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明德望了大家一眼,微笑着接着说道:

    “这个挂件原本是玉石陈自己佩戴的,取葫芦所代表的福禄之意。也许真跟佩戴这个翡翠葫芦有关,玉石陈一生顺风顺水,留下了不少传世名作,迄今他的两个作品依旧被故宫博物院收藏,在宝岛故宫博物院中也藏有数件他鼎盛时期的作品。玉石陈终生佩带着这个葫芦挂件,后来历经道光咸丰年间,玉石陈辞世之后,这个翡翠葫芦辗转落到恭亲王奕欣手中,奕欣喜爱之极,也作为挂件随身佩戴,后来咸丰帝过世,奕欣与两宫太后联合发动辛酉政变,成功夺取了政权,奕欣被授予议政王,总揽朝纲,成为两宫太后之下的第一人……”

    唐豆飞快的掏出手机搜索有关奕欣的相关信息,看得一旁正在聆听的杨灯直翻白眼。

    跟高明德的博闻广记比起来,唐豆简直就是不学无术,什么东西都要依赖如今发达的网络。

    高明德一笑接着说道:“后来奕欣总领军机大臣和总理衙门,期间遭那位老佛爷猜忌,被革去议政王的头衔,不过奕欣依旧在朝廷中占据着非常重要的位置。他一生也一直佩带着这只翡翠葫芦,直至他辞世以后,这个翡翠葫芦才不知所终。”

    “德哥,你怎么断定这只翡翠葫芦就是恭亲王奕欣佩戴的那只?”唐豆有些迫切的开口问道。

    杨灯瞪了唐豆一眼,突然叹了口气说道:“这个世上除了这只翡翠葫芦以外,恐怕没有人会将这么珍贵的玻璃种满翠翡翠只制作成一个葫芦挂件。这样说吧,这块翡翠如果要是制作成戒面的话,最少可以制作七个戒面,你想想七个极品翡翠戒指可以卖多少钱?价值最少是这个葫芦挂件的两倍以上。拜托你平常没事儿的时候多看看书好不好,不要每天一开店就跑没了影子,到了打烊的时候喝得醉醺醺的回来。”

    唐豆恍然大悟,怪不得杨灯对自己这么冷淡呢,原来自己在杨灯心中就是一个不思进取的人。

    大姐,你可冤枉死我了。

    我每天开店就不见了影子,那不是到古代踅摸古董去了么?可是这话我能跟你说么?

    我啥时候每天喝得醉醺醺的回来了?大姐,咱家店一共才开张几天呀?何来每天一说?

    话再说回来,我喝得醉醺醺回来,那不是唐伯虎那老家伙灌的么?可是这话我又能跟你说么?

    唐豆有苦说不出,只得嘿嘿干笑两声,他猛地看到周老脸上露出不喜之色,急忙举手保证:“我改,我保证改,以后那些应酬我能推就推,不能推的我就躲。”

    原来是应酬,周老无奈的轻轻摇了摇头,这一生他经历的应酬还少么,有的时候实在是令人烦不胜烦,有时周老还真想跟那位大师一样,在门口挂出一块谢客牌来。

    周老语重心长的说道:“做生意免不了应酬,不过你现在还年轻,应该把主要精神放在学习上,不要沉迷于那些灯红酒绿。只有自己本事过硬,才能在这个行业里拥有自己的一席之地。”

    “是,师父。”唐豆恭敬答道。

    周老一笑不再赘言,把手中的翡翠葫芦放到了茶几上。

    既然已经知道这个翡翠葫芦的传承了,这个翡翠葫芦对他也就没有了吸引力。

    如果二选一的话,他还是会选择于右任先生的那把折扇。

    这时,唐豆突然把自己手中的手机伸到了高明德面前,一脸兴奋的说道:“德哥你快看看,你看恭亲王这张照片,他腰上挂着的这个葫芦是不是现在咱们手中的这个葫芦?”

