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目三挂了,快成补考专业户了,郁闷中啊……大家多来点推荐票安慰下吧。

    其他人都看了过来,墨菲在杰西卡-查斯坦的辅助下,拆掉身上的斯坦尼康装置,放好摄影机后,抬起头看向天花板临时架设的拍摄用灯,“布光有问题。”

    坐在柜台前的凯瑞-穆里根不禁轻轻拍了下自己的胸膛,吐出一口气,脸上的紧张散去了不少。

    第一次正式拍摄,她不想是因为自己犯错而导致中断。

    墨菲看了凯瑞-穆里根一眼,将这一切尽收眼底,却什么都没有说,凯瑞-穆里根演技功底和天赋都还可以,却是个不折不扣的新人,而且年纪也不大,内心叛逆而又敏感,这时候更多的应该是鼓励,而不是制造压力。

    他决定暂时不理睬凯瑞-穆里根,先解决临时片场的布光问题。

    实际上,从开始拍摄,墨菲就发现现场的灯光有问题,但还是持续了下去,直到发现更多的问题,这才喊了停。

    “约翰……”墨菲把自己的灯光师道格拉斯叫了过来,“布光需要全面修正。”

    说着,他看了道格拉斯一眼,只能暗叹很多时候一分钱一分货是硬道理,这个图便宜雇佣来的灯光师,能力真的很一般。

    早在前期筹备查看场地的时候,墨菲就跟他交代过布光的注意事项,刚刚没有演员上场的时候,通过摄像机镜头看上去也不错,但凯瑞-穆里根出现在镜头里后,拍摄的画面根本达不到预期的效果。

    不过墨菲没有发火,也没有多说什么,毕竟现场灯光制造出的拍摄效果,不仅与灯光师的布光有关,也与环境的变化脱不了关系,穿着红衣服的凯瑞-穆里根出现在片场中,也会影响到光线的色彩效果。

    “我以前跟你说过。”墨菲双手抱胸,先抬头看了看顶棚上悬挂的主灯,又看了看放置在地板上的辅灯,这才说道,“我们拍摄的这部电影可以划分到黑色电影的行列中!约翰,你使用的灯光过于明亮柔和。”

    像《水果硬糖》这种小成本带有黑色色彩电影中的灯光运用是一项深刻复杂的工作,但是对电影拍摄者和演员来说又极其重要。

    由于资金和技术的限制,一些电影拍摄者创造了黑色电影,但是这并没有限制他们的才能,这就促使了灯光成为黑色电影中非常重要的角色。

    曾经的墨菲研究过这方面,所以才会选择这种类型题材的影片作为整个计划的开端,与刚才通过摄影机看到的明亮灯光不同,暗调照明才是《水果硬糖》这种影片应有的拍摄灯光。

    道格拉斯也不是完全没有能力,看了会儿后,指着顶棚上正对柜台的一排大灯说道,“改变主光的设置,应该会好一些。”

    在电影拍摄常见的主光、辅光和背光的“三灯布光”里面,主光灯的设置通常是最亮的,也正因为如此,才称他为主光。

    “不,不,不……”墨菲摇了摇手指,对道格莱斯的提议有些不满,走到柜台前转了一圈,说道,“不止是主光,辅光也要变,此外还要适当加上一点背景光。”

    辅光,通常是设定在主光的对面,用来消散主灯光产生的阴影;背光用来照亮整个场景的轮廓,把被摄主体从背景中区分出来。

    这样一来,就能让凯瑞-穆里根在拍摄出的整个场景里显得格外突出,也能强调她这个女主角的身份。

    看了看一筹莫展的道格拉斯,墨菲叹了口气,黑色电影不但要用暗调照明,光线还要足够硬,说道,“主光灯可以使用卤素灯,这样主光只会从一个点发射出来,光线会更硬,硬光更能突出女主角清晰的轮廓。”

    灯光师道格拉斯明显经验不足,只是不断的点头记录。

    墨菲走到主光灯对面放置在地板上的辅光灯架边,又说道,“辅光换成磨砂灯泡,发出的光线更加柔和,在突出女主角轮廓的同时,可以让她显得更迷人。”

    硬光和柔光的相对运用,可以说是黑色电影布光的标志。

    见墨菲说完,道格拉斯走到自己的工具箱边,准备按照他的方法进行调试。

    “约翰,先等等。”墨菲却喊住了他,毕竟这些方法能不能行他也不确定,转身对老林奇那边招了招手,等他过来后,说道,“店里有挑杆吗?长点的棍子也可以。”

    “有,”

    刚才那一串的专业术语,老林奇听得晕头转向,感觉墨菲不止是阴险卑鄙,应该也是有真本事的人,这时毫不推诿,对一个店员喊道,“把后厨房的长挑杆拿过来。”

