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大的棕榈树在道路旁排成整齐的两行,后面是长长的围墙,围墙上的路灯散发着明黄色的光芒,照亮了平缓笔直的圣莫妮卡山谷比尔路,这里的一切都显示出富豪区特有的安宁和秩序,似乎外界的纷纷扰扰永远都不可能传播过来。

    轰鸣的汽车马达声打破了这片宁静,一辆黑色的福特轿车根本不管这里是住宅区,以超过五十英里的时速闪电般拐入了比尔路,大概是驾驶员的技术不太好,车子转弯的时候明显出现了侧滑,好在没有发生交通事故。

    前一任曾经来过附近,墨菲驾驶福特轿车开上直路后,迅速将时速提高到了七十英里,按照脑海中模糊的记忆,一路向前冲去。

    路边的棕榈树和明黄的路灯飞速从车窗中闪过,墨菲不停的看向左前方,近半分钟后终于见到了一座豪华的铁艺大门,大门没有关闭,就这么开着,仿佛一张能吞掉所有东西的大嘴一般。

    墨菲没有马上停车,反而继续前行,又开出五十英尺后,才在路边停好轿车,从副驾驶的支架上提起摄像机,以最快的速度下了车,向着刚刚看到的大门跑去。

    跟过往一样,墨菲边跑动边观察,同时打开了摄像机。

    道路被明黄色的光芒照射的清晰可见,墨菲观察一番之后,不禁兴奋的挥动了下拳头,他没有看到任何警察、警车以及同行的影子,这必然是自己的独家。

    独家才能卖出大价钱!

    墨菲对此也不是很意外,由于距离很近的关系,他赶过来用了不到两分钟,这里是山谷的深处,警察恐怕需要耗费些时间。

    跑到那扇敞开的大门前,墨菲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冲了进去,根本不管这是私人领地,经历过牢狱之灾以后,他也吸取了前任的很多经验教训,其中之一就是为自己找了一位看起来很出色的律师。

    像他从事的这种职业,遇到法律纠纷是无法避免的事情,肯定要用专业人士去解决专业问题。

    这也是他掏空钱包急需金钱的原因之一。

    边跑动拍摄,墨菲还在边胡思乱想,在这个国度想要过上稍微体面点的生活,需要付出的生活成本真的非常高。

    通过这一年多的感受,墨菲确认美利坚绝对不是曾经某些人宣扬中的天堂。

    墨菲一口气跑出了二百多英尺,这才隐隐看到了掩藏在前庭小树林后面的豪宅,虽然有一点喘,但他更多的是兴奋。

    如此豪华的地产没有几百万美元是买不到的,这种等级的富豪被人武装抢劫,肯定非常有吸引力,电视台也会出一个高价钱。

    尽管利益熏心下墨菲闯入了他人的领地,却没有头脑发昏,稍稍接近豪宅的时候,就离开前庭平整的石板路,钻进了旁边的树林里,借助树林的掩护靠近了豪宅。

    这整个过程中,手提摄像机的镜头始终对着豪宅的门口。

    时间很有限,他不放过任何拍摄的机会。

    墨菲走到树林边缘,透过绿化带的间隙,看到昏暗的豪宅门口附近停着一辆黑色的凯迪拉克轿车,下意识的打开摄像机的前照灯,将镜头对准了那边。

    刚刚拍摄了一秒,豪宅中忽然传来一道清脆的响声,墨菲蓦然一惊,赶紧关上摄影机灯光,退后一步,蹲在了一棵粗大的棕榈树后面。

    “难道自己来的太快了,劫匪还没有走?”

    那明显是一声枪响,墨菲额头上滚落了几滴汗珠,有过监狱的经历,他知道那些武装抢劫犯能狠厉到什么程度。

    “趁着劫匪没发现,赶紧退回去离开?”

    这个念头不自觉的出现在了墨菲的脑海里,但他犹豫了不到两秒钟,立即否决了,因为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

    警察没有来,劫匪没有走,如果自己能拍下一些东西,那会产生怎样的轰动效果?

    经历过一年的监狱生活,他早不是那个天真和胆小的学生了,那地狱般的生活已经磨练出了足够坚强的另一面。

    豪宅前一片昏暗,树林中更是没有任何灯光,墨菲确认躲在这里比较安全,被发现的几率也很小后,将摄像机的镜头对准了豪宅的门口,就像是一个等待猎物出现的猎人一般,静心屏气的等了起来。

    豪宅中发生了什么,墨菲完全不清楚,只知道有人报警,有人开了枪……

    他在等待,等待最有价值的画面出现。

    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豪宅门口忽然传来密集的脚步声和沉闷的争吵声,墨菲紧张的连汗毛都竖了起来,额头开始出现更多的汗滴,几乎能听到心脏跳动的声音。

