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电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墨菲很清楚要做好充足的准备,尤其资金方面。

    所以,墨菲第二天准时出现在了与莱昂-罗斯约好的会所里,由于之前基本谈妥了条件,双方之间没有太多的废话。

    莱昂-罗斯代表科比-布莱恩特向墨菲支付了十万美元;墨菲交出了与照片相关的所有资料,并且签署了一份保密协议。

    这样的交易在媒体记者和明星之间时常发生,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

    如约拿到十万美元,墨菲的心情很不错,离开的时候,特意跟莱昂-罗斯握了握手,“请向布莱恩特先生转达我的敬意,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一定会去现场看他打球。”

    莱昂-罗斯则毫不客气的回道,“我希望你永远都没有这样的机会。”

    墨菲看着他的背影,耸了耸肩,随后也离开了,尽管莱昂-罗斯怒火冲天,他却没怎么放在心上,昨天专门拜托卡拉-费斯找人了解了一番,篮球部门在caa相对来说并不怎么重要,caa在体育经纪领域最为看重的还是美式足球。

    这也不奇怪,在北美美式足球才是第一大运动,影响力远超nba以及其他赛事联盟,而caa目前的主要业务还是以北美市场为主。

    不过,墨菲也不会忽略掉caa巨大的影响力,现在他只是个小人物,在caa的巨头们眼里,与洛杉矶街头巷尾随处可见的狗仔没什么两样,没人会太过在意,如果他能进入好莱坞,并且拥有一定名气的话,这件事情的影响才会真正的出现。

    但墨菲一点都不后悔这么做,想要用尽快的速度积累到发展的原始资本,不用一些非常规手段怎么能够做到?

    最起码他没有违反法律。

    “自从来到人间,资本的每一个毛孔都是肮脏的和血淋淋的。”

    抱着这样的想法,墨菲离开这家会所,开车去了第六频道,继续参与那支纪录片的制作,与前面的情况类似,他在制作过程中,更像是一个学生,贪婪的吸收所有后期制作的技术和经验。

    这里是好莱坞所在的洛杉矶地区,全世界电影技术最为先进的地方,哪怕制作纪录片的人基本来自第六频道这样一家不怎么起眼的电视台,后期制作的严谨和理念,也让墨菲这个菜鸟叹为观止。

    确实,他比普通人多了很多见识,也曾经在对岸的电影学院学习研究过最新的电影技术和知识,但学习与实践是不同的两个领域,学得好未必就能做得好。

    墨菲沉下心,暂时将其他念头仍到太平洋里,后面的一段时间,安稳的待在第六频道的后期制作室中,跟在格里菲斯等经验丰富的人身边,不断请教各种各样的问题。

    这支纪录片制作的难度并不大,墨菲很清楚,自己拍摄影片时遇到的问题,肯定会比现在多很多。

    纪录片只是将原本拍摄的很多视频资料剪辑在一起,耗费的时间并不长,而且洛杉矶地区的黑人运动不可能一直继续下去,必须抓紧时间推出,纪录片才能带来一定的影响力。

    半个月后,洛杉矶地区关于白人警察枪杀不能反抗的黑人罪犯的炒作以及黑人抗议活动,渐渐得到平息,洛杉矶县警局和市政厅前刚刚安静下来,第六频道在黄金时段播出了这支纪录片——《罪恶之城》!

    从片名不难发现纪录片的主题是什么,这支五十五分钟时长的纪录片,堪称是洛杉矶地区犯罪活动集锦,车祸、凶杀、毒品交易、武装抢劫层出不穷,反应出了洛杉矶的犯罪活动早已不局限于一地,而是蔓延到了每一个角落,还特意用隐晦的手法,点出了少数族裔与白人之间因为社会不公所引发的矛盾。

    其中,墨菲拍摄的比尔路案件和比佛利山警匪枪战,是整个纪录片的**,虽然当时使用的摄影器材的关系,导致画面不是特别清晰,但这部分真实血腥的枪战近乎完全播放,还是引发了巨大的反响。

    尤其最后一名黑人罪犯在没有任何反抗能力下,被白人警察乱枪打死,用触目惊心都无法形容。

    新闻播放的视频,因为顾忌太多,很多敏感或者血腥的场面都打了码,但纪录片的尺度更大一些……

    毫无疑问,这支纪录片引发了广泛的关注,第六频道也一跃成为洛杉矶地区最热门的地方性电视台。

    刚刚平息的黑人运动,因为纪录片的主题以及完整播放的墨菲的那段视频的关系,再一次爆发,洛杉矶市政厅和县警局前,又一次聚集了大量抗议的人群,也为媒体提供了更多报道的素材。

