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一与廖世忠坐在小刁的尸体旁,大口地喘着气,廖世忠又挨了一剑,坐在那里已经无力爬起来了。

    “你刚刚没有必要挨这一剑的。”丁一道。

    廖世忠笑笑:“我得给你省点儿力气。这还仅仅只是一个开始呢。反正我已经受伤了,接下来的战斗只怕我出不了什么力气了。”

    “一样的。”丁一叹了一口气,“如果左帅败了,接下来追上来的人,便绝不是我们能够对付的。”

    “左帅会败么?”廖世忠问道。

    丁一沉默了,左帅是他们心目之中的战神,但对手李挚更是名震天下的大高手,而且左帅这些天来,消耗实在是太大了一些。

    “我不明白,为什么会是这样?”廖世忠默然半晌,“明明是一场袭击战,为什么反而变成了我们被伏击?”

    两人都沉默了下来。

    “西部边军完了,现在,只剩下秦风那个杂碎带着的敢死营了。”丁一黯然道。“希望他们能安然地活下去,为西部边军留一点种子,将来重建,未来的西部边军也不会忘了我们这些人。”

    “覆巢之下,安有完卵,敢死营只有两千人,在西秦的攻击之下,能有什么作为,就怕秦风这个杂碎一根筋,一直在落英山脉里往前走,最终会撞到西秦人手里。”廖世忠叹道。

    “秦风就是一只狡滑的狐狸,嗅着味儿不对,定然跑得比兔子还快。”丁一笑道。

    “以前特别恨他,有时候恨不得一刀一刀片了他,现在反倒一心希望他能活下来了。”廖世忠突然笑了起来:“这个杂碎真是可恶啊。”

    “还恨他当年揍你一顿呢?谁让你没事儿惹他?”丁一大笑起来。“不过也是,当年你刚刚被招进来,不知道这家伙的大名。”

    “那家伙,可真够暴虐的。”廖世忠想到了战前秦风对付杨致的那件事,不由得脸带微笑。“下手也够狠,心也够黑。”

    “手不狠,心不黑,能在敢死营那地方呆下去?”丁一道。“反正我是没信心能在那个地方呆下去还活得有滋有味的,那家伙,根本就不是一个人。”

    廖世忠连连点头,表示赞同。

    “来了!”丁一抬起头来,突然道。廖世忠脸色一紧,视野尽头,出现了十数个人影。最前头一人,来势极速,初看还只是一个人影,下一刻,便已经能清晰地看到他的轮廓。

    “是邓朴!”丁一站了起来:“兄弟,我们的时候到了。”

    “死便死罢,如果死的时候能咬掉他一根毛,也是好的。”廖世忠笑了起来。

    风声飒然,邓朴已经出现在两人的身前,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几具尸体,他抬起头来:“了不起,真不错。”

    丁一长枪横在胸前,看着对方,全身劲力紧绷,面对着邓朴,他知道自己没有一丝儿的胜机,别说邓仆身后还有十几个人,就算只有邓朴一个人,他也万万不是对手。

    “丢了兵器,投降吧!”邓朴有些怜悯地看着两人,“你们不是我的对手,枉死无益。对于你们的主子来说,你们也尽到责任了。”

    丁一看着他,嘿嘿的笑了起来。手中长枪缓缓抬起,一声怒吼,脚猛地蹬地,人枪合一,化为一道流星,猛冲向邓朴。

    眼中寒芒一闪,邓朴抬起手来,枪手相碰,竟然发出金铁之声,丁一的身影被举在了半空,下一刻,又被狠狠地砸到了地上。

    邓朴的手中,握着丁一的枪尖,两人级别之上的差距,就犹如一条巨大的鸿沟,根本无法逾越。

    落地的丁一大口地吐着血,手腕一拧,长枪从中一分为二,枪尖上探,再刺向邓朴的小腹。

    邓朴冷哼一声,手腕一翻,抓在手里的半截长枪哧的一声,没入丁一的胸膛。高举的长枪凝在了半空,当的一声,无力地坠在了地上。

    越过丁一,邓仆向着坐在地上的廖世忠走去,廖世忠举起了手中的刀,狠狠地向着邓朴砸去,这样的攻击,与街着混混打架也没有什么区别了,邓朴理都没有理,只是微微偏转了一下身子,那刀便远远地飞了出去。

    走到廖世忠的跟前,提起脚来,踩在了廖世忠的大腿之上,卡嚓一声,一条腿骨顿时断了。廖世忠却呵呵的笑着,一张嘴,呸的一口唾沫向着邓朴喷去。

    邓朴冷笑,脚尖一踢,廖世忠立时便倒在了地上,军靴踏在廖世忠的胸前,微一用力,骨头立刻发出了断裂的声音。

    “龟孙子,有种就杀了你爷爷。”廖世忠眼睛瞪得大大的,看着邓朴,每说一个字,嘴里都涌出大量的血沫,他伸出双手,无力地向上摸索着,沿着那双军靴向上,丝丝血迹染在了邓朴的军靴之上。

    邓朴低头,看着这个顽强的军人,对手此刻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攻击力,却仍在试图做些什么。手终于摸到了军靴之上的裤脚,滋啦一声,裤脚被廖世忠撕下了一片,他心满意足地笑了起来,脑袋一歪,就此死去。

    这个人临死前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就是为了撕下自己的一片裤脚?邓朴却没有感到可笑,他沉默地越过了廖世忠的尸体,向着前方走去,在他身后,十数名部下紧紧地跟了上去。看到这几名楚人的拼死战斗,所有人都心中有所警惕,接下来绝不会是一帆风顺,楚人也绝不会束手就擒。

    一个时辰之后,一个人影出现在这片刚刚激烈战斗过的坡上,身着黑衣,背背铁刀,正是一路赶过来的秦风。

    他看到了被铁枪钉死在地上的丁一,看到了仰面朝天躺在坡上的廖世忠,看到了胸膛之上还插着一柄剑,手里还握着断了弦的长弓的小刁。

    这三个人他都认识,丁一是左帅的亲兵营校尉,小刁是军中著中的神射手,而廖世忠,他更熟悉一些,因为这个人曾经因为挑衅自己,被自己痛打过一顿。

    又有三个熟人永远地倒了下去。秦风沉默地丁一身上拔出长枪,就以长枪为锄,在山坡上用力地掘了起来,片刻之间,便掘出一个大坑来,将三人依次放到坑中,将他们的兵器一一摆放在他们的身边。

    身他们深深地鞠了一躬,秦风手一挥,坑边的泥土被劲风卷入坑中。

    掩埋了三人的遗体,秦风心中更是凛然,丁一的功夫绝不比自己差,但看现场,他似乎是完全不是对方的对手,败得干净利落。

    对方至少是一个八级甚至是九级的大高手,这可不是自己能挡得住的,是就此转身往回跑,还是依然向前去赴那个前途莫测的死亡之约,踏出这一步,只怕便是九死一生了。

    迟疑了片刻,秦风咬了咬牙,终于继续向前走去。

    (三七中文 .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