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知识的价值

    “这……笔生意就算是谈成了?”直到从行署大院里出来,张向阳还有些恍惚,就这么一会的功夫,三哥就谈成了一笔总额高达38000块钱的生意?

    什么时候做生意可以会这么简单了?

    杨雷更是兴奋的道:“三哥,这笔生意,咱们最少也能赚10000块吧?”

    虽然不知道三哥的那些避震器、轮胎要多少钱的成本,但怎么想也能猜到这些东西的成本绝对没有三哥说的那么高,在杨雷看来,那几根连杆、焊接在车架上的连杆固定位、座椅的那个铁架子什么的根本就不值什么钱,除了那四根避震器、5条轮胎之外自己这边根本就没什么本钱,人工?那是啥?

    赚10000块钱恐怕都是少的,说不定能赚>

    按照孙大成的吩咐送陈耕他们出来的宋宇航狠狠瞪了张向阳和杨雷一眼:“闭嘴!”

    “怎么了,我做错啥了?”杨雷年纪最小,在5兄弟当中排名老五,被宋宇航这么训了一句,心里有些委屈。

    “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这是地区行署大院!这出出进进的这么多人,万一有人听着心里不舒服,老三的这单生意说不定就黄了你知不知道?”

    “可咱们是在车上啊,他们怎么可能听得到?”杨雷辩道。

    “你还敢犟嘴?”宋宇航有些恼了:“你也是在部队上长大的,祸从口出的道理你不明白?”

    “大哥,算了,这么多人呢,给老五留个面子;老五,大哥说的没错,做生意不但要心细、脑子灵活,最重要的是嘴巴严,说不定你无意中的一句话就透露了咱们的底细,被无关的人听到了当然无所谓,可如果被咱们的竞争对手听到了,就等于是底牌被人拿到了,到时候咱们输都不知道怎么输的,你说冤枉不冤枉?”陈耕语重心长的道。

    杨雷不是不懂事的孩子,他都从部队上退伍了,这个道理怎么可能不知道?脸色一白,愧疚的道:“是,大哥,三哥,我知道错了,您放心,以后我不会再犯这样的错误了。”

    “老五,我不是针对你,”宋宇航换了副语气,语重心长的道:“你没怎么在社会上历练过,不知道社会的复杂,社会上什么样的人都有,有些人你根本想象不到,当面笑嘻嘻的叫你哥、一转身就捅你一刀的人多了去了,不管干什么都多留个心眼,千万别让自己吃亏。还记得我给你说过的我们单位的老宋不?他吃亏就是吃亏在那张嘴上。”

    宋宇航说的这个同事老宋,哥几个都知道,单位领导看小宋……当时还是小松……挺能干,人也挺聪明、挺会来事,对他印象不错,有心想要提拔他,告诉他年底想办法把他提成副科,叮嘱他这段时间多注意团结一下同事,免得到时候有人说闲话。

    结果老宋知道这个消息得意的有点忘形,喝了点酒把事情全都给秃噜出来了,结果可想而知,有资格提副科的又不是只有他一个,另外一个有跟脚、也有资格提副科的家伙听到这个消息后不干了,直接找到领导,拍着桌子问领导凭什么给老宋提副科却不给他提?

    弄的领导很尴尬,也很郁闷:看你小宋平常还不错,怎么一到关键时刻就顶不住了?算了,提拔的事以后再说吧。

    结果自然是没有以后了,闹事的那家伙没能提上去,老宋提副科的事也就这么黄了,如今时间一晃五六年过去了,五六年钱老宋是科员,现在是副主任科员,到现在都没能提干——副主任科员,那也是科员不是?

    当初宋宇航说这件事的时候,大家只是当成个玩笑在听,可现在在这个场合说出来,却是没有人敢把这事儿当笑话了——老宋同志肯定不认为这件事很好笑——杨雷的脸色有些发白:“是,大哥,三哥,我记住了,您放心,以后不该说的话我绝对不说。”

    “记住了就好,还有,老五,这次咱们这单生意真的是赔钱的。”

    “赔钱?”杨雷愣了一下,道:“不可能吧?”

    他怎么算也不可能赔钱啊。

    “老三,真的赔钱了啊?”陈耕这么说,宋宇航也忍不住了,连忙问道。

    “这个要看怎么算,如果只算避震器和轮胎的成本,咱们是能赚到不少,可如果算上人工、知识的成本,咱们的确是赔钱了。”

    杨雷不以为然的道:“人工?那有几个钱?”

