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玩街的鬼市在古玩街比较偏僻的一条胡同里,距离唐豆的古往今来并不是很远,步行也就是七八分钟的事情。

    唐豆和猛子绕了一圈接上杨灯,杨灯问了一下杜德艺来看那个宋汝窑笔洗的事情,猛子有些夸张的冲着杨灯伸出五根手指,故作神秘的压低声音说道:“五百万,成交了。”

    杨灯只是笑了笑:“超出了我的预料,看来我估价估得太低了。”

    唐豆有些意外的盯着杨灯,他发觉杨灯听到成交了五百万并没有表现出太大的惊奇。

    那可是五百万呀,杨灯对花钱这么节俭,甚至连出去吃顿饭都舍不得,而且花的还不是她的钱,可是如今她听到五百万这个令人心跳加速的数字竟然连眼皮也没跳一下。

    唐豆绝不相信这个还要靠打暑假工维持生活的姑娘对金钱竟然会无动于衷,难道她真的是冷漠,还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还是说她跟那些中的女主角一样,是出身豪门背景深厚的大家闺秀,这几百万的收入根本就入不了她的法眼?

    猛子则没有唐豆这么多的心思,他见杨灯检讨自己估价估低了,呵呵一笑在旁说道:“杨灯,这绝不是你估价估低了的问题,不信你问豆子,你问问他是怎么把那个笔洗多忽悠了二百万的?”

    唐豆从杨灯脸上收回目光,毫不客气的抬脚踹向猛子屁股:“我那是忽悠么?”

    猛子一笑躲过,笑道:“我看就是忽悠。”

    “懒得理你。”唐豆撇开猛子。

    杨灯眼睛一亮,侧头望着唐豆问道:“难道是那个断足的缘故?”

    唐豆还没回答,猛子已经冲着杨灯挑起了大拇指:“你们俩真是天生一对。”

    杨灯的小脸腾地一下又红了,幸好路灯昏暗,别人看不出来。

    唐豆望着猛子说道:“猛子哥,明天你到街上去踅摸踅摸,看看谁家店里有象牙卖。”

    “买那个干啥?”猛子不解。

    唐豆没好气的说道:“镶到你嘴里,我看以后谁还敢再说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噗哧’,杨灯没忍住笑出了声。

    猛子跳起来追打唐豆,唐豆哈哈笑着跑远,杨灯抿嘴一笑快步追了上去。

    鬼市这条胡同有一百五六十米长,一头通着古玩街,一头通着外面一条大路,不过那些包袱客大多都集中在靠近古玩街这头,随便往地上铺一块布,一个摊子就成了。

    其实在鬼市摆摊的这些包袱客起源也算是正统,他们早先的时候大多都是走街串巷掏老宅子出身的,没本钱开店铺,就图个本小利薄周转快,如果运气到了淘弄到一件传承有序的好玩意,一夜暴富的事情也是屡见不鲜。

    只是可惜现在正逢盛世,全民收藏的浪潮席卷而来,走街串巷掏老宅子也不是那么轻松的事情了,搞不好看走眼还会踩上地雷,倾家荡产也是一夜之间的事情。

    埋地雷也是古玩行里的一种欺诈手段,是专门对付那些掏老宅子的人的。

    在人们心中,从老宅子里掏出来的玩意可信度是非常高的,那些埋地雷的就专门利用人们这种心理,把一些作假的赝品故意托付在老宅子里,守株待兔等人上钩。

    吃亏上当的多了,这些包袱客们也干脆直接转行做起了卖假货的生意,也许他们手中真有一两件老玩意,不过夹杂在那些琳琅满目的赝品之中,想要把那两件真玩意挑选出来是个非常考究眼力的活,而且就算你真挑出来了,也不一定就能捡到漏。

    这些包袱客们对自己手中玩意的真假早就心知肚明,报给你的价格绝不会比店铺里卖的差上太多,甚至还会忽悠出一个天价出来。

    就跟那个笑话里说的一样,就指着那个小碗卖猫了,你把碗拿走了,猫卖给谁?

