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安也是一阵兴奋,他是发自真心的高兴,这种高兴让他分了心思,竟然忽略了那隐隐听到的从远处传来的女人的哭泣声。

    当注意力不够集中,秦安的听力便不能听到很远的声音了。

    眼前的这个男人叫王成,是秦安曾经的同事,一个帅气的小伙子,比秦安小了六岁,今年才刚刚二十四。

    两年前刚刚参加的工作,那时秦安很喜欢这小伙子,工作生活上都很照顾他,因为他是一个人来杭海市打工的,秦安还常常请他到家中吃饭呢!

    看到了末世前的熟人,秦安自然异常的高兴。

    王成很热情的拉着秦安走到东边的区域,在行走的过程中,秦安有些疑惑的看了看货架的那边,那边的人已经不在理会他这个新人的到来,在那里该干嘛还干嘛。

    而东边区域里的人,当秦安经过他们身边时,闻道了一些刺鼻的味道,或许是因为他们很久没洗澡身上的味吧。

    这些人有的会抬头冷漠的看他一眼,然后就将目光移开,眼中不带一丝感情。

    秦安心中充满了疑惑,这一年他们经历了什么,让他们变得如此麻木了!

    走过几十人所在的区域,到了后边出现了一个大圆桌,王成拉着秦安的手让他坐到了圆桌旁的一张圆椅上!

    圆桌上有暖水瓶和一次性杯子,王城给秦安到了满满的一杯水,然后坐在秦安的身边,热情的态度让秦安简直有点受宠若惊。

    在他的记忆中,王成这小伙子性格可是有点内向的!

    喝了口水,秦安忍不住开口问道:“王成,你这一年一直都在超市里吗?”

    王成捋了捋头发,秦安发现他的脸上干净整洁,很显然相比与地上其他的那些人要注意卫生的多。

    小伙子脸上挂着热情的微笑,让秦安觉得心中暖暖的。

    “秦哥,你可不知道,一年前t病毒全面爆发那天,我正在超市里买东西,结果街上就出现丧尸咬人了!

    那个时候大家都往外跑,想回家,兄弟胆子小,就躲在了超市的一个小房间里。

    超市经理是个很果断的人,他看到外面混乱的情况,当机立断,将超市所有的门全部关上,然后从里面找重物将门挡死,就这样,我就在超市里被困了一年!哎,本来想等着救援呢,可惜啊,救援遥遥无期,估计现在全国都是处于无政府的状态了吧!如今外面全是丧尸,想出去又出不去,就只能被困在这里了!”

    王成说到这里,又拿起暖水瓶给自己倒了杯水,喝了一大口继续道:“秦哥,你是怎么进来的?我看你后边还背着一把日本军刺,你这怎么跟人本忍者是的?这一年你是怎么过来的啊?”

    秦安微微一笑,回道:“当时你嫂子在家中给我准备了好多吃的,我这一年就躲在家里了。如今吃的快用完了,所以就从家里出来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找点物资......”

    秦安简单的介绍了下自己的情况,却没提秦晓燕和自己拥有的加强体质。

    王成又疑惑的问道:“秦哥,你家到这超市可有几千米远吧?街道上都是丧尸,你是怎么来的呢?”

    秦安微微一愣,思考了下,还是决定将加强体质的事情保留,开口道:“胆大心细呗,一路躲着丧尸就过来了!哎,我也是逼得没办法了,再不出来就没吃的了!也是运气很好,这一路也算有惊无险!”

    王成爽朗的哈哈大笑,道:“那秦哥你的运气真是太好了!对了,嫂子呢?嫂子还在家么?”

    秦安的神色一下变得有些黯然,低声道:“一年多前我和你嫂子离婚了,t病毒爆发前她离开了杭海市,现在也不知道人在哪里了!”

    王成感受到了秦安的失落,拍了怕秦安的肩膀以示安慰。之后站起身拿起热水瓶晃了晃,笑道:“秦哥,没热水了,等我去灌点,咱超市后面有烧水的小锅炉!”

    说完,他转身离去,打开了一个房间的门走了进去。

    秦安看到了熟人,又经他一提醒,再次的想起了那被他深深藏在心底的女人。李颖,你现在人在何方?是生是死?如果活着,过得可还好吗?

    几分钟后,王成从那房间中走出来,提着一壶热水,又给秦安倒满了一杯,然后继续聊着以前两人在一块的趣事,很是健谈,人竟然比一年前开朗了许多。

    而秦安听着他的诉说,也进入了回忆,一年前的他,正是最难过的时候。

    在公司上班的时候要强颜欢笑的面对同事,而回到家中就要面对与他日渐冷漠的李颖,那种患得患失的感觉,让人想想就会觉得胸闷。

    算了,不想了,自己这一年,和秦晓燕在一起,过得不也很开心吗?

