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风高大的背影消失在洞口,整个洞里陷入了绝对的安静,绝对的黑暗,外面传来的虫蚁之声清晰可闻,闵若兮突然害怕起来。

    一个女人,就算她平时再怎么强大,但内心深处,毕竟都是弱柔的,更别说此时此刻她是如此的无力,如此的无助,即便是一只虫蚁爬到她的身上,她都无力去将他们拨拉到地上。想到虫蚁,闵若兮全身突然就痒痒了起来,似乎正有小虫子从地上钻到她的身体里,霎那之间,一股酸麻之感从全身皮肤开始,一直抵达内心。

    “该死的莽汉,一点也不懂得怜香惜玉,连火也不知道给本公主点一堆。”闵若兮忍不住低声咒骂了起来。

    强忍着全身的不适,又听到洞内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闵若兮只能苦苦剪熬着,心中却无比的盼望秦风快一点回来,从小到大,她真还没有一个人独处过,就是晚上睡觉,那也是丫头妈子一大堆,从里屋到外屋,真正做到她嗯一声,就立刻有人站到她的床前观察她的表情。

    说秦风是一个莽汉,闵若兮倒还真是没有冤枉秦风,秦风从小身边便只跟着一个老家人,而且这老家人在秦风十岁就死了,秦风完完全全是一个野生野长的家伙,到了十六岁,便从了军,军营里别说女人,连母马都不多,秦风根本没有任何与女性打交道的经验,天天在刀口上讨生活,像这种在黑暗之中摸索着生活,对他们来说,完全是家常便饭,根本就不存在着不适应的问题,但他显然忘了,现在跟着他的,不是敢死营的那群同样的汉子,而是一个娇滴滴的大姑娘。

    忘了的后果,就是在秦风仅仅出去不到一柱香的功夫便一只手提着水囊,另一只手里拎着一串鱼还带着一条大黑蛇走到离洞不远处的时候,便听到了洞内传来闵若兮的尖叫之声。

    大惊失色的秦风丢了手里的东西,反手拔出刀来,闪电般地掠上山壁,冲进了山洞。

    洞内除了闵若兮,再无任何一人,而闵若兮的尖叫之声,在不大的洞内不断地回响,震得秦风耳朵嗡嗡作响,真是奇怪女人叫起来,声音怎么会如此惊人?

    “殿下,你怎么啦?”横刀胸前,秦风立在洞口,问道。

    “一只老鼠,一只老鼠刚刚从我的脸上爬过去了。”声音之中还带着无比的惊惶。

    秦风顿时松了一口气,一只老鼠而已,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别说是老鼠了,自己出去刺探敌人的军情的时候,便是毒蛇从自己的身上爬过,自己也能做到面不改色心不跳。

    “吓了我一跳,还以为出了什么事呢?”秦风不满地低声嘟囔了一句,当的一声将刀丢在地上。

    “秦风,你弄堆火来。”声音稍微镇定了一些,闵若兮吩咐道。

    “殿下,生火容易暴露目标的。”他解释道。

    “我们现在在山洞里,即便生了火,外面又怎么看得见,我在洞里,都看不到外面的一点光,而且,邓朴也没有这么快便能发现我们的踪迹,追上来吧?”闵若兮道。

    “小心一些总是好的。”

    “我不管,你生一堆火起来,我害怕。”闵若兮道,心里却是一阵委屈,说着话,语气突然呜咽了起来,自己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罪啊?

    听着闵若兮的声音,秦风却是有些慌了起来,“好啦好啦,我生火,你别哭啊!”

    “我才没哭!”

    秦风摇摇头,大感麻烦,走到洞外,劈了一些枯枝回来,又在地上薅了一堆细草,如果是他一个人,他是绝对不会这么做的,任何细小的改变原生态的行动,都有可能暴露在有经验的追踪者的眼中,不过邓朴身为大将军,应当不会在这样的跟踪术上有太高的造诣,或许不会注意这些小细节。

    回到洞中,将树枝堆在一起,将细草卷成一团,握在手中,内息运转,片刻之后,手心当中的野草蓬的一声燃了起来,将细草放到枯枝之下,没多大会功夫,火光便将洞内照亮。

    洞不大,秦风环视着洞内的光景,却一眼发现了那只闯祸的老鼠,倒真是挺大的一只,此刻正蹲在洞内的一块突出的岩石之上,两只绿豆眼骨溜溜地转动着正盯着突然燃起的火光。

    “老鼠!在哪儿!”耳边又传来女人的尖叫,秦风叹了一口气,一脚踢起地上的一块小石头,啪的一声,正欲拔腿逃跑的老鼠顿时被击打得粉身碎骨。

    “好了,现在没有了。”秦风摊摊手,走出洞外,拎了先前丢在洞外的水囊,一串鱼,还有那条大黑蛇,从外面仔细观察了一下洞口,确认在外面无法发生里面的火花,这才重新走进洞去。

