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家庄粮库外的树林内,头戴纱帽,身穿一袭青色长袍的宇文化及正负手望着远处的围墙缺口和高大的粮库。∏∈,

    宇文化及目光阴沉如水,谁也不知他在想什么,也没有人敢打扰他的思绪。

    宇文化及从父亲谋士许印口中得知,这次收拾弘农杨氏并不仅仅是报复杨氏家族的不识时务,而且还想借这次事件震慑关中各大士族,包括韦、杜、柳、薛等家族。

    对于父亲的深远图谋,宇文化及心知肚明,不过他觉得父亲从去年下半年以来步伐太快,甚至有点急促了,这样会引起杨广的警觉,父亲应该稍微放缓脚步,不能成为继杨玄感后的第二根出头之椽。

    等这次杨家之事完毕后,要好好和父亲谈一谈。

    在宇文化及身后站着一名三十余岁的大汉,他身高近七尺,体型雄壮,皮肤黝黑,俨如一头凶猛的黑熊,手执一根五十斤重的大铁枪。

    他名叫罗奕范,是终南山一带有名的悍匪,这次他受宇文述的征召,利用数万流民去广通仓讨粮的机会,率领五百精锐手下配合宇文化及夜袭杨家庄。

    此时他心急如焚,他知道华阴县有三千驻军,杨家一定派人去求援了,如果军队杀到,他们恐怕就会全军覆没。

    “公子!”

    罗奕范上前打断了宇文化及的思绪,低声道:“我们要不要开始行动?”

    “你急什么?”宇文化及的思绪被打断,不满地瞪了他一眼。

    罗奕范吓得一哆嗦,嗫嚅说道:“我怕华阴县的驻军杀来。。”

    “蠢货!”

    宇文化及骂了他一句,冷冷道:“你以为我没有考虑过,华阴县的驻军对付流民还来不及,他们会来这里吗?”

    罗奕范顿时醒悟,不敢再吭声了,宇文化及的目光又向扬家庄的深处望去,他在等八太保宇文清明的信号,时间已经过了,但祠堂那边的信号却迟迟没有发出,难道他发生了什么意外吗?

    宇文化及又看了看天色,已经快三更,再不动手时间就来不及了,宇文化及终于下定决心,回头对罗奕范点点头道:“可以行动了!”

    罗奕范大喜,立刻喝令道:“第一营给我猛攻粮库,无论死活,不准停下来,第二营跟我来!”

    两百名穷凶极恶的山匪呐喊着向粮库冲过去,罗奕范却带着一百五十名手下沿着围墙迅速向山上奔去。

    宇文化及望着他们奔远,不由冷冷笑了一声,杨氏家主也真是愚蠢,还真以为他们是来抢粮食的流民吗?

    ........

    几乎所有的杨氏族人都躲进了祠堂内,占地近二十亩的祠堂聚集了近千人,绝大部分都是老弱妇孺。

    杨家庄的男子青壮和家丁大约有三百五十人,其中留下五十人保护祠堂,家主杨文宪亲自率领三百人赶去保卫粮库,防御从广通仓过来的饥民抢夺粮食。

    到目前为止,祠堂中所有的杨氏族人都以为今晚袭击杨家庄之人是从广通仓逃过来的流民,这种事情两年前也发生过,当时得到华阴县驻军的及时援助才化险为夷。

    那时家主杨玄感还是朝廷礼部尚书,老家主杨素的巨大威望尚存于朝野之中,所以华阴驻军肯给面子,及时赶来救援,但现在杨家已经由凤凰沦落为野鸡,华阴驻军还肯来救援他们吗?

    在祠堂最大的三座大堂内坐满了杨氏族人,议论声、叹息声、孩子的啼哭声,沉甸甸如重石般的担忧压在每个人心中,他们为自己的命运担忧,很多人希望饥民只是来抢粮食,拿到粮食就离去,而不要再继续抢掠他们的财物,更不要伤害他们的家人。

    五十名负责保护祠堂的杨氏子弟分成两部分,一部分在祠堂帮助有需要的老人和孩子,另一部分则在祠堂外围警戒,他们并没有意识到祠堂即将面临的巨大危险。

    罗奕范率领一百五十名手下已悄悄潜入了杨家庄,他们的目标非常明确,瞄准了杨家族人聚集的祠堂,攻打粮库对他们而言不过是个掩护,把杨家子弟吸引到粮库,他们真正的目标却是祠堂。

    杀入祠堂,或者火烧祠堂,血洗杨氏族人,粮库那边的杨氏子弟也不得不赶来援救,那时,整个杨家庄便大势已去,再引饥民过来抢粮,血洗杨家庄的罪名就落到了饥民的身上,这便是宇文述打的如意算盘,也是他谋士许印的出谋划策。

    罗奕范其实也是宇文述的假子之一,他原是蓝田县的一名豪霸,因争田将另一家大户满门杀光,跑去投靠宇文述,但宇文述不愿被他牵连,便打发他去终南山落草为寇。

    经过几年的发展,他已拥有五六百名手下,平时打家劫舍,抢劫商旅,宇文述又看中了他的实力,将他重新纳为假子,但依然让他扮演山匪的角色。

    这次袭击杨家庄,宇文述答应他拿走部分钱财和女人,让罗奕范心中充满了发财和占有女人的渴望。

    罗奕范带领一百五十名手下藏身在一栋大宅的围墙后面,他俨如狼一般的目光凶狠地盯六七十步外的祠堂大门。

    一名手下猫腰跑回来向他低声禀报,“寨主,没有任何异常,只有不到三十人在外围巡哨。”

    罗奕范想了想,一百五十人目标太大,不如他先率几十人摸上去干掉外围杨氏子弟,大家再一起杀入祠堂。

    “第一队跟我来,第二队和第三队原地等候!”

