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王府又叫做燕王宫,实际上位于皇城内,在府宅以东有一片占地约十余亩的池塘,四周长廊环绕,假山矗立,里面种满了荷花,各种鱼在荷叶之间悠然游动。◇↓,

    由于这里紧靠侍卫驻地,也便成了侍卫们的休闲游乐之地,或来这里钓鱼,盛夏时还能在水中游泳。

    张铉已经在燕王府呆了近半个月,也渐渐熟悉了周围的环境,这天上午,张铉休假半日,他闲来无事,便借了根鱼竿,在水池旁钓鱼度假。

    春日阳光明媚,温暖的阳光洒在池塘内,清风阵阵,格外令人心旷神怡,池塘四周很安静,除了张铉外再无他人,毕竟侍卫的假期宝贵,一般都会出去喝酒,跑来钓鱼的侍卫毕竟少见。

    张铉今天运气不错,已经上钩了十几条鱼,甚至包括一条罕见的金黄色鲤鱼,这时,浮漂一动,张铉猛地起杆,鱼钩却是空的,钩上的半截蚯蚓已经没有了,他遇到一条狡猾的偷嘴鱼。

    张铉低低骂了一声,拉过鱼线,左手摸向身后的鱼饵罐,里面还有十几条红蚯蚓,不料他摸出来的却不是蚯蚓,而是一条色彩斑斓的毛毛虫,长着长长的刺毛,在他手中蠕动。

    张铉吓一跳,连忙将毛虫甩掉,他拿过罐子,才发现罐子里竟然有十几条同样的毛虫,是怎么回事?

    身后忽然传来了吃吃的笑声,张铉一回头,这才发现身后不远处的长廊内躲着一个小女孩,正捂着嘴偷笑。

    小娘年约七八岁,梳着双罗髻,眉眼如画,相貌十分秀丽,身穿一条绿色襦裙,外套一条红缎罗衫,脚穿金丝绣花鞋。

    “是你的恶作剧?”张铉故作生气道.

    “哪里是我,是它们自己爬进去的!”

    小娘跑过来,从水里拉起鱼篓,“让我看看你钓的鱼!”

    “呀!有条好漂亮的鱼。”

    小娘伸手便将鱼篓中的金黄鲤鱼抓出来,张铉感到要出事,连忙喊道:“当心!”

    但还是晚了一步,金黄鲤鱼的鱼头在鱼篓上重重一撞,弹了出来,在小娘的惊叫声中掉入了池塘。

    “都怪你!”

    小娘重重一跺脚,眼泪立刻涌出来,“是你吓我的,你去把它抓回来。”

    张铉懒得睬她,鱼竿一甩,继续钓自己的鱼,小娘见他不理自己,索性坐在地上哭了起来,“你欺负我!不肯替我抓鱼。”

    张铉被她哭得心烦意乱,眉头紧皱道:“别哭了,鱼都跑掉了,让我怎么抓?”

    “我不管,你不抓我来抓!”

    说着,她脱去了外衫,露出光洁的小肩膀和玉藕似的细嫩胳膊,又挽起裙子准备下水了,其实张铉已经看见了那条金黄鲤鱼,似乎受了伤,在水中一沉一浮。

    张铉怎么可能让一个小娘脱衣裙下水,池塘的水深足以淹没她,无奈,他只得喊住小姑娘,“好吧!我去替你抓上来。”

    小娘立刻从水里抽回脚,欢喜得拍掌,“多谢大哥哥帮忙!”

    张铉无奈,摇了摇头,脱去外裳,除掉鞋袜,径直跳下了池塘,池塘水不深不浅,齐他的腰部,他慢慢走出十几步,靠近了那条黄金鲤鱼,他手疾,一把抓住了鲤鱼,笑道:“抓到了!”

    他原以为会听见小娘的欢呼声,不料身后什么声音都没有,他一回头,小娘已不见了踪影,张铉心中暗叫不妙,急看自己的衣服和靴子,衣服还在,但靴子却没有了,插在靴子里的军刺也不翼而飞。

    只见从小娘圆门旁探出头,笑嘻嘻地向他挥了挥军刺,“我才不稀罕那条鱼,你自己留着吧!”

    说完,她一溜烟地跑了,张铉喊之不及,气得七窍生烟,他一向自负机敏,却没有想到栽在一个七八岁的小娘手中,若传出去让他怎么做人?

    靴子倒没有关系,关键是他的军刺,千万不能遗失,他急忙三步两步跳上岸,向圆门奔去,跑过圆门,哪里还有小娘的踪影。

    张铉气得半天说不出话,这是从哪里来的小娘,这般调皮捣蛋!

    张铉光着脚,浑身湿漉漉地回到自己房间,他换了鞋和衣服,快步向前堂走去,他想找柴绍打听一下小娘的来历,毕竟是皇宫,七八岁的小姑娘不会太多。

    刚走到前堂,只见十几名侍卫簇拥着燕王杨倓从堂内奔出来,杨倓看见他喊道:“张铉,快跟上,皇后娘娘来了!”

    张铉吓了一跳,连忙跟着侍卫们一起向中院奔去,刚过中门,只听有人高声一声,“皇后娘娘驾到!”

