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坐好之后,杨一眼招呼二蛋爸吃饭,不过大家只是拿起筷子意思了一下,都知道二蛋爸此来必定是有事。

    二蛋爸扒了两口饭,放下饭碗又是向唐豆感激了两句,许诺欠下的钱会尽快还给唐豆。

    唐豆笑笑说道:“钱的事儿不急,二蛋的病现在怎么样了?”

    二蛋爸脸上又浮上了愁云,犹豫了一下说道:“医生说二蛋的病要想根治的话最好是做造血白细胞移植,哦,就是骨髓移植。”

    唐豆点了点头,对某些类型的白血病来说,骨髓移植确实是最好的办法,当然对于医学上的事情他也不懂,他跟绝大多数的病人一样,走进医院就把自己的身体完全交给了医生,就算是被人当了小白鼠也毫不知情。

    “大哥,是不是钱不够?还差多少?”唐豆也不想兜圈子,直接开口问道。

    二蛋爸愁眉苦脸的说道:“医生说,全套手术做下来,再加上后期的恢复治疗,恐怕还需要四十万左右。”

    四十万可不是个小数,前面唐豆已经为二蛋垫付了二十万元的费用,如果再加上这四十万那可就是六十万,估计二蛋爸就是开一辈子货柜车也还不上他这笔钱。

    唐豆只是微微顿了一下,就从一旁的挎包里掏出了支票本,笑了一下说道:“钱不是大问题,只要能把孩子保住了,花再多的钱都值。”

    钱还真不是什么大问题,最少对唐豆来说是这样的,跑到任何一个朝代随便捡点垃圾回来就能卖几千块钱,运气好一个物件就值几百万,几十万块钱在他眼中现在还真算不上什么。

    唐豆虽然有点当了冤大头的感觉,但是也并没有犹豫,谁让二蛋妈对杨灯一家有恩呢。

    面对唐豆即将支出这样一笔巨款,杨一眼一家全都沉默了,他们心中比谁都清楚唐豆为什么会这样做。

    看到唐豆拿起笔来要开支票,二蛋爸急忙伸手按住了唐豆,焦急的说道:“大兄弟,我不是要跟你借钱,你已经帮了我家太多了,我就算脸再大也不好意思再向你张嘴。”

    唐豆笑了一下:“大哥,我还是刚才那句话,只要孩子没事,花再多的钱都值,你就不用再跟我客气了,你要是实在觉得过意不去,你可以等孩子病好了以后慢慢还给我。”

    二蛋爸焦急的把面前的饭碗推开,把一直放在脚边的那个包袱拎了起来,放到了自己的膝盖上,三把两把解开包袱,露出了一个双耳三足巴掌大小的铜香炉。

    宣德炉?

    看到那古雅浑厚的造型,唐豆和杨灯的心中就是一动。

    宣德炉是明朝宣德年间铸造的铜香炉,是我国历史上第一次用红铜铸成的铜器,由宣德皇帝亲自督造,一共铸造了三千个,样式仿造柴窑、汝窑、官窑、哥窑、钧窑、定窑等名窑的瓷器款式,铸成之后陈设在皇宫的各处,也有一小部分赏赐和分发给了皇亲国戚,功名显赫的近臣和各个有规模香火旺盛的庙宇。

    当然,这是说真正宣德三年铸造的宣德炉,是宣德炉的鼻祖,是极为罕见的,寻常百姓也是只知其名未见其形。

    如今人们看到的宣德炉大多都是后期仿制的,其中也不乏精品,尤其以明正德年间和清乾隆年间的仿品制作更为精美,也具有极大的收藏价值。

    不过到了清末和民国时期的仿品无论是从品质上还是从器形上都与前期作品无法比较,也彻底沦为了普通的民间用品。

    二蛋爸将膝上那个宣德炉放到了桌上,望着唐豆说道:“大兄弟,我听说你是卖古玩的,你看我这个宣德炉值不值钱,要是值点钱的话我就抵给你。”

    这倒也是个办法,唐豆也不想让二蛋爸欠着自己这个人情,既然是买卖,那么就是你情我愿的事情,而且还可以解了二蛋爸的燃眉之急,何乐而不为之。

    唐豆笑笑,并没急着上手,而是望着二蛋爸说道:“这个主意不错,正好我店里还真缺少宣德炉。冒昧的问一句,大哥这个宣德炉是怎么来的?”

