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刚刚打开一条门缝的时候。

    里面传来低低的嘶吼声。

    有丧尸!

    秦安眉头一拧,向后退了一步,然后用刀将门拨开。

    房间内,一个只穿了一条短裤的女人正在徘徊着,她的皮肤苍白灰暗,已经毫无血色,脖子上有着深深的咬痕,披着头发,往脸上看,双眼发黑,没有上唇,裸在外面的黑灰色的牙齿看上去恐怖异常。

    这个女人秦安认识,她叫王丽华,同住一个单元,以前遇到的时候,都会很热情的和秦安打招呼问好。

    秦安微微一叹,将铁栅栏门用力的关上。

    关门的响声惊动了丧尸,它怒吼着向栅栏门冲了过来。

    而栅栏门此时已经被反锁,阻碍了丧尸前进的脚步。

    在它身后,另一只丧尸也从卧室中冲出,正是王丽华的老公!

    两只丧尸挤在栅栏门口,四只手全都伸出来,嘴巴张开,吼叫着。

    秦安不再犹豫,提起日本刀,分别砍掉了两个丧尸的头颅!断头,是最有效的杀死丧尸的手法。

    用力的踹了一脚铁栅栏门,两个丧尸的尸体应声而倒,秦安重新打开铁栅栏门,走了进去。

    小心翼翼的检查了所有房间,确认了没有危险之后,才收起日本刀,将两具丧尸的尸体提着扔到了楼下。

    而此时,秦晓燕竟然也闪身跟了进来。

    秦安不知道为什么,这女人竟然胆子变得这么大了,在看秦晓燕此时的装扮,秦安差点没笑出来!

    秦晓燕左手拿了一把扫帚,右手拿着簸箕,腰间系着一条皮带,而皮带上别着一把菜刀!

    秦安疑惑的开口问道:“你要干嘛?”

    秦晓燕此时脸色有些苍白,开口道:“我来帮你清理下!”

    秦安看着地上滚落的两颗依然在动的丧尸头颅,抬起手中的日本刀,将两颗头颅全部切碎,才对琴晓燕挥挥手道:“好啊,你把这碎了的脑袋扔到楼下去吧!你敢吗?”

    秦晓燕的脸色更苍白了,她先是摇摇头,然后又点点头道:“我不太敢,不过我必须这样做!必须慢慢战胜心中的恐惧!这样我才能有更多的机会活下去!我想陪着你一起活下去!”

    秦安听了秦晓燕的话有些动容,她要陪着自己一起活下去吗?为什么呢?她不是很讨厌自己吗?

    满心的疑惑,却不知道从何问起。

    秦晓燕终于行动了,将那碎开的脑子扫入簸箕中,然后走到窗边,将之倒了出去!反反复复的几次,才将房间清理干净!

    活下去吗?秦安忽然觉得心情变得好起来!这个女人或许真的适合活下去吧!她已经准备好迎接末世的灾难了,就如同自己一样!

    秦安也不再发呆,他开始在房间内搜索有用的物资。

    食物,水,蜡烛,药品,武器等等,只要发现有用的,就将之搬到十八层。

    两个人忙了半个多小时,秦晓燕重新回到十八层的楼梯口戒备,而秦安开始打开下一家的房门。

    所谓熟能生巧,这个小区的房子都是两道门。

    一道防盗门,一道铁栅栏门,这样很有利于秦安的杀丧尸行动。

    有了经验,自然也就有了效率,一下午的时间,十七层和十六层总计六户人家,被清理干净,杀死了七只丧尸,获得了可以吃两个月的食物和水,也算是满载而归。

    太阳西落,两人返回十八层的家中时,已经只能看到西方的红云,而看不到那落日了。

    秦安还好,琴晓燕则是疲惫的依靠在沙发上,她的全身已经被汗水湿透。

    那丝质的衬衫紧紧的贴在她的身上,汗水让衬衫变得透明,将曼妙的身躯展漏无疑。

    两人就这样坐在沙发上,休息了好一会,秦晓燕忽然笑了!声音如同银铃一般。

    秦安道:“我发现你这女人真是有些奇怪!你笑什么?”

    秦晓燕摇摇头,笑着说:“我也不知道,就是想笑!”

    秦安问出了心中的疑问,道:“之前你怕丧尸怕成那个模样,怎么忽然就不怕了?”

    秦晓燕道:“可能是因为有你吧!有你陪着我,我就不怕了!看你杀丧尸和切白菜一样容易,我就也有想动手杀丧尸的冲动了!明天让我也试试好不好?”

    因为有我吗?

    秦安觉得心头一暖,忍不住也笑了,口中说道:“你也够妖孽的了!”心中想的却是,真是个会勾搭人的小贱人!

    又是一阵沉默,秦安对秦晓燕道:“你的体力太差!从明天开始早上起来在房间内锻炼吧,我一个人出去清理丧尸就好,等你体力在好一点我就让你去杀丧尸!反正有铁栅栏门的保护,危险性也不大!关键看的就是勇气和胆量”

    秦晓燕点了点头,问道:“你打算把这个单元都清理出来?”

