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宝刚很快就把唐豆和杨灯二人领到了一个摊子前,他先是回头冲着二人笑了一下,马上转向那个摆摊子的包袱客说道:“老顾,带两位老主顾过来看看你那件宝贝。”

    什么时候成老主顾了?

    唐豆笑笑并未揭穿吴宝刚。

    老顾有五十几岁,闻言抬起头看了唐豆和杨灯一眼,怎么看这俩人也不像是圈里玩收藏的主,倒更像是一对小情侣图新鲜趁热闹的。

    不过老顾也看到了唐豆半夹半抱着一个全身主席像,甭管这一对是不是玩收藏的,最少是真花钱买了物件了。

    老顾微微一笑,并没有从马扎上起身,而是慢条斯理的合上了手中的折扇,直接把折扇放到了摊子上,向唐豆二人的方向一推,笑道:“二位请上手吧。”

    杨灯恍然,原来吴宝刚带他们二人来看的宝贝就是老顾手中的这把折扇,怪不得自己刚才过这个摊子的时候没见到呢。

    看了一下老顾带着手套的手,杨灯轻轻点了点头,看来自己还是忽略了细节,谁扇扇子的时候还会戴手套?

    杨灯看向唐豆,唐豆一笑:“你请。”

    杨灯也懒得跟唐豆矫情,直接从口袋里掏出手套戴上,蹲下身拿起了拿把折扇,按亮了强光手电,并没有急着将折扇打开,而是仔细观察起了扇骨。

    唐豆将毛爷爷像放在脚边,紧挨着杨灯也蹲了下来。

    杨灯从头到尾把扇骨仔细查看了一遍,甚至还凑到自己的小鼻子前轻轻闻了闻,连一点细微之处都没有放过,甚至连扇尾挂着的那个葫芦形的小扇坠也托在手中看了两眼,不过她很快就放弃了那个扇坠,而是小心翼翼的打开了折扇。

    一直盯着看的老顾轻轻的点了点头,这姑娘是个行家。

    而蹲在一旁的唐豆此刻却有些看呆了,神情专注的杨灯在他眼中竟然是如此的美,长长而微微上翘的睫毛,挺拔的小琼鼻,紧紧闭合着的双唇……

    杨灯感觉到唐豆火辣辣的目光,眉头微微一皱,侧头嗔怒的瞪了唐豆一眼。

    唐豆被抓了一个现行,尴尬的轻声咳嗽着摸着鼻子,急忙把目光转到扇面上,讪笑道:“字写得不错,是哪位大师的手笔?”

    杨灯轻轻哼了一声,没有理会唐豆。

    唐豆讨个没趣,搓了搓自己鼻子,把头又凑近了一些,一股淡淡的女人幽香若有若无的传了过来,唐豆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

    “要不你先看?”杨灯毫不客气的合上折扇,直接递给唐豆。

    唐豆尴尬的向一旁挪了一点,随手从摊子上捞起一枚铜钱,讪笑道:“女士优先,嘿嘿……”

    杨灯又是轻轻哼了一声,又打开了折扇。

    唐豆自然不好再凑过去了,干笑着举起了手中的铜钱打开手电,漫不经心的向钱币上看去,嘴里小声的念着钱币上铸造的字迹化解尴尬。

    “天、显、通、宝……”

    “我草,天显通宝?!!!”唐豆一蹦三尺高,嘴里爆出了粗语。

    唐豆的举动吓了几个人一跳,杨灯更是不满的瞪了唐豆一眼。

    唐豆嘿嘿一笑,把手电筒叼在嘴里,从口袋里掏出放大镜,平摊着手掌观察手中的那枚铜钱。

    那枚铜钱倒是锈迹斑斑,看上去像足了老物件。

    唐豆观察了片刻,把铜钱凑到自己鼻子前闻了一下,突然如同被蝎子蜇了一般飞快将那枚天显通宝扔到了老顾摊子上,瞪着老顾低声骂道:“老板,你丫的也忒损了吧。”

    “你怎么说话呢?”老顾不干了,起身冲着唐豆瞪起了眼睛。

    眼看要坏事,吴宝刚急忙在一旁打圆场,凑到老顾身边捂着他的耳朵低声说了几句话。

    老顾紧张的面色稍缓,看着唐豆轻轻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小唐老板,我跟你老爸都是老相识,不过你就算是看出啥门道来也甭拆我的台呀。”

    唐豆毫无诚意的道着歉,却忙不迭的从口袋里掏出纸巾使劲擦着自己的手,还呸呸往地上啐了两口唾沫。

    貌似这手刚才抓过那枚天显通宝,然后又拿了手电,然后自己又把手电叼在嘴里了……

    杨灯站起身凑到唐豆身边低声问道:“怎么了?”

