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牧刚一出现,台下立即一片哗然,所有人都纷纷将目光向他望去。

    “这个突然冒出来的人是谁?”

    台下许多人都不约而同的发出了这样的疑问。

    相比赵戬,石牧这些年来行事颇为低调,以至于不少青兰弟子并不知道他的存在。

    “这人我记得,好像叫什么……石牧?”一名妖族青年有些不确定的答道。

    “莫非是当年闯过幻魔道,提前成为千年弟子的石牧?”有人问道。

    “就是他,似乎有点能耐。”

    “那又如何,赵戬后来不也一样提前成为了千年弟子。这石牧这个时候来,莫非他有自信能在屠魔一事上超越赵戬不成?”

    “这怎么可能?”

    “呵呵,总之有好戏看了!”

    台下众人嘘声一片,大多数人望向石牧,都是一副嗤笑神情。

    石牧却是浑不在意,大步走到了石台中央。

    那名万年弟子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见坐在后面紫檀椅上的关山海,“啪”的一拍扶手,豁然站起身来。

    “执法弟子何在?还不快将这不服安排,临阵怯战的忤逆弟子赶下去。”关山海面色严峻,口中怒喝道。

    众人皆是一愣,显然都没反应过来,一时有些不知所措。

    “关长老,弟子何曾临阵怯战了?当时可是你安排我单独作战的,台下不少参加屠魔任务的师兄弟,都可以作证。”石牧洒然一笑道。

    “哼,单独作战?你问问台下这些参战弟子,可曾有人在前线战场上见过你的身影?我看你是早早就逃离了战场,压根儿没有参战!”关山海冷哼一声说道。

    “哦,原来关长老是这么判断弟子有没有参战的,这么说来,我的确没有在你所谓的前线作战。不过现在距离午时还有些时间,弟子的屠魔令应该还能提交吧?”石牧微微一笑,不紧不慢的问道。

    “不必查了,你难道还妄图超越赵戬师侄不成?我们可没有必要为了你这种人浪费时间。”关山海一摆手说道。

    此言一出,倒是让不少在场弟子有些哗然,显然都看出了关山海言语中有些偏颇。

    一直冷眼旁观的岳护法见此情形,突然站起身来,开口说道:“关长老,既然石牧也参与了屠魔令任务,如今时间未到,理应让其交付令牌,无论如何先看看再说。”

    荷花仙子也站起身来,一双美目在石牧身上打量一番,轻声说道:“关师兄,师妹也想看看,这位弟子是不是在逞口舌之快。”

    关山海见状,也不好多说什么,只得点头答应。

    先前那名万年弟子见此,走上前来,从石牧手中接过他的屠魔令,来到白色玉璧前。

    其单手并指在屠魔令上一点,一道黑色光芒立即从令牌之上飞出,射入了白色玉璧之中。

    玉璧上光芒一阵模糊,接着在赵戬那行小子上方,顿时又有一行金色小字浮现:

    “石牧,诛杀黑魔族神境两名,圣阶七名,天位二百一十三名。共计奖励玄灵点三十八万九千四百点。”

    “神境?”

    这一串小字刚一浮现,广场上先是一阵诡异的安静,随即如同沸腾了一般,爆发出山呼海啸般的嘈杂之声。

    各种惊讶,赞叹,质疑,甚至谩骂之声充斥了整个广场。

    赵戬眉头一皱,面色阴沉地望向石牧,眼中浮现出浓烈的杀意。

    石牧目光坦然地与之对视在一起,脸上全无丝毫畏惧之色,反倒带着几分戏谑之色。

    “肃静!”

    关山海脸色也有些难看,口中一声爆喝,一股强烈的灵压顿时席卷整个广场,石台下的一众弟子顿时安静下来。

    接着他目光转向石牧,不怒反笑道:“呵呵,石牧,你把我们几个当傻子一样戏耍吗?”

    “石牧,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岳护法也是面色肃然地望向石牧,问道。

    “岳护法,这还有什么可问的?一定是这小子对屠魔令动了什么手脚,这成绩做不得数!”关山海愤然道。

    “敢问关长老,若以弟子这点实力都能篡改圣地长老特制的屠魔令,那此次任务中应该不止一人可以随意决定自己的积分了吧?”石牧故意看了赵戬一眼,似有所指地问道。

    关山海闻言一窒,面色又变得难看了几分。

    岳护法招了招手,从那名万年弟子手中接过令牌,闭目探查了片刻,双目霍然睁开。

    他看了石牧一眼,问道:“令牌没有任何问题,其中的禁制一旦强心触动,必会自毁。石牧,你如实告诉我们,你是如何诛杀了两名黑魔族神境强者的?”

