座位上老大喊道:“老四,还留着他干嘛?杀了算了。”

    王成返回座位,嘿嘿一笑道:“之前喝了那么多迷药泡的水,被我一刺激,估计傻了吧!等看看还会不会清醒过来,我还没戏耍够他呢,如果真傻了明天我就把他扔出去喂丧尸!”

    老大点点头,对着另一个男人道:“老二,去把女人们弄出来,老子刚才听老四讲干别人老婆的事,弄得我心痒痒的!”

    那被叫做老二的男人嘿嘿一笑,站起来边走边道:“老大,你有什么可羡慕的,如今我们每天不是都在干别人的老婆吗!”

    他说完,人以经走下了三楼。

    二楼的一个房间内,以前是超市储物室,将房门打开,里面关着一屋子的女人,她们大的也就三十多岁,小的只有十几岁,样貌都算不错。

    这些女人全都光着身子,被一根长长的绳子捆着手腕,连在一起。

    老二一阵淫笑,拉着绳子一头把女人们弄出房间,拽着拉上了三楼。

    超市三楼东侧那些本来无所事事的男人,看到这几十个光着身子的女人,都站了起来,双眼冒着火热的光芒。

    而货架另一边的男人们,看到这样的景象,却纷纷皱起了眉头。

    他们中的领头人叫李子川,是以前这个超市的部门经理。

    李子川此时心中有一丝怒意,他隔着货架对那自称是老大的男人喊道:“刘东!我觉得我们应该谈谈了!你做出这种畜生不如的事,难道不怕遭报应吗?”

    刘东,也就是老大冷冷一笑,站起身将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从绳子上解下来,拉入怀里,一直大手握住了她的胸房,用力的捏着。

    女人吃痛,发出低沉的呻吟声。

    刘东一边掐着女人的胸,一边对李子川道:“李经理,你这都看半年了还没看习惯吗?老子都说了,要么你就过来,和老子们一起玩,把你们的女人也都拿出来,大家一起开心!要不然,你就不要管我的事!”

    说完,他不在理会李子川,将那女人按到了圆桌上,脱了裤子,大庭广众之下办起了事。

    他的动作非常粗鲁,女人被他弄得痛苦的哭叫着。

    而其他的女人们,也都被老二分发给东边区域的其他男人,一时之间,东边的区域,变成了女人们的地狱。

    痛苦的哭喊声,迷乱的调笑声不绝于耳。

    李子川有些无奈的摇摇头,返回自己人中,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而西边的其他男人,也都压抑着自己的心。

    面对东边的情景,如何守住本心,对每一个男人来说,都是件并不容易的事。

    秦安双眼无神的没有任何反应,眼前的一切对于他来说似乎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

    他的心已碎了,再一次被那本已经被他藏在心底的女人,狠狠的撕碎。

    忽然,有人拉了拉他的衣角。

    秦安无意识的斜着头看去,在他身边,一个小男孩正站在那里。

    这个小男孩就是之前秦安看到的那个在地上用画笔乱画的男孩。

    男孩的小脸是脏兮兮的,可是他却有着一双大而纯净的眼睛,黑黑的瞳孔散发着稚嫩,让人看了之后心生爱怜。

    看着男孩,秦安的心渐渐的没那么疼了,而麻木的大脑也渐渐有了思维。

    男孩露出了一个甜甜的笑容,他看看四周,东边区域所有的男人都在忙着,他们每个人的身体下面,都压着一个裸着的女人,根本没人注意他。

    将手射入怀中,男孩竟然从怀里拿出了一把不算太长的水果刀。

    他开始慢慢的用水果刀将捆着秦安的绳子割断。

    秦安看着男孩的动作,一时之间没有任何反应,直到男孩将绳子割断。

    秦安终于恢复了意识!

    他的心依然痛着,因为李颖!

    可他却知道,他不能死在这里,因为秦晓燕!

    秦安忽然发现,秦晓燕对他是那么的重要,如果没有与秦晓燕这几个月来快乐安逸又幸福的生活,他此时可能真的疯了!

    轻轻动了动手脚,秦安发下自己的特殊能力似乎消失了一般,他如今就是一个普通人。

    难道是那迷药的药性压制了自己体内那奇怪的巨剑带给他的特殊能力吗?

    此时已无暇思考太多,秦安慢慢的站起身,拉着小男孩,一点点的向二楼的楼梯口走去。

    这些地上的男人完全沉浸在自己无边的**里,根本就没有发现两个贴着墙准备逃跑的人。

    到了二楼楼梯口,秦安刚想抱起小男孩向外跑。

    谁知小男孩却拉紧他的手,指着一个被男人压在身下的女人,眼中含着泪水,轻轻的道:“救救我妈妈!”

    秦安的心一阵抽搐,他放眼望去,那是一个三十七八岁的女人,仔细一看,这个女人他竟然认得!

