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铉投靠杨倓固然是想依靠这条捷径迅速走上仕途,但另一方面,进入燕王府也能使他开阔眼界,接触到更好的资源。☆→,

    历朝历代的最好资源都集中在上层,芸芸众生拼命争夺的一点蝇头小利,在上层人眼中却不屑一顾,环境决定地位,张铉要想获得更高的社会地位,他就首先要改变自己环境。

    张铉无论前世还是今生都有着深刻的体会,社会是分阶级或者阶层,如果他不想像蝼蚁一样生活在最底层,他就得寻觅一切机会向上走,猎杀杨玄感是他抓住的一次机会,也是他的投名状,使他终于获得了进入大隋中层社会的门票。

    也使他有机会接触到上层统治者,那就是燕王杨倓,而燕王杨倓又是他进入大隋上层社会的钥匙,张铉头脑很清醒,从中层走入上层要远比从下层走入中层难得多,道路也更艰险,需要他付出更艰辛的努力。

    隋末就像一座失火的仓库,每个人都想从仓库里多搬出一点属于自己的东西,每个人的手段不同,杜伏威、翟让、王薄等人不过是纵火者,他们没有机会进入仓库,注定将一无所获。

    而杨玄感是搬运物资的第一个探路者,最后却葬身于火海,李渊、王世充、窦建德、李密、李轨、萧铣、刘武周、梁师都,这些人才是真正进入仓库抢夺物资的参与者。

    如果他张铉也想在着火的隋末仓库中分一杯羹,那么他就必须占据有利的位置,靠近更便利的通道。

    而从中层进入上层社会就是为了获得这样的位置和通道。

    武艺不过是他进入上层社会的一种手段,就像宇文成都,凭借超凡绝伦武艺脱离了家奴的地位,进入了将军行列。

    他也同样在走这条路,不仅要学到更高深的武功,还要抓住一切机会,走最短最便捷的道路使自己迅速得到提升,毕竟隋朝仓库的大火已经点燃,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进入燕王府,张铉立刻有了身份,被任命为东宫翊卫,正八品官衔,这也是燕王府最低的官衔,由于燕王杨倓已经被杨广封为皇太孙,只是还没有正式册封,所以燕王府的待遇要高于一般亲王,视同东宫。

    次日上午,张铉第一次来到了燕王府校场,校场上人数并不多,只有十几人各自三五成群训练,张铉顶头上司姓陈,扶风郡陈仓县人,生性豪爽,很少摆官架子,不过最大的毛病就是好酒,只要不当值,大部分时间都在醉乡里度过。

    也正是这个原因,张铉只见了他一面,便再也找不到他的踪影。

    张铉从军器架上取下一根长枪,自从他练过王伯当的长枪后,他便对枪有了几分兴趣,说不定将来他会把枪作为自己的兵器。

    他一声低喝,一枪刺出,又连刺九枪,随即一收枪,反手向后一拍,‘啪!’的抽打在地上,激起一股黄尘,这却是王伯当教他的刀法,练了三个多月,被他自然而然用到长枪上。

    “好枪法!”身后传来鼓掌声。

    张铉一回头,见身后走来一名年轻男子,容貌清秀,身材中等,十分健壮。

    张铉记得昨天见过此人,和他上司陈梁一样的官职,好像是什么太子千牛,比自己高一品。

    但当时陈梁忘记介绍此人的名字,他竟不知道这名侍卫叫什么?

    张铉放下枪笑道:“雕虫小技,让兄台见笑了。”

    “确实不错,能把刀法用在枪法上,还如此自然流畅,我是第一次看到。”

    张铉听他居然认出自己用的是刀法,不由对他刮目相看,便笑问道:“请问兄台尊姓?”

    “在下柴绍,张贤弟听说过吗?”

    张铉长长‘哦——’了一声,他怎么会没有听说,简直如雷贯耳。

    “你是李——”

    张铉本想说你是李渊的女婿,忽然想起不能直呼对方长辈大名,连忙咬住舌头,但又不知道现在李渊在当什么官,好像是太原留守,可该怎么称呼呢?

    他表情有点尬尴,柴绍明白他的意思,笑了笑说:“家岳是太原留守,一般人称他为李公,或者李使君。”

    柴绍接过长枪,轻轻挥刺两下,又笑道:“我是王伯当的好友,听他说起过你,说你酷爱学武,可惜学武无门,是这样吗?”

    张铉心念一转,和王伯当是好友,难道柴绍也是武川府成员?

    柴绍是李渊女婿,而李渊家族则是关陇贵族的核心家族,柴绍属于武川府很正常。

    不过张铉对武川府的神秘感已经淡了很多,他所了解的玄武火凤只是武川府一个秘密杀手组织,只是武川府很小的一部分。

    武川府又名武川书院,是京城著名的教育机构,除了自己见过的那栋大宅外,在京城还另外有三处学堂,在里面读书习武的士子有数千人之多,很多人都自称自己是武川府人,实际上不过是在其间读书习武罢了。

    张铉淡淡一笑,“原来柴兄也了解我的情况!”

