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争和不争:下

    “没错!于这个项目,我们必须上升到全厂的高度来抓,”刘前进首先站在政治的高度肯定了彭前进,继而严肃的道:“陈耕同志,你的任务很艰巨,必须要保证金德勒先生务必选择与我们合作!绝对不能让这只煮熟的鸭子飞了。”

    “请组织放心,我一定坚决完成任务!”顿了顿,陈耕玩笑般的道:“对于金德勒先生来说,也有点打擦边球……”

    陈耕点到即止,可大家却一下子反应过来了:没错,咱们固然是希望得到这个与金德勒合作的机会,但对于金德勒来说,他拿出来的东西毕竟是侵权的,至少要在明面上摆脱与他的关系,这么一来,与这个合作伙伴之间的互信就很重要了,而他一个老外,能够在咱们国家认识几个人?

    陈耕完美的符合他对合作者的要求:第一,陈耕此前是个学生,没什么社会阅历,不用担心他和自己耍花招;第二,此前陈耕在普桑学习的时候,金德勒曾经带过他一段时间,对陈耕的人品和品行都有一定的了解;第三,现在的中国对知识产权并不重视。

    有这三点,哪怕只是前两点,就足够金德勒选择陈耕了,甚至某种程度上说,陈耕可能是哪个德国人唯一的选择。

    一想到这,大家心中都有些兴奋:这岂不是意味着这个项目咱们稳稳的攥在手里了?

    但彭光明和刘前进眼底里却闪过了一丝忧虑:没错,从陈耕是哪个金德勒最好的合作伙伴,但对于第三军械维修厂来说,陈耕也是他们能够和对方联系上的唯一纽带……看来就陈耕的工作按照这件事上,不能按照之前的想法来了。

    刘前进交换了一下眼神,彭光明道:“既然这个项目是陈耕同志拉来的,今后也少不了陈耕同志和金德勒先生交涉,那么我的建议,是由陈耕同志主管这个项目,大家谁有意见?”

    没有人有意见,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随即一个两个的全都开始摇头。

    谁都知道这个项目的巨大好处,谁都想把这个项目攥在自己手里,但首先,这个项目是陈耕拉来的;其次,不但是自己不会说德语,整个华东军区第三军械维修厂只有陈耕一个人会说德语,别说第三军械维修厂了,就算放眼整个华东军区,能说一口流利的德语的人也不会超过一只手。

    这可就要命了,这意味着除了陈耕,没有任何人能够玩得转这个项目,明白了这一点,虽然有些不甘心,也可只能如此了。

    但让大家惊掉下巴的是,对于这个任命,陈耕竟然推辞了。

    “我刚刚工作,没什么经验,但化油器这个项目关系着咱们第三军械维修厂的未来,我们必须要集合大家所有的力量来保证这个项目的成功,所以我个人认为应该选择一位德高望重又有丰富工作经验的老同志来担纲,”面对众人疑惑的眼神,陈耕解释道:“在这里我以一名党员的党性向大家保证,不管组织选择谁来领导这个项目,我本人一定全力配合他的工作。”

    若说大家一开始还是惊愕的话,那么在陈耕的这番话之后,大家就只剩下了满满的佩服:悄悄人家的觉悟,难怪军区领导对他这么重视。

    但是陈红军会是什么意思呢?

    “我也是这么想的,”迎着众人或者惊讶、或者佩服的目光,陈红军也随即表明了自己的态度:“这小子跟着帮个忙、跑个腿还行,可这副大梁他还担不起来。”

    刘前进和彭光明愣了一下,随即同时如释重负的笑起来:好小子,够聪明啊。

    点上一根烟,刘前进没有立刻决定,而是扭头询问彭光明的意见:“老彭,你怎么看?”

    “小林同志的工作经验的确是少了点,”彭光明点点头,有了刚刚的好印象,此刻他再看陈耕,就感觉格外顺眼:“不过陈耕同志说的也没错,这个项目对咱们厂意义十分重大,说关系着咱们厂的生死存亡也不过分,刚才我们强调了,要当做一场攻坚战来重视,既然如此,我个人的意思是,为了体现我们厂对这个项目的重视,要成立一个化油器项目领导小组,老刘你担任组长,我来做这个常务副副组长,陈红军同志做第二副组长,陈耕同志也要出一把力,就担任个副组长把,大家一起同心协力,把这个项目拿下来……老刘?”

