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秦晓燕显然是没睡好,顶着两个黑眼圈,看秦安的眼神中满是幽怨!

    她真怀疑秦安的身体是不是有什么问题,摸了她半个晚上,竟然硬是没有要了她!

    她哪里知晓秦安其实是乐在其中的,他如同一个小处哥一样,第一次发现,原来去折磨女人的身体,是那么一件让人感觉快乐的事。

    吃过早饭,秦晓燕开始在室内进行运动,锻炼自己的体能。

    而秦安则穿戴整齐,开始了自己的清理工作!

    有了昨天的经验,今天的速度要比昨天快上了许多。

    一天的时间,秦安清理了整个单元内所有的房间,杀死了三十只丧尸,同时清理了十一具没有变成丧尸,却饿死在房内的死人。

    总之,不管是丧尸或是死人的尸体,统统打开窗户扔到窗外!

    确保整个单元内,只有他与秦晓燕两个活人的存在!

    两个人的生活就这样继续着。

    秦安在清理完整个单元后,开始清理户外的丧尸。

    清理户外丧尸与清理房间内的丧尸是完全不同的!

    秦安的做法是打开单元门,将门外的丧尸吸引过来几只,然后他钻入房间内,隔着栅栏门将丧尸一一杀死!

    秦安发现,这些丧尸却是与前几个月他在楼上观察的丧尸,有了一些区别!

    它们跑动的速度变得更快,手脚也变得更灵活而不僵硬,他们已经可以爬楼梯了。

    丧尸的指甲都生长的很快,长长的指甲坚硬而锋利,成为了它们除了牙齿以外更为有效的攻击手段。

    只是不知道如果被丧尸的指甲抓上一下,会不会被感染呢?

    虽然有这样的疑问,但秦安却是万万不敢去尝试的!

    搜索了整个单元所有房间内的物资,这些物资与秦安原来家中的物资放在一起,可以让秦安两个人躲在房内生活七个月!

    其实食物很多,主要是水的来源是个大问题!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秦安杀丧尸的手法也越来越熟练,他已经不用将丧尸引入单元内,隔着栅栏门去杀死他们了。

    如今他可以真正的直面丧尸,快速的砍掉它们的头颅,做到一击毙命。

    一个月后,整个小区包括所有住宅中的所有丧尸,竟被秦安全部清理掉!

    这个小区本来就属于高档小区,小区并不大,只有五栋十八层的高楼,而每一户都是大户型,室内面积超过一百五十平米。

    小区一圈被五米高的围墙围着,有三个大门。秦安将三个大门全部锁住,以确保外面的丧尸无法进入小区内。

    将五栋大楼中所有住户的家全都搜索了一遍,然后将能用到的物资全部搬回自己住的那个单元,又用了一个月的时间。

    这次,竟然是蓄积了足可以让秦安两人活上三四年的物资!

    看来在t病毒大爆发之前,每一家都是有储备物资的!

    只是有些人家可能提前撤离了杭海市,所以房间里满满的食物和水,就都留给安阳了。

    有了充足的物资,最高兴的竟然是秦晓燕。

    她甚至还奢侈的用了十桶矿泉水,烧热了倒在浴缸里,泡了个热水澡。

    两个月的时间,让秦安与秦晓燕的关系彻底进入了蜜月期。

    秦晓燕如今已经完全把自己看做是秦安的妻子。

    对秦安的称呼也从秦安,主人,老秦,小安安最终变为了老公。

    而秦安也默许了这一称呼。

    十一月的杭海市已经降温,夜里的温度只有零上七八度。

    此时的秦安正躺在自家的阳台上。

    他在搜索物资的时候,在一户人家中发现了一张不错的沙发床,刚好可以放到阳台中,所以秦安就将其弄了回来,偶尔在阳台上躺着,手拿望远镜去观看外面的情形。

    钟声敲响,夜里十点整。

    梳洗完毕的秦晓燕穿了一件厚厚的羽绒服,打开阳台的门,跳到了沙发床上,挤入秦安的怀中。

    呼出一口白气对秦安道:“老公,大半夜的你还在看什么呢,不冷吗?”

    秦安也很自然地将自己的手搭在秦晓燕的肩膀上,手指间还夹了一根香烟,他的另一只手,却拿着一个夜视望远镜,向外看着。

    “你说,杭海市内还有其他活人了吗?”秦安的话语中有些惆怅。

    秦晓燕微微皱眉,道:“杭海市本地人口有八百万,外来人口也有八百万。如今t病毒爆发已经过去七个月了,我想应该是没什么人了吧?”

