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灯映射下,树影婆娑。

    繁华的大都市并没有因为夜幕降临而沉寂下来,反而更多出了一些白天所没有的热闹。

    那些小情侣们在公司憋了一天的劲,终于熬来了属于自己的时间。

    于是,公园满了,影院满了,酒吧满了,ktv满了……一切适合谈恋爱的场所全都满了,包括马路上……

    在前面三对情侣后面三对情侣的包围中,唐豆和杨灯二人随着人行道上的人流慢慢行走着,与前后的情侣格格不入。

    前后情侣勾肩搭背,有的甚至把半支手掌插进对方后腰的皮带里,令人浮想翩翩,这是肤浅的人向别人宣示主权的一种方式,闲人绕行。

    而唐豆和杨灯两个人虽然是并肩走在一起,可两人之间却相隔着一个人的空间。

    有距离……表示依旧是独立的两个人。

    他们两个是刚刚从周老暂居的酒店出来的,晚上一起吃了顿饭,也喝了点酒,饭后又在周老的房间里喝了茶,坐了一个多小时,见周老有些疲惫了这才告辞出来。

    周老暂居的酒店距离古玩街不远不近,坐出租车十分钟,步行要半个小时。

    唐豆本来是打算坐出租车回去的,杨灯说:“你坐吧,我走走。”

    于是,唐豆也放弃了坐车的打算,不过心中买部车的念头又开始活泛了。

    买车不是为了装给别人看,确实是需要,而且唐豆以后要往店里搬的东西多了去了,总不能只用一个鬼市做借口吧?

    且不说他不愿意每天这么早爬起来去逛鬼市,就说每次从鬼市归来都能捡到漏,这也不合情理。

    而买车以后的借口就多了,在外地古玩市场买到的、在乡下掏了个老宅子、参加了一个黑市交易、或者随便在什么地方遇到的,像这样的借口随手就可以抓一大把,以唐豆的口才,总能找到一个合理的说法。

    其实唐豆今天给自己安排的工作挺多的,只是因为周老的出现而把那些事情都放下了,甚至连到明代去找个装裱师傅装裱唐伯虎那幅画的事情也暂搁一旁。

    东西在手中,早一天晚一天的事情,但是唐豆知道自己对古玩行所欠缺的知识实在是太多了,今天能有机会拜入周老名下,实在是他这一生最大的机缘。

    唐豆原先的时候并不知道周老在古玩行中所占有的重要地位,抽时间上网搜了一下,才知道在八十年代古玩行中有北杨南周一说,北杨指的就是杨灯的父亲杨一眼,而这南周指的就是如今唐豆的师父周复始,这两人迄今为止依旧是古玩行中的泰山北斗,只是杨一眼已经彻底的淡出了古玩行,但是就算如此,迄今为止也没有人敢大言不惭取代北杨的地位。

    更让唐豆震惊的是网络上所说的杨一眼的毕生经历。

    度娘对杨一眼的介绍很少,只说杨一眼是京城古玩第一大商号聚宝阁的掌柜,平生鉴赏古玩以一眼活著称,从未有看走眼的时候,因此得来杨一眼的绰号。后来杨一眼因为一次收购宝物看走了眼,致使聚宝阁损失惨重,面对聚宝阁老板的指责,杨一眼竟然当着众人用双指挖下了自己的双眼,发誓从今之后不再踏足古玩行,后来杨一眼变卖家产赔偿聚宝阁的损失,从此之后消失在古玩行的视野之中。

    网络上对杨一眼的介绍就这么多,可是就这寥寥几十个字,却让唐豆如遭雷击一般,感觉自己踏入了另一个世界。

    看走眼一个物件,竟然就把自己的双眼挖了出来,这老爷子的脾性也忒大了吧。

    网络上对杨一眼的往故语焉不详,唐豆自然也不会傻呼呼的直接询问杨灯,他估计师父肯定知道其中的详情,只是询问师父也要找准时机,只能暂时先把这些念头挂在心上。

    这时,杨灯和唐豆两个人已经走到了古玩街的街口,这一路上两个人说的话加在一起恐怕也没有三句。

    顺着熙熙攘攘的人流,已经能远远望到古往今来的招牌,杨灯突然站住了脚步,望着唐豆问道:“你今天为什么没有把那个翡翠葫芦卖给德哥?”

    唐豆没料到杨灯突然会问这个问题,刚才吃饭的时候,高明德又委婉的提出了想要购买这个翡翠葫芦的意向,再次被唐豆支吾开了。

    面对杨灯的注视,唐豆讪讪的笑道:“这个翡翠葫芦对我来说有些特殊意义,所以我还没想好要不要把它卖出去。”

    “特殊意义?”杨灯小脸又有些红了,望着唐豆问道:“是因为我的缘故?”