    这是一张恭亲王奕欣骑坐在马背上的照片,照片中奕欣跨马持鞭面对镜头,而在他腰间米色袍襟上正趁着一个葫芦形状的挂件。

    照片无限放大,可惜老照片的像素所限,放大到最后也只能看清恭亲王奕欣腰间垂下的这物件确实跟茶几上的翡翠葫芦非常相近。

    高明德对比了一下,笑了起来:“就是它,错不了。”

    说罢,高明德叹了口气:“现在的科学技术进步如斯,我当初跟着老师学习古玩知识的时候不知道翻烂了多少书本,现在你们倒好,输入几个字,手指一动就全解决了。”

    杨灯深有同感的点了点头,反倒是唐豆嘿嘿的笑了起来。

    周老轻轻摇了摇头:“科技进步是件好事,但是打铁还需自身硬,如果没有明德刚才将这个翡翠葫芦的来龙去脉讲解出来,你就算是上网搜索都不知道该搜些什么。我不反对网络,也不反对一切进步的东西,但是,还是要首先打好自己的基本功,不能事事依赖那些进步的东西和设备。对于古玩鉴赏来说,迄今为止还是一门经验学,是网络和一些设备不能替代的。不过将这些手段用作辅助作用,有时效果还是不错的。”

    唐豆汗颜,急忙点头应是。

    杨灯伸手从茶几上拿起那个翡翠葫芦,捏着红绳悬起来细细的欣赏了起来。

    说句实话,自从昨天晚上得到这把扇子和这个翡翠葫芦,她还没有仔细欣赏过。

    高明德有些不好意思的望向了黄老。

    黄老笑着摆了摆手:“这是你自己的事儿,别看我。”

    高明德干笑两声,转向唐豆,笑道:“唐兄弟,实不相瞒,我就是做珠宝玉石生意的,如今在黄浦市开了两家珠宝玉器行。我上次到金陵来,其实是过来考察市场的,我计划在金陵再开一家分店。没想到上次遇到唐兄弟以后,这次竟然又遇到了这样一件宝贝。实不相瞒,我对你这个翡翠葫芦挂件颇为意动,不知道唐兄弟舍不舍得忍痛割爱,价钱上好商量,保证让你满意。”

    唐豆刚才看高明德摆出那么多专业玉石鉴定设备的时候,就已经猜测出高明德必定跟玉石行业有关,如今听来竟然还是一位珠宝行中的大老板。

    看来这个高明德也是一个实在人,刚才在不知道杨灯的关系时,从他口中所说出的这个翡翠葫芦的价格就已经超乎了唐豆的想象,当然,这里面有可能也会有那么一点周老就坐在一旁所起到的作用,不过若是换过他人的话,恐怕最多也就说出翡翠葫芦那块翡翠本身的价值,也就是三百二十万左右,而不会说出五百多万这个高价来的,仅从这一点唐豆就断定高明德是一个谦谦君子,做事情绝不会欺于暗室。

    不过如今高明德表白了对这个翡翠葫芦的意思,这却让他为难了。

    翡翠葫芦和折扇是他掏钱买下来的,可是如果没有杨灯,这物件恐怕最后落不到他手中。

    在他心中,这物件理应是杨灯的。

    可是杨灯又很坚决的拒绝了。

    这让唐豆非常头疼,他知道,以杨灯的性格,既不会接受这个翡翠葫芦,也绝不会接受翡翠葫芦卖出之后的任何分红。

    唐豆想让这个翡翠葫芦的最终去向由杨灯自己来决定,但是他也知道现在绝对不是把这话说出来的好时机。

    貌似想要解决这个纠结只有一个办法。

    那就是两个人变成一个人。

    得了,先不想这些闹心的事儿了。

    唐豆用眼角的余光注视着杨灯,见杨灯依旧是那副无动于衷的样子,嘴角露出了一丝苦笑,抬头冲着高明德说道:“德哥,关于这个翡翠葫芦我还没想好怎么处理,这样吧,我给你一个承诺,假如有一天我们决定要出手这个翡翠葫芦的话,我第一个联系的人必定是你。”

    对于唐豆的这个回答,高明德既感到遗憾,也感到满意,笑笑点了点头:“好,那咱们就这样说定了。”

    这时,周老却意味深长的望向了杨灯,别人也许没有留意到唐豆刚才的用词,可是教书育人一辈子的周老却听出来了。

    唐豆说的不是我,而是我们。

    杨灯的小脸在周老的注视下腾地一下红了,显然她也听出了唐豆的画外音,差点把小脚抬起来再在唐豆的脚背上狠狠跺上一脚。

    周老哈哈大笑着站起了身:“今天三喜临门,值得浮一大白。明德,找一家酒店咱们安顿下来,让小丫头和这小子陪咱们好好喝一杯。”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