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凯瑞-穆里根没想到墨菲问出的是这种问题,惊讶的表情从脸上一闪而过,随后露出了兴奋之色,似乎中了大奖一般,“我一定会好好的逗弄他,折磨他……”

    她完全忽略了其他,只是尽情发挥这个年龄段女孩天真美好的想象,摸着自己的脸蛋,说道,“我要让他为我神魂颠倒,然后一脚踢爆他的……”

    凯瑞-穆里根突然捂住了嘴巴,意识到这里不是她肆意妄为的校园,而是剧组的试镜,放下手之后,俏皮的吐了吐舌头,露出一个不好意思的笑容。

    “抱歉……”她的声音有些低,看起来很像是个英国的小淑女。

    从她进入仓库后的表现,墨菲大致摸清了这个叫做凯瑞-穆里根的女孩,精致可爱的外貌下,掩饰着一颗叛逆活泼的内心,由于年龄的关系,还带着几分天真。

    见墨菲忽然沉默不说话,凯瑞-穆里根眨了眨眼睛,试探的问道,“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她不自觉的站起来,又来到了墨菲的简易办公桌对面,用清脆而又干净的声音央求,“我这周才加入演员工会,很想做一个真正的演员,能再给我一次机会吗,我觉得你说的故事真的很酷!”

    墨菲看着她,女孩明亮的眼睛里开始泛起水雾,似乎快要哭出来了。

    他把自己的笔记本和笔推了过去,“留下你的联系方式。”

    女孩立即收起那副要哭的表情,脸上挤出一个可爱的笑容,抓起笔飞快写下自己的名字和一串数字,嘴里还不停的叮嘱,“一定要打这个号码,不要打其他的电话,被人知道我偷偷跑出来试镜,我就死定了。”

    念叨完,她又看向墨菲,满脸都是恳求,“能让我看看剧本吗?我都快好奇死了,女主角是怎么干掉恋.童癖的?”

    很明显,她非常的聪明,已经从墨菲的问题中,猜到了剧本的一些内容。

    “抱歉……”

    墨菲刚刚说出这句话,对面女孩的娃娃脸就垮了下来,但他不吃这一套,自顾自的说道,“剧本只有跟我签过合约的演员才能看到。”

    “合约呢?”女孩急乎乎的说道,“我可以跟你们签合约。”

    “但我们没法跟你签。”墨菲又指了指对面的椅子,“你还没有成年。”

    他能听得出来,这个天赋以及外形都很不错的女孩,根本是自己偷跑出来试镜的,就算对方在剧组提供的合约上签字,没有监护人同意的话,也不具备任何法律效力。

    凯瑞-穆里根坐回到椅子上,想到自己的年龄,脸上一片懊恼,就像她说的一样,她的情绪完全外放,或许这也是表演带来的效应。

    这个女孩没有经纪人或者监护人陪同,而是自己偷跑过来的,确实是个麻烦,按照大多数人的准则,一定会把这个女孩劝回去,让她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但墨菲面试了那么多人选,好不容易才碰上这么一个合适的,为了时间和金钱考虑,也不会轻易放过。

    何况,他能看得出来,凯瑞-穆里根对这种洛丽塔反杀怪大叔的游戏……不,是故事,非常感兴趣。

    这样一个天真、可爱、叛逆的女孩,该怎么骗进剧组里呢?

    既然出现在了自己面前,哪里能轻易放过?墨菲的脑袋转的很快,平静的说道,“穆里根小姐……”

    “凯瑞!”女孩纠正道,“叫我凯瑞。”

    墨菲对她笑了笑,“凯瑞,你是我见过最有表演天赋的女孩,也是这次试镜效果最好的女演员。”

    听到她这话,凯瑞-穆里根笑得眼睛都弯了起来。

    但接下来她的脸蛋又垮了,因为墨菲的话,“但你还不到十六岁,我无法给你任何承诺,不可能在监护人不在场的情况下,跟你签订任何合同。”

    “该死!”女孩嘟嘟囔囔,“那两个控制狂加老顽固怎么可能让我进剧组?”

    这话墨菲听得一清二楚,事情显然比他预计的还要麻烦,他皱眉思考了一会,从简易办公桌的抽屉里,拿出一张分镜头剧本,推到了办公桌对面。

    “我没法给你看全部的剧本,但你的表演真的很打动人。”他似乎对这个女孩的天赋所震动,“这是一段分镜头剧本,你可以先看看。”

    女孩睁大眼睛,睫毛不断煽动,“真的可以吗?”

    她嘴上这么说,人却不自觉的闪了过来,抓起剧本,小声的读道,“海莉为杰夫倒了一杯酒,杰夫背对海莉打开冰箱寻找其他饮料,海莉摸出衣兜里的小塑料袋,把白色的粉末撒到了酒杯里……”

    凯瑞-穆里根脸上全是兴奋,“这是迷药吗?她是不是要把那个坏蛋迷倒,然后再折磨他?”