    时间一点点过去,半个小时后,秦安已经喝了半水瓶的开水,而王成似乎也说的口感舌燥了,话越来越少。

    秦安终于找了个机会问出了自己的疑问。

    “王成,你们这里怎么都是男的?女人都哪去了?我刚刚好像听到有女人的哭声呢。”

    王成微微一愣,问道:“你能听到女人的哭声?”

    秦安点点头,凝神细听下,真的有女人在哭,而且似乎还不是一个。

    想继续问问王成到底是怎么回事,可是忽然之间觉得头沉沉的,似乎是喝酒喝醉了的那种感觉。

    秦安急忙站起,可脚步不稳,竟然向后倒退,差点要跌到。幸好王成急忙跟上拉住他,问道:“秦哥,你怎么了?”

    秦安晃了晃头,在抬起头看王成的时候竟然发现自己看到了王成的重影,和他那一脸关切的表情。

    心中有些歉意,秦安道:“没事,不知道为什么有些头晕,你不用担心!”

    说完这句话,秦安觉得自己的头更晕了,很快的身体一点力气也没用,竟然站都站不稳,最终跌到在地上,晕了过去。

    在完全失去意识前,秦安还能听到耳边传来王成关切的声音:“秦哥!秦哥你怎么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秦安慢慢的从昏迷中醒转过来。

    全身酸疼,一点力气也没有。

    他想站起来,可是忽然意识到自己竟然是被捆着的!

    心头一惊,秦安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真的被五花大绑在一张木椅上,而在他前方不远处,王成正和三个男人围着圆桌喝酒。

    发现秦安醒了,王成笑嘻嘻的端着一杯酒走到了秦安的身边,拍了一下秦安的肩膀,哈哈笑道:“老秦,你说你都躲在家里一年了,干嘛不继续躲着呢,偏要跑到这里,落在小爷的手中!”

    秦安看着笑的有些猖狂的王成,皱起眉头,开口问道:”王成,你这是干嘛?“

    王成抬手一个巴掌,重重的打在秦安的脸上,而秦安只觉得脸上生疼。

    怎么回事?他的皮肤和肌肉,在强化之后防御力可是很强的,为什么被王成打上一下,竟然会这么疼呢?

    秦安试着用力,想撑开绑住自己的绳子,可是却发现全身真的是一点力气也没有。

    顷刻间,秦安有些绝望,难道自己的强化能力,消失了?

    王成的冷笑声传来,他的语气与他的笑声一样的冷。

    “哼!姓秦的,你不知道吧?以前在一起上班的时候,我他妈是最烦你的!

    总是装成一个老好人,对我管三管四的,你以为你是我父母吗?老子用你管吗?呸!”

    他吐了一口吐沫,吐在秦安的脸上,然后重新坐回圆桌旁,继续与那三个男人喝酒。

    这三个男人,都裸着上身,其中年龄最大的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开口问道:“老四,你说这人的老婆长的漂亮?”

    王成,也就是他口中的老四哈哈一笑,道:“那是相当漂亮了!这小子叫秦安,以前和我是一个公司的,仗着比我多干了几年,总是管着我,讨厌的要死!唯一的就是他老婆还挺漂亮的!这小子完全就是个白痴,那时候经常带我去他家吃饭。他可能到现在都不知道,我偷偷干了他老婆两次呢!那女人在床上那股劲,真让人受不了!”

    秦安听到这里,先是一愣,然后愤怒的叫喊起来:“王成!你他妈胡说!”

    王成看着嘶吼的秦安,冷冷一笑,眼中带了一丝鄙视,道:“秦安,我没有骗你,你老婆屁股上是不是有颗痣,还有她下面是不是一根毛都没有啊?”

    被叫做老大的男人双眼放光,问道:“什么?她难道还是个白虎,不是自己剪的吧?”

    王成摇头,道:“没有,做的时候我问她了,她说生来就这样,从来没长出来过!哈哈哈!”

    四个男人都大笑起来。

    而被捆在椅子上的秦安却呆住了,他真的不能相信,李颖竟然会和王成发生过那样的事情!

    可是王成说的却一点也不错,让秦安无法不去相信。

    李颖!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为什么?

    秦安想要呐喊,却喊不出来任何的声音。双眼中,两行热泪滚滚而落。

    王成看着痛哭的秦安,笑的更得意了,与老大几人讲述着与李颖怎么接触,怎么最终上床,以及床上的各种细节,这一切,听在秦安的心中,每一句话,都深深的扎进了他的心!

    “那女人说了,和他做一点激情没有,结婚这几年啊,她就和守活寡一样!秦安这小子似乎是有什么心理障碍,他们还去看过心理医生,好像秦安的生理功能是很健全的,就是在面对自己老婆的时候,觉得自己老婆是女神,不能轻易亵渎!哈哈哈,他不知道,他的女神其实就是一个婊子,和我在床上的时候那骚的,和大街上三十块钱干一炮的小姐没什么区别,哈哈哈!”

    秦安的心碎了,他甚至可以听到自己心碎的声音,他甚至麻木到已经忘记了哭泣。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