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过后,唐豆驾车驶下绕城高速,汇入到熙熙攘攘的车流之中,终于又回到了金陵城。

    把车开进一个洗车场,车交给洗车小弟,唐豆舒展着浑身咔咔作响的骨节,和杨灯走到洗车场为客人准备的茶座。

    连续五个多小时的驾驶,对唐豆这样一个生手来说可不是什么轻松的事情。

    杨灯体贴的站在唐豆身后帮他揉捏着肩膀,唐豆舒心的闭着眼睛陶醉道:“有老婆体贴的日子就是好呀。咝……疼。”

    “看你还胡说八道。”

    杨灯气呼呼的拧了唐豆一把,坐在旁边的藤椅上,接过小妹送上来的茶水,为唐豆和自己倒了一杯。

    唐豆直起身子,活动着胳膊望着杨灯问道:“明天就开学了,有什么打算?”

    “有什么打算,上学呗。”杨灯答道,她不明白唐豆问这个是什么意思。

    唐豆腆着脸笑道:“我是问你住在哪儿。”

    “当然是住学校宿舍了。”杨灯理所当然的答道,上学不住学生宿舍住哪。

    唐豆头摇得跟拨浪鼓一般:“那不成,大学里师兄太多,我不放心。”

    杨灯瞪着唐豆嗔道:“你把我看成什么人了?”

    唐豆嘿嘿一笑:“老爷子可说了,把你交给我了,我要对你负责,这样吧,你暂时还在咱们自己宿舍住着,每天我接送你上学,等过两天我踅摸一套合适的房子你再搬过去,我可舍不得你离开我身边。”

    杨灯差点又要抬起小脚,这个坏蛋满肚子龌龊,不让我住学校宿舍,还要踅摸房子,想要金屋藏娇咋滴?

    看着杨灯的脸色,唐豆嘿嘿坏笑着指着她笑道:“想歪了不是,我说大姐,你脑子能不能纯洁一点,过一段时间老爷子和伯母可就要来了,咱们得给他们安排好落脚的地方不是么。不过……”

    “不过什么?”杨灯恼羞成怒,是想歪了,还不是你这个坏蛋故意引导造成的。

    唐豆咳嗽两声,一脸正气:“这件事儿就这么定了,你安心上你的学吧,店里可离不了你,好多玩意还等着你掌眼呢。”

    杨灯剜了唐豆一眼,她也知道店里这几个人的古玩鉴赏水平确实是上不了台面,唐豆虽然已经拜入周老门下,毕竟时日尚短,也没有跟唐老系统的学习过古玩鉴赏知识,一时之间还真挑不起台面来。

    杨灯沉思了一下:“我可以还住在店里宿舍,踅摸房子的事儿不用你操心,我会自己想办法,还有……”

    唐豆拉住了杨灯的手,眼巴巴的问道:“大姐,你到底是不是我女朋友。”

    杨灯小脸一红,貌似自己是分得太清了。

    唐豆拍了拍杨灯的手:“好了,这才刚刚开始,将来你会知道,挣钱对我来说真的不是什么难事。”

    “你就吹吧,现在连博士生都有去给人搓澡的。”

    “呵呵,学历并不代表能力,一个书呆子,学历再高也没什么好炫耀的,伽利略说过,给我一个支点,我能撬起整个地球,你知道伽利略说的那个我是谁么?”

    杨灯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越说越没边了,好了,看看车洗好了没,好几天没回店里,也不知道店里的情况怎么样了。”

    唐豆笑着站起身,弯起胳膊笑道:“这才像个老板娘的样子,猛子哥虽然可信,可是咱两口子也不能全当了甩手掌柜的,那不成了剥削劳动人民了么。”

