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将军宇文述的府宅位于洛阳章善坊,是一座占地一百五十亩的豪宅,精致的楼台亭阁掩映在茂盛的树林之中,一面二十亩的小湖泊如明镜般镶嵌在府宅中间。

    春寒料峭,尽管结冰的湖泊已经开始解冻,但天气依旧寒冷,府中很少看见有人影走动。

    中午时分,一名男子快步穿过长廊,走进了后宅的一间小院里,这名男子年约三十五六岁,身材瘦高,锦衣玉带,长一张苍白的马脸,一双细长的眼睛配一只鹰勾小鼻,很容易给人留下一种奸诈阴险的印象。

    他是大将军宇文述的长子宇文化及,原本官任朝廷太仆少卿,因暗自和突厥做违禁品买卖,严重违反禁令,触怒了皇帝杨广,险些被杀,多亏南阳公主求情,才使他逃过一死,赐给他父亲为奴。

    去年杨玄感叛乱期间,他一直在北方办事,直到最近天气渐渐转暖,他才从北方回来,刚回到家便来向父亲汇报情况。

    宇文化及的父亲宇文述官拜左卫大将军、许国公,主管大隋军事,同时也是隋帝杨广的心腹之一。

    宇文述和儿子宇文化及长得完全不同,他长一张宽大的紫脸庞,虬髯豹眼,身材魁梧,威风凛凛,使一杆六十斤重的金背砍山刀,骁勇过人,虽然年过五旬,武艺依旧不减当年。

    此时宇文述正坐在书房内看书,外面传来长子宇文化及的声音,“父亲,孩儿前来拜见!”

    “进来!”

    宇文化及走进书房便跪下磕头,“孩儿拜见父亲大人!”

    “我交给你的事做得怎么样?”宇文述没有废话,开门见山问道。

    “回禀父亲,那批物品已经有一点线索了,史蜀胡悉答应了父亲的要求。”

    宇文述不太喜欢这个长子,他嫌宇文化及身材太瘦弱,做事魄力不足,所以对他说话从来没有好语气。

    不过听说那批物品已经有了线索,而且史蜀胡悉已答应了交易,宇文述脸色稍稍和缓一点,对宇文化及道:“起来吧!”

    宇文化及站起身垂手而立,等待父亲训话,宇文述瞥了他一眼又问道:“你怎么现在才回来?”

    “因为大雪封路,孩儿无法及时赶回,请父亲谅解。”

    “胡说!”

    宇文述不满地哼了一声,“你去年十一月就回来了,却在长安呆了一个多月,醉生梦死,你以为我不知道吗?”

    宇文化及吓得连忙低下头,不敢再吭声,虽然这个儿子不争气,贪财好色,风流无度,但他毕竟是长子,而且去草原也有所收获,宇文述的语气便宽容了几分。

    “有人发现了杨玄感的行踪,已向官府告密,圣上令我率两万军队去围剿杨玄感残部,就在弘农郡熊耳山一带,我会在三天后出兵,但我有一件事情要交给你做。”

    宇文述当然早就知道杨玄感的行踪,只是他拖延了三个半月,很多朝廷官员唯恐宇文述知道他们暗通杨玄感的事情,纷纷向他重金行贿,使他捞取了大量的财物。

    现在皇帝杨广已忍无可忍,准备更换主帅,宇文述这才报告杨广他发现了杨玄感去向,要将他们一网打尽。

    不过宇文述在准备剿灭杨玄感的同时,他也要报复那些不肯向他行贿的世家,尤其是弘农杨氏,明明和杨玄感有勾结,圣上却不想追究,更是拒绝了他宇文述的和解条件,若不狠狠收拾他们,天下人岂不是会小瞧了他宇文述。

    “你听着,我有件事情要交给你去做。”

    宇文述目光阴鹜地向长子低声嘱咐了几句,又道:“手段要狠辣一点,但要做得隐蔽,不可让人知道是你干的,明白了吗?”

    “孩儿记住了。”

    “我后天率军出发,另外我会让八太保暗中助你,让你万无一失,去吧!”

