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庄严宣誓

    “瞧你们说的,到这里还跟我客气?就跟到自己家里一样!话说回来,我到你们家什么时候客气过?老四,还记得以前我一到你们家就开始翻箱倒柜的找东西吃吧?不管你们藏的多严实我都能找到。”

    “嘁~~你还好意思说,”老四龚建军立刻对陈耕的话嗤之以鼻,一脸鄙视的道:“你以为是你找到的?那都是我妈单独给你留的……真不知道咱们俩到底谁这才是亲儿子,那些好东西我妈都舍不得给我吃,全喂你肚子里了……”

    “那是,”陈耕一脸的得意洋洋:“那不但是你妈,也是我妈,给我留着那是应该的……”

    85年的今天,虽然工业的很多领域还没有取消配给制,但涉及到日常生活的地方已经不怎么用票了,手里攥着大把的钱的陈耕当然不肯委屈了自己的肚子,桌子上就没有几样青菜,除了几样青菜和豆腐之外,清一色的全都是肉!

    能够大口吃肉的机会可不多,再加上陈耕频频的劝酒,几杯酒下去,兄弟们早就热得不行,纷纷脱了衬衫光着膀子,围着炉子一边大吃大嚼一边吹牛,刚刚见面时还有些不自然的气氛,很快就在兄弟们之间的吹牛打屁中消失,和之前略显尴尬的气氛一起消失的,还有桌子上飞快消失的肉。

    这气氛就上来了。

    “不瞒兄弟几个,这次我敢回来,就是因为兄弟几个都还在一块……”

    陈耕刚开了个口,老大宋宇航一伸脖子把一块肥厚的五花肉咽下去,看都不看陈耕一眼,伸手在兄弟几个脑袋上一划拉,丢出来一句话:“老三,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不过你啥也不用说,兄弟几个的情况你都知道,我的情况算是好的,在政府办当个小办事员,老二和老五都在等待安置工作,老四就是个普通工人,咱们兄弟四个的情况就这样了,基本上就是吃不饱也撑不着。

    可你不一样,你本来是能在首都吃香的喝辣的,可你还是回来了,你能想着哥几个,哥几个都很高兴,什么好说的,哥几个虽然没什么本事,可只要有需要帮忙的地方你就尽管开口,谁也不会说个‘不’字,意思就是这个意思,其他的你就啥也别说了。”

    “好!”

    陈耕重重的点头:“什么都不说,来,哥几个,干了这杯!”

    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现在这两样都让自己占全了,还有什么好怕的,决定回来的时候,陈耕心里其实是忐忑的,但这一刻,陈耕心里前所未有的充满了信心。

    “好,干杯!”

    门口忽然响起一个怯生生、脆生生的声音:“陈耕哥哥,听说你回来了,你在家吗?”

    听到外面那个清脆的如同水萝卜一般的声音,光着膀子吃的满头大汗的宋宇航四人像是忽然被人施了定身法,齐齐的扭头看向陈耕,眼中还带着几分戏谑。

    记忆的闸门在这一刻瞬间被打开了,那个终身未婚的幽怨女孩忽然出现在陈耕的脑海里,他重重的咳嗽起来:“咳咳……”

    听到陈耕的咳嗽声,脆生生如水萝卜一般的声音顿时高兴起来,在走进来的那一刻,视线就落在了陈耕身上,惊喜的道:“呀,陈耕哥哥你真回来了啊,你……什么时候到家的?”

    “刚到家没多长时间,”努力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陈耕咳了两声,问道:“千墨,你今天不上课?”

    “嘻嘻……陈耕哥哥你忘记了么?我们都放暑假了。”站在陈耕的身旁,千墨嘻嘻的笑起来。

    “瞧我这脑子,连这个都忘了……”陈耕尴尬的拍拍脑门,不好意思的道:“千墨,你吃东西了没?自己去碗柜里拿个碗,我们一起吃。”

    飞快的看了宋宇航兄弟几人一眼,千墨细声细气的道:“谢谢宇航哥哥,我刚吃完……”

    看了陈耕和千墨一眼,宋宇航不怀好意的笑起来:“千墨,吃完了也可以再吃点么,就当是给老三接风了,”说完,宋宇航捅了捅挨着自己的张向阳,挤眉弄眼的对张向阳道:“老二,这么长时间了你这家伙还是一点眼力价都没有,赶紧的腾地方,自己去搬个椅子,让千墨挨着老三,给老三夹菜。”