    他一挥手,“跟我来!”

    他带领五十人冲出围墙,向数十步外的祠堂大门奔去,就在他们距离祠堂大门还有十几步时,身后骤然传来一片惨叫声,惨叫声起此彼伏,刺破了寂静的夜晚。

    在祠堂外围警戒的杨氏子弟顿时发现了广场上的数十名黑影,他们惊得大喊起来,“有敌情,他们杀来了!”

    ‘当!当!当!’

    祠堂内的警钟声敲响,祠堂内照顾族人的杨氏子弟纷纷奔了出来,而在外围警戒的几十名杨氏子弟冲到围墙上一齐放箭。

    数十支箭射向正进退两难的罗奕范以及他的手下,七八名山匪躲闪不及,被乱箭射中摔翻,慌乱中,数十名山匪纷纷扑倒在地上,躲避箭矢。

    罗奕范恨得一跺脚,掉头跑了回去,他不知后面发生了什么事,令他功败垂成,他心中又气又恨,牙齿咬得咯咯直响。

    就在罗奕范率领几十名手下刚刚奔出去没有多久,一支埋伏在祠堂的旁的队伍骤然杀出,正是张铉率领的五十名杨府家丁。

    张铉从杨清明那里发现了这次夜袭的真相后,他立刻意识到,对方的目标绝不会是粮库,所谓进攻粮库不过是要给杨家庄造成饥民冲击的错觉,用来掩护他们的真正目标。

    张铉猜到了对方的真正目标,一定就是祠堂,祠堂内有杨家的钱库,也是杨氏族人逃难聚集之地,无论是为财还是为人,目标都只能是祠堂。

    他说服了杨文宪,率领五十名家丁赶来救援祠堂,但张铉却不急于进入祠堂,而是埋伏在祠堂外的一条小巷内,等待伏击的机会。

    当对方首领率五十名手下先扑上去时,张铉便知道机会来了,他抓到了敌军无首的机会,率领五十名家丁从小巷内杀出,从后面袭击的留在围墙后的百名山匪。

    百名留守山匪措不及防,顿时死伤惨重,迅速陷入一片混乱之中,这时,罗奕范俨如一头黑熊般提着大铁枪冲了回来,他暴叫如雷,“是谁敢坏我大事,让我把他撕成碎片!”

    就在他刚跑近围墙之时,张铉忽然出现在他眼前,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他早就盯上了这名山匪首领,也发现了他弱点。

    张铉毫不犹豫地伏击了这名山匪寨主,横刀一闪,快如疾电,罗奕范躲闪不及,锋利的刀刃劈中了他的胸膛。

    胸膛上顿时出现一条半尺长的刀口,鲜血向外狂涌,罗奕范痛得大叫一声,向后连退数步,他想和对方分开距离,大铁枪才能发挥作用,但张铉的经验异常丰富,他知道对方一旦能使出铁枪,自己将必败无疑。

    他如影追随,不给对方半点机会,纵身一跃,又是一刀狠狠向对方面门劈去,来势迅猛之极,罗奕范举枪横挡,‘当!’的一声巨响,横刀劈在枪杆上,火光四溅。

    罗奕范顿时大喜,机会来了,他一声怒吼,铁枪横扫出去,但对方却不见了踪影,铁枪扫空。

    他心中一怔,紧接着裆下却传来一阵剧痛,原来张铉刀劈枪杆的同时,身体也向下滑了出去,对方的弱点就在下盘,他身体长得太庞大,奔跑时下盘十分笨拙。

    张铉利用对方下盘笨拙的弱点,身体从他裤裆下穿过去,一刹那,他从靴中拔出军刺,狠狠地从他裆部刺了进去。

    锐利无比的军刺大半没入了罗奕范的身体,痛得他失声嚎叫,腿一软,单膝跪倒在地。

    张铉已站在他身后,大吼一声,“去死吧!”

    他双手紧握刀柄,狠狠一刀从对方后颈劈下,‘喀嚓!’巴斗大的头颅骨碌碌滚出一丈多远,张铉冷笑一声,一脚将罗奕范的无头尸体踢倒在地上。

    张铉上前两步,抓起罗奕范人头高高举起,大声喊道:“你们看这里!”

    “寨主死了!”

    山匪们发出一片绝望的哀嚎,再也无心恋战,四散溃逃。

    .......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