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大柱除了平静之外没有其他任何表情,完全就是一副“你们都是渣渣”的样子,除了脸色发白之外和刚才没有任何区别。

    冲着已经开始摇摇晃晃的别洛乌索夫摇摇手指,王大柱客气的道:“你不行了,别喝了,换一个人来吧。”

    虽然王大柱不懂俄语,但手势所表达的意思却是全世界相通的,但是现在,王大柱很容易被认为是对自己的鄙视,别洛乌索夫气的一声大叫,干脆直接拎起一瓶伏特加,一脸挑衅的对王大柱示意:别吹牛x了,对瓶吹,敢不敢?

    别洛乌索夫这家伙倒是狡猾狡猾的,王大柱就刚刚吃了两口菜,肚子里几乎空空如也,现在两人已经干掉了3瓶,如果再对吹一瓶,正常情况下,别说一个中国人了,就算是酒量大的苏联人也得被放倒!

    这么做虽然有点卑鄙,但为了斯拉夫男人的面子,此刻也顾不得了,当然,如果王大柱能够主动认输,那就更好了。

    别洛乌索夫满以为面对一整瓶伏特加,这个中国人会有犹豫,谁承想眼前的这个中国人二话不说,拎起了一瓶伏特加咕咚咕咚的灌了下去,别洛乌索夫看的眼睛都直了:怎么跟喝水似的?

    整整一瓶酒下去,王大柱脸上依旧是什么表情都没有,还瓶底冲天微笑着向别洛乌索夫示意:朋友,我干了,该你了。

    别洛乌索夫的脸瞬间绿了,这可是一整瓶高度伏特加!

    看看王大柱跟前的那几个空酒瓶子宛如见到了鬼,他没想到这个个子不高的瘦弱中国男人居然这么能喝,难道你喝进去的不是高度白酒,而是水么?

    其他等着看热闹的老毛子的表情也没好到哪里去,一个个两眼发直的看看王大柱,一张脸上全都是敬畏。

    对于老毛子来说,能喝酒的男人就是真男人,一个怎么喝都不会醉的男人,无疑是真男人中的真男人,纯爷们,真汉子!

    至于在场的中国人,此刻已经看傻了!

    在来之前接受外事部门的相关培训的时候,他们已经知道了苏联的传统习惯,甚至已经做好了“哪怕喝的吐两斤血,也得把任务完成”的思想准备,谁能想到润华实业居然带来了一个如此生猛的家伙,一个人就把在场的所有老毛子给镇住了。

    尼玛!

    有一个这么生猛的家伙,咱们还怕老毛子个毛线啊?!

    王大柱倒是一片好心,看着别洛乌索夫的脸开始发绿,立刻就明白不能再让这家伙喝了,很贴心的告诉别洛乌索夫:“如果你觉得喝不了,可以不喝的,嗯,这局就算咱们打平了怎么样?”

    王大柱觉得自己好歹是客人,把主人给喝翻了多不好?可别洛乌索夫不懂中文啊,王大柱好心的话,到了别洛乌索夫以及其他老毛子的耳朵里就自动自觉的翻译成了嘲讽:你行不行啊?你是不是男人啊?是男人的就赶紧喝!真是,喝个酒也跟娘们似的磨磨唧唧的,忒没意思……

    那还有什么好说的?!

    战斗民族不是白说的,老毛子骨子里还是很有种,骨子里那股子“不能怂,就是干!”的劲头上来了,别洛乌索夫拎起酒瓶,二话不说就开始往嘴里灌。

    看着仰着脖子大灌的别洛乌索夫,王大柱的眼睛有点发直:什么情况?自己不是告诉他不能喝就不要再喝了么,怎么这家伙反倒是来劲了?

    “好酒量!”

    整整一瓶伏特加下去,别洛乌索夫先是冲王大柱挑了个大拇指,表示对王大柱的佩服,你是条汉子,待到王大柱也会以一记大拇指之后,咧嘴一笑,还没等王大柱回应,别洛乌索夫整个人推金山倒玉柱一般的倒在了地上,顺便吐的自己满身都是。

    怕出事,王大柱连忙向陈耕解释:“我都给他说了他喝不了就别喝……”

    陈耕简直要开心死了,不等王大柱说完就笑道:“没事,别担心,老毛子的习惯,和咱们一样,在酒桌上绝对不能怂,哪怕喝的胃出血也不能怂。”

    “可是……”

    “别多想,你的话咱们都听到了,估计他们的翻译也听到了,”陈耕笑道:“你是一片好心,这就行了,你没看老毛子都冲你竖大拇指了么?这就算是把他们给喝服了。”

    “您的意思,刚刚老毛子没听懂我话里面的意思,觉得是我看不起他们?”愣了一下,王大柱才难以置信的问道。

    “你以为呢?”