    秦安叹了口气,道:“是啊!这几天就连末日电台的播报都没有了,看来情况是越来越糟了!”

    秦晓燕将手伸入安阳的衣服里,放在安阳的肚子上。

    冰冷的小手让安阳微微一颤,却是没有阻止她的动作。

    秦晓燕很是满意,开口道:“杭海市是t病毒在国内大爆发的第一个城市,病毒爆发十天之内,已经有很多人离开了这里!后来政府组织部队进行隔离,可短短几天就取消了隔离的命令,因为全国的t病毒都大规模爆发了!形式已经是无法控制!我和刘天宇都是杭海市人,我的父母都在国外,那个时候本来也是想撤离的!可是想着也不知道撤去哪里,还不如在家等等,等到病毒被控制也就好了,没想到的是,这病毒根本就无法控制!”

    秦晓燕的话语中并不带一丝忧伤,她微微一笑继续道:“不过,也幸好没有撤走,要不然我怎么能遇到你呢?”

    秦安呼出了一口白气,这阳台与户外是联通的,此时的温度估计也就零上几度,将手中的烟头扔到楼下,秦安笑道:“什么叫遇到我,你可是认识我好几年了!”

    秦晓燕从秦安怀里挣扎出来,抬起头看向秦安,然后道:“其实我真的感觉我似乎已经认识你一辈子了!但我们貌似其实只有这四个月才算真正的认识!你说对吗?”

    秦安微笑点头,秦晓燕语气变得柔和,轻轻用脸蛋去摩擦秦安的嘴唇,开口道:“老公!你什么时候要了我呢?我怕你在犹犹豫豫的,万一哪天我们死了怎么办?你还没准备好吗?你还忘不了李颖吗?”

    秦安苦涩的一笑,重新点燃了一根烟,深深的吸了一口,却没有说话。

    沉默,过了好久,秦晓燕才从失落的情绪中挣扎出来,努力挤出笑容道:“老公,你说你的胆子怎么那么大,你难道不怕那些丧尸吗?它们看上去那么恐怖,你可真不是个正常人!”

    秦安道:“其实我真的不是正常人,在上初中的时候我有个外号,同学们都叫我秦傻子!”

    秦晓燕微微一愣,随口问道:“秦傻子?为什么这么叫,老公你和我说说?”

    秦安道:“记得大概是初一的时候把!我的同桌是一个叫李娜的姑娘,性格就是个假小子,淘气的很,总是欺负我!我那时的性格也是比较内向,所以也就被她欺负了一阵子!有一天,她抓了一只毛毛虫扔进了我的衣服里!那次真是把我惹怒了,我就和她吵了起来,还要打她。她看我要打她,就骂我小气,说我打女人,不是个爷们!被她说的我打她也不是,不打却出不了一口气!后来我就主动和她打赌,说要把那只毛毛虫吃掉,如果我敢吃,她就跪下来叫我爸爸,如果不敢我就跪下来给她磕头,以后任她欺负!”

    秦晓燕嘴巴张的大大的,几乎不敢相信竟然有人会下这样的堵住,她下意识的开口问道:“你不会真的把那条毛毛虫吃掉了吧?”

    秦安点头,脸上挂着笑意,道:“嗯!我从口袋里掏出打火机,把那只毛毛虫烧了烧,然后在毛毛虫身体还来回蠕动的时候,就把它吃了!结果弄得我班好多同学都吐了!而那个李娜,在吐过之后,也是真的给我下跪叫了声爸爸!从那之后,我班同学都把我当成怪物,秦傻子的外号也就出来了,而李娜对我更是怕的要死,她主动和老师申请不要和我同桌,而且之后都会躲得我远远的!”

    秦晓燕满脸的黑线,迟钝了好久才道:“老公,你不是傻,你可真恶心!”

    秦安道:“哈哈,其实我真的不傻!”

    秦晓燕愣愣的看着秦安,心头又是升起一丝感慨,能够与这样一个男人在一起,其实挺好的。

    “老公,我有点冷!”秦晓燕将自己冰冷的小脸,贴到秦安的脸上。

    秦安点头,道:“好吧,咱们进屋!”

    两人手牵着手,刚想返回客厅,忽然,天空中一道火光飞射而来,它就像是坠落的天外星辰,带着紫色的长长彗尾,最终,砸在了小区之内!

    这撞击力量太大了,秦安可以感觉到地面都在震动着。

    两人互看一眼,震惊万分,那是什么?是陨石?还是天上掉下来的卫星?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