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你本周第二次拿到头条了。”

    坐在餐厅的卡座里,卡拉放下手中的刀叉,“我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墨菲咽下最后一口食物,拿起餐巾擦了擦嘴,说道,“我最近在研究取景,拍摄的时候,取景好的话,不仅能吸引观众视线,还能让视线长久停留,让被拍者和外景融为一体。”

    这些不仅仅是目前的工作能用到,如果能进入好莱坞,同样也有用武之地。

    卡拉多少有些意外,“你是一个很有上进心的年轻人。”

    “你把自己说的太老了吧?”墨菲笑了起来,“你今年也不过二十六岁而已,而且看起来只有二十岁的样子。”

    这种恭维话女人都喜欢听,卡拉也不例外,但经过这段时间的接触,她清楚对面是一个目的性很强、心思也非常复杂的年轻人,眉头微微一皱,故》无>错》小说意问道,“说话这么好听,你是想追求我吗?”。

    “你认为我们合适?”墨菲反问。

    卡拉看着他,却不说话,似乎想看透墨菲邀请她的真实目的。

    “你干练、漂亮、性感……”墨菲的眼睛特意从卡拉高挑玲珑的身段上扫过,“穿着职业装的时候,很有一种吸引人的气质,是一个非常不错的一夜情对象。”

    不等卡拉反应,他又说道,“如果你愿意跟我有一段超出友谊而又不涉及爱情的关系,我举双手表示欢迎,女朋友的话就算了,没几个男人能忍受你的工作时间。”

    “墨菲,”卡拉没有生气,反而问道,“说吧,你找我的目的是什么?不会只是为了开这些无聊的玩笑吧?”

    “我认为这段新闻应该继续追踪下去。”墨菲想了想,干脆说道,“新闻已经播出了,想必警察很快就会找上我,有些地方我需要你们的合作。”

    为了收视率,卡拉也不会放弃这段新闻,“只要没有法院的禁令,警察局拿电视台没有办法,我也会继续追下去。”

    墨菲点了点头,只有电视台肯继续挖下去,他后面的动作才更有价值,否则会少一大笔收入。

    “你找我就为了这些?”卡拉有些奇怪,自己无论如何都不会放过这段新闻。

    “是啊,就是想得到你的亲口确认。”墨菲拿起水杯喝了一口,不紧不慢的说道,“我怕你像两年前的长滩连环凶杀案一样,受不住警方的压力而放弃。”

    “现在的我不是以前的我了,”

    那时的她太年轻,远比现在坚持新闻道德,性格也要软弱一些。卡拉诧异的问道,“你怎么会知道这件事?”

    “有一种东西叫做互联网。”墨菲抬起手指,隔空点了点她,“有几家新兴的搜索网站上,只要输入你的名字,就会出现你曾经做过的一些事情,甚至不需要名字,只要车牌号或者社会福利号码,你的联系方式、详细地址全都能查到。”

    这个年代北美的互联网,比太平洋对岸发展的快太多了,连墨菲自己也是出狱后才发现,根本不能用曾经这个年代太平洋对岸的眼光来看待北美的互联网产业。

    在北美经历这么多苦难,唯一让墨菲欣慰的,就是信息的流畅程度远远超过对岸同期水平。

    卡拉略带嘲讽的说了一句,“没想到你还会使用互联网。”

    “当然!我通过互联网学习到了很多知识。”墨菲半真半假的说道,“我刚刚学习了商业营销课程。”

    对于墨菲的这些话,卡拉倒是相信了八成,她所看到的墨菲,就是一个懂得努力拼搏的人,这样的人也值得欣赏。

    因此,她试探的问道,“我的节目组有一个跑外的职位,有兴趣吗?”。

    这样的职位收入稳定,还有相应的福利,是很多人想要的职业,卡拉认可墨菲的工作能力,这才抛出了橄榄枝。

    “不!”墨菲直接摇了头,“我不会在新闻圈里待太久,更不想把我们的关系从合作者变成上下级。”

    “你想转行?”

    听倒卡拉的问话,墨菲郑重的点了点头,却没有多说什么,以他现在所处的位置,说成为好莱坞的名流,只是笑料而已。

    离开餐馆,墨菲告别卡拉,强打精神,驾车向着洛杉矶市中心驶去,脑海中还在过滤昨晚到现在发生的一切,这无疑是他能赚取到第一桶金最好的机会,只要手中有足够的启动资金,他的电影计划也就可以实施了。

    跟所有人一样,第一步和第一桶金总是最难的。

    墨菲再次想起昨晚制定的初步计划,如果警方按照一贯的方式行动,获得机会的可能无限大,而且能以一种主导者的身份控制事件的发展,打个不恰当的比喻,他会是整场戏的导演!

    想到这里,墨菲的精神为之一振,这确实是一个当导演的好机会,执导的可能也是一场真实的火爆的大戏!