    “……”王大柱无语了:怎么会这样?

    “别多想,”陈耕呵呵笑着,指了指周围一脸敬畏的看着自己两人的老毛子,与有荣焉:“老毛子就是这个传统,你喝翻了他们,你就厉害,你没看这些老毛子看你的眼神都不好一样了么?”

    嘿,别说,还真是!

    陈耕不说,王大柱还没注意到,可现在再看,这些老毛子看自己时那眼神,那简直不要太熟悉:自己在国内一个人喝翻六七个家伙的时候,那些还没有出溜到桌子底下的家伙看自己的眼神就是这样的这家伙这酒量,太厉害了,这还是人么?

    “那……这不会有问题吧?”王大柱送了一口气,又有些忐忑:自己这么不给老毛子面子,老毛子会不会在接下来的谈判中给咱们设置障碍啊?

    “不会!你放心,”陈耕笑的很开心:“不但不会有问题,还是好事,你看吧,接下来的谈判一定会顺利的多。”

    陈耕说的没错,以酒量著称的斯拉夫人居然被瘦瘦兄弟”给放倒了,老毛子们固然佩服王大柱的酒量,但一种名为“找回场子”的想法却在老毛子的心头旺盛的燃烧着,几个一看就酒量不错的毛熊对视了一眼,齐齐的来到陈耕和王大柱的跟前,笑容满面的道:“朋友,酒量不错啊……”

    然后……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继别洛乌索夫之后,王大柱一个人再次放翻了三个满心不服、想要找回场子的毛子,这下子,老子们彻底服了!

    只是放翻了还没什么好值得敬畏的,但在连续放翻了4个人之后,王大柱依旧看不出有半点醉意,在场的老毛子们不得不心悦诚服。

    ………………………………

    经过酒桌的洗礼,双方的感情明显的加深了许多,谈判的速度也在明显加快,虽然双方依旧存在着分歧,但在双方共同的努力下,谈判正在向着双方都能够接受的契合点迈进着……

    “100台nk—8发动机的采购要求我们可以接受,但在具体的执行方式上我有些建议。”陈耕沉吟了一下,缓缓的说道。

    当初苏方提出的技术转让的一个基本前提就是润华实业要采购200台nk—8系列的发动机,现在已经压缩到了100台,至于100台以后的技术转让费当然是没有了,对于这个结果,陈耕其实已经很满意了,但陈耕还是打算再讨价还价一下。

    “哦?”别里雅科夫点点头:“陈先生有什么建议?”

    陈耕道:“我们可以把这100台发动机拆解为40+60,苏方向我方交付40台组装完好的发动机,其余的60台以全套散件的形式,在润华实业完成组装,嗯,整个交付过程在3年内完成即可。”

    发动机的组装也是一门科技和技术含量极高的工作,有着严格的操作方法和规章制度,甚至对组装环境都有着严格的要求,同样的一堆零件,由专业人员按照组装标准、在指定的安装环境下组装出来的发动机,就是一台性能可靠、运行稳定的发动机,换一拨人来组装,可能就故障频发,甚至根本没法运行。陈耕想的很简单,用这60套nk—8的散件,在库兹涅佐夫设计局的指导下培养员工的组装技术。

    别里雅科夫想了想,点点头:“可以,还有呢?”

    “还有就是技术转让费的问题。”

    “哦?”别里雅科夫皱了下眉头:“陈,我不认为技术转让费可以谈……”

    “先听我说完,”陈耕笑眯眯的道:“我们可以以另外一种方式实现技术转让费,比如我方可以采购10架图—154m飞机,您觉得怎么样?”

    “10架图—154m飞机?”闻言,别里雅科夫顿时动容。

    虽然在同等级别的干线飞机中图—154m是最便宜的,但单价也有800多万美元,10架图—154m就是将近9000万,这可不是一笔小钱,最重要的是,飞机这东西不是买回去就算了,你好对机组人员进行培训吧?这需要钱;飞机你要进行维护吧?你要向苏联采购零配件,这些也是钱。

    卖掉了一架飞机,可不只是卖掉了一架飞机,等于是找了一条在今后十数年甚至二三十年内都持续的、稳定的财源,在这架飞机的整个寿命周期内,赚到的可不止是一个800多万美元,可能是三个、五个甚至更多,与3000万美元的技术授权费相比,这个合作模式的确是赚大发了。(。)。

    a

    (三七中文 .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