    擦,这么直接,这个问题让唐豆感觉不好回答了。

    “不好回答是吧?”杨灯盯着唐豆的眼睛追问道。

    唐豆咧了咧嘴,在脑子里翻找着措辞。

    杨灯一直盯着唐豆的双眼,丝毫没有避让,见唐豆久久没有开口,她突然冒出了一句险些让唐豆跌倒的问题:“你是不是想要泡我?”

    “大姐,我不是想要泡你,我是在追你好吧?”唐豆一脸委屈的说道。

    大姐么?唐豆清楚记得杨灯身份证上显示的出生日期还要比自己小几个月,只是自己高中肆业,人家已经上大一了,这个差距是因为唐豆上小学的时候蹲了两级造成的。

    说句实话,唐豆上学时的考试成绩实在是不咋滴,他的精气神都用在了乱七八糟的地方了,上学纯属是应付爸妈,要不说连老师都认为他不着调呢。

    不过唐豆称呼杨灯为大姐的时候并不感到一丝委屈,且不论学识经历,两个人相处的时候,唐豆明显感觉自己与杨灯之间的差距,是那种人性成熟上的差距,如果按照猛子的话说,自己还真是够不着杨灯。

    杨灯凝视着唐豆,足足有一分钟没有错开眼珠。

    唐豆鬓角已经开始隐隐见汗,心中甚至已经开始准备敲退堂鼓了。

    敌势正盛,暂避锋芒,徐而图之……

    杨灯盯着唐豆,突然开口说道:“想让我做你的女朋友可以,不过我有条件。”

    唐豆突然放松了下来,冲着杨灯笑道:“钻石王老五的条件现在我已经达到了七成,没爹没娘有车有房,现在就差一车,明天我就去学驾照,考下驾照立马买车……嘿嘿,千万别生气,我开玩笑,那啥,我知道你不会这么浅薄,好吧,我答应你,我以后一定会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你能不能正经一些?”杨灯皱起了眉。

    唐豆嘿嘿一笑:“你不觉得整天板着脸活得很累么?生活是丰富多彩的,世界这么大,为啥要一直守着自己的小世界?走出来,你会发现世界原来是这么的绚丽。痛苦也是一生,快乐也是一生,为什么不让自己活得轻松一些?”

    杨灯沉默了,她知道唐豆说的这些话代表着一部分人的想法,但是总觉得跟自己的想法有些隔阂,却又说不出隔阂在什么地方。

    唐豆望着杨灯呵呵的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

    唐豆嬉皮笑脸的向杨灯凑近了一步。

    杨灯下意识的想要退开,却强忍着站住了脚步。

    唐豆凑到了杨灯眼前,突然一本正经的说道:“这么说来,你答应做我女朋友了?”

    “谁答应你了……”

    “呵呵……”唐豆笑着一把抓住了杨灯的小手:“这么重大的事情一定要庆祝一番,回店,叫上他们,一起去撸串。”

    杨灯挣扎了一下,却没有摆脱唐豆,垂着头被唐豆拖着汇入了古玩街夜市的人流之中。

    距离古往今来不远的一个卖麻辣小龙虾的摊子上,正心不在焉与一对青年男女喝酒的关家鲲手中的酒杯突然掉在了地上,与他同伴的青年男女诧异的顺着他的目光望过去,正见唐豆拉着杨灯的小手步上台阶走进店门。

    “我去,这小子竟然真敢抢鲲哥的女人,我去花了他。”那个男的气势汹汹的拎着酒瓶窜了起来。

    “刚子,坐下,喝酒。”关家鲲嘴角抽搐着狠声说道,伸手拿起酒瓶,直接对着嘴咕咚咕咚一口气喝了进去。

    身家最少几百万的人,而且还不知道身后有什么背景,再说他和杨灯也没有进展到那一步,他不想招惹唐豆,也不敢招惹,他心里很清楚,凭他这点小身家背景,在学校里还是根葱,到了社会上连根毛都不是。

    与此同时,店里的猛子等人也全都傻眼了。

    出去转了这么一圈,回来的时候竟然是手拉着手回来的,这是什么情况?

    猛子冲着唐豆挑起了大拇指,心有灵犀的冲着唐豆嚷了起来:“豆子,晚上请客撸串。”

    张春来按着自己胸口一副受伤的样子:“天呐,我的心碎了。”

    柳淑仪双手托着自己的下巴一脸花痴状,含情脉脉的望着唐豆撒娇态:“老板,我也想应聘老板娘。”

    “死丫头……”杨灯挣开唐豆张牙舞爪的扑向了柳淑仪。

    唐豆哈哈的笑了起来:“打烊,撸串。”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