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边站着一个女人,她穿着黑色的女性职业套装,上身小衫里是白色的低胸圆领紧身衣,浅浅的胸沟性感撩人,女人化了淡妆,看上去精干而冷漠。

    她是秦安的前妻,名叫李颖。

    “城里的状况越来越不好,网上说t病毒是全球性的,在很多国家都已经流行开,如今我国也不能幸免。我政府的朋友偷偷的告诉我,杭海市马上就要变成隔离区,我打算撤离这个地方......”

    李颖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然后微微的叹了口气又道:

    “我承认,我是个拜金的女人,没能和你坚持着一直走下去!

    我受够了每个月都要为房贷发愁,受够了去吃碗牛肉面也要为是否加个蛋而反复琢磨思量!

    我选择了更好的生活。

    程刚与你相比,他的优点太多,有钱,长得帅,年轻,有责任感,他能给我想要的一切,最重要的是他爱我!

    所以我选择了离开你,这可能是我的不对吧?

    谁知道呢!生活也许就是这样,或许在你眼里我不是个好女人,可就是我这样的女人却可以生活的更好!”

    秦安的身体微微的颤抖了起来。

    李颖没有停而是继续道:

    “我建议你也离开杭海市吧,这个建议是很真诚的!

    可是以我对你的了解,我们离婚这件事对你造成的打击,你应该一时半刻还无法接受。

    所以我觉得你可能也不会接受我的建议而离开!

    我给你准备了很多东西,大米,可以储存的蔬菜,水,药品,蜡烛,香烟,以及一些防身用的武器!

    现在天天都有打砸抢的事件发生,警察和医院甚至是武警部队都已经焦头烂额了,如果你不愿意离开,就躲在房间里不要出去吧,这些食物足够你在这里生活一年了,希望那时这一切已经都能结束!”

    李颖说完这句话,不再留恋,转身离去,眼角落下了一滴泪。

    而躺在床上的秦安,一直用被子盖着头,他此时的脸上泪水已如泉涌一般。

    七年的情感,随同末世的到来,亦如流水般离去。

    ......

    三个月后,曾经繁华一时的杭海市已经变成一座死城。

    这里的街道上遍布着丧尸。

    这种奇怪的生物在秦安的眼里并不奇特,因为它们与以前看过的许多末世作品中的丧尸没什么区别。

    手脚僵硬,嗜血凶残,没有灵魂。

    秦安的家在这座公寓的最顶层十八楼,他此时趴在阳台上,拿着望远镜看着楼下街道上的丧尸。

    活人已经难得一见,他们大多都被这些丧尸当做食物吃掉,还有的或许就如同自己一样被困在了家中。

    秦安清点了李颖给她准备的东西,真是不少,什么都有,整整堆满了那两间面积加起来足有七十多平方米的卧室。

    这些东西别说是一年,估计两三年的时间不出门也够他吃的了。

    如今全城已经断电,没有网络,唯一庆幸的就是水和天然气还可以用,这让秦安不至于被饿死。

    平淡孤独的生活可以抹去人的悲伤,秦安就是如此,李颖离开给他造成的创伤虽然没有彻底消失,却已经被他藏在了心底。

    三个月的时间,他已经自己治愈恢复过来,最少如今,他在想着自己应该如何的活下去!

    隔壁阳台上忽然传来响声,秦安的眼角随意一撇,就看到一男一女从房间中走了出来。

    他们是秦安的邻居,一对夫妇,男的叫刘天宇,女的叫秦晓燕。

    两家阳台之间有四米多的距离,不算远,刘天宇挥手向秦安打着招呼。

    秦安的嘴角带了一丝冷笑,没有理会他们。

    李颖的出轨与这对夫妇有着直接的关系,那个叫做程刚的男人是秦晓燕公司的老总,一个年龄不到三十岁的黄金单身汉,正是在秦晓燕的帮助下,他与李颖才走到一起去的,并且让李颖最终选择抛弃了自己。

    秦晓燕夫妇二人以前很看不起秦安,所以末世来临之前他们虽然是邻居,但是却几乎没有打过招呼,相反,两人都与李颖交好,也认为长相平平的秦安配不上面容姣好的李颖。

    而如今,世道变了,人自然也会有些变化。

    刘天宇之所以这么主动的与秦安打招呼,唯一的原因就是他们夫妇已经没有了食物。

    刘天宇的脸色有些苍白,他看着秦安,脸上挂着让人有些恶心的笑容,谄媚的道:“老弟,今天听广播了吗?全国有几亿人都被感染了,只要被丧尸咬上一口,就也会变成丧尸,你说这是不是太可怕了!”

