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秋声说话的时候,他的目光一直落在唐修的身上,嘴角也是微微上翘,露出一丝嘲讽的弧度。【全文字阅读】

    对于唐修学习成绩的下降,胡秋声刚开始是心存惋惜的,毕竟唐修高一时入学成绩高居全市第一,胡秋声是费了很大的劲才将唐修给抢到自己班级的。

    高一期间,唐修也的确给胡秋声长脸,无论是大小考试还是竞赛,唐修都能拿到很好的成绩。

    随着高二时的一次车祸,这一切都变了。虽然唐修还是一如既往地好学,但是唐修总是学了后面就忘了前面,考试成绩一次不如一次。

    而且随着唐修成绩的下降,抄袭作业、考试作弊、打架斗殴等事情也在唐修身上接二连三地发生。

    尽管胡秋声没有去调查事情的真假,但是当唐修成绩完全看不到希望之后,唐修已然不在胡秋声的关注范围之内。

    “胡老师,要是你坚持要将唐修赶出班级,我申请跟唐修一块到十班就读。”袁楚凌倔强地瞪着胡秋声,当他发现胡秋声心意已决,不可能收回文件后,他朗声说道。

    听到袁楚凌的话,正在默默收拾东西的唐修手中动作一滞,看向袁楚凌的目光满是讶然。

    唐修知道,袁楚凌的情况跟自己完全不一样,即便袁楚凌成绩下降,可是袁楚凌的父母在星城市能量实在太大了,只要袁楚凌自己不想离开一班,没有人可以逼迫袁楚凌离开一班,这也是胡秋声不愿意得罪袁楚凌的原因。

    “袁楚凌,关于你转班的事情,我会征求你父母的意见,要是你父母同意,我不会阻拦。”胡秋声见袁楚凌为了唐修一而再再而三地挑衅自己的威信,他眉头一皱,不悦地说道,“现在请你坐下,我们要开始上课了。”

    袁楚凌显然没有料到胡秋声会这么干脆地答应自己的要求,他一时间不由愣在了那里。

    直到唐修拉扯了他一下,他才缓缓坐下。

    仅仅用了几分钟时间,唐修便将自己课桌上的东西全部收拾干净,然后起身朝教室外走去。

    “老大,你去哪?”袁楚凌还在冥思苦想如何才能让唐修留在一班,压根没有料到唐修会做出这样的举动,他忍不住惊呼出声。

    “去该去的地方啊。”唐修朝袁楚凌挥舞了一下手中的书包,满脸的灿烂笑容。

    袁楚凌的惊呼声惊动了正在黑板上奋笔疾书的胡秋声,当胡秋声看到唐修竟然快走到教室门口时,他忍不住一拳砸在讲台上,脸上也满是怒容,“唐修,现在是上课时间,谁让你随意走动的?”

    “秋老虎,我都不是这个班上的学生了,你还管得着我么?”唐修冷冷地瞪视了胡秋声片刻,脸上露出了玩味的笑容。

    早自习时被胡秋声指着鼻子叱责谩骂,唐修没有吭声,刚刚胡秋声宣布将唐修开除班级,唐修同样没有吭声,这并不代表唐修没有脾气,而是他不屑于跟胡秋声计较。

    要是胡秋声任由唐修走出教室的话,唐修也懒得去主动招惹胡秋声,毕竟胡秋声怎么说也教过唐修两年多,而且还是唐修的班主任老师,唐修不想落得一个目无尊长的名声。

    可是胡秋声偏偏要逞威风地呵斥唐修一番,想起胡秋声这一年多来对自己和母亲的诸多侮辱,唐修自然忍无可忍。

    一句话说完,唐修根本不给胡秋声反应的机会就大步跨出了教室。

    唐修不知道的是,他的一声“秋老虎”不仅将胡秋声给愣在了原地,也让全班同学目瞪口呆。

    尽管班上所有同学都暗中称呼胡秋声为“秋老虎”,可是没有一个人敢在大庭广众之下喊出这个绰号,更没有人当着胡秋声的面提这个绰号,因为没有人敢承受胡秋声的雷霆之怒。

    “反了你了,反了你了,我就不信我还收拾不了你!”花了好半天时间,胡秋声才顺过气来,此时唐修早就跑得不见了踪影,他不由气得浑身发抖。

    “秋老虎,我就当你刚才已经答应我去十班就读了,拜拜。另外,临走之前我送你一句话,让唐修离开这个班是你有生以来做得最愚蠢的一件事情,你绝对会后悔的!”胡秋声正准备走出教室追赶唐修时,又一道声音在教室中响起。