    “弄到好东西了!”他举起黑蛇在闵若兮面前抖了抖,浑然没有注意对方正惊恐地看着他,从腰里拔出一柄小刀,熟练的斩头,剥皮,掏出雪白粉嫩的蛇肉,然后又从旁边将几给洗干净的大树叶打开,平摊在地上,运刀如飞,转眼之间就将这条蛇切成了一小条一小条的蛇肉,拎起一条,递到闵若兮的嘴边,“来,尝尝,这可是美味。”

    闵若兮紧紧地闭着嘴唇,一双大眼之中满是惊恐,半晌,嘴一张,突然干呕起来。

    “这是怎么啦?”秦风一惊,赶紧跑过去将闵若兮半扶起来,手在对方背后不停地抚着。

    “蛇肉,还是生的,我不吃!”闵若兮终于缓过劲儿来了。

    “这可是无上美味,我们行军在外,弄到这样的美味,那可是抢着吃,手快有,手慢无。”秦风不解地道。

    “你,你可当真是一个莽军汉!”闵若兮无奈地道:“那是你们,我不行,你将那鱼烤了给我吃。”

    看了看那串鱼,再看看手里的蛇肉,秦风连连摇头,“你的口味可真奇怪,这鱼肉比起蛇肉,完全无法比啊。”

    一边摇着头,一边拎起几小条蛇肉塞进嘴里,一边咀嚼着,一边清理起鱼来,拿了一根小棍塞进鱼肚子里,拿到火上慢慢地烤了起来。

    闵若兮苦于无法动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秦风一边烤鱼,一边嚼着蛇肉,丝丝鲜血从嘴角流出来,看得闵若兮阵阵恶心,最后只能闭上眼睛,不过那咀嚼之声,却仍时时不停地传到她耳中,让她只觉得苦不堪言。

    鼻间传来的阵阵香气,让一天没有水米沾牙的闵若兮不由自主地咽了一口唾沫,肚子也发出咕咕的响声,这让她感到羞惭不已,什么时候,一条烤鱼也能让自己垂涎三尺了。

    “饿了吧?来,尝尝我的手艺!”耳边传来秦风的笑声,睁开眼,发现秦风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将树叶之上一堆蛇肉消灭得干干净净了,此刻正将一条烤鱼托在树叶之上,在她鼻子之下晃悠呢!

    无言的点点头。秦风将烤好的鱼肉撕成条状,小心地摘去鱼刺,喂到闵若兮的嘴里。

    咀嚼了几口,闵若兮却是眼睛一亮,“烤得真香。你这手艺不错啊!”

    “当然不错!”秦风嘿嘿的得意地笑了起来,“我们这些当兵的,干啥不行啊,经常在外行军打仗,没别的事情可做之时,便只能干这些了,这手艺自然磨练出来了,可惜没有别的佐料,不然能让你将舌头咬掉。”

    看着秦风得意的表情,闵若兮却又气不打一处来了,哼了一声:“吹什么吹吧,我只是饿了而已。”

    秦风大笑,“吃惯了山珍海味,吃点这些小玩意儿,也算是别有风味吧。来,好吃就多吃一点。”

    烤好的两条鱼顷刻之间就进了闵若兮的肚子里,让秦风也有些瞠目结舌,这两条鱼加起来有半斤重吧,看不出,眼前这位的食量还真是出人意料,还以为女人都跟猫儿一样呢,以前秦风见过女人吃饭,每一筷子起来,那上面只不过拈着三五颗米而已,一小碗饭,半个时辰还吃不完。而装在哪小碗里的饭,秦风目测,自己一大口完全可以塞进嘴里去。

    打扫完战场,秦风走到了洞口,和衣躺下,“早些睡吧,明天还要逃命呢,得养足精神,要是你明天能动弹就好了,当然你能重新恢复武功,我们两人联手,那即便是邓朴追来也不怕了。”

    闵若兮叹了一口气,体内空空荡荡,丝毫感受不到平日里那浑厚的气息,想要一夜尽复,怎么会有可能?但愿睡一觉起来,自己能动弹便能谢天谢地,至少不用像今天这样尴尬了。

    秦风入睡得极快,常年的军旅生涯早就让他养成了躺下就能睡,稍微有点动静就能醒过来的本领。今天应当可以睡个好觉了,入睡之前,他这样对自己道。

    不过,似乎是刚刚闭上眼,他便被一阵磨牙的声音惊醒。

    “殿下,你不舒服?”火光的映照之下,他侧转脸,轻声问道。

    “我,我……”火光之下,闵若兮脸色通红,半天也没有说出一个字来。

    “您到底怎么啦,哪里不舒服?”秦风追问道。

    “我要方便!”似乎实在是无法忍耐了,闵若兮带着哭腔喊了起来。

    秦风一下子便傻了,先前,两个人可都没有想到过这个问题。

    (三七中文 .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