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小兵嘶哑凄惨的声音在整个中军大营之中回荡着。○

    “杨公子要被打死啦!”

    “杨公子要被打死啦!”

    “救命啊!”

    巡逻的哨兵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两个小兵整齐划一地的呼喊着,奔跑着,在他们越过辕门,还在向里头冲的时候,他们终于反应了过来,扑了上去,将他们死死的摁住。

    “快带我们去见左帅,杨公子要被打死了,我们校尉也要被打死了!”一个小兵大叫道。

    “你们校尉是谁?”值勤的副尉吼道,他居然让这两个小兵闯进了辕门,单这一条,就足以让他被军棍打得********,此时满脑子都是愤怒。

    “追风营,章校尉。”小兵的大叫让值勤副尉的脑子一下子清醒了过来,追风营的章校尉不是陪着昭华公主的那个护卫出去了么,那个护卫可是来头极大。听说是当朝左相的公子,他当下一个激凌。

    “什么杨公子要被打死了,在哪里要被打死了?”他追问道。

    “敢死营,敢死营!”

    值勤副尉脸上的冷汗唰地一下就掉了下来,说追风营的章小猫在别处会被人打死他是不信的,但要是在敢死营,那绝对是有可能的,至于那个杨公子嘛……一想到这里,他嗖地一声窜了起来,撒开两腿噌的一声在原地留下了一地烟尘。身后,他的手下一个个禁不住赞叹起来,副尉这轻功,当真是厉害之极啊!以前可还真没有发现副尉居然还有这样一手。

    片刻之后,中军大帐之内,传来了左立行左帅的咆哮之声。

    “章孝正是****的吗?我派他去是干什么的?你们说,章孝正在干什么?”

    下头,两个小兵已经被吓瘫了,可怜他们两个,什么时候有机会这么近距离地接触过一军之主帅,还有幸承受着主帅那无穷无尽的宛如瀑布般的唾沫。

    “左帅,冷静一些吧,你吓着他们了。”一个温宛如玉的声音在大帐之内响起,声音不大,却立刻便让左立行的咆哮之声消失了。

    闵若兮站了起来,走到两个小兵跟前,柔声道:“你们两个慢慢说,到底出了什么事儿?”

    杨致要被人打死的话,还真不是小事儿,闵若兮虽然讨厌杨致,指望着他被人教训一顿,但绝不想他被人打死。既然左帅派了追风营的章孝正同行,这个绰号叫小猫的校尉也是出身敢死营,怎么还会出这么大的事情?

    小兵并不知道眼前这个女人的身份比他们仰视都有些看不清的左帅还要高得多,只觉得那温柔如水的声音让他们狂跳的心慢慢地平静了下来。

    在两个小兵你一言我一语,却仍然有些词不达意的叙述之中,大帐之中逐渐安静了下来,进了别人的军营之中,伤了人也就算了,毕竟敢死营的也没有什么好货,但斩了敢死营的军旗,那可就不一样了,在座的都是统兵将领,每一面营旗代表着什么,没有什么比他们更清楚的了。而敢死营的那面营旗,凝聚了多少人的鲜血,在场的人更是清楚,出自敢死营中的另两个校尉豹子与狼牙已经是满脸怒色,牙齿咬得格格作响,因为那面营旗之上,也有他们两个的血。

    郭九龄的脸色难看之极,他亦是军旅出身,对于军人对军旗的那种感情,他的理解可比昭华公主深刻得多。如果真如这两个士兵所言,杨致居然斩了对方的营旗,只怕他还真得难以走出那座军营,更何况那是敢死营!

    “公主,我马上去敢死营一趟。”他急促地道。

    “郭老不用急,我得到消息之后,已经让林将军赶过去了。”左立行吐出一口气,“不会出什么大事的。杨公子可能会吃一点苦头,但绝不致于有性命之忧。”

    “那可是臭名昭著的秦疯子。”郭九龄提醒道。

    左立行此时脸色却轻松起来,先前他派章小猫陪着杨致去,原本是想让秦风挨一顿揍算了,为此他可是要搭上不少的物资的,不想俩小兵回来这么一嚷,心道秦风这个王八羔子实在是太不像话了,居然连自己的话也不敢听,还亏得自己用长胜营的物资来贿赂他,杨致是左相公子,又是公主的护卫,被揍了让这两位都没有了面子,对自己的前程大有影响,由不得他不暴怒,不过现在可好了,是杨致那个不长事儿的先砍了敢死营的军旗,这样的事情出现了,杨致还能留一条命下来,那就算是给了杨相大面子了,杨相虽然是文官,但对军队之事,绝不陌生,有了这个理由,也可以交待得过去了。了不起最后还是让秦风来顶缸背黑锅,反正这小子赖在敢死营不肯出来,杨相就算想收拾他,又还能怎样整治他呢?还有比敢死营更能整治人的地方么?

    别人眼中的毒药,在秦风那里,好像是蜜糖一般,也不知这小子怎么想的?自己一提要将他调出敢死营,他就以辞去军职相威胁。这样的虎将,自己可不想失去了。

    “郭老多虑了,秦疯子只是打仗疯,又不是蠢蛋,难道您会认为一个没脑子的家伙能将敢死营整得服服帖帖,难道他当真只是靠武力?一个没脑子的家伙会让敢死营从几年前的七八成的伤亡率,降到五成以下?放心吧,杨公子不至于有性命之忧,但吃点苦头可能就少不了了,再说了,林将军已经过去了,如果真的要出事的话,您这个时候赶过去,可也来不及了。”左立行道,“先让老林去调和一下,然后咱们再出面,这样有个缓冲您说是不是?”

    郭九龄狐疑地看了一眼左立行,见他忽然气定神闲下来,倒是猜到了对方一半的心思。“既然左帅这么说,那就也只能这么办了。”

    左立行回头看着两个仍然趴在地上的小兵,“你们章校尉在干些什么呢,就没有劝架?”

    “回大帅的话,我们章校尉与敢死营的人打起来了,被打得浑身是血。”

    “章小猫被打得浑身是血,敢死营除了秦风,还有人能将章小猫打得浑身是血?哦,章小猫就是你们的章校尉!”左立行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敢死营什么时候又出了猛人了。

    “大帅,我听我们校尉叫那人剪刀。”

    “剪刀?他与章小猫打个什么劲?”

    两个小兵迟疑了一下,吞吞吐吐的说:“我们校尉要操人家的娘,这不就打起来了!”

    卟的一声,昭华公主一下子笑出了声,大帐之中也同时暴发出了阵阵狂笑之声,左立行连连摇头,章小猫啊章小猫,你可真是用心良苦啊!

    对自己手下这些将领的本领,作为主帅,左立行岂有不清楚的,章小猫的功夫比起剪刀只会强不会差,怎么可能被揍得死去活来,明显是找虐,想逃避责任嘛!

    “公主,我手下不懂事,得罪了贵护卫,我这便去将人带回来,这个秦风,我会让他来向您致歉,不过此人是员虎将,还请公主能大人大量,宽恕于他,略施薄惩也就够了。”左立行冲着昭华公主拱手道。

    “不,我亲自去。”闵若兮站了起来,“若兮虽然不是军人,却也知道军旗对一支军队意味着什么,这件事情是杨致不对,就算他当场给人杀了,那也是他自寻死路,如果秦校尉能够留下他的性命,那已经是莫大的恩赐了,我去给秦校尉道歉。”

    “啊?”大帐之内,不但是左立行呆住了,大帐之内所有的将领也都呆住了。

    (三七中文 .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