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霸道女总裁

    “我知道,”陈耕点点头,但他的态度依旧很坚决:“我已经考虑好了。”

    李建国真心不想让陈耕这么下去,皱了皱眉头,道:“这样吧,你再仔细考虑考虑,征询一下你父母的意见,过个几天咱们再说这件事。”

    没有不为自己的孩子着想的父母,李建国觉得,陈耕的父母怎么着也不能放着大好的前途不要、非得让自己的孩子回那个鸟不拉屎的穷地方吧?

    陈耕的父母当然不希望陈耕从首都回来,陈红军哼哼哈哈的不好说什么,当初他为了让儿子回去还抽了陈耕一巴掌,陈耕的妈妈袁佳的反应那叫一个激烈了:“臭小子,老娘给你说,你就给老娘在首都老老实实的呆着,敢动一下老娘就打折你的狗腿!”

    满满的霸道女总裁的范儿。

    陈耕很理解自己老娘为什么会这么生气,换了是自己,自己的反应恐怕更激烈,但既然现在是自己这个当儿子的劝自己老娘,就要摆出当儿子该有的态度来:“妈,您知道您儿子这脾气不适合当官,您要是打算让我混官场,指不定就被别人给玩死了,我一个文科生,还是老老实实的搞技术比较好……”

    “所以你就要回来?”袁佳没好气的道。

    “呵呵……”陈耕笑了两声。

    儿子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生气归生气,她也知道陈耕聪明是聪明,但就情商来说真不是当官的那块料,若当真让这小子呆在官场,指不定真就被人给玩死了。头疼的揉了揉眉心,袁佳换了副语气:“那你也有大把的单位能去啊,这些单位哪一个不都比你爸他们单位好?”

    “妈,您工作这么多年了,您还不清楚么,哪怕我是华清的学生又怎么样?到了这些单位里面还不是一样要论资排辈?等轮到我说了算的那天都不知道要等多少年,”陈耕笑道:“可如果去我爸他们的单位,您觉得我最起码单独负责一块的几率有多大?到时候您儿子我好歹也是个领导,您脸上也有面子不是?”

    袁佳不说话了,她很清楚儿子说的没错,任何一个单位里面都有论资排辈的陋习,而且越是大单位这种情况就越严重,如果儿子真的到了一汽二汽这些大国企,等到轮到他自己单独负责一摊子,最少也是10年8年以后的事了,相反的,如果儿子真的回来,以华东军区第三军械维修厂的德行,单独负责一摊子的可能性非常大,毕竟这小子好歹也是国家防务部下来的人嘛。

    支吾了好一会,袁佳憋出来一句话:“可是……你好不容易考上了华清,这么忽然回来了,肯定被人说成是在单位里犯错误了,到时候我在单位里怎么抬得起头来?”

    林铮登时就笑了:这才是自己老娘的风格!

    袁佳的担心很实际,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老陈家的孩子考上了华清大学,现在毕业了,留在首都那是理所当然的,陈耕甚至已经能想象的到自己老娘帮自己吹了多少牛逼、吹我儿子陈耕多么多么厉害,可现在忽然之间,那个传说当中牛逼闪闪的陈家小子忽然回来了,没说的,肯定是犯了错误了啊,大家都是拼了命的往首都挤,正常人谁会从首都回来?

    陈耕当然不愿意让自己老娘背上这么一个“污名”,他自己也不愿意在背后让人指指点点,被人怀疑的后果很严重,首先一点,你一个被人撵出来的家伙谈什么威信?

    “这个好办,”陈耕笑道:“我爸他们厂生产的212吉普不是问题挺多么,让我爸大义灭亲、一定要把他那个学汽车工程的儿子从首都拎回来解决问题好了。知道是我爸大义灭亲,谁也不会说什么……反正我爸已经干过一次了。”

    去年,也就是1984年的时候,北汽与美国万国汽车进行合作引进了万国汽车旗下的切诺基,同时利用切诺基的一些技术对212吉普进行了改进,之后推出了212吉普的升级版:2020吉普。有了新技术和新产品之后,北汽很“大方”的将212吉普的技术在全国范围内进行了扩散,所有能够拿到所在省份工业部门介绍信的企业,都可以从北汽免费获得212吉普的全套图纸。

    全国范围内获得图纸的企业有200多家,华东军区第三军械维修厂虽然是丫鬟生的,但他们不但拿到了全套图纸,甚至通过军方的关系还从首都发动机厂得到了一年200台发动机的计划外批额,这意味着第三军械维修厂可以最大达到年产200辆212吉普的水平。

    但第三军械维修厂毕竟只是一家军械维修单位,还不具备对汽车进行工业化总装的能力,首批生产的20辆212吉普大小毛病成堆,以至于连这批车的采购单位:华东军区都受不了了,在接收了这首批毛病频出的20辆212吉普后,直接忘记了对第三军械维修厂采购车辆承诺……当然,同样获得了图纸的军区第一和第二军械维修厂也没比第三军械维修厂好到哪里去……但现在,林铮觉得这是个不错的入手点。

    袁佳却被自己儿子的想法给吓了一大跳!

