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唐豆的惨叫声,院门外响起了杨一眼关切的询问声:“发生什么事儿了?”

    唐豆看过去,正见杨一眼推着杨灯妈妈从院门外走进来,杨灯妈妈轮椅上放在鱼竿,手中提着一个苇篓,听苇篓中扑腾的声音,应该是收获不错。

    不过杨灯妈妈似乎看到了一点什么,看向唐豆的眼神似笑非笑的,挺暧昧。

    唐豆囧迫的一瘸一拐迎上去,讪笑着胡乱解释:“没发生什么事儿,刚才我看到一条毛毛虫。”

    杨一眼呵呵的笑了起来,这话拿来骗小孩子行,不过他也猜出恐怕跟自己女儿有关,自然不会再问下去。

    唐豆走过去要替代杨一眼推着杨灯妈妈,杨灯妈妈笑着把轮椅上的鱼竿和鱼篓递给他,笑道:“你拿进去让灯把鱼收拾出来,让她中午给你做焖鱼吃。”

    这时杨灯也脸儿红红的从屋子里走出来,气呼呼的接过唐豆手中的鱼篓鱼竿,低声嗔道:“笨蛋,妈妈是爸爸的眼睛,你去推妈妈,爸爸怎么办?”

    唐豆明白过来,意味深长的长长哦了一声。

    杨灯看到唐豆脸上那副欠揍的表情,突然醒悟过来刚才自己说的称呼似乎有点语病,气急败坏又抬起了小脚。

    唐豆嗖的一个瞬间移动闪了,气得杨灯自己跺了一下小脚回屋去了,好长时间都没出来。

    院中有棵大槐树,枝繁叶茂,现在太阳有些烈了,唐豆动手把阳光下那些芦苇转移到大槐树的树荫下,三个人坐在树荫下一边做着苇编一边说着话。

    当然,糖豆童鞋纯属凑数,手中那顶苇帽根本就不成个形状,只能体现出奥林匹克精神,贵在参与。

    杨一眼娴熟的编织着手中的苇编,开口考究起唐豆对古玩的鉴赏知识来。

    杨一眼只是发誓从此不再踏足古玩这一行,可是这并不代表他能把已经深入骨髓的对古玩的热爱从自己的骨子里剔除出去,否则的话他不可能让自己的女儿踏入这个行业,上大学学习的也是考古专业。

    唐豆自小就生长在跟古玩有关的家庭中,耳濡目染之下也对古玩有一些了解,只不过以前老爸教他的那些根本就上不了台面,复古做旧编故事?这些在杨一眼这种大家眼中已经是落入了下乘,甚至是不齿,幸亏唐豆半路出家拜入了周复始门下,虽然时间不长,却也令他走进了古玩界中另一个更高的境界,跟杨一眼聊起来,有的时候也能磕磕绊绊说上几句话。

    不知道什么时候,杨灯已经悄无声息的坐在了唐豆身边,手中也拿起一个苇编编织起来。

    杨灯妈妈只是微笑着静静的听着杨一眼和唐豆说话,手中也在编织着苇编,不过唐豆留意到杨灯妈妈的动作中总是带着那么一种从骨子里透出来的雍容,似乎跟她的身份很不附和。

    不过唐豆也没有往心里去,人家说丈母娘看姑爷越看越喜欢,也许姑爷看丈母娘也是如此吧,谁知道呢,反正自己以前也没给别人当过姑爷,这也是第一次不是么。

    一个苇编编完,杨一眼已经摸出了唐豆的深浅,笑着摇了摇头:“若说周复始那个老家伙没有用心教你,这话我不信,若说你生性愚钝朽木不可雕,这话我也不相信,那么就只有一个解释了,你应该是刚刚拜了那个老家伙为师,还没有从他手中学到多少东西。”

    唐豆一脸钦佩的大拍马屁:“杨伯伯您明察秋毫,我跟随师父满打满算也就是一个星期的时间,若不是我在金陵有家店实在走不开,我一定会跟着师父返回黄浦认真学习几年。”

    杨一眼摇头轻笑:“你以为学习几年就能在古玩行中立足?古玩这一行跟中医一样,是一门经验学,本事都是靠日积月累积攒出来的,没有速成的办法,有师父指点也只是少走一点弯路,最终还是要靠自己。常言道活到老学到老,古玩行水深得很,就算到死也不可能会把所有的事情都整明白。”

    唐豆恭敬的说道:“杨伯伯教训的是,不过人这一生才不过几十春秋,弯路走得多了,恐怕再返回正路上来时已经追赶不上别人的脚步了。人到老来,恐怕也没有几个人敢拍着胸脯说一声自己此生无悔,所谓辉煌和平淡的区别,也不过是弯路走得多与少的区别罢了。”

    杨一眼抚掌大笑:“没想到你还看得如此通透。”

    唐豆咧嘴一笑:“在网上看来的。”

    ‘噗哧’,杨灯笑出声,老爸给你个得瑟的机会,你反倒自揭其短。

    这时,杨灯妈妈才插了一句嘴,望着唐豆笑道:“这孩子还挺实诚的,招人待见。”

    杨一眼呵呵笑了起来:“周复始那个老家伙一生育人无数,可是就没有一个是亲传弟子,他能选中的人想必也不会太差。”

    看到杨灯抿嘴冲着自己笑,唐豆撇了撇嘴,啥叫不会太差呀,是很优秀好不好?

    唐豆刚要借着杨灯妈妈开口说话的机会顺杆往上爬,询问一下杨灯妈妈的病情,然后顺理成章提出要带杨灯妈妈到金陵接受治疗的想法,可是没想到正当他要开口的时候,一个年轻妇女抱着哇哇大哭的孩子从院门冲了进来,进院就开始哭喊:“他杨大爷,能不能让你女婿开车送我们到县医院去一趟,二蛋刚才摔了一跤,一直流鼻血怎么止也止不住。”

    此刻哪儿还会有人计较这个妇女对唐豆的称呼,唐豆和杨灯已经扔下手中的苇编跳了起来,杨一眼也站起身快步向前走了两步,急声说道:“二蛋妈你甭着急,小子,马上送二蛋妈他们到县医院,别急着回来,能搭把手的搭把手。”

    “您放心。”唐豆已经小跑进屋,拿外套拿汽车钥匙。

    “我跟着一块去。”杨灯也已经跑到了二蛋妈身边。

    杨灯妈妈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一大把钱,有零有整,急忙递向杨灯:“灯,把钱带上。”

    这时唐豆已经从屋子里跑了出来,见此情景急忙喊了一声:“钱我有,快上车,救命要紧。”

    二蛋妈早就慌了手脚,到此刻都没想起她抱着孩子出来的时候竟然口袋里没有装一分钱。

    几个人飞快窜出院子,唐豆打开车门搀扶二蛋妈和杨灯抱着孩子进入后座,孩子鼻子里的鲜血淅淅沥沥在车厢内洒的到处都是。

    这时又有几个乡亲闻讯赶过来,这些人纷纷从口袋里掏出钱胡乱往杨灯和二蛋妈的手里塞,嘴里还喊着:“听说城里的大夫没有钱不给瞧病,多带点钱,钱要是不够了打电话回来,大家凑凑总能应付过去,千万不能委屈着孩子……”

    大切诺基飞快的倒出了狭窄的街道,一阵风一般冲进了芦苇荡中那条坎坷的小路。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