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子今天是憋着劲冲着宋汝窑瓷器来的,现在宋汝窑瓷器没见到,倒是遇到了一件周乐元的内画鼻烟壶,假如要是真的的话,倒也是不虚此行。

    且不说猛子,唐豆和杨灯两个人走走停停已经进入到了巷子的深处,这里摆摊的包袱客已经稀落了,在各个摊子前踅摸物件的客人更是稀少,不过那些包袱客却是丝毫也不着急,有的人更是拿出手机玩起了游戏。

    无论是开店的也好,也是在鬼市上撂摊的也好,大家面对的客人基本上都是同样的,也同样是看的多买的少,如果客人不问价,老板是轻易不会招呼客人的。

    唐豆在一个摊子前蹲下身,摆弄了半天摊子上的东西,最后指着一个主席站姿军装全身白瓷像冲着那个包袱客问道:“老板,这个毛爷爷像您打算卖多少钱?”

    那个包袱客看了唐豆一眼,冲着唐豆伸出了三根手指。

    唐豆一笑:“三百?贵了,老板报个实诚价,这东西我收了。”

    包袱客一笑:“不贵,这也是几十年的宝贝了,半身的随处可见,几十块钱就可以让你拿走,全身的这个价就是实诚价。”

    唐豆笑道:“我是诚心请毛爷爷回家,半身的我相不中,这样吧,八十块钱,咱图个吉利,老板要是卖我就收着,老板要是舍不得我就再转转。”

    唐豆直接把老板的报价砍去了七成多,也不算是太狠,表露出唐豆确实是诚心想要掏钱的意思。

    只要还价这生意就做成了一半,包袱客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摇头说道:“您要是相中了就二百八拿走,我让您二十。”

    唐豆笑道:“九十块钱,再高真的不能要了。”

    两个人就这样十块二十块的一点点的磨,杨灯看得乏味,一声不吭的转到另一个摊子上。

    今天晚上刚眼睛眨也不眨的卖了五百万,这一转眼又跟人磨十块二十块的,唐豆这个老板在她眼中越来越有意思了。

    不过主席像再过个十几二十年升值空间也不会很大,主要是在那个年代生产的太多了,无论谁家里最少都有一两个,全身的虽然相对少了一些,但是也并没有少到哪儿去,就是现在到农村十块八块的去收,也可以轻易收一大堆。

    杨灯记得自己小的时候家里光主席像章就有一鞋盒子,她真猜不透唐豆为啥要买下这个主席像。

    转了好几个摊子,杨灯也没瞧见啥上眼的东西,忍不住微微皱了一下眉,疑惑的回头望了还在跟包袱客讨价还价的唐豆一眼。

    他的运气未免也太好了吧,昨天晚上转了一圈买了三件东西竟然全是真的,更有一个宋汝窑的笔洗,而自己这一路走下来也没有看到一样值得问价的东西,难道他是个深藏不漏的古玩鉴定高手?

    杨灯细细想了一遍跟唐豆接触这么多天来的细节,轻轻的摇了摇头,心里有点迷糊了。

    杨灯正在走神,旁边一个三十六七岁的中年人凑了过来,望着杨灯问道:“这位姑娘,我看您半天了,怎么,没有瞧上眼的东西?还是姑娘要出手什么东西?”

    杨灯有些警惕的盯着那个中年人,沉声说道:“我就是随便转转,你有何贵干?”

    见到有人跟杨灯搭讪,唐豆迅速跟包袱客谈妥了价钱,抱着那个主席像脚步匆匆的走了过来,人还没到近前声音已经先到了:“哎,你干嘛的?”

    鬼市交易的人都是细声细语,唐豆这一嗓子传出老远,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不过却没人走到近前。

    那个中年人见唐豆来者不善地走过来,呵呵干笑两声,低声说道:“小兄弟别误会,我就是搭桥的,我叫吴宝刚,他们都叫我钢镚,小兄弟称呼我老吴也行,叫我钢镚也成。”

    唐豆站到杨灯身边,审视的打量了吴宝刚一番,笑道:“搭桥的呀?成,有什么好物件给我们介绍一下,老规矩,成三破二,不过那些看不好的东西您就甭拿出来现眼了。”

    吴宝刚冲着唐豆挑起大拇指:“没看出来,小兄弟还是行里人。”

    唐豆微微一笑并没有答话。

    成三破二也是行里的规矩,搭桥的不仅是吴宝刚这样专门做这一行的,就是各个店铺的老板有时也会做搭桥的生意,毕竟一家店铺经营的古玩种类受到了一定的局限,如果有客人想淘换一个物件,自己的店铺里没有,而老板恰恰知道谁家的店铺里有,厚道的老板就会做个搭桥的生意,把客人领到别人店里,生意做成了,搭桥的抽取百分之五的报酬,买东西的一方出三成,卖东西的一方出两成,这就叫做成三破二。

    吴宝刚见唐豆也是行里人,笑着开口问道:“不知道两位想要找些什么物件,我好帮两位踅摸着。”

    唐豆一笑:“开店的,只要是大开门的东西什么物件都成。”

    吴宝刚拱手奉承:“原来是大老板,兄弟眼拙看走眼了,不知道小兄弟的宝号是?”

    “古往今来”唐豆答道。

    “那不是唐老板的店么?”吴宝刚神色一变,冲着唐豆拱手道:“小兄弟想必是小唐老板吧,我跟你父亲是老相识,哎,唐老板正值英年,走得实在是可惜……”

    唐豆可不想跟吴宝刚套近乎,更不想跟他谈关于自己父亲的事情,在他本心中对这种专门靠扒缝活着的人就有些不待见,此刻直接打断了吴宝刚的话,拱了拱手说道:“老吴是吧,你要是踅摸到什么好物件了尽可以拿到店里来找我,哦,直接找她也可以,只要我们看上眼了绝不会亏着你。”

    一声老吴的称呼,唐豆已经不动声色的把自己和吴宝刚撇开了与他父亲之间的关系。

    吴宝刚感觉到唐豆不好糊弄,讪笑着退到一旁应了下来。

    唐豆转向杨灯说道:“咱们回去吧,看来今天是没有什么好物件出现了。”

    杨灯轻轻点了点头,这一条胡同都快走到头了,前面也剩不下三五个摊位,杨灯确实已经没有了兴趣。

    唐豆和杨灯转身刚要往回走,吴宝刚突然叫住了他们:“小唐老板请留步,我想到谁那儿有个好物件了,要不我带您二位过去瞅瞅?”

    杨灯望向唐豆,唐豆轻轻点了点头,转向吴宝刚问到:“远不远?远就不去了。”

    “不远,正顺道,您二位刚才已经从他摊子前走过了,估计是您二位没留心,要不就是老顾没把东西摆出来,咱们顺道过去瞅瞅就知道了。”

    唐豆一笑:“带路吧。”

    吴宝刚头前带路,杨灯偷偷扯了唐豆一下,缀后了一些,低声问道:“这个人可信么?”

    唐豆微微一笑说道:“咱们自己不都带着眼了么,如果他带咱们看的物件是一眼活,我马上就把他拉黑。”

    杨灯一笑:“别太自信了。”

    唐豆也是一笑:“这不有你把关了么?”

    杨灯白了唐豆一眼,有自己跟着他就又打算作甩手掌柜的了,要是自己今晚没来呢?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