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豆和猛子二人斗着嘴走出鬼市这条巷子,没想到马上见到巷口的路灯下站着一个俏丽的身影,可不正是杨灯么。

    杨灯狠狠的瞪了唐豆一眼,转身向古往今来方向走去。

    唐豆和猛子二人急忙加快脚步追上去,猛子跑得比唐豆还快,几步追到杨灯身边,呵呵笑着说道:“灯姐……”

    这个称呼别说杨灯了,就是唐豆都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

    杨灯停住脚步,望着猛子伸手做了一个阻止的动作:“打住,店长有什么事儿?”

    猛子嘿嘿一笑,把一直握在手中的那个鼻烟壶献宝一般捧到杨灯面前:“那啥,灯姐帮我掌掌眼,看看这个内画壶是不是周乐元的真品?”

    杨灯也是无语了,猛子比她大了三岁,而这一声灯姐却喊得这么顺口,就算自己阻止了还依旧我故,看来人在有求于人的时候自己就把身段降了半截,对谁都一样。

    “周乐元?”杨灯更惊奇猛子手中的那个鼻烟壶,看了一眼,连手套都没戴就直接从猛子手中拿了过来。

    猛子心中冒出一丝不妙的感觉,紧张兮兮的盯着杨灯的表情,唐豆也小心翼翼的凑了过来,不过却不敢站的距离杨灯太近,主要是现在脚背还疼着呢。

    猛子殷勤的从口袋里掏出放大镜递给杨灯,却没想到杨灯伸手把放大镜给推了回来。

    猛子的心里一凉,他可是知道杨灯的眼力。

    杨灯抬起头望向猛子,面无表情的问道:“店长这个鼻烟壶是多少钱收的?”

    猛子伸出了三根手指,突然觉得自己要犯心绞痛:“灯姐,这个鼻烟壶我是花三千块钱收的,值不值?”

    杨灯把鼻烟壶递还给猛子,不置可否的说道:“店长留着自己玩吧。”

    什么也没说,等于是什么都说清楚了。

    猛子的嘴咧成了八万,焦急的望着杨灯说道:“灯姐麻烦你再看仔细一点,这个壶有题有款,钤印也是周乐元的没错呀。”

    杨灯无语了,干脆直接把话说明了:“我要是在这壶上印上马少宣的钤印你也相信呀?虽然制作这个壶的人在刻意模仿周乐元的绘画风格,可是他制作的这个壶根本就没有一点周乐元的神韵,说句不中听的话,画这个壶的人也就是个刚入门的水平。”

    “我去”,猛子恼羞成怒,转身就要返回鬼市去找那个糊弄他的孙老板。

    拿着刚入门的东西就把我糊弄了,这岂不是说我连门都还没入?这张老脸可丢不起。

    唐豆眼疾手快,急忙一把揪住了猛子,喝问道:“猛子哥你干嘛去?”

    “你说我干嘛去?我找丫的去。”猛子怒发冲冠。

    唐豆猛的把猛子拽回来,黑着脸呵斥道:“猛子哥,你入行也不是一年两年了,咱这行里就没有找后账这一说,自己打眼买了假玩意,那也得打碎了牙往肚里咽,想要捡漏,就先把自己的功底儿练好了,别坏了规矩让人笑话。”

    一旁的杨灯轻轻点了点头,是这个理,没想到唐豆还挺有原则的,如果只看这一点,是个爷们,敞亮人。

    猛子楞了一下,突然嘿嘿一笑:“规矩咱懂,错不了,我知道该怎么办,您擎好吧。”

    唐豆知道猛子虽然脾气火爆了一点,却不是个莽撞人,他苦笑着摇了摇头:“猛子哥,你是不是打算去了以后不提鼻烟壶的事儿,只要他来了生意你就故意捣乱?”

