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菲-斯坦顿,非法入侵私人住宅罪和过失伤人罪罪名成立,判处罚金二十万美元,监禁十二个月……”

    加利福尼亚奇诺市州立监狱的的侧门打开,墨菲-斯坦顿和同伴罗斯从中走出,呼吸到自由空气的第一时间,想到的却是一年前的情景,或许他是这个世界上最倒霉的重生者,从太平洋的另一边来到洛杉矶,看到的不是传说中的花花世界,反而是一场巨大的悲剧——当时的他已经被洛杉矶警方逮捕,面临数项指控,最终被判有罪,在加州州立监狱蹲了近一年的大牢。

    “想什么呢?”

    与墨菲一起走出监狱的是一个典型的拉丁裔,他身材强壮,抬起纹着刺青的手拍了下墨菲的肩膀,指向停放在前方路边的一辆汽车说道,“走吧,接我们的汽车来了。”

    监狱远离市区,想要搭车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墨菲点点头,跟着他走到了汽车边,站在车前方的两个人立即对罗斯露出讨好的笑容,为两人拉开了后车门。

    墨菲也不客气,与罗斯从左右车门分别上了车,汽车发动转头,向着五十英里外的洛杉矶驶去。

    车子的速度很快,尤其是上了高速公路之后。

    经历过这一年的监狱生涯,墨菲整个人的气质都显得有些强悍,在男子监狱那种地方,像他这种长的还算是不错的人,想要保住自己的菊花,而不去捡肥皂的话,也必须变得足够强悍。

    “下一步你有什么打算?”

    拉丁裔的目光从车窗外收回,看着这边问道,“墨菲,不如跟我一起干,我保证,美元和靓妞……”

    “罗斯,”墨菲打断了他的话,摇了摇头说道,“难道要我跟你一起去卖******和枪支?我可不想重回监狱。”

    这话他说的毫不避讳,以两人在监狱中结下的并肩作战的情谊,也不需要避讳,墨菲长长的吐了口气,用无比肯定的语气说道,“美元我会赚到,靓妞我要最漂亮的电影明星,我的未来在好莱坞!”

    “可怜的小家伙……”罗斯抬手又拍了下他的肩膀,“你还没有从梦中醒过来吗?你连房子都被强制没收冲抵罚金了,拿什么在洛杉矶立足?墨菲,每年像你这样来到好莱坞追寻梦想的有几万人,最后有几个能实现?”

    虽然曾经只是太平洋另一边一家不入流的电影学院即将毕业的学生,但那时的墨菲也研究过作为世界电影中心的好莱坞,知道罗斯说的话一点都不夸张,甚至还算乐观,实际情况比这要困难的多。

    无数人来到洛杉矶,最终能名利双收的人有多少?千分之一还是万分之一?

    墨菲清楚这条路有多难,问题是不走这条路的话,他的未来要怎么办?曾经的他只是一个末流电影学院的学生,所擅长的也只有电影,回到1999年的洛杉矶,又吃了一年牢饭之后,不选择最为熟悉的电影产业,难道真要跟罗斯一起去卖******?

    不过,罗斯说的也是非常现实的问题。

    眼睛转向窗外,墨菲看着飞速倒退的景物,来到这个世界时发生的一切又回到了眼前。

    虽然已经接受了从太平洋对岸来到这边,变成这个叫做墨菲-斯坦顿的二十岁的同龄人的事实,但自从来到这个世界,墨菲心中的郁闷实在是无从诉说,特别是身份和语言的转变,开始的时候简直要抓狂,而且融合原主人的记忆,也绝对不是什么愉快的事情,脑袋中就像塞进了另一个人的思想,仿佛有人用手在脑浆中搅动一般难受。

    唯一值得庆幸的,这一年的时间,墨菲基本解决了语言以及适应方面的一些问题。

    晃了晃又有些发胀发酸以及撕裂般疼痛的脑袋,墨菲不禁暗叹,原来的自己混的就够惨了,现在的处境明显更差。

    融合的记忆里,这个叫做墨菲-斯坦顿的人以前说好听了是个自由记者,说难听点就是没有固定职业的无业人员,靠在街头拍摄一些乱七八糟的素材出售给地方性小电视台讨生活,拮据和寒酸简直是对自身财政状况最好的形容,而且除此之外,根本没有一技之长,唯一能拿得出手的就是因为自幼在洛杉矶长大,对这里的地形和街道烂熟,否则也不可能从事这样的工作。

    “出生在洛杉矶的贫民窟,父母因为酗酒出车祸见了上帝……”

    看到旁边的罗斯也在考虑事情,墨菲在心中自语,盘点这具身体前主人的光荣历史,“十六岁从公立中学退学;做过一个月的剪草工人,唯一得到的是花粉热;干过汽车修理工,维修中弄坏客户的汽车被辞退;走上洛杉矶的街头想贩卖毒品,胆子太小没做成;偷过井盖和机场栅栏网,好在及时醒悟也没有被抓;……”

    “你可真够惨的啊。”

    墨菲又重复了一年来自语时说过最多的一句话,相比于现在,以前的自己简直要幸运太多了,之前生活在太平洋对岸的自己,不过是不入流的电影学院的学生,即将面对毕业就要失业的事实而已,但如今的自己,以后要怎么过下去?

