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当初我说过的话

    陈耕看着眼前的这群年轻人,颇有些意气风发。

    和一个月前相比,他们的精神面貌已经截然不同,一个多月前,他们是一个月只有20块钱工资的临时工,看不到生活的希望,眼神麻木,国企三产办的临时工们还可以等着接自己父母的班,但他们不行,因为第三军械维修厂是一支部队,而他们不是军人;但是现在,他们朝气蓬勃,意气风发,简直就是彻底变了一个人。

    而这一切,都和自己有关,这让陈耕有种的满满的成就感。

    望着眼前一双双期待的眼睛,陈耕深吸了一口气,朗声道:“同志们,我问大家一件事:谁还记得一个月多前我对大家说过的话?现在,我可以挺着胸膛对大家大声说,当初对大家的承诺,我做到了!”

    一个月前?陈耕的话不由的将大家重新带回了他刚刚赴任的那一天。

    当时的自己是用什么眼光看这个刚刚下来的毛头小子的来着?是一百个不信任。大家已经在暗地里商量好了,绝对不听陈家小子的瞎指挥,一个刚从学校里走出来、压根就没在社会上历练过的学生娃,还不得把咱们大家伙儿全给坑死?

    如果不是他从军区机关借来了一辆212吉普,明确表示只有听他的话的人才可以用这辆吉普车学开车,如果不是为了学车、当个司机,大家也不会听他的话,可谁能想到呢?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大家眼睁睁的看着三产办……哦,不,是华润实业的生意越来越红火,不但已经有慕名而来的单位主动把旧车送来改装,连装修办公室的单子也已经接下来好几个了。輸入字幕網址:heiyaПge觀看新章

    对了,有消息灵通的人已经打听到了,说这个月不但每人都能发足额工资,最少也能有10块钱的奖金。

    老天爷,光是奖金都赶得上自己以前半个月的工资了!

    想到自己以前浑浑噩噩的生活,再回想这一个多月来的忙碌和充实,最重要的是这种忙碌和充实带给自己的自信,不少人已经是热泪盈眶,一些感情丰富的女孩已经开始啜泣起来。

    感情丰富的女孩们还沉浸在自己的感情世界里,脸皮厚度堪比城墙的小年轻们却有些等不住了,孙卫红大声喊道:“林经理,您说的这些我们都知道,您快说吧,这个月我们到底有多少工资?大家伙儿现在全都在惦记着呢。”

    这么扫兴的家伙必须给予警告,陈耕瞪着眼指着跳出来打搅自己好事的孙卫红怒道:“孙卫红,你他娘的就不能等我说完?敢打断我的话,信不信我扣你5块钱奖金?”

    “别啊,林经理,”孙卫红立刻叫起来,这个当初带头反对陈耕的家伙,现在成了陈耕的铁杆拥护者,听到陈耕拿奖金威胁自己,这家伙立刻就怂了,很没骨气的叫道:“我是说,您不是准备对工资制度进行调整么?我第一个支持,谁敢反对您我就帮您收拾谁!”

    陈耕被孙卫红的惫懒给逗乐了,索性一背手,大声道:“知道大家在想什么,好了,不啰嗦了,现在开始发工资,孙卫红,既然你第一个叫,就先发你的:孙卫红,基本工资20元,绩效工资35元,奖金25元,总计80元,请过来签字。”

    孙卫红难以置信的反手指着自己,惊讶和激动的嘴皮子都在打哆嗦:“80块钱?我的?”

    工资和绩效工资这一块都没错,但在孙卫红向来,自己能有十几二十块钱的奖金就不错了,毕竟,只是工资和绩效工资加起来就是55块钱,这已经是他以往只敢偷偷想的数字了啊,可现在,自己一个月竟然能有80块钱的工资?

    “没错,就是你的,”陈耕的表情变的严肃了不少,大声的道:“给孙卫红同志发25块钱的奖金,不仅仅是因为孙卫红同志工作努力认真,还因为孙卫红同志向厂里提出了两条管理方面的建议,经过实际检验,效果明显,所以我决定给孙卫红同志额外增加15元的奖金。”

    这件事还要从半个月前谈起,当时华润实业的212吉普的改装业务已经初步上了正轨,出于管理方面的考虑,陈耕向全公司征集管理方面的合理化建议,但当时很多人都没当做一回事,孙卫红向厂里提建议的时候还被大家嘲笑了一番。

    没有人想到,就因为孙卫红提了两条建议,公司竟然给他发了15块钱的奖金?!当初嘲笑孙卫红的人,肠子都悔青了:如果当时我也提了,那我岂不是也能有一份?

