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安点点头,然后道:“你知道,我们彼此之间并不喜欢,做了几年的邻居,怕是说过的话不会超过一百句吧?”

    秦晓燕不安的点点头,确实,也就是刚刚成为邻居那会还客气的打过几次招呼,之后似乎就形同陌路了,说起原因,还都是因为自己的老公刘天宇。

    刘天宇是个喜欢说人是非的男人,他经常会对秦晓燕说,李颖嫁给秦安,真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李颖是个有能力的女人,本科毕业,在一家国有医药公司里面做销售,每个月工资有一万多。

    而秦安高中毕业,一个小保安,每个月的工资也就两千多块,他们供的这套足有一百八十多平米的房子,几乎是完全依靠李颖一个人的能力维持着,这让刘天宇有些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心态。

    所以在刘天宇的口中,秦安是一文不值的,而李颖因为嫁给了秦安是万分委屈的。

    秦晓燕的心态其实她自己也明白一些,她并不是真的不喜欢秦安,而是嫉妒李颖,同为女人,她没有李颖赚得多,只能依靠着老公生活着。

    而她的老公刘天宇又一天天在她耳边说着李颖的好,这让她慢慢将对李颖的嫉妒转变成了讨厌,甚至可以说是恨。

    然而这种恨是埋藏在她心底的,她不敢去表现出来,但是对于秦安,她却没那么多顾忌,因为她的老公刘天宇,也不喜欢秦安。

    与刘天宇一起在背后说秦安的坏话,变成了一种情绪上的释放转移。

    然而,有一件事,却让身为女人的秦晓燕不能忽视,她发现自己的老公似乎越来越觉得李颖好,她甚至还发现刘天宇曾经单独的和李颖在楼下的饭馆里吃过一次饭!

    这让她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

    所以,她将秦晓燕介绍给了自己的上司程刚。

    而年轻帅气又多金的程刚果然不负她的希望,短短的半年时间,他就将李颖弄到手了,这让秦晓燕有了一丝报复的快感。

    对于程刚,她更加的了解,他们是相处了几年的同事,她知道程刚是一个怎样的男人,她甚至已经可以预见到李颖的未来,一定是悲惨的。

    程刚就是一个只知道玩弄女人的混蛋,做同事几年的时间,秦晓燕看过无数的女人被程刚的外表欺骗。

    当程刚和李颖走到一起的时候,她甚至在心中这样想过:程刚,你一定要加油,让李颖深深的爱上你!然后在把她玩够之后无情的抛弃吧!让那讨厌的女人下地狱吧!

    点点回忆在秦晓燕心头升起,她的脸上生气一丝异样的红晕。

    秦安一直看着秦晓燕,不知道这女人心中在想什么,他微微咳嗽了一下,然后道:“你想什么呢?”

    秦晓燕被秦安一叫,微微一愣,然后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绪,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变得平静开口道:“没,没想什么!”

    秦安点头,续道:“我们彼此都不喜欢对方,那么在一起相处一定会有诸多不变的,可是如今我也不能狠心的让你独自回家,最终饿死或是被那些行尸吃掉,毕竟我不是一个冷血的人,那么如果让你留下,就必须说好我们之间相处的原则!”

    秦晓燕苦笑点头,如今的主动权都在秦安的手中,如果想要活下去,她还有什么与之谈判的筹码呢?也只能默默的承受了!

    看着秦晓燕那逆来顺受的样子,秦安忽然觉得自己心头升起一丝快感,开口道:“想要留下来,从今以后你一切都要听我的!在家中负责打扫卫生,给我洗衣服,做饭,对于我说的任何话你都不能顶撞我,你同意嘛?”

    秦晓燕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秦安的心情真的好起来,看看时间,马上六点了,他道:“好了,你去做饭吧!做晚饭后去我房间打扫一下,把我的衣服也顺便洗下!”

    秦晓燕微微一愣,心头升起一丝不满,想要反抗,却又觉得反抗真的能有任何的意义吗?

    微微一叹,秦晓燕陌陌的接受了这一切,她知道,想要活下去,自己只能无条件的听从与眼前的男人了。

    就这样,一个不平等条约形成,两个人开始了同居的生活,房间里有了一个女人,让秦安忽然觉得生活似乎变得好了一点。

    三个月以来,他一直是在孤单寂寞中渡过的,现在,总算有人陪着他了,虽然这个人他并不喜欢,但好歹也是一个活生生的,长相不错的女人啊!

    时间像是落在海绵上的水滴一样,流逝的很快,转眼间,又是两个月过去了。

    如今的秦安,已经变得更加强壮,两个月的时间他没有停止过锻炼自己的身体,有了秦晓燕做家务,他的时间变得充裕起来,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过上了他以前从没有享受过的生活。

    经济条件决定了夫妻之间在家中的地位,以前的秦安也算是一个家庭妇男了。

    一切的家务都是由秦安来完成的,同事笑他是吃软饭怕老婆,他都是一笑置之不以为意。

    他认为自己和李颖是因为爱走到了一起,那么既然他们组建了家庭,还有什么吃软饭怕老婆之说呢?

    李颖赚钱赚得多一点,做销售工作压力也大,相对与他做保安的工作自然是要累一点,那么他多承担些家务事自然也是应该的。

    他不觉得这有什么丢脸,直到李颖离开他。

    爱情在现实面前,原来是那么的微不足道。夫妻原来真的只是同林鸟,大难临头的时候也真的会各自飞!

