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推荐票的多给点吧!觉得书还可以的朋友别忘了点下收藏。

    “我不要你们管!”

    脸上挂着泪水的金发女孩冲出书房,直接跑回房间,不等后面的人追过来,用力关上房门,发出了砰的巨响,“我也不用你们管!”

    一对四十岁左右的中年夫妇从书房里走了出来,两人面色阴沉,显然也在生气。

    “她怎么这么不听话!”中年男人似乎被气炸了,“这还是我们的女儿吗?”。

    中年女人也好不到哪里去,气呼呼的说道,“读大学不比学表演好一百倍!”

    朱利安-费罗斯等这对表亲走进客厅,请他们坐在沙发上,又端了两杯水过去,劝解道,“凯瑞平时不是这样的,你们别生气,再劝劝她。”

    “砰!”

    房门那边传来清脆的响声,似乎里面的人在摔东西。

    中年男人刚想站起来,朱利安-费罗斯赶紧拉住他,“不会有事的,让她发泄一下好了。”

    相比于脾气暴躁的中年男人,中年女人要稍好一些,她抓起先前看的那页剧本,问道,“朱蒂,那个墨菲-斯坦顿到底是什么人?”

    “我找人了解过一番,他今年才从监狱里出来,之前是一个自由记者。”

    朱利安-费罗斯话中不免带着些轻视,“他前几个月才成立了斯坦顿工作室,这是他的第一个项目,是个新入行的家伙。”

    “坐过牢?”中年男人啪的拍了下面前的茶几,“凯瑞绝对不能进入这种人的剧组。”

    “还有剧本……”把那张剧本推到丈夫面前,中年女人说道,“凯瑞怎么能接触这种题材的东西。”

    “抱歉,是我疏忽了。”

    话虽然这么说,朱利安-费罗斯却不在乎,这种题材虽然敏感,但好莱坞一年产出那么多电影,什么敏感的内容没有?

    不说别的,去年红遍全球的娜塔莉-波特曼的成名作是什么?一个小女孩恋上杀手……

    还有克尔斯腾-邓斯特,才多大就拍摄吻戏?

    作为好莱坞的老资格演员,朱利安-费罗斯不认为这种题材有什么过分的地方。

    朱利安-费罗斯的夫人从厨房里端了两杯咖啡出来,送到穆里根夫妇面前,也劝慰道,“现在的孩子都很叛逆,像你们在书房里那样的训斥,只会起到反效果。”

    中年男人不以为然,嗓门响亮的说道,“带她回英国后,我还要再找一位最严格的礼仪老师。”

    躲在房间里的凯瑞-穆里根听得清清楚楚,委屈的眼泪像开闸的洪水一般倾泻而下,想到父母之前在书房里面的严厉训斥,未来回英国后凄惨的生活,不禁抽泣了起来。

    她感觉整个世界都背叛了自己。

    为什么他们不能像墨菲一样理解自己的想法呢?

    女孩抽泣的声音更大了,外面的父亲和母亲已经开始商量怎么把她带回英国了。

    听到那些无比刺耳的话,凯瑞-穆里根越来越委屈,越来越难受,心底也越来越坚硬。

    她说什么都不会放弃的,一定会和那些坏蛋反抗到底!

    想到这里,凯瑞-穆里根拿出手机,又一次拨通了墨菲的号码,对面接起来后,抽噎着说道,“我该怎么办,墨菲!我的演员梦就要被人打碎了!”

    “嘿,凯瑞,你怎么又哭了?”听筒里的声音还是那么善解人意,还是那么和煦善良,“跟父母吵架了?别放在心上,这个世界上所有的父母都疼爱孩子,支持孩子……”

    “但我是个例外!”凯瑞-穆里根提高了一点声音,“我不是跟他们吵架,是被狠狠的训斥,说任何话都会被训斥的那种!”

    “他们还要带我回英国!”她咬紧牙齿,“我真的受够了!”

    “你说什么?”刚才牙齿咬的太紧,她没有听清墨菲说什么。

    工作室里,墨菲一手转动铅笔,一手举着电话,看似好意,实则蛊惑的说道,“你现在需要找个地方安静一下,冷静一下。”

    那边的女孩立即说道,“我真的需要一个安静的地方。”

    她犹豫了一会,缓缓说道,“我能去找你吗,墨菲?我想不到能去哪里,我去找你好吗?”。

    墨菲不禁挠了挠头,这个女孩真的是养在温室里的花朵啊。

    但让凯瑞-穆里根来这里找他绝对不是明智的选择,对方还没有成年,两人在私密场合的会面,说不准就会带来一些麻烦。

    “!”电话里又响起恳求声,“他们准备出去了,我能偷跑出去。”

    考虑几秒钟,墨菲说道,“我在米顿咖啡馆等你。”