    “我觉得不错。”笑眯眯的道,自己是组长,意味着自己可以拿到最大的一份功劳,项目是陈耕引进来的,当然不能少了陈家父子的份儿,而且他们父子俩都是副厂长,给他们两个副组长也是情理之中,至于领导小组的其他成员应该选谁,呵呵……慢慢来,不着急。

    “不错,就这么安排吧,”彭前进的提议考虑到了各方面的利益,刘前进对这个安排很满意,略略一顿,刘前进又道:“不过这么一来,陈耕同志的工作岗位问题……老彭你看怎么安排?”

    偌大的会议室,气氛顿时一窒。

    别看第三军械维修厂的规模不大,占地面积1200多亩,只有600来号人,马马虎虎只能算是一个中型规模的厂子,但领导层却十分臃肿,一个厂长一个副厂长,9个副厂长7个副书记,光领导层就足足18个人!

    这么多的领导,以至于连后勤和工会这种地方的一把手都是由副厂长担任的。身为副厂长,陈耕是一定要单独领导一摊子的,但问题是现在没有位置了啊,你想,连工会的一把手都是副厂长,还能怎么安排?

    刘前进愁,彭光明也愁,不安排行吗?肯定不行!

    不但必须给安排,而且还不能太差了!

    可怎么安排?实在是没位子了!

    难啊!

    就在彭光明和刘前进一筹莫展之际,陈耕缓缓的开口了:“厂长,政委,听说三产办那边还缺一个人?”

    “什么?”刘前进和彭光明一起愣了一下。

    三产办是什么地方?所谓三产办,又叫第三产业办公室,有的地方也叫劳动服务公司,几乎所有国企又都这么一个机构,而所有国企设立三产办的初衷都只有一个:在企业没办法大规模招工、而工厂的子弟有逐渐到了工作年龄的情况下,通过成立三产办或者劳动服务公司,给本企业的待业青年一个去处。

    能挣钱固然好,挣不着钱就从母厂拨钱养活着他们。

    虽然所有的三产办……或者劳动服务公司,都一样,反正就是个称呼……都是独立核算的企业,但实际上根本就没有几家能挣钱的,基本上全都靠母厂养活着,三产办基本上就是烂摊子的代名词,没有人想要碰这个烂摊子,要不然拥有18个领导的第三军械维修厂,为什么就没有一个领导肯去三产办?

    迎着大家惊讶的目光,陈耕点点头道:“我觉得三产办那地方不错。”

    陈耕刚来就给工厂引来这么大的一个项目,于情于理,刘前进都不能安排陈耕去三产办,他一脸为难的道:“小陈,你是在咱们厂里长大的,三产办是个什么情况你自己也清楚,要不这样,你先协助我工作一段时间,主要负责与金德勒先生的联络,怎么样?”

    但陈耕竟然拒绝了。

    笑道:“三产办的条件的确艰苦了些,但三产办也有好处,不管也怎么折腾也折腾不出什么**烦,我想好了,就去三产办,不过要厂里给我提供一点支持。”

    “老陈生了个好儿子啊,”刘前进一脸的感慨,冲着陈耕重重的点了下头,再次看向从陈耕时已经是一脸的佩服:“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厂里一定尽力满足。”

    “第一,三产办那里是我说了算,不管我做什么,只要没违法、没违反组织和厂里的相关规定,别人不得干涉,是不是这样?”

    “当然。”

    “第二点,我希望厂里能够给我们三产办提供一点启动资金,大约10000块吧,并且在今后三个月内提供一些技术支持和业务指导,当然,我保证不影响工厂的日常生产。”

    “技术支持没问题,但是资金……”刘前进答应的很爽快,但一提到钱,他的眉头就皱起来了,工厂的财务上还有这么多钱吗?扭头看向财务科科长薛福来。

    薛福来苦着脸道:“厂长,咱们厂账上就只有13546块4毛3分了……”

    如果给了陈耕10000,全厂就只能喝风了。

    偌大的厂子,账户上就只有13546.43元?至不至于这么惨?哪怕已经对厂里的情况有了预料,但这仍然出乎了陈耕最悲观的猜测。

    这点要求都不能满足,刘前进也很是不好意思,苦笑一声,道:“小陈你看这个情况……我问一下,你要这么多钱干什么?”

    “三产办的情况我大致了解一点,我想用这笔钱做启动资金,给大家找点项目,争取能够自己养活自己。”

    ;

    (三七中文 .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