    宇文化及慌忙退了下去,宇文述闭上眼睛沉思片刻,他忽然睁开眼睛,眼中射出骇人的凶光,自言自语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

    修文坊小巷深处的神秘大宅内,一名身材修长的黑衣女子快步走进密室大堂,又走过了武川府的大鼎,从旋梯走上了三楼。

    房间里,鹤发童颜的武川会主窦庆正和一名年轻的男子商谈着什么,这名男子三十岁不到,身材极为高大,相貌威猛,赤髯如虬,一双虎目中闪烁着慑人的冷光。

    “宇文述这次玩火过头,收受贿赂不下十万贯,当今天子已对他极为不满,我现在有点担心,宇文述很可能会活捉杨玄感,挖出杨玄感和我们武川府暗中联系的证据,转移天子的注意力,同时也弥补他的过失。”

    “杨玄感一旦被活捉,那就牵连太大了,宇文述会这样做吗?”

    “那是你不了解宇文述,此人野心勃勃,又是我们关陇贵族的死对头,把水搅浑对他更有利,我相信他会选择活捉杨玄感,我们绝不能让他得逞,仲坚,你是玄武之首,这个任务非你莫属。”

    虬髯男子立刻躬身道:“属下不会让会主失望!”

    “很好!杨玄感手中并没有我们的书面证据,关键是要他永远闭嘴,你把他的人头带回来,武川府就彻底和他撇清了,明白了吗?”

    “属下明白!”

    男子犹豫一下,又低声道:“能否让属下和红袖一起去。”

    窦庆冷厉地盯着他道:“这是武川的大事,不是给你谈儿女私情的时候,你若再敢提出这种要求,就不要再为玄武了!”

    虬髯男子深深低下头,“属下知错!”

    这时,门外传来禀报声,“启禀会主,红袖回来了。”

    窦庆又瞥了虬髯男子一眼,见他面无表情,便摆了摆手,“去准备吧!什么时候出发,我会通知你。”

    “是!”

    虬髯男子站起身,匆匆从另外一扇门走出了房间,窦庆这才吩咐道:“让她进来!”

    片刻,一名黑衣女子快步走进了房间,她已摘去面纱,年纪约十六七岁,身材苗条高挑,只见她肌肤雪白如脂,脖颈秀美修长,细长的柳叶眉下是一双闪亮如宝石般的双眸,鼻子秀挺,线条柔美。

    “女儿参见义父!”

    黑衣女子跪下磕了一个头,窦庆眼中露出慈爱的目光,他喝了一口茶,微微笑道:“你大师兄想让你和他一起去弘农郡,你想去吗?”

    “是去....杀杨玄感?”

    “你心里有压力?”

    “没有!”

    黑衣女人低声道:“女儿杀杨奇,毫不迟疑。”

    “杨奇不是杨玄感,毕竟是杨玄感把你养大,人非草木,孰能无情,玄武火凤当年组建时虽然被要求冷酷无情,但我并不赞成,凡事过刚易折,过韧易软,我要的是忠诚,而不是冷血无情.....”

    或许觉得自己说得过多,窦庆便停住话头,又道:“去不去由你自己决定,我不会阻拦,你自己考虑一下,不过此事事关重大,绝不能失手。”

    “女儿明白!”

    黑衣女子起身要告辞,她又想起一事,说道:“女儿今天杀杨奇时遇见了上次义父提到的那个张铉。”

    “哦?他怎么样?”

    “长得倒是高大健壮,也会几下武功,可惜是个草包。”

    “怎么会?”

    黑衣女子对张铉抱有成见,她不屑地撇了撇嘴道:“他居然自甘下贱去当什么观摩弟子,触怒了整个武馆,若不是我们正好去武馆执行任务,他就死在那里了,这种人头脑简单,不值得义父关注。”

    窦庆笑了笑说:“我从来不认为他是头脑简单之人,或许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他在杨奇武馆应该另有深意,算了,你先退下吧!去好好想一想,要不要和仲坚一起去弘农。”

    “是!女儿告退。”

    黑衣女子行一礼便退了下去,窦庆打开桌上一只白匣子,从里面摸出一块铜牌,上面刻着‘张铉’二字。

    尽管窦庆一心想把张铉拉进武川府,而且张铉也通过了考察,怎奈独孤顺在这件事上和他较上了劲,居然把这件事和关陇贵族的血统纯正联系在一起,就是不准他再破这个例,并且扬言,就算窦庆接纳了张铉,明年春天他接掌武川府后,也要坚决将此人清除。

    窦庆虽然有权接受张铉入府,但他不想因为这件事和独孤顺翻脸,尤其发生了元弘嗣之死而导致关陇贵族内部出现裂纹后,他更需要精心维护和独孤家族的关系。

    窦庆凝视铜牌片刻,轻轻叹了口气,随手将铜牌扔进了另外一只黑匣子内。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