    曾经的那个家伙,无疑是个见钱眼开的蠢货,墨菲承认自己也见钱眼开,但绝对不会做出那个家伙被送进监狱那样的蠢事。

    当初他作为一个所谓的自由记者,竟然接受一家私人侦探社的雇佣,不但去拍摄传媒大亨萨默-雷石东的个人**,还闯入对方的私人宅邸,被抓了现形,混乱中还失手将一个在雷石东宅邸做客的英国导演的脑袋打出了问题,原本缴纳一定的罚金就能脱身,然而萨默-雷石东感觉颜面大失,亲自向洛杉矶警方施压,导致他不得不在监狱里蹲了一年。

    监狱中的一年绝对不是那么好过的,墨菲身上的数道伤疤都是最好的明证,如果不是结识了罗斯这个地头蛇,或许会过的更加凄惨,更为重要的是,来到这个世界第一年的宝贵时间被完完全全浪费掉了。

    那个倒霉的家伙绝对是一个蠢货,很明显卷入了一场不是他这种小人物能够参与的争斗中,成为了可怜的炮灰。

    这是原本的那个墨菲贪心和成长付出的代价,却要他来承担后果。

    墨菲也承认这些经历是咎由自取,被他打伤的那个英国导演据说还留下了后遗症,脑袋不好使了,但前任的错误要他付出代价,心中总是难以释怀。

    尤其是直接将他送进监狱的萨默-雷石东,墨菲记得很清楚,由于对方向加州司法系统施加的巨大压力,不但导致了自己的牢狱之灾,还连在洛杉矶的立足之地房子都被强制没收,以抵充罚金。

    由于监狱里面绝不好受的经历,墨菲对此耿耿于怀,不过他很清楚,萨默-雷石东是不折不扣的一条巨龙,绝对不是现在的自己能招惹的,像这样的巨头,如果是手持宝剑的屠龙勇士站在面前,或许会低头看上一眼,换成是他这样赤手空拳的流浪汉,对方恐怕连看都不会看。

    如果说一年前的墨菲还是个学生,有些天真的话,那这一年的监狱生活,足以让他明白,这个世界究竟有多么的现实和冷酷。

    对于他这样的小人物来说,就连最基本的生存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汽车终于抵达洛杉矶,没有在郊区停留,反而直接进入了市中心,不管怎么说,墨菲都有着一个土生土长的洛杉矶人的记忆,加上这一年的亲身感受,对于大洛杉矶地区的情况有些了解,跟这个国家大多数地方一样,市中心代表的并不是繁华,反而是贫民窟的代名词。

    如果让墨菲自己做个评价的话,那么这个国家绝对是富人的天堂,穷人的地狱。

    “墨菲,真的不考虑一下我的建议?”

    旁边的罗斯又一次开口,有时候监狱中结下的情谊,往往相对牢靠,“好莱坞不是你想象的那样,而且我们这样的人,很难找到工作。”

    任何一个圈子想要爬到比较靠上的位置,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好莱坞只是墨菲的长远目标,他的近期目标其实只有一个,那就是如何能在这个国度生存下去。

    简单点来说,就是挣钱养活自己。

    现在的他身无分文,连下一顿饭怎么吃都不清楚。

    “不用了,罗斯。”墨菲不想再一次进监狱浪费时间,依然摇头说道,“如果我真的混不下去了,一定会去投靠你。”

    卖******和军火这份职业,墨菲认为并不适合自己。

    “前面右拐……”

    回想着这里的路,墨菲提醒了下司机,“我在前面的三叉路口下车。”

    那个家伙的房子虽然被没收了,但作为自由记者的一间工作室,却是远去英国的姑妈的公寓简单改造的,也可以充当住处。

    汽车停在了三叉路口的旁边,墨菲抓起自己的包,刚想下车,却被罗斯拉住了,他指了指坐在副驾驶上面的那个家伙,用命令般的语气说道,“把你的手机和钱包拿出来。”

    副驾驶上的人犹豫了一下,还是掏出了一个诺基亚手机和一个黑色的钱包,罗斯接过来先把手机扔给墨菲,又打开钱包翻了翻,将里面的二百多美元全都递了过来。

    如果是放在以往,墨菲绝对不会收,但沉重的现实面前,并没有太多的选择,他只是稍稍犹豫,就把钱和手机都收了起来,先向罗斯点点头,又对副驾驶上的人说道,“谢了,伙计,我会尽快还给你的。”

    墨菲打开车门,下了汽车,转身看着里面的罗斯,罗斯已经坐到靠近这边车窗的位置,大声说道,“如果你的好莱坞梦想实现不了,别忘了还有我这个朋友。”

    他又稍稍压低声音,“如果我们联手的话,一定可以统治市中心的******和地下枪支市场……”

    “等着吧!”墨菲站立在路边,身板挺的笔直,棕色的发茬在阳光照射下灿灿生辉,极其自信的回道,“罗斯,你很快就会看到墨菲-斯坦顿的名字传遍全美。”

    罗斯根本不相信这些话,“那一定是拍到了萨默-雷石东的**照。”

    汽车缓缓驶离三叉路口,墨菲的目光离开远去的车尾,看向了周围,这里的建筑显得陈旧、破败而又拥挤,可谓是典型的贫民窟。

    这里,也是他将要居住和生活的地方。

    尽管有着宏图大志,墨菲却很清楚,现在他要面对的,不是虚无缥缈的好莱坞,而是要怎么生存下去。

    (三七中文 .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