    他会是导演兼摄影师,而警方和两名黑人凶犯则是主演……

    回到家中,简单的洗漱一番,暂时放下这些心思,墨菲倒头就睡,只是没睡多久,就被咄咄的敲门声吵醒了。

    “稍等!”

    他拿起毛巾简单的擦了擦脸,透过猫眼看了看,然后拉开了房门,门外是一男一女两个中年白人。

    其中的男人看了他一眼,问道,“你是墨菲-斯坦顿?”

    见墨菲点头,他掏出警徽和证件,自我介绍道,“我是洛杉矶警局的柯林斯警探,这位是莎拉警探。”

    “请进。”

    墨菲将两个人让到屋里的沙发上,等他们坐下后,又问道,“需要咖啡吗?”。

    “不用了。”

    这两人明显以中年男人为主,他摆了摆手,直接切入主题,“你昨晚去过圣莫妮卡山谷比尔路,对吗?”。

    “是的。”

    得到墨菲肯定的回答,中年男人站起来,走到放在桌子上的手提摄像机边,“你拍下了房子中的镜头?”

    墨菲早就料到警察会找过来,很痛快的点头,“没错,是我拍摄的。”

    “你进入他人的住宅拍下了各处,”男警探转回来,面对墨菲抱起双臂,严厉的说道,“你甚至拍下了遇害者的尸体,这都是在警方达到之前!”

    放在来这边之前,要是有警察露出这样的态度,墨菲一定会惊慌失措,但最近一年多的磨练,足以让他保持足够的镇定和从容。

    “庄园和房子的门都是开着的。”

    真实情况确实是这样,墨菲的话真中带假,“我从比尔路经过,听到里面有枪声,想进去看看能不能帮上忙。”

    “你去的是犯罪现场!”男警探紧紧盯着他。

    在得知有人提前闯入那栋住宅后,警方也怀疑过可能会是凶手,不过很快否决了。

    虽然住宅区没有道路监控,但从山谷主干道上调取的视频显示,受害人报警的时候,对面这个家伙还在驾车朝着比佛利山的方向行驶。

    “我开始的时候并不知道那是犯罪现场。”墨菲伸开双臂摊了摊手,“我觉得有人遇上了麻烦,作为一个奉公守法具有职业道德又很热心的洛杉矶市民,我认为我应该过去看看,说不定能帮助遇到困难的人。”

    男警探的目光越来越犀利,“你将现场拍了下来,还把它卖给了电视台。”

    “我是一个很有职业道德的人,从事的是专业的新闻视频采集工作。”墨菲理所当然的说道,“这是我的工作。”

    除了闯入私人住宅,墨菲并没有做其他过分的事情,而且住宅里的人都死了,谁会追究这方面的责任?

    墨菲知道这两名警探是虚张声势,并不惧怕他们,何况他早就料到这种情况,做足了准备。

    女警探这时站起来走到男警探身边,轻轻拍了他的后背一下,用较为柔和的语气问道,“斯坦顿先生,你有看到特别的情况吗?”。

    用大洋对岸的话来说,这是典型的一个唱白脸,一个唱黑脸。

    “有!”墨菲却点了头。

    两名警探的眼睛同时亮了。

    “什么情况?”女警探的态度更好了。

    “两名男子驾驶一辆汽车离开。”墨菲做出思考状,“应该是两个黑人。”

    女警探追问道,“你看到了他们?”

    “只是朦胧的外形,当时天很黑,我也很害怕,不敢靠近。”墨菲很努力的想了一番,“汽车是一辆黑色或者其他深色的轿车,两个黑人身材高大,应该都留着光头。”

    “还能具体点吗?”。

    这样外形条件的人在洛杉矶最少能找出几十万来,“比如身高,外形,纹身,伤疤。”

    “很抱歉。”墨菲故作无奈的说道,“天太黑了,他们也太黑了,在那样的光线条件下看清一个黑人是不现实的。”

    两个警探也很无奈,在光线很差的夜晚想要看清黑人的外貌,确实太难了。

    但他们没有死心,男警探又问道,“你没有拍下这些?”

    墨菲毫不犹豫的摇了头,“没有,我是从进入房门才开始拍摄的。”

    女警探见问不到更多有用的东西,又说道,“我们需要一份你拍下的录像视频。”

    “没问题。”墨菲带他们进入工作室,从笔记本电脑上复制了一份,交给两位警探后说道,“如果我能想起有价值的东西,会与警方联系的。”

    虽然持有一定的怀疑态度,但墨菲积极配合的态度,还是打消了两位警探的一些疑虑,他们拿到视频后,很快告辞离开了这里。

    关好房门,墨菲回到工作间,坐在笔记本电脑前,查看最新的这方面的消息,到半下午的时候,警方终于公布了一条重量级的悬赏。

    洛杉矶警方悬赏十万美元寻找昨晚案件有价值的线索!

    (三七中文 .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