    秦安点头,然后道:“是的,不然做什么呢?清理完这个单元就清理外面的丧尸,一点点杀吧!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秦晓燕听了微微一笑,挪动着屁股到了秦安身边,然后抱住秦安的脖子,亲了秦安一口说道:“真是想不到啊!昔日的小保安如今成了丧尸猎人了,哈哈!”

    秦安还不能适应秦晓燕的转变,有些尴尬的道:“我只是希望有更大的活动空间!听末日电台的广播说,t病毒正在进化变异,已经有一些丧尸变得更加强大了!”

    秦晓燕一愣,问道:“如何强大?”

    秦安道:“它们正向着不同的方向进化,目前发现的只有力量和速度型丧尸,以后是否会进化出更恐怖的怪物,都不得而知!所以,有了更大的活动空间,我们才有更多生存下去的机会!”

    秦晓燕有些震惊,没想到这丧尸还能进化!

    沉默了一会,秦安忽的站起,走入厨房说道:“今晚我们就吃泡面吧!我看你挺累的,去清洗一下等着吃饭!”

    秦晓燕没想到秦安竟然会主动的去给自己烧饭,今天他可是做了两次饭了,这是她进入秦安家以来,还未曾享受过的待遇。

    她又扑捉到了秦安的一个特点,就是和他越熟悉,他就会越懂礼数,像前两个月他们之间有着距离的时候,秦安对她可是呼来喝去的。

    而如今,两人关系莫名的拉近,秦安似乎一下就变得温柔好多了。

    秦晓燕心中窃喜,慢慢的起身走进卫生间,端过脸盆,那里是昨天秦安擦身体用过的水。

    秦晓燕微微犹豫了一下,拿过了一条毛巾扔入水盆,然后将自己身上的衣物脱去,从水盆中拿出毛巾,一点点的擦拭起自己的身体。

    她清洗好后,秦安也泡好了面,秦安也进入卫生间,依然用那盆水清洗了一下,然后返回与秦晓燕一起吃饭。

    晚饭后,两人早早的就上了床,今天确实是挺累的,特别是秦晓燕。

    而他们所上的床,自然是同一张。

    秦晓燕是主动跟着秦安进入房间,而秦安自然也不会去反对。

    太阳的余辉彻底消失,房间内一片黑暗。

    秦晓燕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也睡不着,其实她是有些怕黑的。

    身边的秦安已经传来了平稳的呼吸声。

    这男人已经睡着了吗?

    秦晓燕有些失落,而转瞬间一丝笑容就爬上了她的脸。

    此时已是九月份,夜里气温不到二十度,睡觉的时候需要盖着薄薄的毯子。

    秦晓燕忽然掀开自己身上的毯子,钻入了秦安的被窝里。

    而秦安,其实并没睡着,他感到一个凉凉的躯体,正紧紧的贴在他的身上。

    呼吸变得凝重,秦安侧身,将秦晓燕抱入怀中。

    女人的声音如同梦呓。

    “主人,你的身上真暖!”

    而秦安没有说话,只是紧紧抱住挤入自己怀中的女人,一双手在那性感的身躯上来回的抚摸着。

    秦晓燕依然发出低低的声音,开口道:“你想要吗?”

    秦安沉默良久,手未停下,却开口道:“我还没准备好!”

    秦晓燕心中一阵恼火,暗道:没准备好,还摸到这么起劲!

    秦安的手,已经伸入秦晓燕的衣服内,那美好的手感让秦安爱不释手!

    秦安在男女房事上其实一直有一个心理障碍。

    对于很喜欢的女人,他总是很小心。

    以前与李颖做的时候,他总是浅尝辄止,轻柔的接吻,轻柔的抚摸,轻柔的进入,轻柔的推送,虽然时间可以很持久,可是长此以往总是这样,真的是毫无激情可言。

    这也是他与李颖关系变得冷淡的一个最为重要的原因。

    但是对于秦晓燕,秦安就没有这样的障碍了,虽然如今他有些喜欢这个女人,但是这绝对不算是爱。

    一双大手很有力度的在秦晓燕曼妙的躯体上抚摸抓捏着,秦安以前从没有这样碰触过李颖,自然也就从没有经历过此时的这种兴奋。

    他的喘息越来越浓重,开口问道:“你,为什么叫我主人?”

    秦晓燕已经被他撩拨的热火焚身,她说出的话已经断断续续,并带着浓重的喘息,回道:“你不知道我穿的是黑丝女仆装吗?主人,我想要了,给我好吗?”

    沉默过后,秦安的手依然未停下,嘴里却也依然说道:“我还没准备好!”

    于是,一夜就在秦安的自娱自乐和秦晓燕的痛苦压抑中,慢慢的渡过了!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