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什么样的勇气,让这个看似无能的男人,敢于走出这里,去面对外面那无限的危机呢?

    秦晓燕想不明白。

    秦安最后检查了一遍自己的穿戴,没有任何问题。

    他抬起头,看了一眼秦晓燕,道:“去把我刚刚换下的内衣洗了!”

    秦晓燕微微一愣,她想说点什么,却又不知道自己应该在此时说些什么话,劝秦安不要出去吗?微微自嘲,秦晓燕知道,自己的话对于秦安来说,如今是一文钱不值得,秦安根本不会听她的。

    无奈,秦晓燕只能走进秦安的房间,将床上放的那条四脚内裤拿在手中。

    而秦安,不在有任何犹豫,打开了防盗门,向外看去!

    午后的阳光很充足,从楼道的窗外射进来。

    楼道上,一个行尸正在来回的徘徊行走,地上遍布了血迹和干枯腐烂的肢体。

    当秦安打开防盗门后,那行尸听到声音便冲了过来,趴在了外面的栅栏门上,口中发出嘶吼,如同一只嗜血的野兽。

    他的一直眼睛已经凸出来,另一只眼睛却全是黑色的,那是干涸了的血液将眼睛包裹住呈现出来的状态,五官已经基本扭曲,但依然可以分辨出这个行尸是隔壁的老王。

    秦安手中拿着日本刀,微微调整着自己的呼吸。

    直面丧尸,需要的不仅仅是强壮的身体,更需要的是胆量和勇气。

    这种手脚僵硬的生物,单体其实并不可怕,他们唯一依仗的就是那已经变成黑灰色的牙齿,只要被那牙齿咬上一口,那么就会立刻被感染。

    末日电台中,每天都会播报这些僵尸的弱点已经如何杀死他们。

    简单的说,就是破坏大脑,末日电台说的原因是,大脑是t病毒的寄生地,如果破坏了大脑,有空气进入,那么t病毒就会被空气中含有的丰富氧气麻痹,使它们进入休眠状态,那行尸也就失去了行动能力,几个小时后,t病毒就会自己死亡。

    短短的几分钟过后,秦安的呼吸变得平稳,他已经克服了那种直面丧尸的恐惧了。

    提起日本刀,秦安双手握住刀柄,将刀只刺出去,扎入行尸的头,然后又用力的将刀刃在行尸的头中搅动了几下,才拔出刀来。

    几乎只是十几秒中的时间,丧尸挥动了几下僵硬的手臂,然后慢慢的向后倒去。

    当它的身体和地面撞击在一起那一刹那,秦安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心中同时也升起了一种渴望,是的,他要活下去!

    从衣服口袋中拿出了一双洗碗用的橡胶手套戴在手上,秦安打开了栅栏门。

    出了家门后,秦安回头看了看,秦晓燕正脸色苍白,惊恐的望着他。

    秦安微微一笑,不去理会她。

    毫无畏惧的走到那已经死去的行尸旁,伸手抓起他,然后将之拖到了楼道窗边,打开窗户,直接扔了出去。

    楼道里那股腐烂的尸臭味,很是刺鼻。

    秦安微微皱眉,返回家中,拿了扫帚和簸箕,将地上的残肢清理干净。

    秦晓燕身体颤抖的依靠在墙上,看着秦安的动作。

    她从不知道这个男人的胆子原来这么大。

    慢慢的,双眼中泪水充盈,她知道,秦安此时正在清理的残肢,正是自己老公刘天宇的。

    清理完楼道后,秦安手握刀柄,小心翼翼的又进入老王的家中,将所有的房间都搜索了一遍。没有发现其他的行尸。

    在厨房中,发现了一些大米,鸡蛋等食物,而在一个小间的卧室内,发现了几桶矿泉水,秦安将它们都搬回自己的家中。

    这个单元楼每层有三个住户,而秦安的目标,就是从今天开始,要搜索这个单元中的每一家。

    秦安有一个兴趣爱好,就是开锁。

    这样一个技能在以前,可以让他有一定的外快收入,

    如今在这末世当中,这个技能已经升级为一个搜索物资所必备的生存技能。

    从身后的背包中拿出开锁的工具,短短的一分钟,秦安就将秦晓燕家的房门打开。

    回转身,看了一眼自己家中依然在瑟瑟发抖的秦晓燕,秦安开口道:“你要不要来,回你家拿点你穿戴的衣物?”

    秦晓燕此时身上穿的是李颖的衣服。

    两个女人的身材其实都很好,可细微之处总是有些差别的。

    壮着胆子,秦晓燕徘徊到门口,向外看去。

    楼道内,已经被秦安清理的干干净净,地上虽然有着大量的血迹,却也已经干涸。

    秦安皱着眉,他有些不耐烦的开口道:“老王家我已经检查过了,没有丧失,这一楼层是安全的。”

    秦晓燕紧张的点点头,然后几乎是用百米赛跑的速度,从秦安家闪出,冲入了她的家中。

    秦安无奈的摇摇头,随后跟了进去。

    秦晓燕的家要比秦安的家还大了三十多平米,三室两厅两卫的格局。

    这套房子是刘天宇的父母出钱给他买的,所以秦晓燕两夫妻以前倒是没有还房贷的压力。

    回到自己离开了两个月的家,秦晓燕感触良深。偌大的房间内,感觉阴沉沉的,毫无人气。

    走回自己的卧室,秦晓燕拿过一个大的拉杆箱,然后将自己穿着合身的衣物统统塞在里面。

    她选择的都是那些紧身的,适合跑动的衣物,而那些漂亮繁琐的衣物她一件没拿,这末世里,这些漂亮的衣物穿给谁看呢?

