票票!多来点票票啊!

    “斯坦顿先生,我希望你在拍摄中能像对我承诺的一样。”

    好莱坞演员工会的一间办公室里,穆里根夫妇坐在略显陈旧的沙发中,合上手里的演员合同,看着对面的墨菲,带着几分警告,说道,“我的代理人会一直盯着你。”

    穆里根夫妇旁边,凯瑞-穆里根一声不吭,看向墨菲的眼睛中,却带着属于胜利者的骄傲。

    “你们放心。”墨菲信誓旦旦的说道,“斯坦顿工作室虽然刚刚成立,却是一家信誉卓著的公司,我个人也将诚信奉为最基本的原则。”

    之前的两次会面中,穆里根夫妇对于《水果硬糖》的剧本非常有意见,墨菲也答应了他们做出改动,甚至用最快的速度拿出了改良版的剧本,加上卡拉-费斯这个第六频道的新闻主任愿意为这个项目背书,穆里根夫妇终于点了头。

    名望和地位这种东西,摸不着看不到,却能实打实的发挥作用,如果没有卡拉-费斯帮忙,墨菲说不定就要重新选择女主角了。

    像这种涉及未成年人演员合同的签订,从来都不是儿戏,参与的除了墨菲以及凯瑞-穆里根和她的父母之外,还有《水果硬糖》的法律顾问罗伯特,朱利安-费罗斯的经纪人也是新任的凯瑞-穆里根的经纪人比尔-罗西斯,儿童协会和演员工会的代表,朱利安-费罗斯本人等等。

    审看合同,讨价还价,就某些还有争议的条款再次拉锯……两个多小时后,双方正式签署了凯瑞-穆里根的演员合同。

    由于涉及的是未成年人,还是演员工会的成员,加上儿童协会的监督,这份合同相当的严苛,从凯瑞-穆里根每天工作时间到聘用家庭教师都做了具体的规定,在好莱坞较为健全和严格的保障体系下,凯瑞-穆里根在剧组的权利能得到最大程度的保证。

    虽然看着这些条款有些牙疼,但墨菲知道,他参与的是一个合法的游戏,想要在这个游戏圈里生存下去,最少要在明面上遵守游戏规则。

    再说了,换成任何一个未成年人演员,签署的也必然是这种相对严苛的合同。

    不过,也有让他感觉较为满意的地方,凯瑞-穆里根之前没有出演过任何影视作品,根本不可能要出高价,她的片酬只有五千美元。

    至于合同中规定的工作时间以及学习时间等条条框框,儿童协会和演员工会的人不会一直在剧组盯着,最多派个人偶尔过来看看,这些都有缓冲的空间。

    还有墨菲答应修改的剧本内容,原本拿出给穆里根夫妇看的就是初稿,里面的内容尺度相当大,拍出来说不准会成为nc-17,他肯定不能这么拍。

    虽然到现在也不知道凯瑞-穆里根用什么方法让父母妥协的,但对方当时肯跟他谈,无疑已经有了合作的意思,墨菲先扔一个稍大尺度的剧本再一步步后退,也能显示出剧组的诚意。

    这也是谈判中经常用到的心理战术。

    而且穆里根夫妇签署合同后就会回伦敦忙碌各自的工作,凯瑞-穆里根则交给朱利安-费罗斯和比尔-罗西斯照看,他们也很难缠,但相比古板的穆里根夫妇,这些好莱坞的内部人士,对于影片尺度的理解更为宽泛。

    更重要的是,凯瑞-穆里根把他视为值得信任的人,只要她不闹事,麻烦必然会少很多。

    双方签订正式的合同,又分别在演员工会和儿童协会做了备案,《水果硬糖》的女主角真正确定了下来。

    “墨菲……”

    演员工会外面,走到自己的汽车前,墨菲刚要拉开车门,听到后面传来清脆的声音,转头去看,只见凯瑞-穆里根小跑着跟了过来,还边跑边对他招手,“等一等,我有话对你说哎。”

    转过身,墨菲的目光越到了她的后面,穆里根夫妇正在看着这边,他对那边礼貌的笑了笑,转而看向凯瑞-穆里根,问道,“有事吗?”

    凯瑞-穆里根停在五英尺外的地方,背起一双小手,晃动着身体,压低声音说道,“我是专门过来谢谢你的。”

    “谢谢我?”墨菲指了指自己,好像完全听不懂她的话一样,“为什么?”