    也顾不得批判自己的丈夫敢大义灭亲这种自己绝对不允许的举动了,连忙道:“儿子,你听妈的,那个212吉普就是个坑,你可不能往里面跳,你爸他们厂现在为了这件事都愁坏了……”

    “妈,我又不傻,怎么可能明知道前面是个坑还往下跳?”陈耕笑道:“您放心,这就是个回来的借口,我拎得清轻重的。而且我回来之后,咱们一家人就能在一起了啊,妈,您也不想我一年到头和您见不了几面吧?”

    陈耕的这话正正的戳在了袁佳的心窝子上,别看她整天以自己的儿子为荣,可一想到自己儿子一个人孤零零的在首都,连个照顾他的人都没有,袁佳心里就不由的泛酸:衣服有没有人给洗啊,在单位里会不会被人欺负啊,有没有谈对象啊,谈了对象,那个女孩脾气怎么样、家庭条件如何啊……如果儿子就在身边看着,最起码就没有这些担心了不是?

    袁佳的语气终于松动了:“你这话倒是有些道理,可是……那终究是国家部委啊,你让妈再想想。”

    她还是有些舍不得儿子的这份工作,在国家防务部工作,说出去多提神?多气派?每每看到自己医院里那些医生们说起自己儿子时羡慕的眼神,袁佳就觉得自己这辈子什么都值了,可如果儿子回来了,不算怎么说,那些平日里用羡慕嫉妒恨的眼神看着自己的同事,也难免在背后嘀嘀咕咕吧?还不定会说出多么难听的话来。

    挂了电话,袁佳心里乱的猫抓一样,彻底没有了工作的心思,左右今天院里也没什么事,想着干脆回家算了。

    但办公室主任却不愿意就这么放袁佳走,一脸八卦的问道:“怎么了?孩子的工作不顺利?”

    “不是,”袁佳摇摇头,原本是想说自己累了、想要回去休息一下的她,不知道怎么回事,到了嘴边的话就变了……“郁闷呢,心情不好,我们家那口子也不知道哪根筋没搭对,非得让陈耕回来。”

    办公室主任被这句话给震的大脑直接停摆,老半天才震惊无比的道:“……你们家老陈他没问题吧?”

    从国家防务部到军区第三军械维修厂,这其中的差距简直有地球到月亮之间的差距这么大,只听说过当父母的推着子女拼命往前走的,没听说过给子女扯后腿的,陈红军的脑子有毛病吗?

    “谁说不是呢?”袁佳愁眉苦脸的道:“也不知道这老陈给这小混蛋灌了什么**汤,臭小子非得回来不成,我这都要愁死了……”

    “那你的赶紧回去,好好劝劝你们家老陈,这可是关系到孩子一辈子的大事,”办公室主任也开始替袁佳着急起来,认真的劝道:“首都那是什么地方?中央领导们可都在哪儿呢,全国这么多人拼了命的想要进去都没机会,你儿子能留在首都工作,这是多少人羡慕都羡慕不来的好事?好不容易进去了,怎么能这么轻易出来?不行!绝对不行!”

    “谁说不是呢,”袁佳皱着眉头:“主任,不说了啊,我得赶紧回去,老陈要是敢让我儿子回来,我跟他没完。”

    “去吧去吧,”办公室主任连连点头:“要不晚上我去你家,帮你坐坐老陈的思想工作?”

    “不用,”袁佳摆摆手:“他敢不答应,老娘就和他离婚!”

    袁佳已经能想象的到,最多不出俩小时,袁医生的老公“大公无私”的要求他那个在国家防务部上班的儿子回第三军械维修厂的消息就能传遍整个三院。

    ————————————

    ps:今天儿子又去复检了一遍,这也是为什么这一章会这么晚的原因,检查结果不太好,千年的心情有点低落,还请兄弟们见谅。

    ;

    (三七中文 .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