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筠事件后,李渊虽然口头上答应了陈叔达的两个建议,一是扩相,给独孤家族一个相位,其次是将于筠次子于唯良提升为武威郡太守,不过当时李渊同意是有前提,扩相的前提是灭掉宋金刚,在胜利的气氛下扩相,最后由于发生了隋军进军并州的危机,李渊便暂停了扩相之事,只是将于唯良提升为武威郡丞,算是勉强给了于家一点交代。

    虽然于筠事件已经过去了大半年,但关陇贵族内部依旧矛盾重重,窦家和独孤家几乎已经彻底反目,这是两大家族在五年内的第二次反目,上一次反目是窦家大获全胜,成功孤立了独孤家族,最终以独孤顺被刺杀,独孤家族低头认输而收场。

    而这一次却恰恰相反,于筠事件使大部分关陇贵族都站到了独孤家族一边,而窦氏家族只得到了豆卢家族和长孙家族的支持,另一个重大事件便是武川会正式宣告解散。

    而且上一次两大家族反目只是为了权力争夺,当权力争夺尘埃落地后,反目就结束了,但这一次却不一样,当韦云起接见了关陇贵族的六大家族后,反目就变成了决裂,正是这个决裂导致了武川会的正式解散。

    下午时分,李元吉的马车停在了窦府门前,早有门房奔进去禀报,不多时,窦威亲自迎了出来,躬身施礼,“不知殿下驾临,有失远迎,请殿下恕罪!”

    “窦公太客气了,我是有事来访。”

    李元吉的母亲是窦威的堂侄女,所以按照辈分,李元吉应该称窦威为堂外祖父,但李元吉却只称他为窦公,足见李元吉的傲慢,不过窦威也颇有点害怕这个出了名的魔王,不敢在李元吉面前摆长辈架子。

    窦威连忙将李元吉请进了贵客堂,两人分宾主落座,有侍女给他们上了茶。

    李元吉淡淡道:“今天上午父皇特地召见了我,交给我一个任务,让我前来和窦公商议。”

    “不知圣上交给殿下什么任务?”窦威喝了口茶,含笑问道。

    “父皇让我想办法筹集百万石粮食和五十万贯钱。”

    ‘当啷!’窦威手中的茶碗失手落地,摔得粉碎,窦威被惊得目瞪口呆。

    “什么!”窦威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圣上又要筹集钱粮了。

    李元吉望着地上被摔得粉碎的茶碗,着实有些不满道:“这算是什么大事,窦公有必要这样大惊小怪吗?”

    窦威心烦意乱,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半晌才道:“殿下要筹集钱粮,为何要找我,我恐怕帮不了殿下。”

    李元吉的脸色立刻阴沉下来,“窦公这话怎么说,难道欺我李元吉年轻不懂事,可以当面抵赖?还是嫌我官微职小,不屑与我合作?”

    窦威吓了一跳,李元吉他可惹不起,他连忙解释道:”我明白圣上的意思,也明白殿下为什么来找我,只是现在情况和从前有点不一样,我就算想帮,恐怕也力不从心。”

    “为什么?上两次窦公筹集钱粮都很顺利,为什么到我这里就力不从心了?”

    ”殿下有所不知,从前是我召集关陇贵族商议,大家共同承担,这一次......”

    “这次也一样!”

    李元吉不耐烦地打断了窦威的话,态度十分强横道:“窦公将关陇贵族召集起来,让他们再次分摊,有什么困难?”

    窦威心中大骂,若不是李元吉上次制造了于筠事件,怎么会导致关陇贵族分裂,他惹下大祸,现在却又来逼自己,这算什么?

    窦威深深吸一口气道:“因为上次于筠之死,武川会已经解散,关陇会也分裂了,已经过去大半年,除了豆卢和长孙两家外,其他关陇贵族都不再理睬我,也不再登门,我已经被他们孤立了,现在我再召集他们,没有人会理睬我。”

    “为什么要提于筠事件,难道窦公是在指责我,是我李元吉的责任?”李元吉恶狠狠诘问道。

    “我没有这个意思,是殿下多心了,我只是说,关陇贵族都不再理睬我了,当然,窦家会继续为圣上分忧,我们愿意捐出十万石粮食和五万贯钱,替殿下稍稍减轻负担。”

    李元吉脸色稍稍和缓一点,“父皇是让我来和窦公商量,怎么才能筹到百万石粮食和五十万贯钱?就算不让窦公出面,但也希望窦公替我出谋划策,想一个好办法。”

    窦威心中暗暗松了口气,不让他出面就好,他沉思片刻道:“可以分为两次筹粮,窦氏家族、豆卢氏家族和长孙氏家族为一次,可筹措三十万石粮食和十万贯钱,我可以保证完成,另外七十万石粮食和四十万贯钱,就需要其他关陇贵族来分摊,他们是另一次筹粮。”

    “那怎么让他们心甘心愿交出钱粮呢?”李元吉继续追问道。

    “办法很简单,只要独孤家族答应,事情就好办了。”

    “那怎么让独孤家族答应。”

    怀着一种报复的心理,或者是更深更复杂的一种心态,这一刻,窦威彻底丢掉了和独孤家族多年的交情,他低声对李元吉说了几句。

    李元吉连连点头,“我明白了,果然是妙计,看来今天我没有找错人。”

    ......

