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豆眼睛一亮,看德叔对周先生恭谦有礼的做派,却并没有谦逊周先生说他是翡翠行家,看来这位德叔也是不简单。

    高明德从自己随身携带的小包里依次掏出几个小物件摆在了桌上,一个单筒可折叠的十倍放大镜、一只聚光笔、一只查尔斯滤色镜、一把专门鉴定玉石的照玉紫光手电筒、一个巴掌大的卡片式电子秤、还有两样唐豆根本叫不上名字的小工具。

    唐豆看得有些傻眼,别的不说,只看这些工具他也知道德叔肯定是一位真正的玉石行家。

    德叔戴上手套,抬头歉意的冲着唐豆笑了一下,伸手拿起那把折扇,直接将扇坠从折扇上解了下来,至于那把折扇他连看都没看一眼就轻轻的放在了桌上,单手拎着穿过翡翠葫芦的那根红绳,对着八仙桌上方的白炽灯举了起来。

    灯光下,那个翡翠葫芦如同果冻一般晶莹剔透。

    德叔缓缓的旋转着那个翡翠葫芦,另一只手打开十倍放大镜凑到了自己眼上,缓慢的调整着角度。

    德叔的动作把猛子等人都吸引了过来,包括唐豆在内,在杨灯身后站成了一排,不知道的如果看到这情形,肯定会以为坐在周先生对面的杨灯才是这家店的老板或者老板娘,至于唐豆他们肯定无疑都是伙计了。

    柳淑仪用胳膊肘轻轻顶了一下身边的猛子,低声问道:“猛子哥,这把扇子是从哪儿来的?”

    猛子冲着唐豆和杨灯努了努嘴低声回道:“他们俩昨天晚上在鬼市上捡的漏。”

    “真漂亮。”柳淑仪低声说道。

    女人总是抵挡不住宝石的诱惑的。

    猛子微微一笑,你要是知道这个扇坠值多少钱,恐怕就不仅仅是用真漂亮来形容了。

    这时,德叔已经把举着的手放了下来,手中的工具也换成了查尔斯滤色镜。

    其实德叔心中已经做出了判断,使用查尔斯滤色镜只是为了印证一下自己的判断。

    果然,德叔只用查尔斯滤色镜看了两眼就将那个滤色镜放到了一旁,小心翼翼的将穿过翡翠葫芦的红绳从葫芦心中抽了出来,又拿起十倍放大镜托着翡翠葫芦变换着角度细细看了一遍,放到了那个卡片式电子秤上,看了一眼数据,微笑着点了点头,又重新给葫芦穿上红绳,轻轻摆放在了折扇的旁边,抬起头来望向了唐豆,嘴角带着笑意的开口问道:“唐老板,冒昧的问一句,我刚才听这个小兄弟说这物件是你们昨天晚上捡漏得来的,不知道你们花了多少钱得到的这物件,当然,你要是不方便说的话也可以不说,我只是想要满足一下个人的好奇心。”

    唐豆微微一笑说道:“没有什么不好说的,这物件是我们花一万三千五收过来的。”

    “一万三千五?”

    德叔笑了一下,伸手拿起桌上那把折扇,打开之后扫了两眼,呵呵笑道:“于右任先生亲手绘制的扇面,呵呵,唐老板,我不得不佩服你的运气,你花的这个价钱只是这把扇子的价值,卖货的老板却送给了你一个价值四百倍以上的赠品。”

    “啊?”柳淑仪吃惊的捂住了自己的小嘴。

    一万三千五的四百倍是多少?四五二十,三四十二,一四得四,天呐,那岂不是要有五百四十万?

    就这么一个小东西竟然价值五百多万?晕了。

    别说柳淑仪,就连一旁的张春来也被雷了一个外焦里嫩,暗暗懊悔自己昨晚怎么没跟着唐豆他们一起到鬼市上去捡漏。

    不过张春来要是知道猛子昨晚也在鬼市上捡了一个‘大漏’,不知他是否还会有这个心思。

    当然,人人都憧憬幸运女神会降落在自己身边的,估计张春来就算知道猛子昨晚被坑了,他也依旧会到鬼市上去踅摸一点东西的,不交点学费人哪会死心。

    周先生这时才拿起那个扇坠打量了两眼,不过他只是看了两眼就又放回了桌上,反而把那把折扇拿了起来小心打开,拿起放大镜仔细的观看了起来。

    这时,坐在周先生对面的杨灯浅浅的一笑,冲着德叔说道:“德叔,如果这个翡翠葫芦扇坠只是因为玻璃种满翠的话,恐怕不值五百多万这么多吧?”

