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张铉可谓百事不顺,先是被杨氏家主冷待,然后又被杨奇的妻子轰出家门,那把七星剑也一起被扔了出来。⊙,

    张铉从一名杨氏族人口中得知,杨奇已经有十几年没有回过家,他在洛阳娶了三房小妾,却长期对自己发妻不闻不问,他们的婚姻早已名存实亡。

    收留他的这名杨氏族人名叫杨清明,年约二十五六岁,骨瘦如柴,瘦得跟竹竿一般,仿佛一阵风便可吹倒,至今尚未娶妻,独居在一间小屋里。

    杨清明听说会有盗匪来袭击,心中正忐忑不安,张铉高大魁梧的身材给了他一种安全感。

    他给张铉倒一碗水笑道:“张公子不用往心里去,那婆娘就是这个恶脾气,仿佛杨家人个个都欠她钱不还一样,若不是家主看她可怜,无处可去,早就把她撵走了。”

    张铉哪里会在意杨奇妻子的态度,他连杨奇是什么样子都快忘记了,杨奇的妻子不收这把剑更好,他还舍不得给呢!

    张铉关心的是怎么从杨氏家主口中打听到杨玄感的下落,这才是他来杨家庄的目的。

    “张公子请喝水?”

    张铉见瓷碗布满了裂缝,边缘缺一个大口子,污脏不堪,他哪里肯喝这种水,便笑问道:“清明公子也是主堂子弟吗?”

    “差不多吧!不过我父亲是庶出,属于卢氏县一支,在家族更没有什么地位,三年前父亲去世,我遵从父亲遗命回到华阴祖地生活,加上我身体不好,只能靠家族的一点例钱过日子,你看看家中摆设就知道了,穷得叮当响。”

    张铉本想从他这里打听一点杨玄感的消息,可听他这么一说,又打消了想法,连招待客人喝水的碗都不完整的人家,会知道杨玄感下落这种家族机密吗?

    就在这时,院子里传来脚步声,几名杨氏族人站在门口道:“清明,家主令所有四十岁以下男子都必须参加护庄,你也来吧!”

    杨清明吓一跳,连忙结结巴巴道:“两位大哥,我的情况特殊,你们都知道的,我怎么.....能去舞刀弄剑?”

    “可家主也没有说你可以特殊,要不你自己去给家主解释吧!”

    杨清明虽然枯瘦羸弱,可人却一点不笨,他知道家主肯定不会给他特殊待遇,就算不上阵厮杀,也要让他参加搬运物资之类,万一不小心被流矢射中......

    他心中又慌又乱,可怜巴巴地向张铉望去,张铉心中却一动,或许这是一个机会,他站起身走上前笑道:“要不我来替清明大哥吧!”

    房间里太黑,几个人都没注意到张铉,突然冒出一个又高又大的家伙,几名杨氏族人都吓了一跳。

    “你是——”

    “我是清明大哥的兄弟,刚从洛阳来,大哥,对吧!”

    杨清明仿佛抓到一根救命稻草一般,连声道:“对!对!他是我的老兄弟,叫做张铉,刚从洛阳来,他可以替我。”

    几名杨氏族人上下打量张铉,只见他高大魁梧,手臂强壮有力,腰间还佩一把重刀,一看便知是练武高人,这样的高手愿意参与保卫杨家庄,当然是最好不过。

    众人其实也不希望杨清明这个痨病鬼去守庄,不仅没用,还会拖累别人,众人对望一眼,纷纷笑道:“当然可以啊!欢迎张公子,请跟我们来。”

    张铉拾起剑背在身后,对杨清明笑着点点头,便快步跟随几名杨氏子弟向院外走去。

    杨清明望着张铉背影走远,忍不住得意地笑了起来,幸亏自己机灵,把他带到自己屋里来,否则真逃不过今天这一劫。

    .......

    夜渐渐深了,张铉坐在祠堂内一间大房子的角落里,他除了自己的兵器外,还分到了一支长矛和一副弓箭。

    和王伯当那支韧性十足的铁枪比起来,这支白蜡杆长矛显得十分粗陋,似乎是用硬枣木制成的矛杆,矛头用生铁打造,锋利度也不够,张铉不喜欢,直到扔到一边。

    不过他对弓箭倒有点兴趣,这是军队中标准的八斗步弓,使用两尺长的兵箭,只可惜,八斗弓对他来说太轻了一点,他玩了不到半个时辰便索然无味了。

    张铉又看了看大房子里的其他人,大约有三十余人,有杨氏子弟,也有普通家丁,几乎所有人都在昏昏沉沉睡觉,一个下午的时间就这样休息度过,好像杨氏家主的意思是为晚上而保存体力。

    可是训练呢?张铉觉得不可思议,几百名从未打过仗的族人面对流寇的袭击,当务之急竟然不是演练各种防御战法,而是睡觉休息,这样家兵打起仗来,还不会乱成一团吗?

    “别胡思乱想了,一切有家主呢!”

    睡在他身边的杨氏子弟迷迷糊糊嘟囔一句,翻了个身,快睡着时他又含糊地说了一句,“有没有盗匪还不一定呢!”

    张铉拔出自己战刀,轻轻抚摸着锋利无比的刀刃,别人怎么样和他无关,他可不想把小命丟在这里。

    就在张铉也迷迷糊糊快要睡着之际,外面忽然传来一声大喊:“有情况!”