    问出处也是有讲究的,正经古玩行是不收脏东西的。

    二蛋爸犹豫了一下,开口说道:“不瞒大兄弟,这个宣德炉是我跑车的时候在外省的路边买的,大家不都说收藏古董可以升值么,咱除了开车以外也没别的本事,就想着收藏个东西等将来二蛋上大学的时候拿出来卖掉。那天我正好遇到一个老农在路边卖这个东西,我买的时候这上边还都是泥巴呢,老农说是无意中从土里刨出来的。”

    听着二蛋爸的讲述,包括杨灯妈妈在内脸色都变得有些不正常了。

    唐豆咧了咧嘴,心中暗骂这个坑爹的全民收藏年代。

    杨灯更是不顾忌讳,伸手将二蛋爸面前的那个宣德炉拿了起来,翻过底部看了一眼,忍不住好看的眉头就皱成了一道小小的川字。

    看到杨灯的表情变化,二蛋爸紧张了起来,忍不住开口问道:“妹子,难道这个宣德炉有假?”

    杨灯欲言又止,正准备把手中的宣德炉递给老爸摸一下,唐豆急忙伸手抢了先,呵呵笑道:“我看看,我看这玩意不错,一上眼心里就透着喜欢。”

    唐豆津津有味的翻看着那个宣德炉,甚至从包里将放大镜和微型强光电筒都拿了出来,又是哈气又是用手指弹炉壁侧耳倾听,非常专业的样子。

    “不错,胎质细腻,宝色内涵珠光,外现澹澹穆穆,是个好物件。大哥,这东西我要了,你开个价吧。”唐豆笑呵呵的把宣德炉放在了自己的手旁,望着二蛋爸说道。

    “你……你真要了?”二蛋爸脸上喜色闪现。

    唐豆笑道:“当然。”

    这时杨灯张开了嘴,似乎想要说些什么。

    唐豆不动声色的用膝盖撞了一下她,杨灯犹豫了一下闭上了嘴。

    二蛋爸犹豫了好半天,这才小心翼翼的望着唐豆问道:“大兄弟,你看这个东西值不值四十万?”

    唐豆呵呵的笑了起来:“大哥,这物件你要是只卖四十万那可就卖亏了,这样吧,这个宣德炉我给你六十万,不过我只开四十万的支票给你,至于剩余那二十万我可抵扣掉了,你觉得怎么样?”

    “好好,实在是太好了,就算大兄弟不说,那二十万也是要还的。”

    唐豆一笑,开了一张四十万的支票递给二蛋爸,二蛋爸连饭都没顾得吃,连夜赶到余州去了。

    二蛋爸走了,杨灯终于忍不住小声嘀咕道:“这个造假的也太不专业了,连省一德都不知道竟然就敢仿造宣德炉。”

    古玩行里的人尽人皆知,宣德炉底款的德字心上没有一横,故而有省一德之说。

    唐豆又用膝盖碰了一下杨灯,拿起那个宣德炉翻过来指着底款冲着杨灯眨眼说道:“你再仔细看看,看走眼了吧,那是一道划痕。”

    杨一眼轻轻摇了摇头,沉声说道:“小子,别做戏了。这个炉子放到桌上的时候声音沉闷空洞,你伸指弹的时候更是充满杂音,应该这个炉子上的沙眼不少吧?如果今天这是一个局的话,你已经被套了。”

    看来什么事儿也瞒不过目不能视的杨一眼,唐豆暗暗给杨一眼挑了一个大拇指,微微一笑说道:“杨伯伯,如果今天这是一个局的话,在您有能力把那个孩子从生死边缘拉回来的情况下,您会不会心甘情愿被套一下?”

    杨一眼被唐豆问住了,推己及人,如果把自己换在唐豆的位置,自己会不会心甘情愿掏出这六十万,而且事后人家还不会知道是自己帮助了他们?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