    高明德有些意外的望着杨灯,脱口问道:“小姑娘师承何人?”

    杨灯沉默了一会儿,轻声说道:“一半家传,一半是我在学校学到的。”

    唐豆的眼睛盯在了杨灯的侧脸上,杨灯来到店里这么长时间可是从来没有提起过自己家里的事情,自己曾经委婉的问过,都被杨灯巧妙的岔开了。

    高明德点了点头,望着杨灯问道:“敢问令尊是?”

    就连周先生也将目光从折扇上抬起盯在了杨灯脸上。

    杨灯又是沉默了一会儿,似乎下了什么决心一般,这才望着高明德说道:“家父杨名远。”

    “杨名远?”高明德浑身一震,挺起了腰板望着杨灯追问道:“京城杨一眼?”

    杨灯轻轻点了点头,望着高明德问道:“德叔认识我父亲?”

    高明德慌忙摆手:“妹子,你这一声德叔我可不敢应,你父亲是前辈,你要是看得起我称呼我一声德哥就好。我对你父亲可是久仰大名,可惜我出道的时候你父亲已经退隐了,你父亲是古玩行中的传奇人物,未得一见实在是我终生的遗憾。”

    这时,周先生放下手中的折扇,望着杨灯有些吃惊的说道:“你竟然是明远老弟的闺女,都长这么大了,你父亲这些年过得还好么?”

    杨灯苦笑一下:“还好,多谢周老师关心。”

    周先生望着杨灯苦笑道:“你叫杨灯吧?父亲就从来没有跟你提起过黄浦的周复始?”

    “周伯伯?您是复旦大学的老校长周伯伯?”杨灯惊奇的瞪大了眼睛。

    周复始轻轻点了点头。

    杨灯的眼睛有些湿润,她低声说道:“我父亲从来没有在我面前提起过古玩行中的任何人,我是在帮他整理东西的时候看过一幅您为他作的诗。”

    周复始幽幽叹了一口气:“你父亲的性子太刚烈了,也不接受任何人对他的帮助,在你还小的时候我曾经去过你家一次,我想请他到复旦大学担任客座教授,眼睛盲了有什么关系,你父亲满腹才华,就算没有眼睛一样可以教书育人,可是你父亲却偏生转不过这个弯,竟然真的不再涉足跟古玩有一点关联的行业。你父亲不仅拒绝了我的聘请,就连我偷偷留下的一点钱他都托人给我寄了回来。”

    杨灯苦笑了一下:“他就这样,这么多年都过来了。”

    唐豆望着杨灯的侧脸,心中翻滚不休。

    你父亲是这样的性格,你何尝不也是这样的性格?

    唐豆心中对杨灯父亲杨明远眼睛怎么盲的非常好奇,京城杨一眼,这应该是他父亲的绰号吧,光听这个名字就知道杨名远在古玩行中的名气是何等的响亮,可惜唐豆刚刚正式进入古玩行,对行里的一些名人轶事知道的还不多。

    这时又有客人进店,猛子急忙跑过去招呼,唐豆望了杨灯一眼,低声说道:“杨灯,要不你陪着周校长和德叔到会客室喝杯茶吧。”

    周复始抬头望了唐豆一眼,轻轻点了点头:“也好。”

    毕竟店里人来人往的,说起话来也没那么方便。

    唐豆请着周复始和高明德进入会客室,跟个小厮一样亲自动手为三人泡好茶,轻轻点了点头:“你们聊,我外面还有点事儿。”

    三人都知道唐豆这是有心回避,不过在人家的店里老板反而没有一席之地,这多少有点说不过去。

    周复始冲着唐豆招了招手,笑道:“小唐老板也不用回避,我今天就住在金陵了,跟杨灯侄女说话还有的是时间。咱们来说一下你们这把扇子和扇坠的事情。”

    说扇子呀?

    唐豆应了一声是,搬把椅子坐在了杨灯身边,至于他刚才想跑到外面上网搜一下京城杨一眼的事情只得暂时压抑了下去。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