    至于陈耕口中所谓的“知识成本”,他直接就忽略不计了。

    陈耕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老五,你还别看不起知识,我问你,全国这么多人、这么多生产212吉普的企业,有一家能对212的底盘进行修改的吗?他们知道各项参数应该如何设定吗?”

    “这个……很难吗?”杨雷小心翼翼的问道,他还是不以为然,但陈耕的表情让他不得不小心点儿。

    “我给你说件事吧,我在普桑实习的时候那个带我的德国专家告诉我的,真实发生在狼堡汽车上的事,”陈耕叹了口气,道:“又一次,狼堡生产线上的一台电机坏了,狼堡的电机工程师怎么修也修不好,修好之后没多久就坏,修好之后没多久就坏。

    那台电机在整条生产线中非常重要,价值几十万美元,没办法,厂家请来了一位在德国非常著名的电机专家来帮忙诊断,这位电机专家很快就诊断出了问题所在,用粉笔在那台电机上画了一条线,告诉狼堡方面的人,说这条下面的那个线圈的缠绕匝数不够,需要多缠绕三圈,就这么一个问题,你猜那位电机专家要多少钱的诊断费?”

    陈耕毫不犹豫的将这碗鸡汤端了出来。

    “多少钱?”

    “你猜。”

    杨雷眨巴了两下眼睛,小心翼翼的道:“就这么一条线……我觉得100美元撑死了吧?”

    “100美元?”陈耕听哈哈大笑:“告诉你,再乘以100!”

    “再乘以100?!”杨雷被吓的眼珠子都突了出来:“那不是……10000美元?!这不是坑人么?!狼堡能答应?”

    “没错,就是10000美元,”陈耕点点头:“当时狼堡方面也不理解,质问那位电机专家凭什么收费这么贵?”

    “对啊,他凭什么收费这么贵?”杨雷心有戚戚焉的点头,好像这10000美元是他掏出来的似的:“就是画一条线而已。”

    “那位电机专家是这么说的:画一条线,1美元,但知道在什么地方画一条线,9999美元,”顿了顿,陈耕意味深长的道:“这就是知识的价值,画一条线很简单,谁都能画,但知道在什么地方画一条线的人,不多。”

    “这……这……”陈耕的答案对杨雷的冲击太大了,一时间,他瞠目结舌,有心想要反驳,可话在嘴边转悠,反驳的话却是无论如何也说不出来:是啊,画这么一条线很简单,但知道在哪里画这条线却是很难,何况,你怎么知道是画一条线,而不是画两条线、三条线乃至更多条线呢?

    同样,这辆改进了悬挂系统的212吉普,知道每一条连杆的长度和形状、知道心焊接的连杆固定点的位置,任何一个技术工人和焊工都能加工出合格的零件、焊接出合格的固定点,但设计出合格的连杆、计算出最合适的固定点的人,难道他们的本事不值钱?

    当然不是这么说的。

    这就是知识的价值!

    杨雷深刻的意识到了陈耕这句话的意思。重重的点了点头,杨雷道:“我知道了,三哥,知识很值钱,但为什么咱们国家的知识不值钱?”

    “这里面的原因就复杂了,不过不管如何,知识终究是越来越值钱的,比如咱们把只是用在这辆212上,不就开始值钱了吗?”陈耕笑道:“你们要记住,以后做什么事,都要把只的知识和智力投入算进去。”

    “我记住了!”不但是杨雷,宋宇航和张向阳也是一脸严肃的点头,陈耕给他们上了生动的一课,让他们意识到,原来知识真的可以很值钱的。

    陈耕应了声,拿出个自己的包,从里面拿出一叠大团结,数出50张递给宋宇航:“大哥,这钱你拿着。”

    “老三,你这是干什么?”宋宇航愣了一下,脸色有些不愉。

    陈耕认真的道:“这钱不是给你的,你刚刚说到老宋倒是提醒了我,你这也有了提副科的机会了吧?这钱给你有两个用处,一个是多团结一下同事,你在行署的地位高了,对咱们兄弟都有好处。钱用完了你再来找我,我给你拿;另一个,你对孙主任和苏队长表示一下,不能让人说咱们不懂事,我的意思你明白吧?”

    “成,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听陈耕说的明白,宋宇航的脸色顿时好看了许多,接过钱装兜里,道:“老三,放心,我会让这钱发挥最大的作用的……你们接下来去哪儿?”

    “财政局。”陈耕道。

    ————————————

    ps:兄弟们,不好意思,出去办了点事,这才刚刚回来,这是第一更,今天是两更,大家不用担心。

    ;

    (三七中文 .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