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不务正业?

    第三军械维修厂虽然是一家维修企业,但和这个时代的国有企业一样,所有会技术、懂技术的工人师傅都是一专多能,车工师傅玩铣床也能玩的熟稔,看到铣床师傅做木模做的有模有样也千万别觉得奇怪,当然,如果你看到一个经验丰富的镗缸师在熟练的烧电焊也不用惊掉下巴,这再正常不过了。

    “是,”陈耕点点头:“这次接下财政局的装修生意给了我一个启发,我打算在华润实业下面新成立一家家具厂和室内装修公司,家具厂这边以高档办公家具和汽车座椅为主要产品,正好和现有的业务互补。”

    “办家具厂?”刘前进彻底被陈耕给搞晕了:刚刚还说上马避震器项目呢,这一转眼就要办家具厂了?

    “没办法啊,”陈耕苦笑一声,道:“华润实业这边120多口子人呢,212吉普车的改装业务哪里用得了这么许多人?可剩下的人也不能让他们闲着吧?既然高档家具的市场前景不错,正好,让那些闲着的人去做家具,再剩下的人还可以去跑一跑市场。”

    刘前进不得不承认陈耕说的的确是有些道理。

    这几年来,他亲眼看着地方政府的领导们的“追求”越来越高,70年代末80年代初的时候,县局的局长能有辆嘉陵50摩托车骑就很高兴了,可现在,县局的领导想方设法的要给自己弄一辆212吉普;原来有吉普车用的领导,开始想方设法的给自己换一辆轿车。

    陈耕设计的这套办公桌椅确实很大气,再加上他见识过那么多外国企业的办公室是什么样子的,也算是有了眼界,将目光瞄准了高端豪华办公市场的确是大有可为。

    陈耕是华润实业发展有限公司的经理,当初自己答应他由他全权负责华润实业,按说开一家家具厂这种事儿并不需要经过自己的同意,但这其中存在着一个问题……

    “咱们厂那些懂木工的师傅们有空去帮你们一把这个当然没问题,但如果你们真的要开个家具厂,他们肯定不能经常去,到时候木匠的问题你打算怎么解决?”

    “打算去农村招。”陈耕毫不犹豫的道。

    “农村?”刘前进设想了各种可能,但惟独没想到陈耕竟然将主意打到了农村,愣了一下才想到陈耕打的什么主意:“你说的是农村的那些木匠?他们的技术能行?还有,编制问题你打算怎么解决?国家不可能给他们农转非的指标的,咱们厂的情况也特殊……”

    “这些我都考虑到了,农村里大大小小的木制家具都是他们的木匠自己做的,用很多年也没问题,他们的基础还是很扎实的,”陈耕先是点了点头,道:“至于您担心的农转非和编制的问题,我的想法是暂时先以临时工的身份招他们。”

    陈耕从来都不觉得懂木工的人手不足是个多么严重的问题,没有合格的木匠?好办啊,农村里哪个村里找不出几个木匠来?

    农村可没有什么国有建筑队、国有建筑公司,那么农村里盖房子怎么办?简单,几乎每个自然村都有自己的木匠组、石匠组,这些木匠们的基本功都没的说,农村里大到衣柜立厨小到桌椅板凳全都出自他们的手,用几十年不带变样的,而且这些木匠、石匠们全都是一专多能,不但本行的基本功很扎实,搞装修也不错,稍加培训就是熟练的装修技术工人,陈耕觊觎他们研究了。

    以这个时代城市对农村人的吸引力,陈耕不认为这些木匠能够拒绝自己的召唤。

    “临时工?这倒是个办法,”沉吟了下,刘前进点点头,陈耕的想法让他眼前一亮,不当年刘前进也在农村呆过,对农村的木匠的功底有些认识,如果是由陈耕画出图样来,让那些来自农村的木匠比着样子做,问题的确不大,问题是:“不过临时工的工资比较低吧?现在农村的收入也不错,万元户可基本上都是出自农村,农民家里养几头猪、种点地、重点果树,一年下来收入可比城市的工人高多了,你给他们开的工资低的话,他们可未必愿意跟你走。”

    刘前进这话一点都不夸张,这个时代的农民堪称是共和国最幸福的一代农民,刚刚从土地上解放了的他们,所有的激情都被释放了出来,承包土地、承包果园、养猪……农民的日子绝对比同时期的城镇工人过的舒服,但可惜,随着工人收入的不断增加和工农工业剪刀差的扩大,农村、农民与城镇之间的差距就开始越拉越大了。

    对刘前进的这个问题,陈耕也有办法:“我是这么想的,除了临时工的那份固定工资之外,再给一份他们绩效工资,这样的话吸引力就足够了。”

    “绩效工资?不行不行,这绝对不行,”刘前进的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的:“没有这个规定……”

    不能发绩效工资?陈耕皱了下眉头,没想到竟然还有这样的麻烦,不过陈耕根本不认为这是个问题,脑筋一转,他立刻有了主意:“那就给他们股份!”

