邪恶到如此程度!

    王成!

    秦安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去杀人,但如今,他的心中充满了杀意!他要去杀光他们,杀光那群已经丧失了人性的人类!

    从床上站起,秦安在房间内搜寻了下,找了套女性穿的衣物,扔给刘文娟,然后开口道:“现在你已经逃出来了,刘经理,你是个很开朗的人,你的噩梦已经结束了,好好活下去吧!”

    刘文娟从迷离的意识中清醒过来,是啊,她要活下去的,她还有儿子需要她照顾,这不正是她坚持了这么久,没有选择自杀的意义吗,活下去!为了儿子。

    小李晨如今虽然只有十岁,但是这一年的经历,已经让他成熟了很多。

    他也知道自己脱离了险境,一边哭着,一边安慰着妈妈,在超市的时候,他是连哭的不敢哭的,因为只要一哭,就会换来王成的一顿毒打!

    秦安在厨房,找到了一把半米长的西瓜刀,拿在手里握了握,重量轻了点,不过也算顺手。

    叹了口气,秦安怀念着自己的强化能力,如果此时他依然有着强化能力的话,他可以毫不犹豫的冲进对面的超市,将想杀的人全部杀死!

    趴着窗户看看外面的太阳,应该已经是下午的四五点钟,不知道自己此时还未回去,秦晓燕是否会担心。

    他知道,秦晓燕虽然也有特殊的能力,具有极快的移动速度,但是她想要冲过层层的尸群,从家里来到几千米外的这里,应该是十分危险的!

    晓燕,千万不要离开家门,等着我回去!

    秦安在心中暗暗的想着。

    又将其他的房间搜索一遍,没有找到什么有用的东西,秦安返回了卧室。

    室内,刘文娟已经穿戴整齐。

    上身是粉红色的紧身小绒衣,下身穿着白色紧身西裤,穿上衣服的刘文娟看上去精神了许多。

    作为一个三十八岁的女人,刘文娟的身材保持的还不错,肚子上没有多少赘肉,小腿纤细,屁股挺翘,有着成熟女人的丰韵。

    她以前是大唐公司的业务部经理,每日要与不同的客户接触,自然长了一副好皮囊。

    对于她的记忆,秦安是友善的。

    那个时候,每次在公司里遇到刘文娟,她都会主动的和秦安打声招呼:“小保安,有没有我的包裹?”

    而秦安总会有些紧张的去回答她的提问,毕竟人家是公司的大人物,一个部门的总经理。

    可是如今,物是人非了。

    刘文娟也已经调整好了自己的状态。

    她的性格其实十分的开朗乐观,抗压能力也是极强的,要不然也当不了业务部的经理。

    她的这个头衔,可是自己兢兢业业的在大唐公司靠着实力一点点干上去的,完全不参杂任何的水分。

    看着走进来的秦安,刘文娟有些紧张,刚才自己的身体可是被秦安又看又摸的,不过这也无所谓了,一年的地狱生活,让她对男女之事已经看淡,她只是不知道秦安会如何对待她们母子,而她们的未来又该何去何从。

    秦安很随意的躺在了床上,他需要休息,思考着自己下一步的打算!

    他猜想应该是王成在自己喝的水中下了迷药一类的东西,而正是这些东西压制了自己的强化能力,可是如今药效已过,自己也醒了过来,但是强化能力却没有恢复,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想了一会,没有结果,秦安抬起头,看着安静站在房间角落里,抱着自己儿子的刘文娟。

    要是以前,自己可不敢在刘文娟面前这么随意。

    秦安微微一笑,拍了怕床,对刘文娟道:“刘经理,坐吧,不用紧张!”

    刘文娟点点头,整理了下头发,拉着儿子坐在了床的一角,看着秦安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别叫刘经理了,大唐公司已经不存在了,你就叫我刘姐吧!如今这城里都是丧尸,我们孤儿寡母的,想要活下去,以后还需要你的帮助。你如果愿意不丢下我们,我可以把自己给你!”

    刘文娟说得很平淡,而秦安却是愣住了,他没有想到这个女人竟然如此的直接,看来在这一年中,她比自己更了解现实,更了解末日的人性。

    她不觉得不付出,可以让自己保护她们,所以她选择了直接摊牌,只为活下去。

    秦安沉默良久,开口道:“刘姐,那我就不叫你经理了。作为一个男人来讲,面对一个漂亮的熟女,可以肆意妄为而不会受到任何指责和审判,这自然是一种诱惑!但我不想这样,你放心吧,我会努力的保护好你们的,谁让我是你的小保安呢!”

    刘文娟听了秦安的话有些震惊,更多的是感动,一年前,在她的眼中这个男人是永远不可能与她有交集的,一年后,在她眼中这个男人却似乎成了一个传奇一样的人。

    在经历了人性的屠戮后,她还能相信他吗?刘文娟自己也不知道。

    两人再无话,而李晨也乖巧的不发出一点声音,只是趴在妈妈的怀里。

    房间内静悄悄的,偶尔会听到外面传来丧尸的嘶吼声。

    时间一点点过去,夜渐渐深了,秦安有些不安起来。

    家中的秦晓燕,此时在干嘛呢?是否会想自己啊?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