    凯瑞-穆里根的父母显然比他想象的还要顽固,墨菲之前以为她只要大闹一番,父母说不准也就同意了,现在不仅不同意,还准备把她带回英国……

    去往米顿咖啡馆的时候,墨菲一直在考虑这件事,不行的话就只能放弃了,好在他之前想到存在这种可能,也在继续招聘男女演员,寻找合适的人选。

    来到米顿咖啡馆,老板林奇不在,墨菲跟服务生交代一句,随便找个卡座,坐下后翻开自己随身携带的笔记本,边审看计划表,边耐心的等了起来。

    过了足足有一个半小时,凯瑞-穆里根才走进了咖啡馆。

    她穿着一身运动装,头上戴着棒球帽,精致的娃娃脸完全遮掩在长长的帽檐下面。

    “这边。”墨菲对她招了招手。

    女孩摘掉棒球帽,快步走过来,直接坐到了对面。

    能看得出,她之前哭的很伤心,眼睛红红的,还有点肿。

    “喝点什么?”墨菲问道。

    “随便。”她好像有很多话要说,很多委屈要倾诉,“我从小就被严格要求,做什么事都要符合他们的标准……”

    墨菲为凯瑞-穆里根要了一杯拿铁,看着她,却不说话,认真的充当一个倾听者。

    说了半天自己的生活是多么不幸之后,凯瑞-穆里根觉得口渴,端起咖啡喝了一口。

    墨菲能听得出,她对自己家庭的抱怨和不满并非这一件事导致,而是长时间积累的结果。“你确定要做一个演员?”他又问。

    凯瑞-穆里根毫不犹豫的点了头,“这是我的梦想。”

    “但实现梦想从来都不容易。”墨菲停顿了一会,整理好思路,“这是一个艰难的过程,往往还会付出想象不到的代价。”

    他看着凯瑞-穆里根,开始信口开河,“我还没有你大的时候,就立志做一个很成功的电影导演,但我是贫民窟中的一员,只能读很烂的公立中学,根本没有机会接受这方面的专业教育。”

    凯瑞-穆里根以为墨菲在用凄惨的往事安慰她,脸上出现了几分同情。

    “但我没有放弃,我知道没有人会投资我这种人的电影,我只能想办法自己筹钱。”

    听到这里,凯瑞-穆里根插话道,“你成功了啊,马上就要拍摄电影了。”

    “能有今天,你知道我经历过多少吗?”。

    凯瑞-穆里根摇头,墨菲半真半假的说道,“为了筹集资金,我得罪过很多人,还在监狱里待了一年。”

    他指着脸上不是很明显的伤疤,“这些都是在监狱里留下的符号。”

    “但我没有气馁。”墨菲轻描淡写的说道,“我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我会为我的目标坚定不移的去努力,任何困难和阻挠都不是停止前进的理由或者借口。”

    他最后说道,“能决定我们未来的,从来都不是怎么想,而是怎么做。”

    听着这些话,凯瑞-穆里根似乎明白了些什么。

    又想了一会,她渐渐领悟到,要成为一名演员,坐等父母放手是行不通的……

    “我知道自己的目标是什么?为什么不能自己去努力争取呢?”

    这样的想法越来越清晰的出现在了凯瑞-穆里根的脑海里,“我也要去拼争!”

    面对这样特别叛逆的女孩,墨菲始终没有说要她怎么做,一直都是按照她的想法,用旁敲侧击的方式去引导,到目前为止效果还不错,但他也不知道这个看似天真、实则叛逆的女孩,能不能给自己带来些惊喜。

    如果可以的话,他也不想放弃凯瑞-穆里根,毕竟试镜了几十个女演员,她是最出色的一个,况且还直接关系到詹姆斯-弗兰科会不会加入他的剧组。

    凯瑞-穆里根端起咖啡,狠狠的喝了一口,压下所有的不快和委屈,看向对面,“谢谢你,墨菲,你让我明白了很多道理。”

    “道理?”墨菲脸上立即摆出莫名其妙,“我做什么了?”

    “没什么。”凯瑞-穆里根摇了摇头,觉得对面的人真的太善解人意了。她站起来,挥手再见,“谢谢你的咖啡,我要回去了。”

    走出卡座,她转回头,又提醒墨菲,“别忘了你的承诺,你会等我一周的时间。”

    现在距离十月份还远,墨菲本身也不是很着急,指了指自己的脑袋,郑重的说道,“我这里一直记着呢。”

    这个叛逆的英国女孩会做出什么?墨菲不知道,但过了仅仅三天的时间,他就接到了一位穆里根先生的电话,对方想要跟他见一面,想看看剧本,再初步谈一下凯瑞-穆里根的合约问题。

    (三七中文 .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