    “给他们股份?”刘前进被陈耕这个疯狂的想法吓的直接不知道说什么:疯了?

    “没错,就是给他们股份,”陈耕解释道:“华润实业是大集体企业,那国家规定,华润实业可以与个人或者一些人再成立一个集体企业,也就是说,那些我招来的这些木匠可以以技术入股的方式占有家具厂的一部分股份,我觉得只要能保证华润实业的控股资格,让这些木匠占有一部分股份是可以接受的,您觉得我这个想法怎么样?”

    “……”

    这样也行?刚刚还在琢磨着如何劝说陈耕放弃这个疯狂的想法的刘前进,到了嗓子眼的话一下子给生生的憋在了那里,没话说了。

    这个办法很好,真的很好,如果是让这些农村的木匠入股第三军械维修厂,那当然是不行的,哪怕是入股第三军械维修厂三产办,军区里都不会同意,但以技术入股第三军械维修厂三产办开设的家具厂,那就真的没什么问题了。

    相对于农村,城市有着太多的福利保障,对于这个时代的农民来说,能够进入城市工作是一件让周围的邻居们无比羡慕的事,被认为是有出息了、是吃国库粮的城里人了,连带着亲朋好友都觉得有面子,如果只是单纯的让这些农村来的木匠做临时工,他们可能还会犹豫,但如果是让他们成为华润实业下属家具厂的股东,哪怕只是一个小股东,对于这个去城里工作、成为城市人的机会,那些木匠绝对会趋之若鹜。

    想明白这些,刘前进郁闷了,他实在是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觉得很困难、很无解的问题,到了陈耕这里简单的就像是玩儿似的?这种感觉让刘前进很伤心,他开始怀疑自己的智商。

    ………………………………

    第三军械维修厂的工人师傅们的手艺不是盖的,虽然他们不是专业的木工,虽然他们此前并没有做过这么大的桌子,但凭借着出色的底子,在陈耕给出了效果图和尺寸示意图的情况下,只用了短短三天的时间,三套还散发着清漆味儿的大班台、大班椅、侧柜和书柜的“办公套装”就出现在了陈耕的面前。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那张大班椅,虽然限于技术水平和材料,这张大班椅并不是能转动的那种,而是四条腿的椅子,但之前有过帮陈耕制造“六向多功能更汽车座椅”的工人师傅们,创造性的将这一功能加到了这张大班椅上,让用户可以根据自己的需求调节靠背的角度和座椅的高度,就这个时代来说,简直是超豪华的配置。

    看效果图已经觉得很震撼了,但亲眼看到当这长度近3米、沉稳厚重的办公桌就这么摆在自己眼前的时候,所有来看热闹(其中也不乏来看陈耕出糗的热闹)的人,全都被这套办公家具的气势震撼的不知道说什么。

    陈耕甚至能从这些家伙的眼中看到毫不掩饰的贪婪,那是恨不得立刻将这套办公家具抗会自己办公室的赤&裸&裸的占有欲。

    “高主任,怎么样?对我们的工作您还满意吧?”陈耕笑眯眯的向高月明问道。

    朱月明已经笑的合不拢嘴,闻言光知道点头了:“满意,满意,太满意了……”

    之前的一点担心早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在看到这套桌椅之后,高月明就觉得自己之前将局长的办公室交给陈耕来装修的决定实在是英明无比。

    在讲究气势的传统办公家具领域,从来以大为美,而个头硕大无朋、气势雄浑的大班台则是最能体现使用者威严和气势的东西,向来有装逼神器之称,在这个最大号的办公桌也不过一米半左右的时代,这组大气磅礴的办公家具组合对人的冲击力根本不用多提。

    ————————————————

    ps:兄弟们,不好意思,可能是这段时间太累了,人类的自我保护机制发挥了作用,昨晚睡下之后,一直昏昏沉沉的睡到今天下午4点多,整整15个小时,吃了点东西,这才给大家送上第一章,还请兄弟们见谅,第二章稍后送上。

    (三七中文 .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