    独孤家族堪称大隋帝国曾经的第一巨富,独孤信利用他和北周以及女婿杨坚的特殊关系,在天下兼并了无数的庄园和产业,几乎所有的族人都被派去掌管这些产业,当年洛阳的天寺阁酒楼也不过是独孤家族众多产业中的九牛一毛罢了。

    天刚亮,长安立政坊一条巷子里传来一阵阵犬吠声吗,一户人家的门吱嘎一声开了,这是长安十分寻常的中等人家,占地约一亩的小宅,院子里种了两棵大树,半旧的木门,从打开的门缝里可以看见院子里的一条黄色家犬和一群小鸡。

    出来的是一个三十余岁的男子,体型比较富态,穿得也不错,淡青色的水绸长衫,头戴黑纱乌笼帽,他叫做独孤平致,是独孤家族的偏房庶子,在独孤家族中地位较低。

    由于独孤家族人丁兴旺,一半住在关中乡下,他们负责管理各地的田产,另一半则散住在长安城各坊,他们则负责各处的商业,这个独孤平致负责管理长安西市的十几座商铺,每天都要忙得早出晚归。

    他要出门,却被年幼的儿子抱住了腿,“爹爹说好的,今天在家陪我玩!”

    三岁的儿子撅着嘴,满脸不高兴望着父亲,独孤平致二十岁娶妻,三十岁才得这个宝贝儿子,两口子对他疼爱之极,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对他千依百顺。

    这时,娘子王氏走上前抱起儿子笑道:“宝儿乖,今天爹爹有点事情,很快就回来了。”

    独孤平致也摸了摸儿子的小脑袋,笑道:“爹爹保证中午回来,宝儿和阿黄玩一玩。”

    “那爹爹中午一定要回来。”儿子眼泪汪汪说道。

    独孤平致一阵心疼,亲了一下儿子的小脸,保证道:“爹爹中午一定回来。”

    “夫君快去吧!马车都等急了。”

    “我去了!”

    独孤平致转身离开家门,向小巷口走去,那里停着一辆简易马车,是独孤平致专门从骡马行雇佣,负责每天来回接送他,一个月三贯钱。

    独孤平致站在马车前向母子二人挥挥手,这才上了马车,他发现车夫似乎换了一个,“老姜头今天怎么没来?”

    马车夫是个身材高大的年轻男子,他懒洋洋回答道:“生病了,让我代他一天。”

    独孤平致便不再多问了,马车缓缓开动,向坊门外驶去,出了坊门,马车应该向西走,前往西市方向,但今天却反过来了,居然是向东走,那就是要出城了。

    独孤平致一怔,连忙问道:“小伙子,你是不是走错了,我要去西市!”

    “没错,坐好了。”

    年轻男子猛抽一鞭马臀,马车顿时加快速度向城外奔去,独孤平致正要大喊,忽然从他身后冒出一个黑衣人,一把捂住了他的嘴,紧接着一把锋利的匕首顶住他咽喉,耳边有人冷冷道:“再敢乱喊,割断你的喉咙!”

    独孤平致吓得魂飞魄散,连连点头,一句话不再再说,很快马车驶出了下东门,向长安郊外驶去。

    .........

    就在独孤平致的马车走了不到一刻钟,他家的门急促的敲响了,“是谁啊?”独孤平致的妻子王氏在院子里问道。

    “大嫂快开门,大哥出事了。”

    王氏吓得连忙开门,外面是两个伙计模样的男子,他们焦急万分道:“大哥被惊马撞了,已经奄奄一息,他要见一见大嫂和儿子。”

    王氏惊慌失措,“那....那可怎么办?”

    “快走!晚了就见不到了。”

    王氏吓得双腿发软,手脚冰凉,心中乱成一团,她抱起儿子便跟着两个伙计去见丈夫了,一边走一边颤声问道:“我夫君现在.....怎么样?会不会.....会不会有生命危险?”

    “我们也不清楚他现在怎么样了,大嫂见到人就知道了。”

    两名伙计将母子二人推上马车,将车门反锁了,马车立刻疾驶而去。(。)

    (三七中文 .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