    猛子嘿嘿一笑搂住了唐豆的肩膀:“知我者豆子也,放心,我会让孙猴子自己乖乖把吃我的钱吐出来。”

    “别丢人了。”唐豆毫不客气的拍开了猛子的胳膊,望着猛子说道:“今天是我叫你来的,这个壶是你帮我收的,跟你没啥关系,走,回店。”

    说罢,唐豆看也不看猛子,率先向自己店铺方向走去。

    猛子愣住了,望着唐豆的背影喊道:“那不成,我自己看走了眼就得我自己担着。”

    唐豆头也不回的说道:“那你还废什么话,快走。”

    杨灯望着猛子说道:“回去吧店长,下回看物件的时候精细一点,咱这一行的人哪有不交学费的。”

    猛子咬牙切齿的回头望了鬼市方向一眼,不知道嘟囔了一句什么,甩开大步向唐豆背影追去。

    一路上三人都没有再说话,只是猛子和唐豆都自觉的落后了唐豆一步,一左一右跟在唐豆身侧,在路灯的照映下,三个人的身影投射在马路上,一会儿变长,一会儿变短,只是因为角度的关系,唐豆的身影在三人之中显得格外修长而高大。

    进入店中,唐豆冲着依旧脸色不善的猛子伸出了手:“把那个壶拿给我。”

    “算了。”猛子挥了挥手,大度的说道:“吃一堑长一智,这一回就当是我自个交学费了。”

    唐豆见猛子想开了,脸上也露出了笑容:“废什么话,让你拿给我就拿给我,我有办法处理出去。”

    “你有办法?啥办法?”猛子眼睛亮了起来,三千块钱对他来说可是一个大数,唐豆老爸在的时候一个月给他开的工资就是三千块钱,现在唐豆接手了,他还不知道唐豆会给自己开多少钱,他也没问过,不过他猜测应该也就是这个数。

    猛子刚要将手中舍不得扔掉的鼻烟壶递给唐豆,却突然醒悟了过来,哈哈笑道:“豆子,你也甭忽悠我了,这点打击我还承受的住,你想当雷锋我偏不给你这个机会。这可是我自己花亲钱购买的第一件打眼的东西,我要留做纪念,时刻给自己提个醒。人就不能贪,该是谁的就是谁的,如果今天晚上我不是奔着宋汝窑去的,我买这个壶的时候绝不会这么马虎,最少我也得请灯姐帮我掌过眼之后才会过手。”

    唐豆笑着摇了摇头,他不能告诉猛子,自己如果把这个鼻烟壶带到鼻烟壶出现之前的任何一个朝代去都可以换回一大堆的好玩意,当然,他也不一定非得要花三千块钱买猛子手中这个鼻烟壶,二十块钱一个的旅游纪念品这条街上有的是,买的多了还有优惠价,他主要是想给猛子挽回损失,既然猛子自己想开了他也不会强求,微微一笑把一直拿在手中的折扇放到了猛子面前,开口问道:“猛子哥,你看看这把扇子有什么讲究。”

    自己看不出来,不代表猛子也看不出来,猛子虽然也是二把刀的水平,可是每个人的视角都不同,万一猛子要是开了慧眼呢。

    当然,唐豆心中也没指望猛子真能看出点什么来,到最后还得看杨灯的解释。

    杨灯既然不惜挽自己的胳膊劝说自己买下这把扇子,那这把扇子必定会有什么说道。

    “又捡到漏了?你们两口……咳咳……两个人怎么这么好的运气。”

    在杨灯怒目而视之下,猛子急忙刹住车,险些没将两口子说出口。

    猛子额头冒着冷汗戴上手套拿起那把折扇,看也不敢看杨灯一眼,如今他可不敢招惹这位大小姐,他还指望着杨灯能指点他两句挽回今晚的损失呢。

    猛子看了半天,自然说不出个子丑寅卯来。

    于右任他当然知道,可是就是这样一把扇子一万三千五拿下来可算不上捡漏,放在店里卖的话,估计最多了也就是开两万块钱的价,到最后成交价是多少还不敢确定。

    赚钱是肯定的,但是估计也赚不了仨瓜俩枣的,要是放上几年的话倒是有可能能卖出一个高价,可是如果真把资金占用几年的话,对做生意的人来说就有点得不偿失了。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