    秦安没有理他,继续靠在阳台上看着楼下。

    刘天宇道:“老弟,也不知道这场灾难什么时候能过去,这一点我们就不如小颖啊,我看她走的时候一趟趟的给你买了好多吃的,我当时还不明白呢,没想到她这么有先见之明!你也知道,我们的食物已经快没有了,你看能不能把你家准备的食物卖我一点?”

    秦安冷冷一笑,开口道:“好啊,一袋泡面五十万,拿钱来吧?”

    刘天宇的脸色更苍白了,好不容易伪装的笑容也没了。

    他身边的秦晓燕却气的脸色红涨起来,忽然开口道:“小颖虽然是我介绍给程刚的,可是出轨也是她自己做的选择,你没本事留住自己的老婆,和我们生什么气?”

    秦安的身体一颤,忽然扭头,怒视着秦晓燕。

    而刘天宇急忙捂住了秦晓燕的嘴巴,开口道:“秦安,你别生她的气,你看如今都是这局势了,好歹我们也是邻居,你分我们点食物,那可是用来救命的啊!”

    秦安再不想多说,他瞪视了对面好久,冷冷的说了一句:“你们,等着饿死吧!”

    说完,转身走入了房间,耳边响起了刘天宇的呼喊声:“哎,秦安老弟,你别走啊!”

    秦晓燕似乎格外的有骨气,她正说着:“老公,你别求他!大不了我们冲出去!”

    “啪!”一声脆响,似乎是手与脸接触的声音。

    接着就传来刘天宇的怒吼:“你个头发长见识短的女人,你真想饿死吗?你没看到那些冲出去想逃跑的人是什么下场?他们可都是活生生被那些丧尸吃掉了啊!”

    秦安慢慢的关上了门,外面的声音变小了,隐隐能听到刘天宇似乎继续骂着秦晓燕,而秦晓燕则在低声的哭泣着。

    秦安闭着眼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其实他的心中并没有那么多的恨,有的只是悲伤。

    算了,一切就让它随着时间慢慢的流逝吧。

    秦安弄了点吃的,看看表,中午十二点。

    孤寂的生活折磨人的内心,秦安开始折腾自己,让自己出汗,让自己疲惫,让自己没有力气去思考。

    他在客厅中开始做各种运动。

    俯卧撑,仰卧起坐,慢跑,蛙跳。

    秦安这三个月来每天都会进行长达几个小时的室内运动,这让他的身体一天天变得强壮起来。

    他的身高有将近一米八,体重如今是一百四十斤,足足比三个月前瘦了四十斤。

    如果说以前的他是个有些肥胖的老男人,难么现在的他只能用健壮有力的青年男子这样一句话来形容。

    秦安知道,他必须让自己强壮起来,因为或许有一天他不得不出去面对外面那些丧尸。

    当时针指向六点的时候,秦安终于虚脱了一般的趴在了地上,他累到一动也不能动了,最终连眼睛都睁不开,疲惫的睡去。

    午夜梦来,

    那个场景无论过了多少年秦安都无法忘记。

    那一年,他刚刚从部队退伍,到了杭海这样一个陌生的城市,开始了自己人生新的篇章,在人场市场找工作的时候,与李颖的第一次相遇,梦境是如此真实,秦安可以完全的看清李颖脸上所有的表情,冷艳,倔强,高傲。

    忽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和呼喊声将秦安惊醒。

    秦安忽的一下从地上站起,感觉自己的脸凉凉的,抬手擦擦,竟然在梦中是哭过了。

    接着,那敲门声更加的急促,同时伴随着女人的喊叫:“秦安,开门,我求求你,开开门,救救我!刘天宇死了!他被隔壁老王咬死了!......”

    秦安微微一愣,然后几乎是下意识的冲到了门前,将里面的防盗门打开向外看去。

    秦晓燕此时正将身体努力的贴在外面的金属栅栏门上,满脸已都是泪水!

    她看到秦安,已经哭成一条线的眼睛忽然明亮起来,她叫着:“开门!秦安,求求你快开门!”

    秦安微微皱眉,他的眼神绕过秦晓燕向她身后看去,一丝月光射入楼道内,楼道里刘天宇倒在地上,而一个行尸正趴在他的身体上撕咬着,血流了满地。

    将目光转回秦晓燕,在看到她惊恐无助的表情时,秦安微微一叹,他没有在犹豫,打开金属栅栏门,秦晓燕几乎是连滚带爬的冲进了房内,而秦安也快速的将房门关好。

    回转头看到秦晓燕跪在地上,嚎啕大哭着。

    秦安没有理会她,转身坐到了沙发上,拿起一瓶矿泉水,打开喝了一口,感觉身上的肌肉都酸酸的。

    重新将目光放在秦晓燕的身上,秦安冷笑着开口道:“说说吧,怎么回事?”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