    “你让我彻底看清楚了目标。”凯瑞-穆里根的声音依然很低,却异常坚定,“还让我懂得了想要什么就必须全力争取的道理。”

    “不,不,不,凯瑞,这些与我无关。”墨菲很清楚怎么对付这个女孩,“现在的一切,都只能说明你是一个有追求的好姑娘。”

    “真的吗?”凯瑞-穆里根忽闪着眼睛问道。

    墨菲毫不犹豫的点头,“当然是真的,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凯瑞-穆里根稍稍向前走了一步,声音变得更低了,“你最好了,墨菲。”

    听到这话,墨菲微微抬眼向上看了看,刚刚似乎有乌鸦在上面叫,不过他接着就笑了起来,“你也是最好的,凯瑞,我相信你会成为最好的演员。”

    “嗯!”凯瑞-穆里根毫不谦虚,用力点了点尖尖的下巴。

    “时间不早了……”墨菲用眼神示意了下穆里根夫妇,“你父母该等急了。”

    “他们……”凯瑞-穆里根用鼻子哼哧了几声,才说道,“如果不是我把他们逼得没有选择,他们会给我自由选择的权力?”

    哪怕达成了心愿,她对父母的怨气也没有消散。

    墨菲多少有点好奇,声音放低,“亲爱的,你做了什么?”

    “你猜猜啊……”凯瑞-穆里根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这是我的秘密,我才不告诉你呢。”

    “那……好吧。”墨菲做了个打电话的手势,“等我的电话,还有!别忘了研读剧本。”

    看着凯瑞-穆里根离开,墨菲还是有那么一点好奇,她到底做了什么,能让穆里根夫妇最后妥协?

    不过上了车大致就明白了,从之前的接触中,他能看到穆里根夫妇实际上还是比较疼爱凯瑞-穆里根的,但古板的性格和忙碌的工作,注定他们不能成为一对善于沟通的父母,一个快要成年的女孩,想要让疼爱自己的父母妥协,实际上有太多的办法可以用。

    凯瑞-穆里根用的什么办法,那重要吗?反正她已经成为了《水果硬糖》的女主角。

    或许放眼整个好莱坞她不是最佳人选,但现在墨菲能接触到的女演员中,凯瑞-穆里根是最合适的一个。

    搞定凯瑞-穆里根,墨菲回到米顿咖啡馆,继续忙碌自己的筹备工作,他协同布景师、灯光师和道具师再次前往圣费尔南多谷考察,也就设想中的场景与他们交换了不少意见。

    坦白地讲,筹备的进展远不如墨菲预计的顺利,他本身就没有太多经验,而雇佣的这些人一直处于好莱坞的底层,也不是完全由于机会的关系,自身的能力确实谈不上太出色。

    好在墨菲对此也有准备,万事开头难的道理他很清楚,一群没有足够经验和能力的人凑在一起,短时间内也不可能完成一个电影项目,即便这部电影大多数时间只有一个场景和两个演员。

    从圣费南多谷考察拍摄场地回来后,墨菲特意约詹姆斯-弗兰科见了一面。

    “看看这个。”米顿咖啡馆里,墨菲将一摞合同的副本放在咖啡桌上,又推到了对面詹姆斯-弗兰科的眼前,“这是我专门为你准备的。”

    “没有经纪人在场,我不能签署任何合同。”詹姆斯-弗兰科以为这份合同是专门为他准备的,拿起来翻开看了几页,眼睛立马亮了起来,特别是看到夹在里面的凯瑞-穆里根的定妆照后,眼珠子似乎都要爆了,“哦……噢……啊……那个……这个……”

    他发出一串无意义的声音,深吸一口气,合上合同副本,用力拍在了桌子上,“你不是骗我?”

    詹姆斯-弗兰科也不傻,虽然之前墨菲说凯瑞-穆里根加入了剧组,但一直拖着双方间的谈判,并没有完全相信他的话。

    墨菲看着他,“需要我把原版合同拿出来,然后再把凯瑞父母在洛杉矶的代理人朱利安-费罗斯先生找来吗?”

    看到詹姆斯-弗兰科又打开合同,像是大灰狼一样,盯着里面凯瑞-穆里根小红帽般装扮的照片,墨菲淡淡的说道,“如果你觉得勉强的话,我可以找其他演员。”

    “别!别……”詹姆斯-弗兰科抬起手,似乎想要用这种方式阻止墨菲,“千万别!墨菲,我对剧本里面的角色非常非常感兴趣,但你的片酬太低了,我的经纪人特别反对,我一直在说服他,这也需要时间啊。”

    曾经的墨菲通过媒体了解到的詹姆斯-弗兰科以怪异而出名,现在看来,他比媒体报道的还要怪异。

    “吉姆,我的时间很紧张,其他事项我已经筹备的差不多了,开拍前我还要留出时间给男女主角单独排练……”他有意无意的加重了‘单独’的发音,“这个项目主要演员就两个,你们单独排练的时间肯定要多一些。”

    詹姆斯-弗兰科似乎下定了决心,用力拍了下桌子,“我现在就去找经纪人谈谈。”

    (三七中文 .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