    “启禀长老,弟子孤身一人,本是前去浮石星海边缘巡查敌情,结果不慎被一道漩涡卷入浮石星海深处,而后又遇到这两名黑魔族的神境强者在相互厮杀拼斗,斗了足有三天三夜,直打得两败俱伤,奄奄一息。这才被我渔翁取利。”石牧拱手说道。

    “不可能!你这简直是胡说八道。”关山海勃然大怒道。

    石牧面色不变,淡然答道:“此番境遇虽然颇为奇特,但确实就是这样,否则试问我一个天位弟子,又怎么可能杀得了神境大能?之前岳护法也说了,弟子的屠魔令没有问题,其中记录是不会骗人的。”

    岳护法眉头紧蹙地看着石牧,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样,开口问道:“黑魔族突然撤出弥阳星域,是否与此事有关?”

    “这个……弟子就不太清楚了,弟子也是刚刚得以返回圣地。”石牧一怔,答道。

    “此事事关重大,我认为有必要向圣主禀报。”岳护法沉吟了片刻说道。

    关山海眉头一簇,开口说道:“前面那些说辞显然就是此子随口胡编的,岂可当真?若因此事惊动圣主,岂不荒唐?”

    “不管石牧口中所述是否为实,我想圣主都自有明断,我们若隐瞒不报,圣主怪罪下来谁能承担?”岳护法说道。

    关山海嘴巴一张,还想争辩,就见广场上空突然波动一起,接着一阵白色光芒亮起,一道模糊的人影从中浮现而出。

    岳护法等人见状,立即俯身施礼,口中叫道:“参见圣主。”

    其话音刚落,广场上数千名弟子也都齐刷刷参拜了下来。

    白光之中,那道虚影开口说道:“石牧的屠魔令没有问题。”

    说罢,其也不理会广场上众人是何反应,袖袍一卷,便将石牧笼了进去。

    下一刻,两人的身影便全都从广场上消失不见。

    广场上的青兰弟子一时反应不过来,全都愣在了原地,不少人望向台上的三名圣阶,但更多的,则是望向孤身而立的赵戬。

    赵戬抬头望向青兰圣主虚影消失的那处天空,眼中狠厉之色一闪而逝,随即冷声一声,转身朝远处离去。

    ……

    石牧被粟升真人袖袍卷起,一阵天旋地转之后,身形重新站定,却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一片碧绿幽深的水潭边。

    水潭靠近山壁的一侧,正有一道百丈飞瀑,从山顶之上垂直灌下,砸入碧潭之中。

    山壁上凸起的岩石与水流相击,激起银珠万斛,洒下晶芒一片。

    碧潭之上腾起了大片水雾,在阳光的映照下,浮现出一道宽逾十丈的弧形彩虹,看起来就如同一道彩色弯桥,横架在山壁之间。

    在瀑布下方的深潭边,有一块巨大青石,石旁长着一棵半弯的高大古松,正好将一片树荫投在了青石上。

    石牧站在青石上,朝古松树看去,就见古松树荫下,正盘膝坐着一位白眉老者,双眉垂腰,目光平静望着他。

    那老者的一双眼睛,就如同石牧身旁的这一泓幽深碧潭,深邃无比,完全看不出丝毫情感波动。

    在看清老者面容之时,石牧不由吃了一惊,其赫然竟是梦中那位给白猿传功,教导其功法修行的老者。

    不过,再仔细去感受时,石牧又感觉其与梦中老者似乎略有些区别,但具体哪里有区别却,他却又说不上来。

    石牧走上前去,冲白眉老者恭敬施礼,开口道:“弟子石牧,参见粟升圣主。”

    粟升真人没有说话,看向石牧的眼神却多了一丝变化。

    可就是这一丝变化,让石牧顿时感到心中一紧,仿佛被青兰圣主一看之下,自己身上所有秘密就都已被其洞悉了一般。

    片刻之后,粟升真人才开口说了第一句话:“你玄功五转也至大成,对修炼事宜,可有何困惑不解处?”

    石牧略微一怔,他本以为粟升真人一开口,必定会先询问两名黑魔族神境之事,正想着如何斟酌词句,却没想到其竟然完全没有提及此事的意思。

    “禀圣主,弟子身无天兽血脉,只得修炼小九转玄功,也不知日后是否能够修至九转大成?”石牧顿了一顿,开口问道。

    “九转大成时,同修此功者,千载修行万载积累一朝散尽,为大成者做嫁衣。故此人若无天兽血脉,绝无可能承受九转大成时汇聚的磅礴力量。”粟升真人答道。

    “敢问圣主,弟子如何才能获得天兽血脉?”石牧心中一凛,又问道。

    “天兽承至上古,除一些直系家族通过血脉秘术传承外,旁系早已日渐稀薄,想要后天觉醒,殊为不易。”粟升真人答道。

    “如此说来,那便是有法可循,并非全然不行了?”石牧听罢,双目一亮,连忙问道。

    (三七中文 .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