    挑杆很快被人送到了剧组一个实习生的手里。

    以前设想的再好,不实地拍摄,也无法发现问题的所在,墨菲完全否决制定的布光计划,将咖啡馆拍摄场地的灯光布设全部推翻重来,挑杆这时候就发挥出了作用,把一个工作灯泡固定在挑杆的一端,随时能够变换位置,这样就能在布光之前,检测从不同方向对被摄场景打光的效果。

    一个缺乏经验的导演,带领一群同样缺乏成功经验的工作人员,拍摄中必然要走很多的弯路。

    灯光还没有布置好,中午就到了,按照剧组与老林奇签订的协议,午餐以及饮品都由米顿咖啡馆免费提供。

    饿肚子工作肯定不行,不说别的,首先就会影响到工作态度,墨菲可不相信这些人不吃饭还能饿着努力工作。

    结束上午的工作,先让剧组用餐,墨菲吃到免费午餐的时候,因为犯错有点焦急的心情稍稍好了一些。

    犯错,意味着浪费时间;浪费时间会导致开销超支……

    “免费的午餐,我最喜欢。”

    坐在一张咖啡桌边,墨菲边吃边跟对面享用水果沙拉的卡拉-费斯说道,“意味着我能节约一大笔钱。”

    卡拉-费斯看着自己的沙拉,头也不抬,“你快要抠死了。”

    “我也不想这样,”墨菲的话里带着淡淡的无奈,“没钱的人只能这么选择。”

    一上午的时间过去,他更加怀疑三十万美元的资金能不能够用。

    原本,墨菲已经把自己的能力看得足够低,估算可能遇到的困难足够多,真正操作起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想的还是太乐观了,仅仅一个灯光的问题,就耗费了数个小时都没有完全解决……

    想到这里,墨菲脸上多少出现了一点愁苦。

    卡拉-费斯看了他一眼,放下勺子,拿出纸巾擦了擦嘴,又丢给墨菲一张,说道,“我升任第六频道的副台长了,还是主管新闻业务。”

    墨菲诧异的看着她,这升职速度未免太快了吧?

    “恭喜你。”他说道。

    “是我应该谢谢你。”卡拉-费斯双手交叉放在桌子上,“没有比尔路事件我可能还是夜间新闻部的主管,是你帮我打开了这条路。”

    放下刀叉,墨菲拿起纸巾,毫不客气的说道,“你准备怎么感谢我?”

    说完,故意换成怪异的目光,上上下下看着卡拉-费斯高挑曼妙的身体。

    “我这里缺一个主管的位置。”卡拉-费斯根本不吃这一套,旧话重提,“我需要一个有干劲、有担当、敢冒险的人。”

    墨菲想了想,“如果我的项目失败,我会考虑。”

    卡拉-费斯耸了耸肩,没有再说什么。

    对面的人帮了她很大的忙,她也很欣赏他,两个人之间也有一定的交情,这才给他准备了一条后路。

    墨菲清楚这一点,卡拉-费斯也知道墨菲能明白她的意思。

    两人之间渐渐变得沉默,只是偶尔用眼神做一些交流,在墨菲斜对面不太远的一张桌子上,一双明亮的眸子时不时就会看过来。

    凯瑞-穆里根坐在一个高背椅上,挖起一勺豆子,送进嘴中,没嚼几下就咽进了肚子里,同桌而坐的詹姆斯-弗兰科立即提醒,“嘿,慢点吃,小心噎到。”

    “用你管!”凯瑞-穆里根没好奇的瞪了詹姆斯-弗兰科一眼,问左边的实习生,“保罗,那个女人是谁?”

    “哪个?”保罗-威尔森不明白她说的是谁。

    凯瑞-穆里根用眼神示意了下,“坐在墨菲对面的人。”

    保罗-威尔森轻轻摇头,“我也不认识。”

    “我认识。”詹姆斯-弗兰科接话,“我认识她。”

    “她是谁?”凯瑞-穆里根忍不住心里的疑问,“墨菲的女朋友吗?”

    “不是……”詹姆斯-弗兰科不着痕迹的贬低,“墨菲所有的钱都投到我们拍摄的电影上了,现在是一个穷光蛋,哪个女人会傻到看上他?”

    “那是墨菲有追求!”凯瑞-穆里根辩解,“敢不顾一切追求自己的目标。”

    詹姆斯-弗兰科露出一个略带嘲讽的笑容,“呵呵……”

    凯瑞-穆里根立即瞪眼看向他,“我不想跟你说话了。”

    “嘿,亲爱的,”詹姆斯-弗兰科不满的说道,“别忘了,你的餐盒是我帮你领过来的,你上午喝的水也是我为你准备的……”

    “我又没让你做!”

    他的话没说完,就被凯瑞-穆里根振振有词的打断了,“你不想做的话,没人强迫你。”

    “我要去做准备了。”她跳下椅子,走向了临时化妆间。

    送走卡拉-费斯,墨菲宣布下午的工作开始,困难依然很多。

    ;

    (三七中文 .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