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第一单业务:上

    “小宋,这就是你那个华清大学的仁兄弟、你们厂的陈厂长?”江南省海洲市行署大院里,行署办公室机关事务管理科副科长兼车队队长苏建向宋宇航问道,同时望着陈耕的目光充满了好奇。

    说起来陈耕也算是海洲这段时间的“风云人物”了,不少人都听说过这小子的“大名”,有人说他傻,有人说这小子心机深,但不论大家怎么评价他,有一点倒是可以确定的:连地委和行署的领导们都已经知道了陈耕的“大名”。

    至于陈耕身后的杨雷和张向阳,苏建一眼打过去之后就没再在意,在苏建看来,杨雷和张向阳就是陈耕的小跟班,小跟班有什么资格让自己留意的?

    “哈……看来我真是美名远扬了,”陈耕自嘲的笑道,同时掏出烟来递给苏建一支。

    “中华?好烟啊,”看到陈耕递过来的烟,苏建的眼睛顿时一亮:中华?!哪怕他是海洲行署车队的队长,中华这种烟也不是想抽就能抽的,脸上立刻热情了不少,美美的抽了一口后,笑问道:“林厂长,你们厂的待遇都这么好了?”

    “这是我专门向厂里申请的招待烟,平日里谁舍得抽这个?”

    “哈哈哈……陈厂长你可真是……你是小宋的仁兄弟,我和小宋的关系也不错,大家都是朋友,下次记得可千万别这么破费了。”苏建更加高兴了几分。

    这年头就是这样,一般人的口袋里都是揣两包烟,一包便宜一包贵的,便宜的用来自己抽,遇到同事散烟的时候也是这个,只有在遇到领导的时候才会给领导递上一支好烟。

    别说没钱还打肿脸充胖子,现在社会上的习惯和风气就是如此,接到好烟的也知道对方身上肯定还有便宜的,非但刽生气,反而还会觉得自己受到了尊重,比如现在的苏建,陈耕明确表示这是为了自己才向厂里申请的招待烟,苏建只觉得对方对自己够尊重,只会觉得开心,绝不会觉得陈耕是在打肿脸充胖子,更不会看不起陈耕。

    “好好,下次一定改正……”陈耕毫无诚意的应着,任谁都知道下次陈耕肯定还会这么做。当然,苏建也就是这么客气一句,如果下次给自己的烟从中华换成了红梅,你看看他心里会怎么想?

    中华的威力巨大,陈耕好歹也是现役军官,两人简单的聊了几句后,苏建主动开口问道:“陈厂长,听小宋说你找我有点事?”

    这是废话,两人之前根本就不认识,陈耕通过宋宇航找到苏建,那肯定是有原因的,有不过两人都明白,苏建真正的意思不是这个。

    “是这样,”指了指自己身后的212吉普,陈耕道:“苏科应该知道我们第三军械维修厂不但可以修车,也能对车子进行改装,这辆车子就是我们厂改装的车子,苏科是咱们海洲出了名的老司机、老把式,想要请苏科过过手、给我们提点意见。”

    说着,向站在自己身后的杨雷招招手,杨雷立刻大概自己拎着的人造革提包,拿出两包中华递给陈耕。

    把中华往苏建手里一塞,陈耕笑道:“苏队,麻烦了。”

    我当是什么事呢!听陈耕说明白,苏建心里顿时放松下来。

    苏建是退伍军人,在部队上的时候开的就是212,说的夸张点儿,他对212比对自己都熟悉,堪称海洲212吉普的首席权威,第三军械维修厂对212吉普进行了改装,请自己点评一番,在苏建看来这再正常不过了。

    就像是熟悉自己这款车的问题闭着眼就都能修好,这车子怎么样他是最有发言权的,但对陈耕说的他们改装后的212吉普能和伏尔加媲美,他心里是不以为然的,212是什么车?伏尔加是什么车?212的舒适性能和伏尔加相媲美?你开玩笑呢?

    看在两盒中华的份上,苏建已经决定了:不管有什么问题,一会儿自己说话的时候尽量委婉点儿。

    可车子一跑起来,苏建就是一愣,自己开了20多年的212,这212开起来后是什么感觉自己闭着眼睛都不会记错,但这辆车的底盘韧性十足又很舒服,简直跟轿车差不多,是212能有的?

    车子嘎吱一声停在陈耕面前,不等车子停稳,苏建已经从车上跳了下来,激动的道:“陈厂长,你们是怎么做到的?”