    唐豆凑到杨灯耳边低声说道:“那个大钱是在粪坑里沤的。”

    杨灯‘唔’的反了一下胃,急忙推开一步,捂着鼻子从口袋里掏出一包湿纸巾丢给唐豆。

    唐豆把整整一包湿纸巾都用完了,就这样还不放心,把双手凑到自己鼻子跟前闻来闻去。

    杨灯咯咯笑了起来,唐豆此刻的样子像足了一只正在舔爪子的小狗。

    那旁的老顾白眼珠子早就翻到天上去了,此刻非常不爽的冲着杨灯说道:“这位姑娘,那把扇子看好了没有?”

    杨灯一笑,把折扇递给唐豆:“老板,我觉得这物件还行,你再看看。”

    唐豆接过折扇,笑道:“你看都行了,那就买下来不就得了。”

    唐豆使了点劲,竟然没从杨灯手中抽过那把折扇,诧异的抬头望向杨灯。

    杨灯不动声色的用身体挡住了老顾和吴宝刚的视线,用唇语无声的说道:“买下来。”

    唐豆眉梢一挑,不动声色的眨了一下眼睛。

    杨灯松开手,折扇落到了唐豆手中。

    唐豆看得可就没有这么仔细了,他粗略的看一下扇骨,笑道:“湘妃竹扇骨,倒也还算讲究。”

    唰的一声打开折扇,心疼得老顾眼角抽搐了两下,忍不住开口提醒:“小唐老板,物件娇贵,小心点。”

    唐豆一笑,蹲下身用手中的手电照在了扇面上。

    唐豆首先看向落款,眉梢一挑:“竟然是于右任先生的手笔。”

    乳白扇面上只提着一首诗,唐豆轻声读道:“为慕一廛藏百宋,更移十架庋千元,生儿即以周官,字俾守楹书比孝辕。纪事诗,咏吴骞,季廷先生正。于右任。”

    唐豆又仔细观看了扇面左下角的钤印,印中正是‘右任’二字。

    唐豆合上折扇,放回到摊位上,抬头冲着老顾笑道:“东西没错,老板开个价吧。”

    老顾笑笑,冲着唐豆伸出了三根手指。

    唐豆笑道:“三千?倒是不贵,成,我要了。”

    “小唐老板别开玩笑了,三万,一个子都不少。”老顾笑道。

    其实唐豆明知道老顾开的价是三万,他还个三千也是情理中的事情,有来有往才是生意么。

    唐豆一笑:“于右任先生逝世也不过几十年而已,而且先生一生门生遍天下,他的作品可是流传颇广,您这个扇面虽然是真迹,但是只是素白题诗,背面白板,这个扇面算不上珍品,这东西就算上拍卖会的话恐怕都卖不到三万,而且扣去杂七杂八的费用,真正能够拿到手上的恐怕也没有几个钱,得,我让一步,五千块钱。”

    “三万”,老顾毫不为动,咬死了三万不松口,只是他脸上的笑容颇有一些欠扁的感觉。

    唐豆微微一笑站起身,顺手把脚边的那个主席像拿了起来,笑道:“顾老板是人精,我也不算太傻,这物件是能升值,等上三年五年的恐怕还真能卖到三万,我是开店做生意的,收物件是为了转手,如果一个物件在手里压三五年还看不到对半的利润,这生意做着就不划算。我再让一步,一万,您要是划得来咱就成交,您要是划不来您就再找下家。”

    唐豆话说得在理,老顾也犹豫了起来,这物件是他从废纸堆里翻出来的,一毛钱成本也没有,他也扫听过了,于右任的扇面一般的确实也就是在一两万块钱之间,那些品相不错的才能买到三五万块钱,自己手中这把扇子的品相确实算不上什么精品,为此,他还煞费苦心的专门给扇子装饰了一番,从摊子上扒拉了一个玻璃扇坠挂在了扇子上,这样也显得这把扇子显得尊贵了许多。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