    确定自己这个月真的可以拿到80块钱的工资,孙卫红笑的嘴巴都合不拢了,签字令公司的时候手哆嗦的厉害,有着80块钱一个月的工资,自己的腰杆子都能比别人挺的直几分。

    拦住领完工资喜气洋洋的准备下去和同事们炫耀的孙卫红,陈耕道:“孙卫红,等一下。”

    “怎么?还有什么事?”孙卫红的脸上有些惊讶。

    “是还有事,”陈耕点点头,在孙卫红懵懂的目光中举起他的手,大声宣布:“你升官了。”

    “我升官了?”孙卫红越发懵懂了。

    “在这个月里,孙卫红同志在工作中认真负责,技术出色,此外还能热心的帮助同事,我宣布,从即日起,孙卫红同志由212吉普改装车间一组组长提升为改装车间车间主任,同时工资上调两级。”

    “哗~~”

    刚刚还在懊恼的人群瞬间一片哗然:他娘的,不但多发了15块钱的奖金,竟然还被提拔成车间主任,怎么什么好事都落到了孙卫红那混蛋的头上?!

    为什么不是我?

    凭什么是他?

    “谁还记得当初我上任第一天说过的话?”迎着激动的人群,陈耕的一句话就让所有人闭上了嘴:“还有,谁敢拍着胸脯对我说‘陈耕,我觉得孙卫红没资格当这个车间主任,我比他更合格!’,只要你觉得你比孙卫红更合格,只要你敢站出来,用理由说服我,你也可以当这个车间主任。”

    没有人说话,刚刚群情汹涌的人也安静了下来,陈耕在上任第一天时说的话不由得在他们脑中回荡起来:这一个月,是你们观察我何不合格的一个月,但同时也是我观察你们的一个月,记住,咱们三产办未来的领导全都从你们当中选出……

    陈耕说这话的时候谁也没在意,谁也不认为陈耕能带着大家赚到钱,说不准他陈耕什么时候就走了,既然他陈耕的尾巴长不了,咱们把他的话当做一回事那岂不是傻了么?

    可现在,所有人都感觉自己的脸上像是被人抽了一耳光似的,尤其是那些当初看到孙卫红认真工作时,劝他不要太认真、不要太把陈耕的话当做一回事的那些人,脸上更是烫的厉害。

    至于孙卫红,此刻已经激动的在打摆子,他完全没想到自己竟然会成为车间主任,这妥妥的是公司领导啊。

    “既然没人反对……”陈耕扭头看向孙卫红,大声的问道:“孙卫红同志,你愿意吗?”

    孙卫红涨的通红的脸,重重的点头:“我……愿意!”

    “很好,希望你不要辜负公司的希望,做好车间的管理工作,也祝你在新的岗位上做出更出色的成绩。”陈耕温言勉励着。

    “是,从此以后我一定以厂为家……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心情太过激动,孙卫红说话都有些语无伦次,连“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这样的话都说出来了。

    “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就不用了,只要你认真工作就好,”陈耕笑着摆摆手:“接下来我们宣布第二个,张向阳同志,基本工资:0,绩效工资:245元,奖金:10元,总计255元。张向阳同志,请上来领取工资。”

    255元?!

    如果说刚刚孙卫红80元的工资还只是震撼的话,那么张向阳255元的工资和奖金,简直就是一个晴天霹雳炸在他们的头上。

    几乎是本能的,有人就想质问陈耕“他张向阳凭什么能拿这么高的工资?”,可话到了嘴边,又不得不老老实实的咽回去:润华实业40%的212吉普改装业务和55%的家具业务都是张向阳拉来的,不客气的说一句,三产办能在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内发展的这么红火,他张向阳居功至伟!

    觉得张向阳拿钱拿得多了?公司的薪资计算方式就在大门口贴着呢,谁不服气可以对着共识去算,看看张向阳多拿一分钱了没有?

    所有人都清楚,陈耕敢在大庭广众之下给张向阳发这笔钱,那么张向阳的每一分公司都绝对能经得起推敲和计算。

    原本一脸期待的张向阳也呆住了,255块钱的工资啊,虽然他早就根据公式计算出了自己应得的工资数,但在这个人均工资只有50多块钱的时候,他压根没敢想自己能够将这255块钱全部拿到手,觉得自己能拿100块钱就不错了,而且……

    老三怎么跟厂里交代啊?

    (三七中文 .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