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后来实在是没办法,我就提出说要出门,看看其他邻居家是否还有人,或许能够找到一些食物也说不定!

    就这样我们一起从家中走出去,出来的时候就发现对面老王家的门打开着,于是我们就进去找吃的。

    客厅很安全,但是打开他们家厨房门的时候,没想到老王竟然冲了出来,他已经变成了丧尸了。

    我和老公吓得跑出老王家,我拿着钥匙想开我家的门,可是因为太着急了钥匙掉在了地上被我不知道踢到哪里去。

    而老王追出来后,直接把我老公扑倒,我害怕极了,却不敢往楼下面跑,我不知道楼道里有没有其他的丧尸!”

    秦晓燕一边哭着一边诉说。

    而听她说到这里,秦安皱眉问道:“你们出门找吃的,为什么要把自己家的门锁上?怕被盗?”

    秦晓燕只是哭的更凶了,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把自己家的门锁上,可能只是因为太紧张,太害怕了吧。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秦晓燕的哭声终于小了很多,而秦安借着从窗外射入的月光向墙上的挂钟看去,已经是凌晨两点多了。

    他站起身对着跪坐在地上的秦晓燕道:“今晚你先在沙发上睡一觉吧,明天一早起来赶快回你自己的家!”

    说完,拿起钥匙走到门前将门从里面反锁上。

    秦安害怕这傻女人晚上会偷偷的跑出去把丧尸引进来。

    这样的担心其实多余了,如今的秦晓燕已经成了惊弓之鸟,给她几个胆子她也是不敢出去。

    现实就是如此,平时在楼上看着楼下大批的丧尸吃人,虽然看了也会心悸,但是作为一个观众不会害怕到哪里去。

    可是当真的直面这些怪物的时候,那种深深的无助和恐惧,是会击垮一个人的意志的,何况是秦晓燕这样一个胆子并不算大的小女人呢?

    秦安并没有在理会秦晓燕,他走回自己的房间,再一次睡去了,直到第二天上午十点多才起来。

    七月份的杭海市是闷热的,秦安起床后随便抓起一条内裤穿上就出了卧室向卫生间走去,他或许是没有睡醒,已经忘记了此时家中应该还有一个女人。

    卫生间的门是关着的,秦安伸手推开,眼前的景象让他整个人愣在那里。

    卫生间的马桶上,此时坐着一个女人,正是秦晓燕。

    秦晓燕上身穿了一件黑色的紧身小背心,胸前的两点凸起很是显眼,背心很短,将秦晓燕的腰完全暴漏在外面,那光洁的肌肤,雪白如玉,盈盈一握的腰肢看上去很是诱惑。

    她下身穿了一件白色的短裤,此时正脱下来挂在膝盖上,坐在马桶上白白的屁股让人血脉喷张。

    秦晓燕是那种第二眼美女,长得其实很有味道,是越看越美丽的类型,只不过以前的秦安并没有用男人看女人的眼光去看她,在秦安的心中,秦晓燕无非是一个不喜欢自己的讨厌邻居。

    可此时面对眼前的景象,秦安几乎是下意识的有了身体上的反应。

    而秦晓燕却是吓坏了,她的脸涨得通红,几乎不敢去看秦安,但是两个人的距离只有几米,而秦安射在她身上的那种**裸的目光,让她无法回避。

    秦安在她的眼中,一直都是一个邋遢的胖男人,可此时这个胖男人,却与她平日里见到的不同。

    秦晓燕从没想过脱了衣服的秦安原来如此健壮,那微微鼓起的胸肌,健壮有力的双臂,带有腹肌的肚子,和笔直而挺拔的双腿,还有最显眼的,就是他双腿之间此时顶起的那一顶帐篷,让她的心跳的几乎要停止跳动了。

    不知道是害怕还是羞愧,秦晓燕可以听到自己说话的时候,话语中带着的那一丝颤抖。

    “秦安,你们家卫生间的锁是坏的,我锁不上,你先出去一下好吗?”

    秦晓燕的声音很轻,似乎是生怕自己说话声音大了会刺激到秦安。

    而秦安也终于反应过来,他的脸微微一红,嘲笑自己竟然会对眼前这个讨厌的女邻居有反应。

    为了证明自己其实并不在乎秦晓燕带给他的**,秦安没有退出去,而是到了水池边打开自来水,开始洗起脸来,洗完脸,才不紧不慢的走出卫生间关上了门。

    当秦安坐到沙发上后,他的眼前,依然会出现秦晓燕坐在马桶上的样子,那副场景,竟然久久不能散去。

    过了几分钟,秦晓燕才从卫生间中走出来,她有些无所适从,身体依靠着墙,看着只穿了一条内裤坐在沙发上的秦安,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道:“你不穿上点衣服吗?”

