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淑仪看到杨灯挽着唐豆的胳膊走进店里,嘻嘻笑着快步迎了上来:“老板老板娘旅游回来啦。”

    杨灯松开唐豆去撕柳淑仪,唐豆一笑跟走过来的猛子相互给了一拳。

    猛子呵呵笑着低声说道:“看你们俩的样子收获不小呀,你们俩是不是那个啥了。”

    猛子指的当然是唐豆和杨灯之间的关系,以前虽然也是在处对象,不过却给人一种泾渭分明的感觉,而现在就什么也不用说了,给人的第一眼感觉就是这两个人已经融合了。

    唐豆踢了猛子一脚,笑道:“以为我跟你思想那么龌龊,这几天店里没啥大事儿吧。”

    “有”

    “啥事?”

    “卖了十几件东西出去,货架要空了。”

    唐豆笑着扫了一眼店里,绝对没有猛子说的那么夸张,不过几天的工夫有十几样物件交易,这个成绩还是蛮不错的。

    唐豆笑呵呵的拍了拍猛子:“还不赖呀,晚上吃大餐,地方你来选。”

    “当然是让灯姐亲自下厨了,这几天淑仪可是把我们的胃口折腾惨了。”猛子理所应当的说道,结果换来一旁柳淑仪一个恶狠狠的眼神,吓得猛子缩了缩脖子。

    有奸情。

    唐豆呵呵笑了起来,说了几句闲话,拎着那个装了宣德炉的小行李箱走进后宅。

    不大的功夫,唐豆拿着一个物件从后宅走了回来,远远望着杨灯喊道:“灯,你过来看看这个香炉。”

    正跟柳淑仪和猛子说话的杨灯扭头望过来,忍不住神色就是一动,大步向唐豆迎了过去。

    唐豆手中的宣德炉颜色暗紫,造型古朴,炉中满是香灰,远远就能闻到一股檀香的味道。

    “你这个炉是从哪儿来的?”杨灯没接手,反而先问起了出处。

    唐豆咧嘴一笑:“我老爸原先供财神爷的,我本来准备用咱们带回来的那个炉把这个替代下来,没想到一上手感觉这个炉有些来历,我还没细看,你先掌掌眼。”

    唐豆当然是满嘴扯淡,刚才在后宅把二蛋爸那个宣德炉随手扔在一旁,突然一时兴起嗖的穿越到了宣德三年年末的大明皇宫,没想到正穿越到御书房之内,刚一出现就引起了御前侍卫宫女太监的骚乱,唐豆大惊失色,在一片保护皇上声中随手抱起身边还在燃香的宣德炉开启了传送戒指,就这样在御前侍卫的眼前嗖的一声又穿越了回来,回来之后把自己吓出了一身冷汗。

    唐豆哪知道,他的瞬间往复把整个大明皇宫都搞了个鸡飞狗跳,宣德皇帝还以为是武艺高强的世外高人前来谋刺,拍案之下,锦衣卫几乎将整个京城翻了个底朝天,不知道因此制造了多少冤狱。

    “盘龙双耳!”

    看清唐豆手中宣德炉的造型,杨灯惊呼出口。

    以盘龙做造型,哪怕是后仿的,也必定是出自于皇宫大内。

    “到会客室。”杨灯简短的说道,率先向会客室走去。

    唐豆咧嘴一笑,紧随其后。

    猛子挠了挠头也跟了进去。

    老东家倒是供奉着财神爷,不过老东家供奉财神爷的那个香炉可是自己跑去买来的,只是个普通的陶瓷香炉,老东家啥时候换成宣德炉了?又是自己不在的时候老东家收上来的?

    杨灯从茶几上捧起那个宣德炉,入手眉头就是一皱。

    好重,这个宣德炉恐怕得有七八斤重。

    杨灯捧着宣德炉凑到鼻子旁轻轻闻了一下,一股浓郁的檀香味,显然如唐豆所说,这个香炉确实是经常使用的。

    “拿张报纸来。”杨灯头也不抬的开口说道,也不知道是在吩咐谁。

    唐豆和猛子同时起身,猛子咧嘴一笑,拿来几张金陵晚报铺在茶几上。

    杨灯小心翼翼的将宣德炉翻过来,将其中的香灰倒在报纸上,堆起了好大一堆。

    唐豆麻利的将香灰移到一旁,又重新铺上两张报纸。

    宣德炉翻过来,底款清晰的展现在人们眼前:大明宣德年制

    不用细看,三个人也都看清大明宣德年制六字款识中那个德字正是省一德的制式,虽然这并不代表这个宣德炉就是真品,但是最少也说明这并非二蛋爸那个粗制滥造的货色了。

    “棉布。”

    “称。”

    “……”

    猛子成跑腿的了,一会儿棉布,一会儿端盆水,一会儿拿尺子,一会儿又跑出来拿电子称。

    “灯姐,你还要什么物件麻烦你一次说全了成不?”猛子苦着脸抱怨,多少有些讨好卖乖。

    杨灯没有理会他,神情专注的将擦拭干净的宣德炉放到装满水的塑料盆里,盆里的水溢到了下面更大的一个盆里,杨灯随后将溢出的水倒入了一个量杯,随手在报纸上记录下数据。

    宣德炉又被捞出来擦拭干净放在了电子秤上,看了一眼数据,手中的笔和计算器都在飞快的计算着,看得唐豆和猛子二人眼花缭乱。

    “呼~”,终于,杨灯呼出了一口大气直起了身子,望着唐豆说道:“我敢肯定,你老爸才是一个真正的藏家。”

    “怎么说?”唐豆有些心虚的问道。

    杨灯望着唐豆说道:“这个宣德炉无论是从器形,还是从底款上来看,都像极了真正宣德三年制造的那批宣德炉,而且这个盘龙双耳造型更是说明此炉只限于皇族使用。当年宣德皇帝在制造宣德炉的时候,特意从暹罗国,哦,也就是现在的泰国,宣德皇帝从暹罗国采购了三万斤红铜,责成宫廷御匠吕震和工部侍郎吴邦佐参考名窑瓷器样式铸造香炉,红铜需经过十二次精炼,并在其中加入金银等贵金属,精炼过后,仅得材料一万余斤,一共铸造了三千个宣德炉,直径从八厘米到二十厘米不等。像现在咱们手中这个宣德炉双耳直径竟然达到了二十六厘米,这在宣德炉样式中堪称是巨型了,像这种巨型的宣德炉,恐怕除了皇帝以外,无人有资格使用。”

    唐豆深深点头,这个宣德炉不正是他从宣德皇帝面前抢回来的么,只是当时惊慌,都没来得及看清宣德皇帝长得什么模样。

    要不要回头再去一趟?趁着宣德皇帝和娘娘睡觉的时候,把他们的龙袍和凤冠都拿回来?让他们老两口在皇宫里果奔一回?

    唐豆坏坏的想着,忍不住笑出了声。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