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唐豆坐下来,周老将于右任先生手书的那把折扇又拿了起来,笑呵呵的冲着唐豆说道:“小兄弟,老校长的这把扇子我看上了,请问小兄弟能不能忍痛割爱,把这把扇子转让给我?”

    唐豆恍然,于右任先生是我国近现代著名的政治家、教育家和书法家,是复旦大学、黄浦大学等几所著名高校的创办人,周复始作为复旦大学的一任校长,想要收藏于右任先生墨宝也是情理中的事情。

    唐豆一笑正要回答周老,正在这时他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歉意的冲着周老点了一下头:“对不起周老,我接个电话。”

    周老一笑,唐豆一边掏手机一边走到窗前,等到他看清电话号码的时候忍不住楞了一下。

    屏幕上闪烁的正是高明德的名字。

    唐豆强压住回头看一眼高明德的冲动,走到窗前站住脚步。

    而这时电话恰好挂断,随后一条来自高明德的短信发了过来。

    ;唐老板,假如老师有心购买这把扇子的话,拜托你以成本价卖给他,差额部分我会加倍补给你,谢谢。

    唐豆一笑举起手机放在耳边说了一句:“没问题。”

    唐豆走回来重新坐下,看也没看高明德一眼。

    等到唐豆坐定,周老微微一笑,说道:“你们两个小动作搞完了?现在咱们可以谈谈这把扇子了吧?”

    唐豆高明德二人险些没有出溜到地板上,唐豆一脸钦佩的冲着周老挑起了大拇指:“周老明察秋毫,不愧是全国名牌大学的老校长。”

    周老微微一笑,侧头瞪了高明德一眼:“别以为我老糊涂了,当年我给你们上课的时候,谁在下面做小动作我都看在眼里。”

    高明德讪笑道:“老师授课分秒是金,谁舍得浪费时间做小动作。”

    “少拍马屁,当年你小子就没少做小动作,要不然你同桌的那个……”

    高明德剧烈的咳嗽了起来,一张老脸涨得通红,看来他和同桌之间还有一些小故事。

    唐豆正听得津津有味,周老突然止住话头,冲着唐豆呵呵一笑:“让小兄弟见笑了,人老了就喜欢唠叨,好了,咱们来谈谈这把扇子吧,不要受外人的干扰,小兄弟这把扇子打算多少钱出手。”

    商人重利,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这把扇子虽然是唐豆捡了个大漏得来的,但是唐豆捡这个漏的时候冲着的可就是这把扇子,当时他哪知道还有扇坠这个意外之喜。

    要是从这个角度来看的话,唐豆这把扇子可是实实在在花了一万三千五买回来的,按照古玩行的惯例,加几成利那都是亲情价。

    此时包括杨灯在内,三个人的目光都盯在了唐豆的脸山。

    毕竟扇子是他的物件。

    唐豆微微一笑,开口说道:“买扇子得扇坠,这笔买卖我已经赚大了。我正有个想法,正好今天周老您过来了,您是复旦大学的老校长,我觉得这件事情委托给您更合适一些。”

    周老似乎已经猜到了些什么,微微一笑说道:“小兄弟请讲。”

    唐豆笑道:“于右任先生是位令人尊敬的学者,我知道复旦大学就是于右任先生创办的,我自己今生与大学无缘,但是我想让复旦大学的学子们都记住于右任先生。我打算把这把于右任先生手书的折扇无偿捐献给复旦大学,这件事情就请周老代劳如何?”