    每每想到这些的时候,秦安都会觉得自己的心会很痛。

    如今从t病毒在城里大规模爆发已经整整过去五个月了,附近个单元楼层内每天都会有人冲出来,他们应该是被困在家中的居民,或许是因为食物断了不得不出来吧。

    但他们的结果最终却都是死去,有些被吃的只剩下骨头,而有些却也变成了行尸,这不知道算是幸运还是不行!

    秦安每天都会在阳台上,拿着望远镜观察楼下的情形,救援似乎摇摇无期,曾经繁华一时的杭海市此时真的已经完全变成了一座死城!

    最近的几天,真的看不到什么活人出现,看来该死的已经死的差不多了。

    想到这些,秦安又不得不想起李颖,如果不是李颖给他准备了充足的物资,或许自己如今也是死了吧?

    秦安手中拿着一个小的收音机,这是目前唯一能够知道外界情况的工具了。

    此时是中午十二点,打开收音机的开关,一段音乐之后,一个美妙的女性声音响起。

    “亲爱的听众朋友大家中午好,这里是末日电台,我是徐天娇。

    现在给大家播报一下全国的情况!

    t病毒爆发已经五个月之久,末日真的来临了,我们此时的营地在云荡山之中,这里是政府设立的第十幸存者聚集地,我们这里聚集了大概有四千多位幸存者。

    如今,我们已经与其他的聚集地失去了联络,情况越来越糟糕了!聚集地的物资正在逐渐的减少,对于目前的我们来说,最可怕的已并不是丧尸,而是食物!

    我们这里的守护驻军每天都会出去附近搜索物资,而每一次出去,都会有人死亡,这真的很让人沮丧!

    生活变得艰难,甚至看不到希望!

    即使这样,我希望幸存者们也不要放弃活下去的勇气,人生一世,活着我们才能知道明天会有什么样的事情发生!

    还有一个不好的消息要告诉大家,我们的研究人员发现,t病毒正在继续变异着,如今那些没有意识的丧尸已经有些变得更聪明,更强壮了!

    ......”

    美妙的声音在耳边响着,而播报的消息却全是负面的,这让秦安的心情变得低落。

    一个小时候,末日电台播报完毕,秦安关闭了广播,向楼下扫了一样,心头生气一丝烦躁。

    “秦安......”秦晓燕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秦安回转头,看向秦晓燕,发现她的脸色有些不自然。

    两个月的相处,让他们已经适应了彼此的存在,所以对于秦晓燕的表情,秦安有些疑惑,开口问道:“怎么了?”

    秦晓燕语气有些微颤,道:“停水了!”

    秦安的心一沉,他知道生活将变得更加艰难。

    沉默了一会,他开口问道:“我们还有多少矿泉水?”

    秦晓燕道:“还有一百多桶吧,都堆在小的那间卧室里,瓶装的可能有几百瓶,不过这些怕也是用不了几个月的,以后该怎么办呢?”

    是啊!以后该怎么办呢?秦安的眉头紧锁起来。

    就连政府的聚集地都已经举步艰难了,那作为一个普通的小人物,在这末世里该如何活下去呢?

    思考良久,秦安已经有了自己的答案,走出去!

    想要继续活下去的话,就必须离开这个家。

    如今的家,还能算是一个避难所,可是当一切物资用光之后,那么这里将变成一座牢笼!

    想要在这布满行尸的末世活下去,最重要的一个因素就是自己要有杀掉那些行尸的能力。

    进攻往往真的是最好的防守!

    想到这些,秦安抬起头,看了一眼秦晓燕,没有说任何话,离开了阳台,进入客厅,然后进入了那件小卧室,秦晓燕跟在他的身后。

    卧室内,堆满了矿泉水,在一边的梳妆台上,还放置几把短刀,和一把日本刀。

    这些都是李颖为秦安准备的,李颖离开的时候,t病毒还没有全面爆发,被感染最初的症状只是体温升高,呼吸急促。

    但那时,城中已经很混乱了,偷盗之事时有发生,李颖给秦安准备这些武器,本来是准备让他防盗用来自卫的,可没想到如今却能派上大的用场。

    拿起那把日本刀,返回客厅,挥舞了几下,很是顺手。

    秦安本身就是一个退伍军人,高中毕业后当了三年兵又做的保安,身手其实很不错。

    这几个月来疯狂的锻炼,让他身体的力量,敏捷和韧性都达到了一种最好的状态。

    又回到自己的卧室,秦安从衣柜里拿出了自己当兵时穿过的迷彩服穿在身上,然后换了双运动鞋。

    秦晓燕看到穿着整齐秦安有些疑惑,开口问道:“你要干嘛?”

    秦安没有理会她,而是弄了一个小书包,然后将一些开锁的工具等等一些自己认为能用上的东西放到里面,最后将手包背在身上,并且将那把日本刀也握在了手里。

    秦晓燕忽然心中一跳,她有些不确定的开口问道:“你要出去?”

    秦安收拾的差不多了,终于转身看了秦晓燕一眼,开口道:“嗯!”

    秦晓燕急忙捂住自己的嘴巴,她差点惊呼出声。

    与秦安相处了两个月,秦晓燕觉得这个自己已经认识了几年的男人,真的是太陌生了。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