    胡秋声循声看去,却是袁楚凌正扛着自己的课桌和椅子往教室外面走,对方一边走还不忘一边跟自己挤眉弄眼。

    “袁楚凌,你……你走了就别想再回来!”想起袁楚凌父母对自己的叮嘱,胡秋声忍不住厉声威胁道。

    “秋老虎,既然爷走了就没想过要回来,你以后求爷爷都不回来。”看到胡秋声被气得一佛出世而佛升天的样子,袁楚凌心中说不出的畅快,脚底下的步伐也迈得更加欢快了。

    很快,袁楚凌的身影便消失在了胡秋声的视野之中。

    面对袁楚凌,胡秋声并没有放什么狠话,因为他非常了解袁楚凌的情况,任何狠话对袁楚凌都没用,反而可能自取其辱。

    当唐修跟袁楚凌先后离开教室后,威信受到严重挑衅的胡秋声也没有办法再继续讲解试卷剖析试题了,心不在焉地扔下一句话,胡秋声便匆匆离开教室赶往了校长办公室。

    “魏校长,我强烈要求开除唐修,唐修不仅仅学习成绩差,更是目无尊长,败坏学风,这样的人要是继续容忍他留在学校,只会给学校抹黑!”校长办公室总,添油加醋地将刚才教室中发生的事情叙说了一遍后,胡秋声大声恳求道。

    “老胡,我也想开除唐修,可是你又不是不知道韩老师一直力保唐修,韩老师已经对你做出妥协,让你将唐修赶出了重点班。你要继续为难唐修,想将唐修赶出学校估计千难万难。”魏振泰慢条斯理地帮忙胡秋声倒了一杯茶水,这才微笑着说道。

    “可是……可是……”听到魏振泰的话,胡秋声只觉得心中堵得慌,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

    胡秋声实在想不明白,为何十班的班主任韩轻舞会护着唐修。

    要不是韩轻舞护着唐修,早在一年前唐修成绩下降时,胡秋声便将唐修给撵出了自己的班级,至于答应唐修母子俩的苦苦哀求,胡秋声只是做了一个顺水人情罢了。

    “魏校长,您知道韩老师为何那样护着唐修么?我将唐修的个人履历、家庭成员和主要社会关系翻来覆去研究了无数遍,也没有发现唐修跟韩老师有任何干系啊,而且我也从来没有看到过韩老师跟唐修在学校中有过任何接触。”胡秋声不解地询问道。

    按理来说,胡秋声是重点班的班主任,又是在一中执教将近二十年的老教师,韩轻舞是普通班的班主任,才刚刚入校一年多时间,胡秋声完全可以不将韩轻舞放在眼中。

    事实上胡秋声在韩轻舞面前说话都不敢大声,态度还必须得恭敬,不仅仅胡秋声如此,几乎全校所有的老师在韩轻舞面前都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包括校长魏振泰在内。

    原因很简单,韩轻舞的父亲韩甫是星城市教育局的局长,韩甫老来得女,非常宠溺韩轻舞,所以只要一中的这些老师要想继续进步,或者想继续在教师行业继续干下去,他们就不敢开罪韩轻舞,反而得百般讨好韩轻舞。

    “老胡,唐修跟韩老师有没有关系很重要么?只要韩老师护着唐修,你就别想将唐修撵出学校,其实不仅仅是你想将唐修撵出学校,我今天上午还接到另外一个人的电话,对方也想将唐修撵出学校,那个人是谁你绝对意想不到。”魏振泰似笑非笑地看了胡秋声一眼,轻声道。

    “谁?”魏振泰的话成功地吸引了胡秋声的注意力,他不由自主地问道。

    “尚文地产董事长,苏尚文。”魏振泰沉声道。

    “苏尚文?就是为了让儿子能够进入一中就读,给学校捐了一栋宿舍大楼的那个暴发户,唐修怎么就开罪他了?不对,唐修跟他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难道是唐修跟他的儿子苏翔飞发生了冲突?”听到苏尚文这个名字,胡秋声的脑海中瞬间便涌现出了苏尚文的事迹。

    “老胡,你不是说你研究过无数次唐修的家庭成员名单么,难道你不知道唐修母亲的姓名?”听到胡秋声的话,魏振泰的脸上露出了狐疑的神色。

    “唐修的母亲?”胡秋声不知道魏振泰为何有此一问,不过他还是想起了那个多次跟自己下跪的普通妇女,下一刻,胡秋声的瞳孔猛然一缩,失声道,“校长,你不会想告诉我苏凌韵跟苏尚文有什么亲戚关系吧?”

    “不对啊,要是苏凌韵跟苏尚文是亲戚,苏凌韵跟唐修母子怎么会那么穷困,连学费都交不上?只要苏尚文愿意指甲缝隙里稍微漏点出来就足以让苏凌韵跟唐修母子衣食无忧了。”胡秋声发现自己被绕糊涂了。

    “这些事情就不是我们的研究范围了。”魏振泰没有承认胡秋声的猜测,也没有驳斥胡秋声的猜测,而是继续自顾自地说道:“苏尚文虽然对学校贡献极大,但是有韩老师替唐修撑腰,我自然不会满足他的无礼要求,不过我同意将唐修调到十班,我想他应该会满足了。”

    听完校长的话,胡秋声的嘴角不由狠狠地抽搐了一下。

    胡秋声很久之前便想将唐修赶出自己的班级了,这件事情他向校长室和年级组提了不止一次,奈何校长室和年级组一直跟他打太极。

    今天校长室和年级组同意将唐修调离班级,胡秋声还以为是自己长久以来的坚持取得了胜利,未曾想这里面还有苏尚文在推波助澜,自己是沾了苏尚文的光。

    想起今天唐修跟袁楚凌离开班级教室之前嘲讽的目光和话语,胡秋声突然间发现自己今天虽胜尤败。

    (三七中文 .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