    所以在鬼市淘弄玩意,除非你有超凡的眼力,还得遇上一个真不知道玩意价值的包袱客,那才能真正捡到漏,否则的话还是尽量不要到鬼市上踅摸东西。

    当然,在鬼市上有时确实也能遇到几件真玩意,不过那些玩意的来路可就没有那么干净了,要么就是坟蝎子刚扒出来的,要么就是贼赃,还有一种就是来路不明的东西。

    所以在鬼市上行走的人中,除了买家和卖家以外,偶尔还会有雷子在这儿溜达一圈,专抓那些来路不正的东西。

    不过真正玩收藏的人一般是不会购买这些来路不明的东西的,怕惹祸上身。

    唐豆三人到的时候,鬼市上已经影影瞳瞳的有不少人了,不过人们并非像在菜市场一样大声的讨价还价,无论是买家还是卖家都是神神秘秘的,也许鬼市这个称呼的来源都跟此有关,谁知道呢。

    走进鬼市,唐豆从口袋里掏出来两把微型强光手电筒,把其中一把递给了杨灯,低声说道:“靠街口上这十几个摊子没啥看头,往里走吧。”

    杨灯点了点头,一边就着那些摊主微弱的电瓶灯光浏览着摆在包袱皮上的‘古玩’,一边随着唐豆往巷子深处走去。

    一旁的猛子不干了:“哎,豆子,你咋没给我准备手电?”

    唐豆横了猛子一眼:“你也不是来了一回两回了,自己不会准备?”

    “有异性没人性”,猛子低声嘀咕了一句,冲着旁边摊子那个包袱客说道:“哎,老孙,把你手电借我用下,我出门的时候忘了带了。”

    那个包袱客抬头见招呼他的人是猛子,急忙笑着站起身,从自己口袋里掏出一个皇警微型强光手电递给猛子,陪着笑说道:“猛子哥可是好久不见了,怎么不见唐老板一起过来。”

    猛子急忙竖起手指比在唇上嘘了一声,扭头看了一眼唐豆。

    唐豆也不知是听到还是没听到,依旧步伐不变的向巷子深处走去,只是跟他同行的杨灯侧头看了他一眼,又迅速把头扭到了一旁。

    猛子狠狠的从姓孙的包袱客手中夺过手电筒,低声说道:“你别哪壶不开提哪壶。”

    姓孙的包袱客莫名其妙的抓着自己的头皮,没说啥话呀,这是咋滴啦?

    他见猛子要往巷子里走,急忙窜出自己的摊位一把拉住猛子,低声说道:“别忙着走呀猛子哥,我前几天淘弄了一件好玩意,麻烦你给掌掌眼。”

    “好玩意?拿来看看。”猛子站住了脚步,心中一阵激动,这个老孙不会也拿出一件宋汝窑的精品瓷器吧?

    老孙嘿嘿一笑,引着猛子转到摊子的角落里,拉着猛子蹲下来,神秘兮兮的从怀里掏出来一件玩意塞到了唐豆手里,声音压得更低:“周乐元的内画鼻烟壶。”

    猛子直接把那个鼻烟壶给老孙推了回去,起身要走:“得,这宝贝您自己留着玩吧,我要是想要这玩意我就直接在夜市上买了,二十块钱一个,要多少有多少。”

    “别呀”,老孙一把拉住猛子,低声说道:“这可是真玩意,清代鼻烟壶内画大师周乐元亲手制作的,这可是我从一家破落户的老宅子里亲手掏出来的,有题有款,我找好几个人看过了,绝对错不了。”

    猛子眼睛亮了起来,又重新蹲了下来,那个鼻烟壶也落到了他的手中,他盯着老孙不放心的问道:“真是从老宅子里掏出来的?”

    “我以我爹娘的名义向你发誓。”

    “滚,你爹娘早死了不知多少年了。”

    “嘿嘿,瞒不过猛子哥,不过我这玩意真是从老宅子里掏来的,我要是骗你以后我爬着走。”

    “得得,您也甭诅咒自己了,我看看再说。”

    说着话,猛子按亮了手电,仔细端详起手中的这个鼻烟壶来。

    [三七中文 m.37zw.]