    第六频道还与一家录像带发行商合作,准备推出这支纪录片的碟片和录像带。

    尽管大量使用了墨菲拍摄的视频,第六频道支付了一定的版权费,墨菲能拿到的好处却不算多,但他也算是满意,毕竟参与了整部纪录片的制作,从中学到了很多,也积累了一定的经验。

    更重要的是,他与格里菲斯多少拉近了关系,如果未来遇到剪辑方面的问题,也能向他请教。

    虽然对方只是洛杉矶地区众多默默无闻的剪辑师中的一个,但比他这种几乎没有实际操作经验的新手强太多了。

    “恭喜你……”

    一家意大利餐厅里,墨菲坐在靠窗的一个座位上,向对面的卡拉-费斯举起杯子,“恭喜你升职。”

    卡拉-费斯穿着一身合体的休闲套裙,曲卷的金发整齐的挽在脑后,她举起酒杯,与墨菲碰了碰,喝之前笑着说道,“谢谢!”

    两人一饮而尽。

    墨菲拿起刀叉,边切着盘子里的牛排,边问道,“第六频道新闻主任的感觉怎么样?”

    以前的时候,卡拉-费斯是夜间和清晨时段的新闻节目负责人,升职后则负责第六频道的全部新闻。

    卡拉-费斯将散落的一丝金发别到耳后,扁了扁嘴巴,颇有感慨的说道,“不用上夜班的感觉真好!”

    叉起一小块牛排,放到嘴里咀嚼一番,墨菲忽然奇怪的看向卡拉-费斯。

    “怎么了?”卡拉-费斯以为沾上了什么脏东西,摸了摸脸蛋,就准备去掏手包里的小化妆镜,“我脸上有什么?”

    “不是。”墨菲轻轻摇了下头,“我只是很奇怪你今天没有化妆。”

    以往他所见到的卡拉-费斯,尽管不是浓妆艳抹,却也总是画着精致的职业妆容,今天明显不同,她脸上只有非常淡的妆。

    “不化妆变丑了?”卡拉-费斯自嘲的说道。

    “当然不是。”墨菲颇为欣赏的看着她,“这样的你看起来更加清新自然,不像画着职妆的时候那么咄咄逼人。”

    “是吗?”。卡拉-费斯拿起了自己的刀叉,“别忘了,我是个女性,如果不看起来强势一些的话,怎么工作?”

    性别的差异是职场上永远都无法忽视的一个存在。

    墨菲点了点头,笑了起来,“你能以这幅模样见我,是不是说明我们之间不止是工作的关系了?”

    卡拉-费斯挑起眉头,“你认为我们还有什么关系。”

    “我以为我们早就是朋友了。”墨菲淡淡的说道。

    “朋友?”卡拉-费斯嘴角勾出一个弧度,看起来既俏皮又嘲讽,“有你这样的朋友吗?每次讨价还价总是要逼迫我……”

    墨菲摊开手,“亲爱的,工作是工作,私人关系是私人关系。”

    与监狱里面结识的罗斯不同,墨菲也无法具体形容与卡拉-费斯之间的关系,两人因为工作结识,由于理念相似而接近,特别是他放弃自由记者的工作,不再给第六频道提供新闻视频之后,与卡拉-费斯走得更近了。

    其实他也明白,两人之间结束了最后的利益牵扯,相处起来也就没有了那么多顾忌。

    坦白地讲,墨菲认为太平洋对岸有一句话可以非常恰当的形容他与卡拉-费斯这段友情,那就是——臭味相投。

    两人边吃边聊,气氛异常的融洽,特别是说起从比尔路案件开始到现在纪录片带动第六频道收视率,还会发出开心的笑声。

    在这种私下里的场合,无论是墨菲,还是卡拉-费斯,都笑得很得意,很肆无忌惮,他们脑海中所想的都是彼此从中获利巨大,而不是其他什么新闻道德或者社会责任感等虚无缥缈的东西。

    这顿饭渐渐到了要结束的时候,卡拉-费斯喝了一大口清水,又擦了擦嘴,忽然转了话题,“你的计划什么时候开始!”

    “尽快吧。”墨菲放下手里的餐巾,“这部纪录片让我学到了很多……”

    他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这里已经有一个清晰的计划了。”

    卡拉-费斯又问道,“资金呢?”

    “除去支付给律师和其他方面的费用。”墨菲心底盘算了一下,“还有三十多万美元。”

    说到这里,他的眉头又皱了起来,这笔钱对于拍摄制作电影来说,真的太少了。

    “给你一个建议。”卡拉-费斯用从来没有过的严肃口吻说道,“不要把所有的钱都投进去。“

    (三七中文 .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