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之后,周老和高明德返回了黄浦市。

    目送高明德的奔驰消失在车流之中,唐豆转身进了驾校,报了一个vip加快班。

    本来唐豆是想拉着杨灯一起学车的,可是却被杨灯毫不犹豫的拒绝了,就跟拒绝高明德那张六百万的支票一样坚决。

    这得是什么样的一个父亲,才能教育出这样一个视金钱如粪土的女儿?

    唐豆脑子里给自己的准老丈人勾画了十几种形象,却又一一否定了。

    报名交了学费之后,唐豆又感到蛋疼了。

    唐豆选择驾校的vip快班就是为了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拿到驾照,对他来说时间太宝贵了,多花两三千块钱绝对是物有所值。

    穿越各朝各代搜罗古董、陪女朋友、逛鬼市、还得为自己淘弄回来的部分古董做旧,这些事情别人可帮不上忙。

    可是当唐豆看到驾校为自己安排的那个一对一教练的时候,已经开始头疼这两个星期该怎么熬过来了。

    驾校为了扩展业务可真是绞尽了脑汁,竟然特意招募了一批型男和美女教练,那些型男唐豆没见到,可是见到驾校给自己安排的这位苏菲菲教练时,他忍不住就有一种流鼻血的冲动。

    这他吗的绝对够资格去参加亚洲小姐选美了,秀发如苏,玉颈似琢,特别是胸前一对炸弹,更是呼之欲出,绝对能炸瞎了男人的双眼。

    特别是两个人握手的时候,苏菲菲的小指还在唐豆的手心中画起了小圈圈,唐豆甚至怀疑自己来错了地方。

    这里真的是驾校?而不是洗浴中心?

    唐豆猛的想起大荷兰议会貌似通过了一项令人脑崩的决议,女学员学车,费用可以肉偿。

    看来只能熬了,但愿杨灯不会见到这位美女教练吧,否则自己刚刚开始的初恋恐怕也会生出波澜。

    唐豆可不想跟驾校提出换教练的要求,假如他提出了,等于是承认自己思想龌龊了。

    不就是两个星期么,刨去周六周日,满打满算也就是十天的时间,咋滴?

    学了一上午,在苏菲菲的悉心教导下,唐豆童鞋掌握了驾驶汽车的基本原理,中午掏腰包请美女吃了顿麦当劳,下午唐豆就歪歪扭扭的上车了。

    要说这vip快班的钱还真不是白花的,一天下来,唐豆已经能磕磕绊绊开着破桑塔纳在教练场中兜圈子了,只不过这一天跟苏菲菲的身体接触也是不少,搞得唐豆这只童子鸡都有些想入非非,幸亏他脑子里现在装着的只有杨灯一个人,否则的话……

    学车结束,唐豆本来准备挥手告别,打一辆出租车逃离这个是非之地,没想到苏菲菲竟然驾驶着一辆大众甲壳虫追上了他,停车请他上车,说是驾校有规定,教练对学员负责车接车送。

    唐豆急忙推辞,苏菲菲倒哀怨起来:“唐老板,你要是不让我送的话,驾校要扣我考核成绩的,搞不好还会因为我服务不到位而解聘我,你不会想要我丢饭碗吧?”

    唐豆无语了,什么狗屁驾校,竟然还会有这样的规定。

    唐豆硬着头皮坐上车,鼻子里立刻钻进来一股玫瑰的清香,看来这辆车应该是苏菲菲的私车了。

    苏菲菲笑着发动了车子,驶出驾校,美目瞟着唐豆问道:“唐老板,我要送你到什么地方去?”

    现代人对别人以老板称呼已经成为了一个统称,一天下来,苏菲菲也没套出唐豆到底是什么身份。

    报考驾校vip加快班的,一般都是非富即贵。

    看唐豆的年龄,应该还是在学校里读书才对,这么早就开始学车了,想必是准备买车代步了。

    官二代?还是富二代?

    苏菲菲脑子里充满了各种猜测。

    唐豆笑笑:“麻烦苏小姐送我到丽都酒店吧。”

    “好的。”苏菲菲嘴角露出了暧昧的笑容。

    年轻人性子倒是挺急的,直接就要去酒店了,那么接下来是不是就该……

    一路说着撩拨的话,总算到了丽都酒店门前,唐豆见苏菲菲准备把车驶进停车场,急忙开口说道:“到这儿就可以了,谢谢苏小姐。”

    苏菲菲有些意外,不过还是在路边停下了车。

    唐豆推开车门下车,冲着苏菲菲点了点头,再次道谢。

    苏菲菲见唐豆要走的样子,忍不住嘟起了小嘴:“唐老板,人家教你学了一天车,你难道就不应该请人家吃顿饭谢谢人家?”