    秦安被秦晓燕一提醒,才想起自己是只穿了条内裤的,脸控制不住的又是微微红了一下,同时心头也是生起了一点怒气,开口道:“这是我家,我愿意穿什么就穿什么!”

    说完,眼睛瞪向十分不安的秦晓燕又开口道:“你可以走了!”

    秦晓燕的头有些晕,她已经两天没吃饭了,昨天晚上在秦安家的沙发上睡了一晚,也是哭了一晚,刘天宇被隔壁老王吃了的情景也如同梦魇一般的困扰折磨了她一晚上,此时的她,已经无助到了极点。

    要回自己的家吗?先不说她现在根本就不敢出门,即使出去了,家中已经没有任何食物,没了老公,没有食物,让她一个女人如何活下去呢?

    顺着墙壁慢慢滑落在地,秦晓燕低声的哭泣起来。

    秦安自然是知道秦晓燕此时的想法和处境,微微一叹,他走到厨房,用煤气先烧了点饭,然后又炒了菜,圆葱炒鸡蛋,干锅花菜,地三鲜。

    弄好后,秦安将它们一样样的端到客厅的餐桌上,然后看了一眼依然蹲坐在地上的秦晓燕开口道:“先过来吃饭吧!”

    秦晓燕其实早就已经闻到了饭香和炒菜的味道,她似乎觉得自己的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被困在家中三个月,他们家的储备并不是很多,这一个月以来,一直都是吃的方便面,如今又是两天没吃东西,此时闻到了饭菜的香味,这是根本无法抗拒的诱惑。

    秦晓燕支持着身体从地上站起,慢慢的走到了餐桌旁坐下,看到桌子上的三个炒菜和香喷喷的米饭,她几乎是不能控制的吃了起来。

    开始的时候还顾忌着秦安看她的眼神,吃的很慢,可没过多久就变成狼吞虎咽了。

    几分钟,一大碗米饭就被秦晓燕吃完,她从没想过秦安烧的菜竟然这么好吃,她甚至觉得这是自己这辈子吃过的最好吃的一顿饭。

    将饭碗里最后一粒饭用筷子拨到自己的嘴里,秦晓燕有些怯怯的看了一眼秦安。

    秦安低着头,碗中的饭只吃了三分之一,他感受到了秦晓燕看自己眼神,心中觉得有些好笑。

    这女人平日里都趾高气昂的,如今呢,却是猥琐的像个女乞丐一样。

    伸手指向厨房,秦安开口道:“厨房还有米饭,你自己去盛饭吧。”

    秦晓燕忙站起点头说了声谢谢,就像厨房走去。

    秦安偷偷的将目光落到秦晓燕的背影上,看着她挺翘的屁股,没来由的又想起刚刚卫生间内的一幕,本来已经冷静下来的身体又变得火热起来。

    心中有些鄙视自己,暗暗的道:男人,果然都是下半身的动物,自己也是不能免俗啊!何况他已经孤孤单单的做了几个月的和尚呢!

    有些郁闷的从椅子上站起,秦安返回房中,穿上了一件白色运动短裤,套上了一件黑色背心来掩盖自己身体上的反应。

    等他再次回到客厅餐桌旁,看了一眼已经坐在那里继续吃饭的秦晓燕后,才尴尬的发现,此时他们两人穿的倒像是情侣装一样了。

    吃过饭,秦晓燕很主动地将餐桌收拾干净,弄到厨房洗刷好后,返回客厅又依靠在墙边不知所措。

    秦安坐在沙发上,冷冷的看着秦晓燕,他知道此时这个女人一定是很无助的。

    他以前看过一些心理方面的书籍,知道一个人如果总喜欢把自己依靠在墙上的时候,是一种缺乏安全感的表现。

    该拿她怎么办呢?难道真的把她赶出去不理会她的死活吗?

    思考良久,也不知道该如何,秦安升起一丝烦躁,算了,想不明白的事情暂时就不去想!

    有了这个不算决定的决定,秦安就不在理会秦晓燕,开始了自己每天必做的各种锻炼,而秦晓燕一直躲在墙边,看着在客厅内又蹦又跳,做着各种运动的秦安,眼神中升起一丝惊奇和释然。

    怪不得感觉秦安瘦了并且健壮了好多,原来他是每天都会锻炼的啊!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到了下午五点多的时候,秦安才停下,疲惫的坐回沙发上。

    而秦晓燕则如同石像一样的,一直靠在墙边一动不动。

    秦安微微喘着气,拿了一条毛巾擦了下自己额头上的汗水,看了一会秦晓燕,才开口问道:“想留下来吗?”

    秦晓燕似乎是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眼神中闪过一丝喜色,用力的点点头。

    秦安微微一笑,然后开口道:“好吧,那么我们就来谈谈条件吧!”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