    刘文娟?以前大唐公司的业务部经理?

    而秦安,正是大唐公司的一名保安!

    心念急转,秦安用牙齿咬了一下自己的下唇,看到身边地上有一根钢管,他悄悄的弯下腰,将钢管捡起,然后用尽全是力气,打在正趴在刘文娟身上卖力的男人的后脑上。

    一声闷响过后,男人晕倒在地。

    秦安踏前一步,拉起刘文娟的手,而另一只手拉着小男孩,快速的向二楼跑去。

    这群男人们太投入了,他们竟然没有发现秦安三人的离去!

    一口气跑到了超市一楼,找到了放火用的逃生通道,秦安毫不犹豫的将小门从里面打开,然后拉着刘文娟和小男孩,出了超市。

    外面的丧尸不算太多,但此时失去了强化能力的秦安是无论如何也跑不回自己的家。

    微微犹豫了下,秦安将放火通道的小门关闭,他恨透了王成,但却依然不想让里面的人全部死去,如果不把这小门关上,一定会有丧尸进去的。

    观察了一下四周,在超市外几十米远的的地方,有一个三层的小楼,以前是一家浴池。

    秦安记得t病毒爆发前貌似这家浴池就关闭了,主人带着一家老小似乎出了国,而房子也一直空着,相信里面是没人的!

    深吸了一口气,秦安拉着两个人向那个小楼冲去。

    路上,有丧尸围过来。

    虽然失去了强化能力,但是秦安面对普通丧尸,依然没有任何的惧色。

    他提着手中的钢管,将一只只接近的丧尸扎破头颅。

    一只,两只,三只......

    一路狂奔,一共杀了九只丧尸,终于到了三层小楼。

    秦安用钢管敲碎了小楼的玻璃,然后用衣服将窗框上的玻璃碎片清理干净,自己先钻了进去,又将刘文娟母子从外面拉了进来。

    当他抱着浑身没有一丝衣物的刘文娟时,心中没有任何的邪念,他此时有的只是恨,他从来不知道恨一个人可以让自己如此平静。

    而他恨的那个人不是王成,也不是李颖,而是自己!

    进入房间后,秦安小心翼翼的开始搜索,看看有没有丧尸的存在。

    这种行为已经成为他的一种习惯,一年的时间里,秦安杀过的丧尸有数千之多,所以在常人眼中这些可怕的怪物,对于秦安来说,并不可怕!

    一楼二楼都是浴室,三楼则是户主的家,秦安仔细检查确认没有危险后,才将刘文娟母子带上三楼的卧室。

    终于暂时安全了,秦安有些颓废的坐到了床上,而刘文娟则抱着儿子痛哭失声。

    秦安的心忽然十分的思念秦晓燕!

    或许,他和秦晓燕之间的并不是爱情吧!不过相互陪伴了这么久,那个女人对他来说已经是疗伤的良药了,有了她的存在,他才能暂时忘记李颖那个女人!

    李颖,你现在人在何处呢?还和程刚在一起吗?

    秦安暗暗的下了一个决定,他要去找寻那个女人!找到她亲口问问她,她到底为什么那么残忍的对待自己,难道两个人不是因为相爱才走到一起的吗?

    难道爱情在面对现实的时候,真的那么脆弱吗?

    闭上眼睛,刚才的剧烈运动,让秦安的呼吸有些凝重。

    其实现在他,依然要比普通人的体力强上一些,他可以一口气杀死九只普通丧尸。

    然而,没了强化能力,还是让他沮丧的,这一切都是因为王成!

    为什么会这样呢?或许王成本来就是一个这样的人,只不过在现实社会里,人们都隐藏着自己。

    当末世来临,没了束缚,没了道德的约束,人的本性暴露后,大多是丑恶的吧!

    这就是人性!

    直到今天,秦安才终于认识到了末世的残酷!

    一个小超市内,一百多人,被隔离了一年,人性就堕落如此,秦安可以想象,其他的幸存者聚集地,或许也好不到哪里去。

    过了十几分钟,秦安的气息终于平稳下来,他看了看抱着儿子的刘文娟,开口道:“刘经理,你还认识我吗?”

    刘文娟此时只是低声抽泣着,听到有人叫她刘经理,刘文娟微微一愣,抬起头,泪眼婆娑的看向秦安。

    眼中闪过一丝疑惑后,不太确认的道:“你是大唐公司的保安?”

    秦安点点头,道:“是的,我叫秦安,你可能不知道我的姓名吧?我记得那时候与你总是见面的,你人很好,那时也会经常和我们开玩笑。”

    刘文娟想起了秦安,她道:“你瘦了好多,以前挺胖的,有点不敢认了!”

    秦安点头,道:“和我说说超市里面,到底是怎么回事?”

    刘文娟的目光一滞,眼中涌出更多的泪来,一年了,一年地域一般的生活,让她痛苦不堪。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