    但墨菲的手就像背后的圣莫妮卡山一样稳固,始终不曾抖动,把控着镜头牢牢对准豪宅大门。

    脚步声越来越近,争吵声越来越响亮。

    终于,两个身材高大健壮的黑人从里面走了出来,他们警惕的看了看四周,没有发现任何意外情况,朝着凯迪拉克轿车跑去。

    墨菲的镜头始终对准那两个人,眼睛紧盯他们黑色的面孔,手下熟练的调换成特写镜头,将那两个人完完全全捕捉了下来。

    尽管天色有些黑,光线也不是很好,墨菲的拍摄技术却足够出色,画面中的黑人清晰可见。

    黑色的凯迪拉克发动,风驰电掣般从墨菲来的那条道路上驶离了庄园。

    分开前面的绿化带,墨菲出了树林,想都没有想,就朝着豪宅门口跑去,由于距离并不远,只不过几秒种就到了门口,他提起摄像机打开灯光,对准敞开的大门拍了一会,仔细听了听,周围没有任何的声音,不禁用力握了下拳头,踏上了进入豪宅的台阶。

    想要拍到震撼性的画面,想要拿到能卖出大价钱的独家,在这种非常时刻必然要用一些非常手段。

    沿着石阶小心翼翼的走入大门,墨菲稍稍观察一下,没有发现危险情况,立即把摄像机对准前方,边控制镜头拍摄,边向前走去。

    穿过大门后是一间巨大的客厅,墨菲眼皮微微跳动了起来,只见侧前方的沙发上,一个中年男人仰躺在上面,胸口位置一片艳红,血液染红了沙发和附近的地板,刺鼻的血腥味和淡淡的枪药味混杂在一起,令人不自觉的产生一股呕吐感。

    墨菲神色平静,手和镜头异常稳定,先拍摄了全景,又稍稍靠近一些,拍了几个大特写镜头,然后转向沙发后面,一把雷明顿散弹枪掉落在地板上,是常见的家用防护型号。

    拍完散弹枪,墨菲穿过客厅,通过楼梯上到了二楼,整个过程中拍摄都不曾中断,在二楼的主卧里,一个白人妇女趴在地板上面,背后一片血肉模糊,没有任何生命迹象,手中拿着的手机,显示出她极可能是报警的人。

    如同在楼下一样,墨菲躲开鲜血,先后用全景和特写拍摄,绝对不去查看中枪者的情况。

    他很清楚自己是来做什么的。

    离开主卧室,又去旁边的一个房间看了看,没有任何有价值的东西,墨菲赶紧下楼,在转弯的时候,正好通过一道玻璃窗看见还有两个人死在餐厅里,又过去拍摄了一番。

    “要抓紧离开了!”

    墨菲自语一句,用最快的速度朝着大门那边跑去,从进来到现在,过去足有一分多种了,警察随时都可能赶来,如果让他们发现自己,不说增加的那些麻烦,拍摄的这些视频也绝对保不住。

    这可是非常有价值的大新闻!

    紧紧抱着摄像机,墨菲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出了这座庄园,耳朵已经能听到远处警笛鸣响的声音,现在不走就来不及了。

    跳上黑色的福特汽车,墨菲把手提摄像机扔到副驾驶位上,发动汽车向前冲去,拐出比尔路后,稍稍松了一口气,又向前开出不远,只见前方两辆警车接连驶来,明显是去增援刚才的案发现场。

    墨菲驾车与两辆警车擦肩而过,身上的紧张全部散掉,取而代之的是兴奋。

    他做这份职业已经有段时间了,能判断出这条视频有多大的价值!

    离开圣莫妮卡山谷,墨菲找了一个能停车的地方,停好车后,第一时间用力挥舞了下拳头。

    “干的漂亮,伙计!”他通过后视镜,看着自己,咬牙说道,“这是我们的独家!我们的!我们这下要发了!”

    这一年来的挣扎,让墨菲充分体会到了小人物生存的艰辛,更懂得成功的不易。

    现在的他很清楚,想要取得成功,就要抓住一切机会向前走,无论遇到任何人和任何事,都不要停下自己的脚步。

    想要在美利坚取得成功,金钱是必不可少的基础条件。

    心中盘算着如何卖掉视频,墨菲等自己的心境稍稍平复一些,从后面的座位取来笔记本电脑,与手提摄像机的存储盘连接在一起,播放起了刚刚拍摄的视频。

    画面从他走进那座庄园的门口开始,一直到离开豪宅结束,虽然不过短短三分钟的时间,但墨菲知道这能为自己带来比之前所有还要多得多的收入。

    “完美!”他看着画面,自言自语,“你做的太完美了,伙计!”

    播放完毕,墨菲又重新放了一遍,当看到两个黑人开车离开那里时,按下了暂停。

    视频中,车辆的型号、车牌号和黑人的大致模样,基本都能看清楚,如果交给警方的话,会是重要的证据和线索。

    墨菲微微皱眉,要不要将这一段剪下来交给警方?

    (三七中文 .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