    墨菲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摊开了手。

    “……杰夫清醒,发现自己被绑在椅子上……”

    短短的一页剧本就此结束,女孩抬起头,看向墨菲,“还有吗?还有吗?”

    这个天真叛逆的女孩,怎么可能是墨菲这种狡猾的狐狸的对手,换作一个有经验的人,只会对这种剧本呵呵一笑,但墨菲抓住这个女孩的心理,成功勾起了她的好奇和兴趣。

    “抱歉,”墨菲摇了摇头,“我只能给你看这些了,你想要看更多的话,只能等电影制作完成。”

    “我要怎么折磨那个坏蛋?我后面要怎么折磨那个坏蛋?”凯瑞-穆里根下意识的把自己代入到了海莉那个角色当中,她拍着自己的小脑袋,“到底要怎么做?”

    她抬起头,盯着墨菲,那张精致的娃娃脸上是从来没有过的认真,“我怎么才能拿到这个角色?”

    这声音中戴着几分抓狂。

    墨菲平淡的说道,“你的监护人必须同意。”

    凯瑞-穆里根一只白生生的小手伸了过来,“你的联系方式。”

    取出一张名片,墨菲塞进她的手里,凯瑞-穆里根拿起来看一眼,郑重的收好,“你一定要等我一段时间,我会再联系你的。”

    她抓起那张分镜头剧本,“这个我可以带走吗?”

    看到墨菲点头,她走回椅子边,抓起自己的背包,急匆匆的跑出了仓库。

    墨菲嘴角勾起一丝弧度,这个年龄的女孩总是对未来充满天真的想象,还往往叛逆的听不进任何反对意见。

    老林奇看着这一切,暗叹墨菲比他想象的还要阴险卑鄙。

    他不禁暗自庆幸,幸好没有让自己的女儿参加试镜,否则被卖了还在替他数钱。

    “我先回咖啡馆了。”老林奇先离开了仓库。

    “她的父母会同意她演这样一个角色?”

    看了看关上的仓库大门,杰西卡-查斯坦总觉得这样不是很好,“你这样做是不是……”

    “是什么?”墨菲转头盯着那边,杰西卡-查斯坦把剩余的半截话吞了回去,看着自己老板严厉的表情,只能违心的说道,“我担心她的父母或者监护人不同意。”

    “事在人为。”墨菲说了一句,低头看了看腕表,“上午就到这里吧,下午有什么安排?”

    杰西卡-查斯坦打开工作记录看了眼,“下午还有一个男演员的试镜。”

    墨菲点了点头,站起来准备去咖啡店,在他巧言令色之下,那里快变成《水果硬糖》项目的办公室了。

    “这是一个很有资历的男演员。”杰西卡-查斯坦提醒墨菲,“之前已经在一些电影和电视剧里面出演过主要角色了。”

    不等墨菲发问,她又说道,“他叫詹姆斯-弗兰科,年龄稍微小了一些。”

    “詹姆斯-弗兰科?”墨菲自语了一句。

    午饭过后,这种疑惑就解开了,出现在这间仓库兼试镜室里的,确实是后来大名鼎鼎的腐兰兰,不过是年轻的版本。

    坐在墨菲办公桌对面的椅子上,詹姆斯-弗兰科留着蓬松的自然卷,脸上挂着若有若无的笑容,看上去很帅气,又有些坏坏的,虽然缺少了日后时间积淀所带来的魅力,但也是个不折不扣的帅哥。

    他不是电影圈的新丁,演技应付这样的角色也算可以,唯一的年龄问题,也可以用化妆来调整,最重要的是,墨菲知道这是一个怪才,会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也肯接下一些看起来很离谱的角色。

    放下手里的分镜头剧本,詹姆斯-弗兰科看了看墨菲,“很有意思的角色,该不会是以你自己为原型写出来的吧?”

    听到这话,墨菲差点把喝到嘴里的咖啡喷出来,赶紧放下咖啡杯,“当然不是。”

    詹姆斯-弗兰科的性情跟传闻中的一样怪异,他耸了耸肩,掏出一张名片放在桌子上,“这个角色我很感兴趣,让你的人去找我的经纪人。”

    墨菲根本没想到事情会这么容易,同等条件下,他肯定希望找一个有保障的人。

    曾经出名的那些明星,无疑会在心理上暗示墨菲,他们就是这样的人。

    拿过名片,墨菲递给旁边的杰西卡-查斯坦,叮嘱,“尽快跟他联系。”

    詹姆斯-弗兰科一手支在桌子上,另一只手轻轻敲着桌面,眼睛盯着面前不远处墨菲的钢笔,问道,“上午面试的那个留着金色碎短发的小女孩通过了吗?”

    (三七中文 .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