    周老笑了起来:“小兄弟的想法跟我一样,我也是打算买下这把折扇再把它捐献给学校,将老校长的足迹永远流传下去。不过小兄弟不要听明德胡言乱语,老头子的退休工资可是不少,每个月花都花不完,你就给老头子一个实在价就好,赚多赚少总不能让小兄弟亏到。”

    唐豆望着周老沉声说道:“周老,我是认真的,您放心,我绝不会在事后接受德叔的任何补偿。”

    高明德老脸一红,呵呵干笑了两声。

    周老见唐豆不像是作伪,他教书育人一辈子,什么话是真话什么话是客套话一入耳就能听出来。

    周老认真的思索了起来。

    片刻之后,周老呵呵一笑抬起了头:“倒是我老头子太矫情了,这件事儿就依了小兄弟,我回去之后马上安排学校里的人跟你联系,如果你不嫌麻烦的话,还可以为你在学校里搞一个捐赠仪式。”

    唐豆笑着摆了摆手:“用不着那么麻烦,我就匿名捐赠好了,扇子就麻烦周老一并带回黄浦,我也就不再多跑一趟了。”

    周老冲着唐豆一笑:“你相信老头子?”

    唐豆笑道:“如果连您都不能信任,那么我想这个星球恐怕已经不适合人类居住了。”

    周老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么夸张的马屁,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

    自己那些弟子们哪一个在自己面前不是中规中矩的,比较下来反而不如跟唐豆相处下来更加有趣。

    周老可不是那么矫情的人,他哈哈一笑说道:“那我就代替复旦大学谢谢小唐老板的馈赠了,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出来,只要不违反原则,而我老头子也能够办到的事情,老头子绝不会推辞。”

    本来唐豆要是客套一番,这件事儿绝对是一件皆大欢喜的事情,在黄老、高明德和杨灯三人的想象中,唐豆这个机灵人必定也会这样做。可是他们万万没想到,周老话音刚刚落地,唐豆就腆着脸凑了上来,他嘿嘿一笑冲着唐老说道:“现在还真有一件事儿要麻烦周老,请周老帮个小忙。”

    周老没想到现世现报来得这么快,感觉自己好象是掉进了唐豆早就设计好的圈套之中,这个脾性耿直的老头马上就在脸上表现了出来,刚才灿烂的笑容瞬间烟消云散,换上了一张威严的面孔,冲着唐豆淡淡的开口说道:“唐老板有事请讲,还是刚才那话,只要不违反原则,而且还是在我老头子能力范围之内的事情,我决不会推脱。”

    唐豆注意到周老对自己的称呼都改了,看来这个老头的脾气跟杨灯她老爸杨一眼也有得一拼,要么人们怎么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呢,这两个人要不是对了脾气恐怕也成不了好朋友。

    唐豆其实更关心的是杨灯,他用眼角的余光瞥见杨灯有些意外的看了他一眼,随后就带着一脸鄙夷的把头扭到了一旁,看都没有再看他一眼。

    而高明德的神色同样也变成了礼节性的微笑,不过唐豆已经把他暂时忽略了。

    唐豆微微一笑,冲着周老说道:“我只想求周老一句话。您能不能吩咐一下德叔,请他帮我把这个扇坠的传承给断一下,您是老前辈,当然知道有传承的物件比没有传承的物件价值可是天差地别,嘿嘿,对于玉石这一方面我是真心的不懂,我又不好直接求德叔,怕他跟我收费,我只能求助于您了。”

    唐豆一句话如同一阵八级大风一般,瞬间吹散了满天乌云,杨灯更是恶狠狠地送给了唐豆好大一个白眼。

    你这人能不能着调一点,这么严肃的话题你竟然还敢玩悬念。难道你不知道就算你不提出这个要求,德叔,呃,是德哥,德哥他也会把这个翡翠葫芦的传承说出来么?

    周老指着唐豆呵呵笑道:“小鬼头,你是不是不想让我欠你人情?用不着,老头子我还没有那么死板,这把扇子是你自己心甘情愿捐献出来的,想让我还债,门都没有。”

    听到周老蛮不讲理的话,几个人忍不住都露出了笑容。

    高明德更是感激的冲着唐豆点了点头,自从老师从校长的位置上退下来以后,这么多年老师还从没这么开心过,看来自己劝说老师来金陵散散心还真是来对了。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