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顾本以为唐豆和杨灯两个人年轻,应该就是两个棒槌,所以这把折扇才开价三万,可是没想到唐豆竟然句句都说在了点上,看来光指望着忽悠是不成了,得来点实在的。

    看到唐豆好像真的要走,老顾终于松口了,他一笑说道:“第一次跟小唐老板打交道,成,你这个朋友我交了,我也退一步,两万五,相中了您就拿走。”

    唐豆呵呵一笑:“老板您真逗,实打实的说,您这个扇子摆在我店里,如果能卖出两万块钱我就烧高香了。这样吧,我也不跟您磨叽,一口价,一万二,您琢磨琢磨。”

    唐豆笑吟吟的站在那儿盯着老顾,等着他的回答。

    杨灯嘴角挂着浅笑望着唐豆,这人讨价还价还真有一套,有时一掷千金,有时斤斤计较,还真是有趣。

    杨灯心中突然一跳,小脸莫名其妙的红了一下。

    刚才他不也是这样看着我么?

    听唐豆已经说出了一口价,老顾犹豫了半天,终于痛下狠心,冲着唐豆说道:“一万五,成您就拿走,不成我就再找下家。”

    “一万二。”唐豆面色不变的开口说道。

    两个人说的都是死话,就这样在一万二和一万五这两个价位之间僵持住了。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可急坏了一旁的吴宝刚,这生意要是黄了,他的成三破二也就变成白忙活了。

    吴宝刚呵呵笑着在中间打圆场:“二位老板,您二位都是大老板,谁也不在乎这仨瓜俩枣的,大家和气生财,各让一步,二位老板给我钢镚一个面子,一万三千五,怎么样?”

    老顾眨了眨眼,下巴一挑唐豆:“问他。”

    这话就是老顾已经认可了吴宝刚的这个中间价,吴宝刚眼巴巴的望着唐豆。

    这时,杨灯伸手挽住了唐豆的胳膊,柔声细语地说道:“老板,这个扇子看上去真讨人喜欢。”

    唐豆心中一动,杨灯可是从来没有在自己面前这样扮过小女人相,而且他也知道杨灯的性格也绝不会突然转变这么大,难道这把扇子还有什么讲究?

    唐豆压抑着心跳加快的速度,冲着杨灯伸出了三根手指。

    老顾和吴宝刚面面相觑,不知道唐豆这三根手指代表的什么意思。

    杨灯的小脸却腾的一下子变成了火烧云,这个坏蛋,昨天自己挽他胳膊的时候他说过好事不过三,还说假如有下次他会当真,可是如今不正是自己第三次挽他的胳膊么?

    唐豆看着杨灯绯红的小脸,突然哈哈笑了起来,转向老顾说道:“成交。”

    皆大欢喜,唐豆麻利的从包里数出一万三千五百块钱递给老顾,扇子也就落到了杨灯的手上。

    唐豆又从包里点出来五百块钱递给一旁眼巴巴的吴宝刚,吴宝刚粘着口水把五张钞票数了两遍,嘿嘿笑着塞进自己口袋:“谢谢小唐老板。”

    唐豆微微一笑:“这是你应得的,你知道我为什么多给你一百块钱么?”

    “知道知道,我以后再踅摸到好玩意一定第一个拿给小唐老板过眼。”

    唐豆呵呵一笑,跟聪明人打交道就是轻松。

    挥手向老顾和吴宝刚告别,唐豆悠哉游哉的向巷口走去。

    杨灯此刻当然早就已经不再挽着唐豆的胳膊了,她爱不释手的把玩着手中的折扇,良久之后才微笑着抬起头望着唐豆问道:“老板……”

    唐豆一笑截断了杨灯的话:“不要总老板老板的叫着,听着生分,而且也容易被人误会成老伴,那成啥了,我现在可还年轻着呢。那啥,你以后就直呼我名字好了,要不你就跟猛子一样叫我豆子,昨天晚上你叫我豆子不是叫得挺溜和的么,你以后就叫我豆子好了。”

    杨灯气得险些抬起小脚狠狠揣上唐豆一脚,自己昨天晚上叫他豆子那不是故意演戏给关家鲲看的么,还有把老板曲读成老伴,这不是故意占我便宜么?

    再想到唐豆的三次之约,杨灯气得咬牙切齿。

    可是这三次挽唐豆的胳膊都是自己主动的,虽然都是有演戏的成分,可是毕竟人家没有要求自己挽胳膊呀。

    杨灯气呼呼的把手中的折扇使劲塞到唐豆手中,哼了一声,甩开唐豆咯噔咯噔向巷口快步走去。

    “哎,杨灯你等等我,你还没告诉我这把扇子的妙处呢。”

    “自己研究。”杨灯头也不回的加快了脚步。

    唐豆嘿嘿一笑快步追了上去,贴在杨灯身后低声说道:“这把扇子的妙处我是研究不出来,不过我却会研究人,我知道这把扇子必定是物超所值,应该是捡了一个大漏。”

    杨灯猛的站住脚步,刚一转身,唐豆收势不急撞到了杨灯身上,软绵绵肉乎乎的。

    杨灯呀的一声惊呼,愣了片刻,猛的推开唐豆,抬起小脚狠狠地跺在了唐豆脚背上。

    唐豆杀猪一般惨叫了起来,把整个鬼市的人全都惊动了。

    杨灯转身逃一般的奔出了巷口,连一旁正走过来喊她的猛子也不理会,就这样跑远了。

    猛子一脸坏笑的走到正呲牙咧嘴的唐豆身边,嘿嘿笑着拍了拍唐豆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豆子,不是哥说你,太心急了。”

    “滚”,唐豆飞起一脚踢在猛子屁股上,这才注意到周围正盯着他看的哪些人一个个眼神都是怪怪的,忍不住老脸也是一红。

    我干啥了,我冤不冤呀。

    刚才暖玉满怀只是一个意外,我说出来你们信么?

    这地方没法呆了,唐豆也急匆匆的向巷口走去。

    猛子急忙追在他身后把手中一直握着的那个鼻烟壶向唐豆递过去:“豆子别急着走呀,你看我买的这个鼻烟壶怎么样,这可是周乐元的真品……”

    “哥,别烦我了成不,看物件找杨灯去,找我干嘛。”

    “我是想找杨灯帮我看看来着,杨灯不是被你给抱跑了么。”

    “我去,你看我这胳肢窝里还夹着毛爷爷像呢,我咋抱她。”

    “是呀,我也正纳闷呢,你夹着毛爷爷像都能伸手抱她,这要是两手空空……”

    “滚……”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