    秦安在房间内四处搜索着,将一些自己认为有用的东西统统搬回自己的家中。

    最后,他来到秦晓燕所处的房间,看到秦晓燕正费力的想把拉杆箱的拉链拉上,整个人都压在了拉杆箱上,而手正在摸索着拉杆箱的拉链。

    此时的秦晓燕穿的是李颖的一条白色的紧身尼龙裤。

    圆润挺翘的屁股看上去似乎要比李颖还要丰满。

    秦安偷偷的咽了一下口水,他迈步走上前,抬起手在秦晓燕丰满的屁股上重重的拍了一下。

    “啊!”秦晓燕惊呼出声,翻过身站起来向后倒退而去,最终贴靠在墙上,满脸通红的看着秦安,而双手却是背在身后捂着自己的屁股。

    秦安则用手指轻轻摩擦着自己的手掌,当手掌与秦晓燕的屁股接触的一刹那,那种肉感与弹性,让他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致命诱惑。

    没有理会秦晓燕,秦安平复着自己的心情,抬手将拉杆箱压平,然后轻而易举的将拉链拉好。

    不经意间,秦安侧脸向衣柜里看去,只见里面竟然挂了几套性感的情趣内衣。

    这些内衣的材质都是半透明的,有制服装,也有性感的黑丝。

    微微停顿了下,秦安站起身,将那几套性感内衣全都拿在手里,然后扔给秦晓燕。

    秦晓燕下意识的接过,有些不安的看着秦安,开口问道:“拿这些东西干嘛?”

    秦安的心中轻轻的跳了下,然后也没去看秦晓燕,提起拉杆箱向外走去,边走边开口说道:“以后在家里穿!”

    “啊?”

    秦晓燕一时没反应过来,呆呆的愣在了那里。

    已经离开了的秦安声音从外面传来:“你不走吗?不走的话我就直接回我家把你关在外面了!”

    秦晓燕一听,吓得身体一颤,无暇再去思考,小跑着追了出去,重新返回了秦安的家。

    从小卧室里拿出一桶矿泉水,打开桶盖,将里面的水倒在洗脸盆中。

    秦安赤膊着上身,在卫生间里清洗着自己。

    不知何时,他已经出了一身的汗了。

    杀了一个丧尸,搬运了点东西,按理来说不会出这么多的汗,看来,还是太紧张了!

    秦晓燕拿着一条干净的毛巾,看着赤膊上身的秦安,想起刚刚自己被秦安打屁股的一幕,脸色变得通红。

    眼神落在那已经少了三分之一的矿泉水桶上,秦晓燕有些怯懦的开口说道:“已经停水了,以后我们是不是要省着点用?”

    秦安洗好脸,接过秦晓燕手中的毛巾,将之弄湿,开始擦拭自己的上身,没有看秦晓燕开口说道:“是要节省!以后没我的批准,你不许随便洗澡,还有,想上厕所就出去你家里上,没有办法冲马桶了,不要弄得家里都是难闻的气味!”

    秦晓燕脸更红了,却是依然坚持着开口道:“出去?我不敢。”

    秦安道:“我会慢慢的将我们这个单元的每一个房间都清理干净的,无论活人还是丧尸,到时候我们的活动空间也会大许多了,还可以收集更多的物资。”

    这句话说完,秦安也将自己清洗的差不多了,随手将那毛巾丢入洗脸盆内。

    看了一眼秦晓燕,忽然想到了什么,然后邪邪的一笑道:“你要是不敢自己出去上厕所,你可以叫我陪着你!不过如今,没有什么事情是可以平白获得的!你需要用你拥有的东西做交换!”

    秦晓燕微微愣了下,有些不懂的开口问道:“用什么交换?”

    秦安道:“如今我提供给你食物和保护,而你给我做饭洗衣服,这是一种交换。如果你想让我帮你干其他的事情,自然也需要提供其他的服务来作为交换了!”

    秦晓燕依然没想明白,嘴里重复道:“其他服务?”

    忽然,她想到了什么,脸色一下变得更红,牙齿也轻轻的咬住了自己的嘴唇。

    她没有继续追问,转身退出了卫生间,进入厨房,准备做晚饭了。

    秦安看着秦晓燕的背影,看了好久之后,忽然自嘲的一笑,心中暗道,人啊,失去了道德的束缚,归根结底也不过同野兽一样了。

    而兽性是什么呢?

    竞争,生存,杀戮,延续......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