    “我对学武不太了解,不过我听伯当说老弟醉心于练武,我个人觉得有失偏颇,武者再强,不过是一把杀人利器,真正握刀之人,却未必会武,如相国高熲,一介书生,却能率领大军攻灭陈朝,再如相国杨素,武艺平平,但又能率十万大军北攻突厥,战功赫赫,他们虽不会武,却是真正握刀之人。”

    张铉倒有了几分兴趣,一指远处的石凳石桌,“我们去那边坐坐。”

    柴绍跟他来石桌前坐下,柴绍也是隋末名人,见识要比一般侍卫强得多,张铉也希望能从他这里了解到这个朝代。

    “我其实也赞成柴兄之言,武者再强,不过是杀人利器,真正握刀之人,却未必会武,不过我出身寒微,既无显赫的家世,也无渊博的学识,柴兄觉得我可能成为握刀之人吗?”

    柴绍沉默片刻,摇了摇头,“不能!”

    其实柴绍心中很明白,一些寒门子弟把希望寄托在从军建功之上,“功名只须马上取!”这样的话乍听起来确实让人热血沸腾,但事实上却只是哄骗寒门子弟替朝廷卖命的说辞。

    一万人个普通人家的子弟,也未必有一个能活着达成自己的梦想。

    而那些前往军中获取功名的世家子弟则根本无须冒险,他们的功勋自然会由寒门子弟的尸体来堆积。

    士卒取功名靠得根本不是什么马上的战绩,而是身体里流淌着的某位大人物的血液。

    他叹了口气,“像老弟这样无背景无家世,要想向上走一步都千难万难,除非得到帝王垂青,可这样的机遇又能有几个人遇到。”

    张铉缓缓道:“一片土地上如果长满了大树,底下的其他庄稼就会因见不到阳光而死去,不幸我就是这样一棵庄稼,既然我无力将其他大树铲除,那我也必须努力成为一棵大树,幸而上天给了我一副强健的体魄,让我得以走上学武之路,对我而言,学武不过是一条向上走的途径,一种获取功名的手段,只有成为绝世猛将,才有出头的一天,”

    “成为绝世猛将又能如何?”

    柴绍冷笑一声,“宇文成都武艺盖世,也不过是宇文述的假子家奴,功名只是世家子弟的游戏,平头百姓不过是别人手中的棋子,什么时候摆上棋盘,什么时候取下来,都是执棋者随心所欲的事,棋子根本没有资格为自己的命运鸣不平,执棋者也不会在乎棋子心中想什么。

    如果士兵真能凭着英勇奋战而得富贵,还有谁会闻金鼓而匿身?如果朝廷真地能做到“马上取功名”,也不会有那么多人宁可造反,也要逃避征辽之战了。”

    张铉不赞成柴绍的宿命之论,反驳道:“可如果连成为棋子的机会都没有,那和街头的走卒小贩又有什么区别,宇文成都正是因为武艺盖世,才得到帝王垂青,封为天宝将军,得到了向上走的机会,一个人如果不奋斗,不争取,自甘平庸,那他一辈子也不会有任何成就。”

    柴绍沉默了,过了好一会儿,他才低声道:“贤弟听说过大隋第一猛将史万岁吗?”

    “我听说过这个名字,他怎么了?”

    “他其实和贤弟很相似,体格魁梧高大,不过他原本是个书生,三十岁才开始练武,三年后便击败了韩擒虎和贺若弼,被先帝誉为天下第一猛将,也被隋军公认。”

    张铉听得悠然相往,三十岁练武,三十三岁便成为天下第一,这是何等神奇,他心中生出一线希望,期待地望向柴绍。

    柴绍明白他的意思,苦笑着摇了摇头,“我可不知道他的练武之术,我只是说,有人三十岁后才开始练武,尚有大成,所以贤弟也不用为年龄而气馁,天无绝人之路。”

    张铉心中舒服了很多,他又笑问道:“不知天下第二猛将是谁?”

    “天下十大猛将排名是很早以前之事了,很多人已去世,现在大家都不大提起,如果贤弟想听,说说也无妨,第一就是刚才我说的史万岁,第二是韩擒虎,第三贺若弼,第四杨玄感,第五鱼俱罗,第六张须陀,第七杨义臣,第八麦铁杖,第九屈突通,第十来护儿,现在除了五、六、七、九、十外,其他都已去世,十大猛将没有意义了。”

    “我见过宇文成都,连排名第四的杨玄感也不是他的对手。”

    柴绍惊讶地看了他一眼,宇文成都什么时候和杨玄感交过手,自己竟从未听说。

    他笑了笑道:“天宝将军宇文成都当然厉害,不亚于当年的史万岁,当今天子赞他为天下第一猛将,杨玄感应该不是他的对手。”

    这时,张铉想起一件事,好奇地问道:“柴兄是不是有个内弟叫李玄霸?”

    “确实有,他是李家老三,从小身体羸弱,不过七年前送去终南山跟随紫阳真人学武,说实话,我也没有见过他。”

    这时,有人在远处叫柴绍,柴绍便起身道:“我先过去了,请贤弟放心,我会打听适合贤弟的易筋之术。”

    “多谢柴兄关照!”

    柴绍拱拱手,快步去了,张铉望着柴绍走远,柴桑一席话抚平了他内心的焦躁,他也知道自己急不来,必须学会耐心寻找机会。

    张铉的心渐渐平静下来,他返回校场,翻身上马,手执弓箭向骑射练习场奔去。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