    张铉猛地被惊醒,一下站起身,他见其余族人还沉睡不醒,不由着急大喊:“大家快起来!”

    众人这才被惊醒,很多人懵懵懂懂问道:“出什么事了?”

    ‘啊——’

    外面又传来一声惨叫,格外凄厉,顿时将所有人都刺激醒了,大家纷纷寻找自己鞋子和兵器,有人不慎将油灯撞翻,房间里一片黑暗,叫声、骂声,乱作一团。

    张铉点燃了窗边的一盏小油灯,房间里了立刻有了昏暗的光线,混乱局面才稍稍缓解。

    这时从院子里跑进一人,他叫做杨清,是杨氏主堂嫡子,也是他们这一屋的首领,他急得大喊:“快跟我去守粮库!”

    张铉跟随众人冲出了房间,众人都看见了墙边角落里躺着一具尸体,应该就是刚才惨叫之人,其他人都摇头叹息一声,随即匆匆离去。

    唯独张铉发现了一丝端倪,他慢慢走上前,这名被射死之人浑身穿着厚厚的皮甲,头上还戴着头盔,好像是中午见到的家丁首领。

    一支狼牙箭射中了他的咽喉,这让张铉暗吃一惊,如此精准的箭法,会是一般的流寇盗匪吗?

    而且这里可是庄子中心的祠堂,距离最近的村庄边缘也至少也有两三百步远,哪有这么远射程的弓箭?只有一个可能,有人已经潜入了村庄。

    这时,家主杨文宪带着十几名家丁冲进大院,见张铉还在院子里没动,不由怒吼一声,“怎么还不出去?”

    “家主,已经有厉害的敌人潜入了庄内!”张铉冷静地说道。

    杨文宪一呆,“你.....你怎么知道?”

    张铉一指尸体,“家主觉得敌人的箭会射到祠堂吗?”

    这其实是很浅显的道理,只是混乱中谁也没有想到,更没有张铉那种冷静。

    杨文宪顿时醒悟过来,急令左右,“快去查找敌人探子!”

    他话音刚落,远处忽然传来了弓弦声,张铉几乎是本能地纵身扑倒了杨文宪,他刚反应过来,这个人既然射死了家丁首领,那面对杨氏家主,他会不下手吗?

    一支狼牙箭几乎是擦着杨文宪的头皮射过,强劲地插在旁边一棵大树上,将杨文宪吓出了一身冷汗。

    张铉目力过人,他已经看见了一个黑影,就躲在五十步外靠近墙头的一棵大树上。

    他心中大怒,提刀向大树冲去,黑影发现不妙,跳下墙头狂奔,张铉纵身攀上墙头,一跃而过,向一条小巷深处疾追而去。

    杨文宪这才反应过来,刚才这个年轻人救了自己一命啊!

    好像在那里见过他?杨文宪略一思索,张铉高大的身材让他忽然想起来,刚才那个小伙子不就是上午替杨奇送剑的后生吗?

    .......

    张铉一路疾奔,他在特种兵队伍中练过追踪之术,对声音有着异乎寻常的敏感,在各种噪音中他能准确地把握住目标。

    对方不管怎么跑,只有有脚步声在,都被他死盯着不放,祠堂一带地处半山腰,地势坎坷不平,当张铉冲一间院子,脚步声忽然消失了,张铉立刻警惕起来,一步步向另一边的院门走去。

    这是一座空院,四周都是围墙,只有东西两扇门,对方只可能是躲在东面门后。

    “站住,往哪里跑!”

    张铉大喊一声,眼看身体要冲出大门,这一瞬间,他的身体又猛地向回一缩,只见寒光疾闪,一把锋利的短剑从他眼前刺过,却一剑刺空。

    张铉冷笑一声,狠狠一拳击出,重重击打在对方手臂上,只‘咔嚓!’骨折声,随即一声哀嚎,黑影摔倒在地,另一只手上的弓箭甩出去几步外。

    张铉上前一脚踩住了刺客的头,却意外发现对方的身材十分熟悉,骨瘦如柴,他低头细看,顿时失声叫出,“怎么是你?”

    月光下,这名凶手竟然是那个弱不禁风的杨清明,张铉呆了一下,钢牙咬紧,脚下用劲,“说!你到底是什么人?”

    杨清明虽然被打断了胳膊,但依然十分硬气,他低声骂道:“姓张的,我劝你别蹚这淌浑水,否则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你先告诉我,你究竟是谁?”

    “说出来吓死你,老子坐不改姓,宇文大将军麾下八太保宇文清明,赫赫有名神箭骷髅,听说过吗?”

    张铉虽然没有听说过什么神箭骷髅,但他却明白了前因后果,这个杨清明应该是三年前由宇文述派到杨氏家族的卧底,估计杨玄感造反就是此人先探到的情报。

    张铉心中明悟,冷冷道:“看来今天不是什么流寇来袭,是你们对杨家下手,对不对?”

    “算你聪明,放了我,你可以立刻离开杨家庄,我不记你断臂之仇,否则——”

    “否则什么,否则你就会要我命吗?可惜老子偏不吃你这一套!”

    张铉高举横刀猛地刺下,杨清明惨叫一声,顿时气绝身亡。

    .......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