    众人连忙闪身到两边,张铉也后退几步,远远站在花丛旁边,眼睛却偷偷地瞟向大门,历史上的萧皇后以美颜绝伦而出名,真实的她又会是什么样子?

    只听清脆的环珮声响起,一股香风扑面而来,人还未到,声香先至,脚步声传来,大群宫女宦官簇拥着一个美艳无比的女人走了进来。

    从年龄上算,萧皇后至少有四十余岁了,但眼前的萧皇后保养得非常好,肌肤细腻白嫩,脸上没有一丝皱纹,看起来最多三十岁出头,美貌端庄,明丽动人,梳着高髻,头上珠光璀璨,身穿六幅拖地长裙,一名宫女在后面替她托着长长的裙摆。

    张铉暗暗赞叹,美貌艳丽,当真是名不虚传。

    “你也在夸赞皇后娘娘的年轻美貌,是吧?”

    身旁传来一个声音,张铉吓了一跳,这才发现刚才的小娘不知什么时候跑到他身旁,就躲在花丛后,张铉气恼地低声道:“我的鞋呢?”

    小娘笑嘻嘻道:“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

    “别胡说,我没有赞美皇后娘娘。”

    张铉脸有点红,“这种想法就不该有。”

    这时,燕王杨倓跪下给皇祖母行礼,萧后笑道:“我是来看看我的孙儿近况,不用这般大礼,起来吧!”

    “是!”

    杨倓起身,看了一下皇祖母身后,问道:“祖母不是和皇姑一起来吗?”

    “我也奇怪了呢!刚才还在一起,这会她去哪里了?”

    杨倓连忙吩咐:“速去找皇姑!“

    小娘低声对张铉笑道:“我们打个赌,我知道皇姑在哪里?如果我赢了,你答应我一个条件。”

    张铉没好气道:“你先把东西还我,我再和你打赌!”

    “你跟我打赌,我就还你。”

    张铉实在怕了这个小娘的精灵鬼头脑,若自己答应她,不知又会上什么套?他摇了摇头,“你先把东西还我!”

    小娘生气道:“你若不答应我,我就把你的铁棒子扔掉九洲池里去,你不信,我现在就扔给你看!”

    说完,小娘转身就走,张铉一把抓住她的小胳膊,“好吧!再相信你一次。”

    小娘蓦地转身,笑嘻嘻道:“君子一诺,驷马难追哦!”

    她重重咳嗽两声,大摇大摆走了出去,“你们谁在找我?”

    “殿下,皇姑在这里?”众侍卫欢呼起来。

    张铉一下愣住了,这个七八岁的小娘居然是杨倓的姑姑?按常理,杨倓的姑姑至少应该二三十岁才对,怎么是个小丫头片子?

    这时,张铉忽然想起历史上的一个人,难道小丫头是她?

    李世民的大杨妃,不就是杨广的小女儿吗?

    小丫头正是杨广的小女儿,名叫杨吉儿,封为广陵公主,是杨广的掌上明珠。

    杨吉儿生性喜欢自由自在到处乱跑,到处调皮捣蛋,杨广也不太约束她,今天她跟母亲来燕王府,结果她半路上就从东门先溜进来了,正好遇到正在钓鱼的张铉,将他捉弄了一番。

    杨倓走上前恭恭敬敬跪下行礼,“侄儿参见皇姑!”

    “贤侄免礼。”

    杨吉儿装出一副严肃老成的模样,接受了杨倓的跪拜,却趁人不备偷偷回头向张铉扮了个鬼脸,吐了下舌头。

    张铉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个古怪精灵的小丫头,虽然有点调皮捣蛋,却又有可爱的一面!”

    杨吉儿向张铉扮鬼脸,却被后面的萧皇后看见了,她心中有点奇怪,这个侍卫是谁,吉儿怎么会认识他?

    萧皇后并没有多问,向杨吉儿一招手,“吉儿过来!”

    杨吉儿蹦蹦跳跳跑上去,牵住母亲的手,笑嘻嘻道:“娘,咱们进去吧!好好教训一下倓儿。”

    萧皇后笑着在她头上轻轻敲了一下,“为娘要先教训你,你跑哪里去了?”

    “我刚才去钓鱼了,钓了一条好大的鱼,是真的!”她偷偷向张铉眨眨眼。

    张铉把头扭过去,心中暗暗气恼,什么好大一条鱼,不就是在说自己吗?这个小丫头怎么说话的。

    “你哪有耐心钓鱼,倓儿还差不多,下次让倓儿带你去钓鱼。”

    “我才不跟他去!”

    杨吉儿一撇嘴,“小夫子一个,整天孔子曰,圣人云,听着就腻烦了,有本事和我先打一架!”

    她挽起袖子,一叉腰,狠狠瞪着杨倓,“来不来?”

    杨倓低眉顺眼,垂手道:“侄儿怎敢对皇姑无礼!”

    “你看,我说得没错吧!”

    萧皇后哭笑不得,拿这个宝贝女儿没办法,只好再让一步,“你去玩吧!娘不管你了。”

    杨吉儿欢呼一声,向西面的花园奔去了,几名宦官宫女连忙跟过去,这次可不能再让她溜掉了。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