    “怎么了?”

    “这车真是被你们改的神了,开着一点都不像一辆吉普车,反倒舒服的跟小轿车似的!”

    “真有这么厉害?”陈耕貌似很惊讶:“苏科,您觉得这车和上&海轿车比怎么样?”

    “卧槽!别说和上&海轿车比了,就算和伏尔加比也不差啊,”大概是心情太过激动的缘故,苏建爆了句粗口:“他娘的我从来没想过212这车能被调成这样……老弟,快说说,你们是怎么做到的?”

    “简单,其实就是……”

    陈耕刚开口,办公楼里冲出来一个人,边向这边跑边喊道:“老苏,老苏,李专员要出去,你帮忙准备一下车子……嗯?这几位是……”

    看到和苏建旁边的陈耕,来人一愣,随即有些警惕。

    “老三,这是我们行署办公室的孙大成主任。”宋宇航小声对陈耕道。

    海洲行署的大管家!陈耕立刻了然,至于那位李专员是何许人也……陈耕脑子飞快的将海洲“英雄谱”滤了一遍,整个海洲行署,姓李的副专员就只有一位,分管工业口的副专员李晨风。

    也就是我们所更熟悉的分管工业口的副市长。

    “主任,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军区第三军械维修厂的陈耕陈副厂长;陈副厂长,这位是我们行署办公室的孙主任。”苏建倒是很热情,热心的帮两人介绍,陈耕虽然是军队口的人,但军队口也是体制的一份子,大家都是“自己人”。

    “哦?哦……原来是陈耕同志啊。”孙大成先是一愣,随即马上恍然大悟,表情诡异的看着陈耕。

    得了!又是一个对机子放着首都的工作不做、非得回到地方上来的做法表示无法不解的人。这段时间来陈耕早已经习惯了类似孙大成的这种目光,笑着向孙大成伸出了手:“孙主任您好,我是陈耕,今天我是请苏队长指导我们的工作的。”

    “指导工作?”孙大成下意识的扭头看向苏建,目光里有些惊奇:你还认识他?

    陈耕说的谦虚,苏建老脸顿时一红,连忙摆手,谦虚的道:“陈厂长您这是骂我呢?你们厂的水平还用我指导?”

    如果没体验到这辆212的神奇之处,苏建对陈耕的这番话也就接受了,可在这辆212吉普上体验到了第三军械维修厂的实力之后,自己再敢自认自己是212的权威,那就是自己打自己的脸了。

    “我说,你们这是怎么回事?”孙大成看看苏建,再看看陈耕,一时间也有些糊涂了:老苏这家伙在车子这件事上可是傲气的很,什么时候见他对人这么服气过?不过马上,他打了个激灵:“差点忘了正事,老苏,李专员要用车,你赶紧安排一下。”

    看到这里,会有读者奇怪,难道85年的时候的行署,也就是市政府,竟然无法保证副市长人均一辆配车吗?

    事实上,是的。

    85年得今天,整个海洲行署有1名行署专员11名行署副专员,但车子却只有6辆,当然无法保证行署的领导们人均一辆工作用车,除了专员和常务副专员有固定的配车之外,其他的9位副专员需要用车的时候就只能碰运气,如果行署办公室车队里有空闲的车,那就能用,如果车子恰好被其他领导开走了,这位需要用车的领导就只能干瞪眼。

    当然,情况虽然就是这么个情况,可应对的办法总是有的,比如副专员们可以从自己分管的下属单位那里“借”一辆车长期用着,但我们这位分管工业的李副专员就是情况比较悲催的那一类,海洲的工业不怎么发达,或者说,是极不发达,下属的企业里就没有几个有车的,最好的一辆车还是一辆足足有10多年车龄的212吉普,在多次被这辆212吉普丢在半道上之后,李副专员就宁肯来车队碰运气也不肯坐下属单位的车了。

    当然,基于其他分管领导基本上都能从下属单位长期“借”到车,车队倒也能够保证李副专员的用车。

    苏建可不敢耽误领导用车,立刻就道:“那就758!那车刚刚做过保养,昨天才洗过,给李专员用那辆……”

    陈耕忽然插嘴道:“要不用我们这辆车吧。”

    “用你们的车?”苏建愣了一下。

    “实不相瞒,今天我们是来联系业务的,”陈耕终于说明了来意,“苏队,在体验过我们这车之后,你觉得咱们行署把车队的212交给我们来改装,是不是个好主意?”

    ;

    (三七中文 .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