    杨灯看着唐豆弯起的那只胳膊,一狠心挽了上去。

    不就是挽胳膊么,挽着挽着也就习惯了。

    唐豆春风得意的带着杨灯走出茶座,洗车小弟正把他的大切诺基从洗车房开出来,一辆红色甲壳虫紧随其后开进了洗车房。

    唐豆掏钱结账,一抬头,正见一个袅袅婷婷的美女挽着一个大腹便便的胖子走向茶座,一愣,脸上露出了笑容,笑着招呼道:“苏教练,这么巧,你也来洗车。”

    那个美女正是教了唐豆一天车的美女教练苏菲菲,只不过在唐豆拒绝邀请她吃饭之后,第二天就把唐豆给踢了。

    苏菲菲见到是唐豆,鼻孔朝天的嗯了一声,腻着那个大腹便便的胖子发嗲的问道:“赵老板,咱们一会儿去哪儿吃饭?人家教了你一天,现在胳膊都是酸的呢。”

    那位胖子呵呵一笑说道:“除了我们那儿以外随便你想要去哪儿,只要你开心就好,这位小兄弟是?”

    苏菲菲黏的胖子更紧,看了唐豆一眼笑嘻嘻的冲着胖子说道:“我曾经教过的一个学员,叫什么来着,我忘了。”

    唐豆微微一笑,听过他这个名字马上就忘掉的人还真不多,更何况只隔了这么几天的工夫,算了,人家既然不想理会自己,自己又何必自找没趣。

    唐豆笑着冲着二人点了点头,正打算离开,没想到那个胖子还挺热情,笑着冲着唐豆伸出了手:“原来这位小兄弟还是位学长,你好,我是帝豪皇家中餐厅的副厨师长赵全友,不知道小兄弟怎么称呼?”

    唐豆一笑握住了赵全友的手轻轻摇了摇:“我叫唐豆,自己做了点小生意,上不了台面。”

    原来只是个生意人,看唐豆的年龄估计还真只是个小生意。

    赵全友呵呵的笑了起来,他刚被提拔为帝豪皇家中餐厅的副厨师长,月薪马上翻了一倍,他想到的第一件事儿就是考驾照买车,等到过年回老家的时候好好得瑟得瑟,看看这一回还有谁敢瞧不起他是个厨子?搞不好这一回连久悬未决的老婆问题都能解决了,没看现在,连漂亮的美女教练都腻着自己么。

    其实赵全友跟唐豆打招呼的目的很简单,他就是想从别人眼中看到那种羡慕的眼神,帝豪皇家呀,那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进去的。

    可惜,他并没有从唐豆脸上看到他所想要看到的表情,甚至连他身边那个小姑娘也对帝豪皇家这个名字无动于衷。

    擦,土包子,恐怕连帝豪皇家是干什么的都不知道,对牛弹琴了。

    赵全友心中有些不爽,笑道:“小兄弟要是有机会到帝豪皇家吃饭的话,报我的名字,服务员绝对会给你打九五折。”

    怎么这年头这么多自我感觉良好的人?

    唐豆微微一笑松开了赵全友的手,恶作剧的说道:“那就先谢谢赵副厨师长了,我还有事,就不打扰你们二位了,哦,麻烦赵副厨师长代我向杜总问好,请他没事儿到小店来喝茶。”

    说罢,唐豆冲着苏菲菲点了点头,挎着杨灯向自己的大切诺基走去,开车门,上车,按了一声喇叭,走了。

    赵全友还没醒过味来,嘴里喃喃着:“杜总,哪个杜总?”

    苏菲菲看着绝尘而去的大切诺基也傻眼了,美女靓车,她早就想要买这么一辆车了,自己假如要是开着这样一辆车在街上飙一圈,绝对能摔落一地的眼珠子,可惜,这一辆车要将近八十万才能买下来,她就算是不吃不喝也得要干上好几年才行,而且这还得包括提供特殊服务赚取的小费。

    自己看走眼了,这小子不是个官二代就是个超级富二代。

    苏菲菲悔得肠子都青了。

    这时,她挽着的赵全友突然跳了起来,连声音都哆嗦了:“杜总……杜德艺……杜……杜……杜”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