    “挨着老三坐”这句话的杀伤力巨大,千墨二话不说。低这头乖乖的走向了碗柜。

    哥几个的目光贼兮兮的在陈耕和千墨之前来回打转,也不知道是谁,嘿嘿的笑起来,陈耕忽然觉得这笑声真是其贱无比。

    陈耕登时一脸的无语:“你们这些牲口……”

    ————————————————————————

    来军区政治部报道的陈耕,惊讶的发现给自己办理手续的领导竟然就是那位和李建国司长关系不错的李雪山李副政委。

    显然李建国已经和他打过了招呼,李副政委对陈耕热情的就像是对自己孙子似的,脸上就差写“祖宗,求您留下来吧!”这几个大字了。

    了劝说陈耕留在军区机关,李副政委什么招数都用上了:“我给你说,为了你的事军区的领导专门开了会,只要你愿意留下来,立刻就享受营级干部待遇,三年!我给你保证,最多三年就提你到团级!”

    为了能够留下陈耕,华东军区的领导们也是够拼的。

    一旁的陈红军听的都是一阵眼红心热:老子当了一辈子的兵,现在也不过是个营级干部,等提团级干部还不知道要等几年,可现在这臭小子只要点个头,三年后就是铁铁的团级干部,老子这些年都活到狗身上去了。

    陈红军很郁闷,可军区的大佬们才郁闷呢,若非陈耕现在只是一个刚刚毕业的学生,按照规定最多只能给到连级编制,军区的大佬们绝对不会吝啬于一个正团级——不过中华5000年的历史就是一部钻空子的历史,上有政策,可下面也有会有对策,这不,办法已经有了:虽然规定上写死了你陈耕是正连级,但没关系,你可以以正连级干部的身份享受营级干部的待遇啊。

    以低级别的身份享受高一个级别的待遇,也就只有有着5000年钻空子历史的我们才能找到这样的办法了。

    陈耕笑了,嗯,是在心里暗笑……只有棒槌才会在这个时候真的笑出来……脸上却是一副感动无比的样子:“谢谢领导们对我的看重,不过我还是想学以致用,用自己这几年学到的东西来下去做点实际的工作,而且我的性格也不太适合做行政工作,所以……”

    程红军适时的插了句嘴,郁闷的道:“首长,这臭小子就是这么死倔,临来之前,李司长还劝过这小混蛋,说只要他愿意留在首都,就想办法帮他调动到军事委员会,可这小混蛋死活不肯,真是烂泥扶不上墙、狗肉上不得席面。”

    话说到了这个份上,尽管李副政委心里相当惋惜,可既然陈耕铁了心的想要下去,他自然也不会再勉强,不过好在军区第三军械维修厂终究也是自己的管辖范围,这倒是让李副政委心里舒服了不少:“既然陈耕同志想要学以致用,那就算了,年轻人想要做点实际工作也是好事,嗯,不过军区这边有什么事情,你可不能推脱。”

    陈耕松了一口气,连忙向李副政委立正敬礼,大声道:“报告首长,我是您手下的一个兵,也是革命的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

    “还‘我是革命的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说的好听,怎么我要让到军区司令部来,你怎么不乐意?”李副政委打趣道。

    “嘿嘿……”陈耕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好了,咱们革命军人虽然要无条件遵从上级领导的安排,可也要尊重同志们的个人意愿嘛,”李副政委摆了摆手,身为军区的大佬,这点气度他还是有的,脸色一正,肃然道:“陈耕同志,现在我代表华东军区政治部向你宣布对你的任命。”

    “是!”陈耕挺胸抬头,大声回答道。

    看着陈耕挺拔的站姿,李副政委微微有点意外:好小子,还有点军人的模样啊。

    “我,李雪山,华东军区政治部副政委,代表华东军区政治部向陈耕同志宣读任命书:任命书,兹任命陈耕同志,括弧,正连级,享受正营级待遇,为华东军区第三军械维修厂副厂长一职,自接到命令起三日内赴任!1985年7月26日。陈耕同志,接任命书。”

    大声宣读完对陈耕的任命书,李副政委拿着任命书的手往前一身,严肃的道。

    “是!”陈耕大声应道,同时大力向前迈了一步,双手郑重的接过任命书,激动的道:“感谢组织的信任,我将牢记使命,热爱党,热爱祖国,热爱人民,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绝不让祖国和人民失望!”

    ————————————————

    ps:最后的宣誓誓词不是这样的,为了更贴合本书千年做了一点小小的改动,还请有军队服役经历的兄弟不要介意。

    ;

    (三七中文 .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