    唐豆无语,难道这也是驾校的附加服务?

    唐豆讪笑道:“对不起苏小姐,今天我还有事,改天吧。”

    说罢,唐豆飞也似的逃了。

    这里距离古玩街只有百米之遥,走过去也就是几分钟的路程。

    看着唐豆逃走的身影,苏菲菲恨恨的拍了一下方向盘,骂了一声晦气。

    看走眼了,原来是个穷小子,估计报名vip加快班是为了及早拿到驾照去给人打工吧。

    苏菲菲呼的一下开着车跑了,唐豆回头看到甲壳虫的背影,忍不住摇了摇头。

    学了一天车,唐豆受到的刺激也没有这么一会儿受到的多,社会风气已是如此,忍吧。

    次日,苏菲菲板着脸从丽都酒店门前接上唐豆来到驾校,到学车的时候,教练换了一个型男,对唐豆也是不冷不淡的样子,不过唐豆的心里却轻松了下来。

    接下来的两周,唐豆请型男教练吃了一顿大餐,顺利拿到了驾驶证。

    拿到驾驶证之后,唐豆迫不及待的冲进4s店,提出了一辆他早就预订好的大切诺基,算上各种手续花了将近八十万。

    这车虽然比较耗油,但是贵在空间够大,车的性能也好,爬坡能力强,正是男人的最爱之一。

    提了车返回古玩街,唐豆把车泊好,收起钥匙走回自己的古往今来。

    这时不过是正午时分,店里也没啥客人,杨灯猛子等人正在换班吃饭,唐豆嘿嘿一笑凑过去。

    “拿到驾驶证了?”猛子笑着问道。

    唐豆笑道:“那是,也不看咱是谁,一次过。”

    杨灯翻了唐豆一眼:“这一回你可没理由不在店里待着到处乱跑了吧?”

    唐豆一笑:“正要说这事儿,我还得出去几天。猛子哥,我这几天不在你多辛苦一点。”

    猛子笑道:“不是还有老板娘在呢么。”

    这十多天老板娘这个称呼已经被喊开了,杨灯虽无语却也无奈。

    唐豆笑道:“这一回杨灯也要跟我出去,对了,等一会儿大家到会客室来领工资。”

    “发工资啦!”柳淑仪欢呼起来。

    杨灯却冲着唐豆问道:“你要去哪儿?让我跟着为啥不提前跟我说一声?”

    唐豆呵呵一笑走回会客室,柳淑仪迫不及待的端着饭碗跟了进来,嘴里嚷嚷着:“我第一个,谁也别跟我抢,我要去买衣服,我要去买包包。”

    唐豆一笑,打开会客室中的小保险柜,从中拿出早就造好的工资表和一个个信封。

    “呀,五千块钱呀?谢谢老板。”柳淑仪飞快的在工资表上签字,把自己信封里的钱倒出来哗啦哗啦的数着,眼中全都是小星星。

    打的第一份工竟然就有五千块钱的月薪,这都快赶上公司白领了。

    “唉,丫头,把饭碗端走。”唐豆急忙喊住就要跑出门的柳淑仪。

    随后张春来也进来领走了工资,也是五千块钱,这货也笑得跟菊花似的,跑出门就凑到了刘淑仪面前:“淑仪,晚上有时间没?一起逛街,请你撸串。”

    柳淑仪撇了撇小嘴,把又数了一遍的钞票塞进自己的小钱包里贴身放好,还用手在上面拍了拍,翘着小辫子说道:“没空,我跟猛子哥说好了一起去看电影。”

    张春来再次伸手捂住了自己的胸口,一脸痛苦的说道:“我的心又碎了,店长,我要去当电灯泡。”

    “滚蛋。”猛子笑骂了一句,也走进了会客室。

    唐豆笑着招呼猛子坐下:“猛子哥,咱们俩就什么也不用说了。工资暂定月薪一万,我还打算给你一些股份,不过咱们要公事公办,你要跟我签一个劳动合同。我希望将来我将古往今来做大的时候,身边会有你的身影。”

    “日,不就是卖身契么,一万块钱的月薪你就是赶我我也不会走,黄世仁,笔墨伺候着。”

    唐豆笑着将早就拟好的合同放到猛子面前,猛子看也没看大笔一挥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取过印泥按上手印。

    唐豆笑着拿回了那份劳动合同,一板一眼的念到:“今有猛子哥跟古往今来古玩店签署劳动合同一份,猛子哥承诺在今后的五十年内不收取任何报酬,无偿为古往今来服务……”

    “我日。”

    唐豆哈哈笑了起来,猛子飞起一脚踹在唐豆屁股上,得意洋洋的拿着属于自己的大信封走了。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